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Living版 - Re: Columbia大促销
1 (共1页)
t***o
发帖数: 22
1
【 以下文字转载自 Henan 讨论区 】
发信人: littlecoch (littlecoch), 信区: Henan
标 题: 谁干的?下了趟农村,被墙上刷的互联网广告征服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an 17 19:08:33 2018, 美东)
“刷墙这件事有好几十年历史了,但是我们应该是中国唯一一家用互联网的模式在刷墙
的公司。”胡伟语气平淡地说。这位联想公司前产品经理创业多年,曾长居美国,过着
照顾孩子、打球、投资的生活,一个农村项目让他舍弃“美帝”生活,回国再次创业。
2012年,一个要下乡的家电品牌找胡伟做农村调查,想了解村民喜欢什么样的电视机。
调查做完后,家电企业说:既然你们在村里有人,为什么不帮我们做一些宣传呢?于是
,胡伟策划了一个电影下乡放映的项目——直到以刷墙成名的今天,胡伟仍然在村里放
公益电影。胡伟很快发现,电影只能放一晚,放完就过去了,只有村口广场墙上“小康
不小康,关键看老乡”的美丽乡村宣传语一直在那里,风雨不变。
农村墙体广告用语接地气,多半一见难忘。
于是,胡伟带着互联网思维刷起了农村的墙。当时的村村乐网站只有一个程序员兼编辑
,外加一个美工。胡伟则常年在美国。好几次,他被告知,网站访问量太大,服务器崩
溃,很多村民边上网边骂,却不离开。
2013年,智能手机开始在农村普及,胡伟发现机会来了。正好在这个时候,互联网流量
越发昂贵,一线城市人口红利消失,互联网公司开始寻找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市场。
2014年,一拨互联网公司的农村墙体广告在朋友圈刷屏,互联网巨头BATJ(百度、阿里
巴巴、腾讯、京东)都是墙上主角,这也捧红了胡伟的村村乐。2017年,年收入数千万
元的村村乐据说被估价10亿元。
胡伟说:“我们2016年刷了上千万平方米的墙,很多电商、地方畜牧局等单位都和我们
合作过,现在天天有人找我们刷墙。”
淘宝上山下乡。
农村刷墙:天天可见,无法拒绝
农村刷墙广告最早是“为人民服务”的政治刷墙,后来是“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教
育刷墙,再后来发展成“正大猪三宝,养猪效益好”“某某村某某家卖蜂窝煤球”的农
资刷墙,接着是“海尔空调买得对,老婆才能搂着睡”的家电下乡刷墙。
几年前,众多互联网企业下乡刷墙,引发城里人朋友圈的刷屏。有关统计称,农村墙体
广告的占比中,农资类广告从2011年的76%陡降至8%以下,汽车类广告从2011年的3%升
至20%以上,电商类广告是从无到有,已经超过40%。
在农村的墙上,电商类广告占了大头。不过有的广告也存在低俗化、物化女性、三观不
正的倾向。
上世纪90年代给家电下乡刷墙的地平线传媒来自河南郑州,该公司一篇《农村墙体广告
的无限可能性》文章写到,“纯农村人口为7.2亿”,农村墙体广告的好处是,“成本
低,分布广,天天可见,无法拒绝”。地平线传媒给魅族一款手机做的广告,在稻草人
穿的T恤上,印上“我最持久”,这样的稻草人遍布广阔的麦田。他们还发现,“大篷
车路演”在农村也很盛行,再加上互动问答和礼品赠送,更有吸引力。
近几年中西部地区农村公路、铁路和互联网基础设施投入较大,这些地区的农村墙体广
告业务增长迅速,湖北一家连锁打印店看到了这个机会,直接转型去农村刷墙。
某墙体广告还用到了流行歌词。
农村墙体广告被称为农村O2O。这些广告常常以生活百科和心灵鸡汤的方式出现,它们
致力于帮助农民致富:“想要富,常用易信多种树”“养猪种树铺马路,发财致富靠百
度”“打工东奔西跑,不如创业淘宝”“发家致富靠劳动,勤俭持家靠京东”“勤俭持
家有良方,购物只要来当当”……它们致力于农民的家庭和谐:“弟,约会就去碧桂园
,那里把妹成功率高”“上佳缘找媳妇儿,种地有帮手”“要想娃儿长得好,360家庭
卫士少不了”“花椒直播玩得好,媳妇娶得比人早”“一辆MINI情似海,从此妹妹入你
怀”“不买大解放,老婆不上炕”“手机买魅族,媳妇更满足”“隔壁的孝子都给爸妈
买荣耀7啦”……
地平线传媒认为,目前墙体广告行业的运作仍旧相当落后,广告制作人员提个油漆桶,
拿着宣传板在各地涂抹就完成墙体广告的现象还很常见。有相当数量的墙体广告还处于
粗制滥造、水平较低的状态。很多墙体广告涂刷在已坍塌损坏的农舍,甚至脏乱不堪的
猪圈上。但这并不影响农民伯伯的热情。
再破的墙,也可以成为广告平台。
32万个乡村刷墙员全在App上接单
房子盖在马路边的农民是最大的受益者。《长江商报》曾报道过湖北某农村墙面广告价
格变迁历程。
57岁的老叶自己在家门口砌了间打谷机房,正对着国道,是黄金地段。最初漆上某品牌
摩托车广告的是他的老朋友:“他送了我一条白沙牌香烟当是答谢。”这条烟在当时售
价40多元钱。两年后,朋友转行,墙体闲置数月后刷上了当地一家医院的广告,签了一
年合同,价格是500元。一年后,老叶这面墙换成镇上一家电器店的广告,价格涨到800
元,随后年年递增,到2015年涨到了1800元/年,而当年村里最贵的墙体广告一年租金
达3000元,“超过一亩棉花的收成”。
但这些广告费相对于城市而言,只是零头。某互联网公司市场经理说,一个地铁广告位
投放一个月要4万元,在农村足够找一块墙面投放10年。
农村已成为淘宝和京东争夺的战场。
第二个受益群体是刷墙员。村村乐号称有32万个“网络村官”,而这个庞大网络是从村
友录发展起来的。胡伟构建了全国66万个自然村的目录,只要在村村乐的网站上搜索某
个村,就可以成为这个村的村民,甚至成为“网络村官”,承接各种落在该村的业务单
。这些业务有很多,村村乐常见的有墙体广告、横幅广告、路演巡展、电影下乡、村委
广播、农家乐推广、农村旅游,还有农村贷款与农村保险理财等。刷墙是最主要的一种。
“第一次给村村乐刷墙,我谨慎了些,没做太多,但那次刷下来,6天时间,除去各种
成本,还是赚了2000块。”这是某“网络村官”在2015年夏天的收入。
农村广告市场爆发,商家、广告主和农民都得益。
“他们全部都是在App上接单,我们每年发生交易的大概有8万人。”胡伟说,虽然他出
身农村,但他没有去刷过墙,村村乐只提供平台,“我们是一家纯粹的互联网公司”。
目前,有几百个企业在村村乐平台上派单刷墙,“家电、互联网、快速消费品、农资农
具,还有各大金融机构、汽车等,还有卖金银首饰的”。让胡伟意外的是,村村乐也成
了国内最大的寻人平台,很多人在村村乐上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小学同学、老战友等,甚
至还有台湾老兵委托村村乐找人。
1 (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