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Faculty版 - John W. Hutchinson is accused of plagiarism
相关主题
Final Notice to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rega (转载)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梁誠一被控从事内幕交易(ZZ)
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Faculty梁誠一被判刑5年
周一公布John W. Hutchinson剽窃、撒谎的证据二鬼子编委最可恶!
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今天被学生恶心了一下
ChIP试验做不出结果怎么办? (转载)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穿泳衣的断臂维纳斯
买电脑的烦恼事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翟田田学校更多华人遭殃 (转载)Question for Wu175 - Zhao Liang's partner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gurson话题: your话题: model话题: shear话题: my
1 (共1页)
b***s
发帖数: 65
1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E 讨论区 】
发信人: beats (beats), 信区: ME
标 题: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is accused of plagiarism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2 16:12:16 2016, 美东)
from: Liang Xue
to: John Hutchinson
cc: Tomasz Wierzbicki
date: Mon, Aug 11, 2014 at 12:12 PM
subject: Re: No winners--follow-up
Dear John,
Thank you for your email. I had a difficult time to understand the
message you want sent. My guess is that the central message you would like
to emphasize is that you can develop the same model once you understood that
ductile fracture is indeed J3 dependent. Possibly. I
believe many people have the necessary knowledge to do so on their
own. However, that is a hypothetical question. You were not given the
chance to develop it before you learned it from me.You will have to be
honest in that you are just following my approach in modifying Gurson
type model for shear failure. Your localization analysis is fully
based on your follow-up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That doesn't make your
work independent of mine - you just analyzed it and found indeed my model is
exactly what it is supposed to be.
You probably forgot you mentioned "A modification of the Gurson Model
employing the Lode parameter has been pursued by Xue (2007a, 2007b)." on
page 14 of 2008 paper with Nahshon. There is no room for you to say you are
not aware of my model until now. Even you said you don't know my journal
paper, proper reference to my thesis is surely necessary - it is Chapter 12.
Ken Nahshon and Zhenyu Xue also cited my 2008 modified Gurson model journal
paper earlier in their 2009 paper "A modified Gurson model and its
application to punch-out experiments" in Engineering Fracture Mechanics.
They put the nucleation term back, which was in my original model, but you
neglected in your 2008 paper.
Your recent propaganda that you are first or independently developed
the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will ultimately fail. Everybody in the
mechanics community will eventually learn that you are just following
my work. What you are doing now will only affect how other will think
about you and how you will be remembered. If you continue your false
claims, ultimately, you will be the naked king standing on the podium
lying to the entire audience - each and every one of them knows you
are lying. You like that?
You took the advantage of sitting in my thesis committee learning my
unpublished work and later claim you didn't learn anything from me.
The recent action of you and your group has significantly undermined
my credit, creditability and reputation. You understand that I hold
you responsible for these damages to myself and my work. With your
previous extremely offensive all-lie email, you betrayed me who gave
you best opportunity to learn and spent time advised you the most
exciting development in this area in the past 30 years or so. You said
you are aware of the shear deficiency of Gurson-type model. Obviously
you have not the least clue on how to attack this problem before you
joined my thesis committee. I not only gave you the key to solve it
and also gave your my model. Without me, you and your group will be
just like others still scratching their heads for what is wrong with
the Gurson model. And you turned back to me and said to the whole
world that you developed it - is this how you pay me back? Is this how
you treat a friend?
You may have talked a lot of J3 dependence in the public - I believe
that is mostly for your own benefit, I doubt if that was ever not
followed by saying you developed a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Neither knowledge is created by you. Tom and me are certainly the real
whistleblowers for the new development of including J3 effect for
ductile fracture in this new century. The unwavering freedom in my
ductile fracture research from Tom is certainly the best support I
needed, without which I cannot move forward. If I insisted arguing
something, there must be a reason. Without any doubt, everybody has
benefited from my perseverance. If I had gave up, the state-of-the-art
of ductile research will not be at its current status. Moreover, I
learned most recently that the low cycle fatigue work I did at MIT
(another chapter in my thesis) is now being recommended to the
European pipeline industry for standard to replace Manson-Coffin's
law. I doubted if I have convinced anyone in my thesis committee for
that part when I was at MIT, but with the unbeatable research
environment at MIT, I am able to put that into my thesis. It was
recognized by the public now - I didn't even advertise that work.
You are like a naughty child guest that broke into host granny's
jewelry box, took the gold and then show-off to the world that you
discovered gold. After being caught, you denied everything until being
spanked. You have to face the fact. I understood the frustration you
had when you first learned J3 dependence and the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from me. Knowing there is an issue, but not able to solve it for long time
- this is certainly painful. Suddenly, the issue was solved
by a student who you have never heard of and lived only 3 miles away
from you office at the other university at Cambridge. I guess you were
very sad at that time. Years passed, your frustration turned into
anger as the model spread around. Anger turned into desire eventually
and now you want desperately to be recognized as the first person or
independently developed the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This is
simply not the truth.
Well, I have said a lot - it is all about you. I will let you decide
what you would like to do next. Why not put yourself in the big
picture - in the shoes of a great mechanician, a great educator? How
will he do? It is all up to you as for what kind person you want to
be. I am afraid that I am not the right person to give you suggestion
on that aspect. If you desperately want to fight this war, I have no
choice but to fight back. If you win, the entire Harvard faulty
members lose. If you win, the whole solid mechanics community loses.
If you win, this internet era loses.
Sincerely yours,
Liang
from: John Hutchinson
to: Tomasz Wierzbicki
Liang Xue
date: Tue, Jul 22, 2014 at 4:17 AM
subject: Re: No winners--follow-up
Dear Liang--
I would like to follow-up on Tom's message below by emphasizing several
points. First, as Tom notes, your 2008 paper on the Gurson model, which
neither Ken nor I were aware of until a few days ago, clearly demonstrates
your strength and insight as solid mechanican. As Tom also notes, there
were times on your committee when it was frustrating to us on the committee
that you seemed to be spreading yourself too thin by trying to cover too
many aspects of the subject. I have to add to this that at the same time,
it was clear to me, and I believe to us all, that you had unusual talent,
energy and technical ambition. If my referencing of your work has not
reflected this, I apologize. Of course, I can't apologize for not
referencing a paper I have not read, but I guess I should apologize for not
having made more effort to search out other papers (not only yours, one of
Tom's too!--see below) when I wrote the paper with Z. Xue and Faleskog.
Like Tom, I do not spend much time researching earlier work when I work on
problems (certainly not as much time as I should). And I do not pay any
attention to blogs--I almost never consult iMechanica. For example, I was
unaware of your first 2012 post on iMechanica until the other day when Ken
turned it up.
Let me try to address one other point. You are correct that when I first
heard about the Bao-Wierzbicki experimental results I was very skeptical.
In fact, everyone of my colleagues in fracture whom I spoke to about the
Wierzbicki work expressed skepticism. I was one of the first supporters,
and perhaps the strongest advertiser, of these findings when I finally
accepted them. You may also be correct that that "my conversion" occurred
while I was serving on your committee--I don't remember the timeline, but
this is very possible. Once I accepted the validity of these experiments,
there was no alternative to conclude that J3, the Lode parameter, or
something like the omega parameter had to be involved. If an initially
isotropic metal strained proportionally to fracture displays behavior that
does not correlate with triaxiality, then J3 or L has to be involved. This
is fundamental knowledge that any strong solid mechaniker who works in
plasticity and fracture would realize. Tom has emphasized to me that you
were the one in his group that first realized the importance of J3 and L.
In fact, in another paper that Ken found the other day--the 2007 paper on 7
fracture criteria by Tom and several other authors--- I saw reference to a
report by you and Tom and a fracture criterion proposed by the two of you
which clearly highlights that axisymmetric stress state are an upper bound
while what you call plane strain states provide a lower bound. I again have
to admit (apologize) that I had not seen this before several days ago.
Coming at this through the shear localization analysis, this is exactly what
Ken and I found in our 2008 paper and what I emphasized in my recent paper
with Z. Xue and Faleskog, again backed up by the localization analysis. I
would have certainly referenced your earlier work on this had I been aware
of it. And I will clearly emphasize your early insights if I write further
on this subject. To me, the upper bound role for axisymmetric states and
lower bound role for what I can shearing states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insights to have emerged since the Wierzbicki experiments. I hope you can
understand that I did not "steal" this from you. This important result
emerged clearly from our localization analysis. The fact that two groups
arrived at the same understanding is a testimony to our abilities as
mechancians and to the power of mechanics. Again, I do admit that I should
have taken more effort in delving into the literature.
Finally, let me mention that I was aware when I agreed to serve on your
thesis committee that their might be some conflicts of interest. At the
time, I was heavily involved with a research effort headed by Tony Evans
which was concerned with being able to predict various kinds of shear-off
events, especially under blast loads. I was very much aware of the
inadequacy of the Gurson model as a constitutive model for such events. I
had hoped that by Ken and me focusing on the Gurson model we could maintain
a clear separation from your thesis research. I was clearly wrong on that
assumption.
I hope this detailed background will enable you to see that: 1) I have
high respect for your talents as a mechanician and 2) I have not in any way
abused my role as a member of your thesis committee. I do admit that I have
recently discovered aspects of your work that I was not aware of and I will
do my best to rectify this in any future papers I write on the subject.
As far as I am concerned, we still have the chance to end this recent spat
as friends and colleagues. Ductile fracture is a great subject that needs
all the talent and interest it can garner.
With my best wishes.
JOHN
from: Liang Xue
to: John Hutchinson
cc: Tomasz Wierzbicki
Ken Nahshon
Lallit Anand
David M. Parks
date: Sat, Jul 19, 2014 at 10:16 PM
subject: Re: academic ethics
Dear John,
I give you 24 hours to response, publicly. I give you chance to back off. If
you don't respond, more to come.
Sincerely yours,
Liang
from: Liang Xue
to: John Hutchinson
cc: Tomasz Wierzbicki
Ken Nahshon
Lallit Anand
David M. Parks
date: Wed, Jul 16, 2014 at 8:24 AM
subject: Re: academic ethics
Dear John (copying to Tom Wierzbicki, Ken Nahshon, Lallit Anand and Dave
Parks),
Thank you for your responding to my email. Your email has justified my
questioning of your integrity. My entire thesis committee had witness
your fight against my fracture models with corrections of J3
dependence. Therefore, I am also copying to Professors Lallit Anand
and Dave Parks at MIT besides Tom and Ken Nahshon who you have already
included.
I don't want to rebut your response line by line since most of them
are not true - especially you didn't mention when you started working
on the shear modification to Gurson model. Do you mind let us know the
timeline now and show the evidence? According to a private
converstation with your student Ken Nahshon, he was working on a
different topic for his thesis before you joined my thesis committe.
You don't even believe ductile fracture is J3 dependent at the time
you attended my first thesis committee in 2005. You put up quite a
fight on whethere the J3 dependence is truely exist and now you are
entirely backed off. I still remember you waved your hands and made
your remark that "Budiansky said no such effect" in MIT conference
room 5-314. There is no doubt that it was my first thesis committee
meeting that gave you a new perspective of ductile fracture. You
mentioned Bao and Wierzbicki's experiments. When Tom and me personally
invited you to my thesis committee at your office at Harvard in April 2005,
you said "No body believe it" regarding Bao and Wierzbicki's results. Your
frankness and boldness in language was remarkable and was very impressive to
me. You probably don't know who first interpreted Bao and Wierzbicki's
experimental results using Lode angle parameter and when that happened.
My shear modification to Gurson model was published first in 2006 in
the conference proceedings of the 9th European Mechanics and Materials
Conference. You may have already noticed my 2008 journal paper on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is in a special issue of this conference in
Engineering Fracture Mechanics. By no means, your paper with your student
Ken Nahshon in 2008 will be considered the first model to describe the shear
effect to modify Gurson-type model. My 2006 EMMC9 paper was also given to
your student Ken Nahshon when he attended professor Wierzbicki's class in
2006. Anybody has read both papers will see the similarity, not to mention
there is no reasoning given in your paper as for how you get the form of the
shear damage term.
Putting the two models side by side, the only difference is that you
removed the nucleation term which is highly questionable and you have
chosen a different Lode angle dependence function, which is trivial in
that there are infinitely many such functions to give same values at
the three key points of generalized tension, shear and compression.
I suggest you make your response public, because my criticism to your
false claim of independently developed a shear damaged model is
public. If you mind your reputation, you really should respond
publically. Everyone in the mechanics community can make his/her own
judgement on whether your words are trustworthy.
I am not frustrated as I see my shear modified Gursom model has
aroused a lot of interest around the world. There are already several
Ph.D. theses compared your model with mine. I am proud of bringing
something new to you and having convinced you is my pleasure. It has
been quite an entertaining anecdote for me in the past years and years
to come. However, it does hurt my feeling about you, who I
respectfully invited to my thesis committee. My intention was correct
your false claim about the originality of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if this has not concerned you so far. Let me repeat - it is about you,
not your work.
Sincerely yours,
Liang
from: John Hutchinson
to: Liang Xue
cc: Tomasz Wierzbicki
Ken Nahshon
date: Wed, Jul 16, 2014 at 3:43 AM
subject: Re: academic ethics
Dear Liang (copying to Tom Wierzbicki and Ken Nahshon)--
I am responding to your message below. Below that, I have also pasted
in the message you posted on iMechanica in late May on the same matter. I
decided not to reply publicly to your iMechanica post, but I will reply to
your e-mail to me. I am copying my response to Tom and Ken because this is
obviously relevant to them as well.
Let me begin by immediately correcting one of your assertions: I did
not learn about the inadequacy of the stress triaxiality characterization of
ductile fracture while on your thesis committee. I learned about this well
before I agreed to serve on your committee while attending one of Tom's
consortium meetings and hearing Tom talk about the Bao-Wierzbicki
experimental data. Sometime after that Tom asked me to serve on your thesis
committee. I agreed and, with the others on the committee, I tried to help
you focus your research.
In the 2008 paper Ken and I wrote on modifying the Gurson model, we
referred to your thesis and the 2008 paper by you and Tom of a modified
damage model which came out about the same time. We also referred to the
2004 paper by Bao and Wierzbicki. If you have read any of my papers on
ductile fracture or if you might have attended any lecture I have given on
ductile fracture in recent years, I have highlighted the fundamental
experiments of Bao and Wierzbicki and the essential role they have played in
advancing ductile fracture in the last decade. Most recently in my plenary
lecture on ductile fracture at the European Fracture Conference in
Trondheim, I used the Bao-Wierzbicki data in my first slide to emphasize
that triaxiality is not the only stress variable needed to characterize
ductile fracture. I had long been aware of the inadequacy of the Gurson
model as far as failure in shear was concerned. Moreover, going back to the
1970's there was already experimental data by Clausing showing that low
fracture strains could be attained under shearing stress states (and even a
data point or two in the Johnson-Cook paper). Let me also mention, that in
my most recent paper on ductile fracture with Zhenyu Xue and Jonas Faleskog
(2013) where we analyzed Faleskog's tension/torsion tests, I also cited your
2008 paper on your modified damage model.
The second point I would like to correct is that Ken and I did not take
any clue from you in our modification of the Gurson model in our 2008 paper
, but we were heavily influenced by the Bao-Wierzbicki experiments. Your
statement: "I am the person [who] advised John Hutchinson how to modify
Gurson-type model for shear failure of ductile metals" is certainly not true
. As an exercise for you, I would suggest you put your 2008 paper side by
side with our 2008 paper and take note of the differences. Your paper is
not really a modification of the Gurson model--it is a modified damage model
with little of the Gurson model retained. Ken and I made what we believed
was the simplest possible modification of the widely used Gurson model. The
fact that the Gurson model was so heavily used and that our modification
was relatively simple to implement is probably one of the reasons our paper
has received the attention it has.
I'm guessing you are frustrated by the the attention the Nahshon-Hutch
paper is receiving and this is what has motivated your two messages below.
You should not be frustrated. Your work in this area, particularly your
2008 paper, is also receiving plenty of attention. I hope you can get past
this frustration and appreciate the value of your own work.
Sincerely,
JOHN
On 7/14/2014 7:43 PM, Liang Xue wrote:
Home » Blogs » Liang Xue's blog
Academic ethics
Sat, 2014-05-31 11:22 - Liang Xue
I have been asked question that if John Hutchinson had given me help in
developing my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This is indeed not a proper
question because I am the person advised John Hutchinson how to modify
Gurson-type model for shear failure of ductile metals.
In fact, the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was developed before Hutchinson
understood ductile fracuture is J3 dependent. John Hutchinson acquired these
knowledge when he sat in my thesis committee. It has been several occasions
that I was brought to attention that Hutchinson's group pretended that
their work on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is independent of my work and had
failed referencing properly to my original model of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I am not sure if John Hutchinson had honestly told his student and post-doc
that the idea of adding shear damage term to the Gurson model is not his
original one but he learned it from me. I believe anyone should not pretend
the ideas of others to be their own whether those ideas are acquired from
thesis committee meeting or reading others' proposal or unpublished work.
from: Liang Xue
to: "John W. Hutchinson"
date: Mon, Jul 14, 2014 at 12:43 PM
subject: academic ethics
Dear John,
How are your these years? I haven't talked to you for a long time and
I learned you have retired and are now professor emeritus at Harvard.
The reason I contact you is that I have been brought to attention
recently that your group is pretending that the shear modification to
Gurson model is your original work. In a recent publication by you
student and co-author Ken Nahshon i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racture, he explicitly claimed your paper in 2008 was the first one
to describe the shear damage to Gurson's model. This is highly not
true. You learned this method for adding shear damage term from me in
2005 when you were sitting in my thesis committee. It is your
responsibility to let your co-authors know where these ideas come
from.
And it is not the first time I was brought to attention on this. There
are several papers by you and your (former) colleague on the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and its application failed to reference my
original work properly. I think you need to clarify with your student
that the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is not your original idea, if you
have not done so yet.
You are a well established researcher and I have no doubt that you
understand the right way of properly credit early works where you
learn from. I hope you will do things correctly.
Sincerely yours,
Liang Xue
L***s
发帖数: 9258
2
看到有类似的想法就说人家抄你的?不太理解。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E 讨论区 】
: 发信人: beats (beats), 信区: ME
: 标 题: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is accused of plagiarism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2 16:12:16 2016, 美东)
: from: Liang Xue
: to: John Hutchinson
: cc: Tomasz Wierzbicki
: date: Mon, Aug 11, 2014 at 12:12 PM
: subject: Re: No winners--follow-up
: Dear John,

p******g
发帖数: 8316
3
从人性的角度去看,他是有一些过激的想法。
从同胞的角度去看,作为华人同行,大家理应伸把手来帮他一把---不是帮他投诉,而
是用温暖的话语和善意的心来化解他此刻的委屈和扭曲,每次都等出了人命才开始遗憾
啊,高危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这种事,说开了,心结打开了,当事人自己就会撤了。
别总是用道德高棒砸来砸去的,要是砸能砸明白,卢刚就不会出事了也不能名垂千古了。
现在case来了,事态还没到那么极端的时候,大家怎么不出点力气帮他一次?
lz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给你打过去。我不是faculty,但我作为深蕴学术界这点破事
的知情人,愿意拉你一把。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看到有类似的想法就说人家抄你的?不太理解。
b***s
发帖数: 65
4
可别。我老一向提倡以德服人。自己读上面的信吧。你就会知道是怎么个扭曲法了。

了。
了。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从人性的角度去看,他是有一些过激的想法。
: 从同胞的角度去看,作为华人同行,大家理应伸把手来帮他一把---不是帮他投诉,而
: 是用温暖的话语和善意的心来化解他此刻的委屈和扭曲,每次都等出了人命才开始遗憾
: 啊,高危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这种事,说开了,心结打开了,当事人自己就会撤了。
: 别总是用道德高棒砸来砸去的,要是砸能砸明白,卢刚就不会出事了也不能名垂千古了。
: 现在case来了,事态还没到那么极端的时候,大家怎么不出点力气帮他一次?
: lz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给你打过去。我不是faculty,但我作为深蕴学术界这点破事
: 的知情人,愿意拉你一把。

p******g
发帖数: 8316
5
你是不是“以德服人”,也要等电话里或者面对面的深入交流过,才能确认这四个字,
绝不是帖子一句两句能确认的,更不能是自称出来的。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可别。我老一向提倡以德服人。自己读上面的信吧。你就会知道是怎么个扭曲法了。
:
: 了。
: 了。

s**********e
发帖数: 33562
6
讨论的是个很牛逼的技术吗?
不是ME的人,不懂说的是什么。
p******g
发帖数: 8316
7
技术其实不重要了
看看卢刚事件,一开始也是技术层面的分歧吧,导师和学生的学术见解两个方向渐行渐
远,演变到后来,就完全和技术没关系了。。。
这种事情,说到底就是人性在作祟,即便是真抄袭了,也有更好的办法来处理;更何况
是抄袭还没有被确认呢。
现在就要止血,还处于技术冲突的范围内

【在 s**********e 的大作中提到】
: 讨论的是个很牛逼的技术吗?
: 不是ME的人,不懂说的是什么。

b***s
发帖数: 65
8
我老能不能“以德服人”不重要。我老提倡这样的思想。
别急,该干嘛干嘛。等Harvard调查结果吧。他们的committee一早联系我了。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你是不是“以德服人”,也要等电话里或者面对面的深入交流过,才能确认这四个字,
: 绝不是帖子一句两句能确认的,更不能是自称出来的。

b*****d
发帖数: 61690
9
本构关系吧。感觉如果很厉害的话,将来可以进教科书,千古留名。

【在 s**********e 的大作中提到】
: 讨论的是个很牛逼的技术吗?
: 不是ME的人,不懂说的是什么。

s**********e
发帖数: 33562
10
展开说说?这方面我是七窍通了六窍。

【在 b*****d 的大作中提到】
: 本构关系吧。感觉如果很厉害的话,将来可以进教科书,千古留名。
相关主题
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梁誠一被控从事内幕交易(ZZ)
买电脑的烦恼事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Faculty梁誠一被判刑5年
翟田田学校更多华人遭殃 (转载)二鬼子编委最可恶!
p******g
发帖数: 8316
11
这件事调查结果,啥样都没关系
有关系的是你这个执拗的固执,以后会出啥事---这部分是不可预测的
人家已经那么大岁数了,就算抄袭了,也不妨碍他了。对他显然没啥损失嘛。现在说的
是你,你这个性子带来的负面效应,会损失到哪个位置,不好说。。。也许短期,也许
一生。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老能不能“以德服人”不重要。我老提倡这样的思想。
: 别急,该干嘛干嘛。等Harvard调查结果吧。他们的committee一早联系我了。

p******g
发帖数: 8316
12
这个学生的学术水平,不会差的,肯定是很强的
但社会上很多问题不是你技术强就够用的。。。卢刚技术实力多强啊,最后啥下场?
现在不是讨论技术本身,而是讨论他这个人造成的这一系列的动作,
你们看问题,都抓不到本质

【在 b*****d 的大作中提到】
: 本构关系吧。感觉如果很厉害的话,将来可以进教科书,千古留名。
b*****d
发帖数: 61690
13
这个是你说他说,没有书面证据。很难有什么调查结果的。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老能不能“以德服人”不重要。我老提倡这样的思想。
: 别急,该干嘛干嘛。等Harvard调查结果吧。他们的committee一早联系我了。

p******g
发帖数: 8316
14
所以说,要打通他内心的纠结,他的心结之处
而不是傻乎乎的钻进技术里面,讨论半天, 再说了,这里谁又真懂啊? 他是已经MIT
的了。。。你还能比他更懂?
现在这些症状都是源自于他性格上的问题

【在 b*****d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个是你说他说,没有书面证据。很难有什么调查结果的。
p******g
发帖数: 8316
15
问一下lz,你现在的婚姻身份是什么? 女友啊,还是已婚啊,还是单身啊?
能提供一些嘛?
H**T
发帖数: 3007
16
那人不是你在MIT读博的时候的committee里的吗?了解你的idea,很正常啊。一个美国
人,不会原句照抄你的文章吧。使用你的model来做实验,还是怎么回事?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老能不能“以德服人”不重要。我老提倡这样的思想。
: 别急,该干嘛干嘛。等Harvard调查结果吧。他们的committee一早联系我了。

b***s
发帖数: 65
17
尼玛,让你们看重点,非要我写摘要啊。好吧:
1. H的学生说他们第一个做的。
2. 我写了第一封email,让H去制止学生。
3. H回信给我,我老板和H的学生,说就是他们老早就做了,我老板很早就告诉他们这
个J3 effect了。
4. 我回信给所有人和我的committee member,H在撒谎,那时我老板自己都不知道怎么
回事。(其实,J3 effect是我告诉我老板的。而且那时刚刚才作出来。)
5. H回信给我和我老板,说了几遍apology,但又说他并不知道我的文章,并送我几顶
高帽子。然后说自己虽然不知道我的工作,但也同样做出来了。
6. 我回复H,我的模型是我博士论文里的一章啊。你自己的第一篇文章里14页上就提到
了我的模型啊。尼玛,自己看。
p******g
发帖数: 8316
18
现在你打算要的最理想结果是什么?方便透露一下吗,我们看看能不能帮你实现那个目标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尼玛,让你们看重点,非要我写摘要啊。好吧:
: 1. H的学生说他们第一个做的。
: 2. 我写了第一封email,让H去制止学生。
: 3. H回信给我,我老板和H的学生,说就是他们老早就做了,我老板很早就告诉他们这
: 个J3 effect了。
: 4. 我回信给所有人和我的committee member,H在撒谎,那时我老板自己都不知道怎么
: 回事。(其实,J3 effect是我告诉我老板的。而且那时刚刚才作出来。)
: 5. H回信给我和我老板,说了几遍apology,但又说他并不知道我的文章,并送我几顶
: 高帽子。然后说自己虽然不知道我的工作,但也同样做出来了。
: 6. 我回复H,我的模型是我博士论文里的一章啊。你自己的第一篇文章里14页上就提到

b***s
发帖数: 65
19
听说,早几年,H把他的原配休了,娶了他哥们的秘书,blondie,我看理想结果就是派
你去顶替那个blondie,打入敌人内部。。。。。。

目标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现在你打算要的最理想结果是什么?方便透露一下吗,我们看看能不能帮你实现那个目标
p******g
发帖数: 8316
20
我作为一个有着“更年期大妈的容颜和无知少女的玻璃心”的知识界女性,想给你提个
醒,东方人嘴里的道歉和西方人嘴里的道歉,是天壤之别。。。
你看媒体上一个轰动全球的大陆案子,最后对方要的只是一个道歉, 但西方人对这个
道歉本身包含的力度,没有东方人那么深奥,那么介意。
我自己导师,经常跟我说apology,就是一丁点小事也要apology,所以这个apology不
是真的你理解的那种致命错误的歉疚,而是说一个很小的无心的忽略,造成了你的困扰
,为了让你calm down,说一声对不起----其实那个apology的直译是“对不起啊,哎呀
,我给忘了,等等等”, 但不是向你正式道歉,尤其对这件事造成的各种损失给予补
偿和有责任性质的道歉,这样含义西方人并没有携带。
你要区分开来,这是两国文化的冲突。

. H回信给我和我老板,说了几遍apology,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听说,早几年,H把他的原配休了,娶了他哥们的秘书,blondie,我看理想结果就是派
: 你去顶替那个blondie,打入敌人内部。。。。。。
:
: 目标

相关主题
今天被学生恶心了一下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Question for Wu175 - Zhao Liang's partner
穿泳衣的断臂维纳斯Have anyone heard of this Lawyer (Ken Liang)?
p******g
发帖数: 8316
21
他这个“娶金发小老婆”的生活背景,直接导致了你要投诉他在学术上的抄袭????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听说,早几年,H把他的原配休了,娶了他哥们的秘书,blondie,我看理想结果就是派
: 你去顶替那个blondie,打入敌人内部。。。。。。
:
: 目标

L**B
发帖数: 373
22
断裂力学发展到今天,想在上面做出点东西,是非常非常不容易.普通机械博士,用的
都比较少,一般的可能用一下,水平高的,像楼主这样的,搞个新本构,不得了。

【在 s**********e 的大作中提到】
: 讨论的是个很牛逼的技术吗?
: 不是ME的人,不懂说的是什么。

p******g
发帖数: 8316
23
我比较震惊的是,哈佛和MIT合作很多年,一直和睦为邻,没有出过什么差错,lz显然
不是第一个被合作出来的毕业生,每年都有很多,而且据我所知如果来自哈佛那边的毕
业生,都对MIT这边的评论尤佳。
我十分难过,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首例出现在华人身上。。。这是我对学术界心存的最
后一片净土,真的不要打碎了我这么一点可怜的梦想了。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断裂力学发展到今天,想在上面做出点东西,是非常非常不容易.普通机械博士,用的
: 都比较少,一般的可能用一下,水平高的,像楼主这样的,搞个新本构,不得了。

L**B
发帖数: 373
24
有人说,别人作为楼主的committee,了解到他的idea,然后自己也去做了,并且在文
章中也提到他的贡献了, 这没问题啊。但是如果搞过本构的人应该知道,这个过程肯
定不是看了一下idea就能立即实现的东西。尤其是John的那个学生,更不可能短期能做
出来,所以结论就是他偷了楼主的东西。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比较震惊的是,哈佛和MIT合作很多年,一直和睦为邻,没有出过什么差错,lz显然
: 不是第一个被合作出来的毕业生,每年都有很多,而且据我所知如果来自哈佛那边的毕
: 业生,都对MIT这边的评论尤佳。
: 我十分难过,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首例出现在华人身上。。。这是我对学术界心存的最
: 后一片净土,真的不要打碎了我这么一点可怜的梦想了。

b***s
发帖数: 65
25
我可不是合作培养出来的。准确的说,因为模型和做的计算结果都是新的,对H自己也
是全新的,在committee里头就是一学生,来听报告的。除了第一个committee meeting
时跟我吵了两个小时,后面的committee meeting基本听不到H有什么发言和提问。估计
那个时候H的坏水就直冒。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比较震惊的是,哈佛和MIT合作很多年,一直和睦为邻,没有出过什么差错,lz显然
: 不是第一个被合作出来的毕业生,每年都有很多,而且据我所知如果来自哈佛那边的毕
: 业生,都对MIT这边的评论尤佳。
: 我十分难过,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首例出现在华人身上。。。这是我对学术界心存的最
: 后一片净土,真的不要打碎了我这么一点可怜的梦想了。

b***s
发帖数: 65
26
赞!果然有见地。看来是同行啊。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人说,别人作为楼主的committee,了解到他的idea,然后自己也去做了,并且在文
: 章中也提到他的贡献了, 这没问题啊。但是如果搞过本构的人应该知道,这个过程肯
: 定不是看了一下idea就能立即实现的东西。尤其是John的那个学生,更不可能短期能做
: 出来,所以结论就是他偷了楼主的东西。

p******g
发帖数: 8316
27
以前这两学校一直这样,联合出实验室,彼此可以过去做,paper可以一起出或者也各
出各的呀, 一直没问题,怎么这次就栽了。
我当时很动心去Cambridge其中最大的优惠就是能从两学校里得到共享资源的不单单是
设备,器材,实验室,还有team member,还有导师的交叉性指导,我早就知道这两学
校长期这么合作的。
有时候,要到其他Ivy去专门做,因为器材的罕见性,一直没问题,怎么这次就栽了。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人说,别人作为楼主的committee,了解到他的idea,然后自己也去做了,并且在文
: 章中也提到他的贡献了, 这没问题啊。但是如果搞过本构的人应该知道,这个过程肯
: 定不是看了一下idea就能立即实现的东西。尤其是John的那个学生,更不可能短期能做
: 出来,所以结论就是他偷了楼主的东西。

p******g
发帖数: 8316
28
靠,我有点被你给说服了。。。你讲故事是高手啊。。。说的挺感人的。。。
那你还是单身吗?

meeting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我可不是合作培养出来的。准确的说,因为模型和做的计算结果都是新的,对H自己也
: 是全新的,在committee里头就是一学生,来听报告的。除了第一个committee meeting
: 时跟我吵了两个小时,后面的committee meeting基本听不到H有什么发言和提问。估计
: 那个时候H的坏水就直冒。

L**B
发帖数: 373
29
楼主有头像,挺帅的,平老师把头像放出来我们看看啊,哈哈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靠,我有点被你给说服了。。。你讲故事是高手啊。。。说的挺感人的。。。
: 那你还是单身吗?
:
: meeting

b***s
发帖数: 65
30
平老师贴个头像给大家发个福利呗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有头像,挺帅的,平老师把头像放出来我们看看啊,哈哈
相关主题
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转载)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
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周一公布John W. Hutchinson剽窃、撒谎的证据
Final Notice to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rega (转载)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
H**T
发帖数: 3007
31
别人能搜到你,你不会自己搜?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贴个头像给大家发个福利呗
m********t
发帖数: 9426
32
楼主Google scholar应该换个头像
太孩子气了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有头像,挺帅的,平老师把头像放出来我们看看啊,哈哈
L**B
发帖数: 373
33
平老师这会正在翻相册,看放哪张好呢?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贴个头像给大家发个福利呗
G*****o
发帖数: 15
34
如果楼主果然如此理直气壮,为何不把他老板Wierzbicki的原始邮件贴出来?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贴个头像给大家发个福利呗
b***s
发帖数: 65
35
那是我老板隐私啊。更何况这是单挑,可不是群殴啊。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如果楼主果然如此理直气壮,为何不把他老板Wierzbicki的原始邮件贴出来?
G*****o
发帖数: 15
36
没有看到Wierzbicki,Parkes,Anand的comments,只凭你一个人的说法,怎么能够信
服?
换句话说,Wierzbicki如果不持和你一样的观点,不承认相应的叙述,你又怎么说?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那是我老板隐私啊。更何况这是单挑,可不是群殴啊。
b***s
发帖数: 65
37
凭证据啊。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没有看到Wierzbicki,Parkes,Anand的comments,只凭你一个人的说法,怎么能够信
: 服?
: 换句话说,Wierzbicki如果不持和你一样的观点,不承认相应的叙述,你又怎么说?

G*****o
发帖数: 15
38
楼主这话,基本上已经承认了他老板Wierzbicki,以及另外两个委员Parkes,Anand都是
更认同Hutchinson的说法。
那我觉得这个case已经不用讨论了。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凭证据啊。
L**B
发帖数: 373
39
其实这个贴子最好的地方应该是放在imechanica上,可惜楼主的贴子被删。这些搞力学
的华人不但不愿意提供这样一个言论的平台,还总是拆台。不过看看现在力学的几个杂
志,也有点垄断的感觉,JMPS, IJSS和JAM,现在基本是只挑编辑自己喜欢或者熟悉的
人的文章发。
b***s
发帖数: 65
40
耐心等着吧。Harvard的committee会调查的。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这话,基本上已经承认了他老板Wierzbicki,以及另外两个委员Parkes,Anand都是
: 更认同Hutchinson的说法。
: 那我觉得这个case已经不用讨论了。

相关主题
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买电脑的烦恼事
ChIP试验做不出结果怎么办? (转载)翟田田学校更多华人遭殃 (转载)
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梁誠一被控从事内幕交易(ZZ)
G*****o
发帖数: 15
41
如果Wierzbicki, Parks, Anand都是更认同Hutchinson的,我实在看不出这个case有什
么好争论的。
Harvard的committee又能有谁?Rice, Suo, Clarke, Vlassak?你MIT的人都不支持你
的说法,还认为Harvard能有其他结论吗?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耐心等着吧。Harvard的committee会调查的。
b***s
发帖数: 65
42
谁告诉你?你的臆测很重要吗?
我并不想卷入除Hutchinson和Nahshon之外的任何人。我不鼓励你去询问我的任何
committee member。证据当然是有的。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如果Wierzbicki, Parks, Anand都是更认同Hutchinson的,我实在看不出这个case有什
: 么好争论的。
: Harvard的committee又能有谁?Rice, Suo, Clarke, Vlassak?你MIT的人都不支持你
: 的说法,还认为Harvard能有其他结论吗?

x*******6
发帖数: 994
43
这个当然是可以质疑的,世上那有那么多同样的想法.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看到有类似的想法就说人家抄你的?不太理解。
G*****o
发帖数: 15
44
你发表的言论是否可信(包括你邮件里面的),当然是由其它当事人或者认识你的人提
供的。这也是同行评议一部分。
就像Hutchinson作为力学一代宗师,也是同行评议的。
我刚才发表的那些看法,也是基于同行评议的角度。
这三位MIT教授我都有些熟悉,会在合适适时候去问问他们对这件事情还有对你的看法。
楼主是否能告诉我们,你当年从西北Belytschko那里博士后出来,为什么没有去学术界
?按道理你如果这么牛逼,学术界应该盛情邀请啊。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谁告诉你?你的臆测很重要吗?
: 我并不想卷入除Hutchinson和Nahshon之外的任何人。我不鼓励你去询问我的任何
: committee member。证据当然是有的。

d***a
发帖数: 13752
45
我粗看了一下。第一,楼主这个信写的非常不专业,带有很多个人攻击的词,这可能会
大大削弱楼主的说服力。第二,如果我理解正确,H的回信中清楚承认楼主的文章发表
在先,但声称他们直到今天才读。H曾在楼主的答辨委员会里,对吧? 如果这样,有意
抄袭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我说的下一定对,just my two cents。
b***s
发帖数: 65
46
请便。有机会我请你吃饭。可以聊一聊。

法。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你发表的言论是否可信(包括你邮件里面的),当然是由其它当事人或者认识你的人提
: 供的。这也是同行评议一部分。
: 就像Hutchinson作为力学一代宗师,也是同行评议的。
: 我刚才发表的那些看法,也是基于同行评议的角度。
: 这三位MIT教授我都有些熟悉,会在合适适时候去问问他们对这件事情还有对你的看法。
: 楼主是否能告诉我们,你当年从西北Belytschko那里博士后出来,为什么没有去学术界
: ?按道理你如果这么牛逼,学术界应该盛情邀请啊。

w********h
发帖数: 12367
47
email写得粗糙,在气头上写的吧。这种email方式只会给你负分。
你的博士论文在先,文章也先发表了,何必在意别人怎么claim?
明眼人会有自己的决断,你博士老板怎么看很重要。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请便。有机会我请你吃饭。可以聊一聊。
:
: 法。

p******g
发帖数: 8316
48
其他不表,就这部分,华人做的确实很恶心的,这地方可以支持一下lz,
不管这件事如何发展,得给人家一个在领域内说话的权利和空间。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其实这个贴子最好的地方应该是放在imechanica上,可惜楼主的贴子被删。这些搞力学
: 的华人不但不愿意提供这样一个言论的平台,还总是拆台。不过看看现在力学的几个杂
: 志,也有点垄断的感觉,JMPS, IJSS和JAM,现在基本是只挑编辑自己喜欢或者熟悉的
: 人的文章发。

u***e
发帖数: 2
49
退一步 海阔天空
p******g
发帖数: 8316
50
我能加入吗? 其实你长的挺好看的 :)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请便。有机会我请你吃饭。可以聊一聊。
:
: 法。

相关主题
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Faculty梁誠一被判刑5年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二鬼子编委最可恶!穿泳衣的断臂维纳斯
今天被学生恶心了一下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b***s
发帖数: 65
51
你要先奔了,大叔我就同意你加入。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能加入吗? 其实你长的挺好看的 :)
l***d
发帖数: 1798
52
太搞了,你这算花痴吗?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能加入吗? 其实你长的挺好看的 :)
j***o
发帖数: 5096
53
谢谢分享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能加入吗? 其实你长的挺好看的 :)
u***e
发帖数: 2
54
身材比较一般
[在 pingxing (平行线) 的大作中提到:]
:为了拯救一个悬崖边上的灵魂,奔了!!!!
b***s
发帖数: 65
55
我正在吃面条,你害我鼻血掉碗里了。你赔我面条。
唉,索南们终于享受福利了。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能加入吗? 其实你长的挺好看的 :)
b***s
发帖数: 65
56
斯坦福的美女啊。崇拜ing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能加入吗? 其实你长的挺好看的 :)
j***o
发帖数: 5096
57
作为一名优秀的老道的锅炉燃烧专业科班学术精英,我认为雪亮的导师也并不支持自己
的学生,雪亮有空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First, as Tom notes, your 2008 paper on the Gurson model, which
neither Ken nor I were aware of until a few days ago, clearly demonstrates
your strength and insight as solid mechanican. As Tom also notes, there
were times on your committee when it was frustrating to us on the committee
that you seemed to be spreading yourself too thin by trying to cover too
many aspects of the subject.
哈轻松说,曾有一段时光,雪亮默默唧唧啥都搞不出来,嘛的等得不耐烦,老子就替雪
亮同学射了,请表见怪
p******g
发帖数: 8316
58
我这辈子非常难过的几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卢刚的案件,我为此走访了当年卢刚身边
的熟人和朋友,当然了,卢刚比我大很多,他出事的时候,我还在北京上学,还是从央
视一套的新闻联播里看到的这个血案。
如果能有缘,如果他能等到我后来出国的那一时间,我宁愿每星期坐飞机去陪他,只要
能挽回这颗孤寂的心,只要能把他从危险边缘中拉回来,我做什么都愿意,这起血案给
我带来的震撼,持续很久。其实卢刚事件是首次揭开了华人留学生和导师之间矛盾爆发
的经典案例。虽然其他学生不会像他那么火爆和激情杀人,可是这种师生关系的矛盾一
定存在于各个角落的,而且不同形式的存在着。
对你,我也是大底持有这类惋惜和遗憾的心态,希望我这次公奔能让您的心情好起来,
雨过天晴起来,能好一天都是赚的,我都是欣慰的。
希望你不论未来发生怎样的结果,都不要把自己逼向绝路。都要高高兴兴迎接明天的太
阳。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斯坦福的美女啊。崇拜ing
s****o
发帖数: 388
59
字偏男性 说明性格比较开朗,但不大开大合,心思敏感,易单相思
看不出个子高矮, 目测还行
大妈还是应该找牛人 一般人小心脏受不了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这辈子非常难过的几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卢刚的案件,我为此走访了当年卢刚身边
: 的熟人和朋友,当然了,卢刚比我大很多,他出事的时候,我还在北京上学,还是从央
: 视一套的新闻联播里看到的这个血案。
: 如果能有缘,如果他能等到我后来出国的那一时间,我宁愿每星期坐飞机去陪他,只要
: 能挽回这颗孤寂的心,只要能把他从危险边缘中拉回来,我做什么都愿意,这起血案给
: 我带来的震撼,持续很久。其实卢刚事件是首次揭开了华人留学生和导师之间矛盾爆发
: 的经典案例。虽然其他学生不会像他那么火爆和激情杀人,可是这种师生关系的矛盾一
: 定存在于各个角落的,而且不同形式的存在着。
: 对你,我也是大底持有这类惋惜和遗憾的心态,希望我这次公奔能让您的心情好起来,
: 雨过天晴起来,能好一天都是赚的,我都是欣慰的。

H**T
发帖数: 3007
60
你的这次公奔都是过去奔过的。没有新内容。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这辈子非常难过的几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卢刚的案件,我为此走访了当年卢刚身边
: 的熟人和朋友,当然了,卢刚比我大很多,他出事的时候,我还在北京上学,还是从央
: 视一套的新闻联播里看到的这个血案。
: 如果能有缘,如果他能等到我后来出国的那一时间,我宁愿每星期坐飞机去陪他,只要
: 能挽回这颗孤寂的心,只要能把他从危险边缘中拉回来,我做什么都愿意,这起血案给
: 我带来的震撼,持续很久。其实卢刚事件是首次揭开了华人留学生和导师之间矛盾爆发
: 的经典案例。虽然其他学生不会像他那么火爆和激情杀人,可是这种师生关系的矛盾一
: 定存在于各个角落的,而且不同形式的存在着。
: 对你,我也是大底持有这类惋惜和遗憾的心态,希望我这次公奔能让您的心情好起来,
: 雨过天晴起来,能好一天都是赚的,我都是欣慰的。

相关主题
Question for Wu175 - Zhao Liang's partner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Have anyone heard of this Lawyer (Ken Liang)?Final Notice to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rega (转载)
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转载)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
p******g
发帖数: 8316
61
根本就不是给你看的,压根都没请你来看,你自己要看;看完了还要comments;
comments完了还要negative一下, 感觉你怎么横不讲理

【在 H**T 的大作中提到】
: 你的这次公奔都是过去奔过的。没有新内容。
j*****x
发帖数: 206
62
你这比跟Hutchinson老人家谈笑风生更高一个级别了。
以后吹牛的资本也有了。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斯坦福的美女啊。崇拜ing
p******g
发帖数: 8316
63
哈哈哈,这是照片上看出来的?不是前两天跟帖和我拌嘴得出来的?你还挺逗的

【在 s****o 的大作中提到】
: 字偏男性 说明性格比较开朗,但不大开大合,心思敏感,易单相思
: 看不出个子高矮, 目测还行
: 大妈还是应该找牛人 一般人小心脏受不了

H**T
发帖数: 3007
64
“这么重要的课题,妄想博士论文就涵盖方方面面,让别人做什么啊”。哈哈。

committee

【在 j***o 的大作中提到】
: 作为一名优秀的老道的锅炉燃烧专业科班学术精英,我认为雪亮的导师也并不支持自己
: 的学生,雪亮有空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 First, as Tom notes, your 2008 paper on the Gurson model, which
: neither Ken nor I were aware of until a few days ago, clearly demonstrates
: your strength and insight as solid mechanican. As Tom also notes, there
: were times on your committee when it was frustrating to us on the committee
: that you seemed to be spreading yourself too thin by trying to cover too
: many aspects of the subject.
: 哈轻松说,曾有一段时光,雪亮默默唧唧啥都搞不出来,嘛的等得不耐烦,老子就替雪
: 亮同学射了,请表见怪

s****o
发帖数: 388
65
就是就是 有看的不错了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根本就不是给你看的,压根都没请你来看,你自己要看;看完了还要comments;
: comments完了还要negative一下, 感觉你怎么横不讲理

H**T
发帖数: 3007
66
哪里negative了?没说不好看啊?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根本就不是给你看的,压根都没请你来看,你自己要看;看完了还要comments;
: comments完了还要negative一下, 感觉你怎么横不讲理

b***s
发帖数: 65
67
平老师舍己为我让我感动不已。我犹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看到了一颗明晃晃的路
灯,从此人生走上了正途。
其实放心,小哈这事鄙视他到底。让他们Harvard的人去查,查好了再说。当然我的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2006年会议论文就发表了。小哈和他的一帮喽啰们怎么
样造假也没发改变这个事实。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这辈子非常难过的几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卢刚的案件,我为此走访了当年卢刚身边
: 的熟人和朋友,当然了,卢刚比我大很多,他出事的时候,我还在北京上学,还是从央
: 视一套的新闻联播里看到的这个血案。
: 如果能有缘,如果他能等到我后来出国的那一时间,我宁愿每星期坐飞机去陪他,只要
: 能挽回这颗孤寂的心,只要能把他从危险边缘中拉回来,我做什么都愿意,这起血案给
: 我带来的震撼,持续很久。其实卢刚事件是首次揭开了华人留学生和导师之间矛盾爆发
: 的经典案例。虽然其他学生不会像他那么火爆和激情杀人,可是这种师生关系的矛盾一
: 定存在于各个角落的,而且不同形式的存在着。
: 对你,我也是大底持有这类惋惜和遗憾的心态,希望我这次公奔能让您的心情好起来,
: 雨过天晴起来,能好一天都是赚的,我都是欣慰的。

b*****d
发帖数: 61690
68
楼主确实很厉害。我觉得他现在争得就是以后教科书上以谁来命名的model.

【在 d***a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粗看了一下。第一,楼主这个信写的非常不专业,带有很多个人攻击的词,这可能会
: 大大削弱楼主的说服力。第二,如果我理解正确,H的回信中清楚承认楼主的文章发表
: 在先,但声称他们直到今天才读。H曾在楼主的答辨委员会里,对吧? 如果这样,有意
: 抄袭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 我说的下一定对,just my two cents。

p******g
发帖数: 8316
69
本来就是为了安慰他才给他看的, 他不是心情不好吗?
你哪怕直接说照片不够美,这都没关系啊。。。

【在 H**T 的大作中提到】
: 哪里negative了?没说不好看啊?
p******g
发帖数: 8316
70
你小时候是不是亲手杀过小动物?
好奇问一下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舍己为我让我感动不已。我犹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看到了一颗明晃晃的路
: 灯,从此人生走上了正途。
: 其实放心,小哈这事鄙视他到底。让他们Harvard的人去查,查好了再说。当然我的
: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2006年会议论文就发表了。小哈和他的一帮喽啰们怎么
: 样造假也没发改变这个事实。

相关主题
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ChIP试验做不出结果怎么办? (转载)
周一公布John W. Hutchinson剽窃、撒谎的证据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
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买电脑的烦恼事
s****o
发帖数: 388
71
从你的字,照片我能推出size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哈哈哈,这是照片上看出来的?不是前两天跟帖和我拌嘴得出来的?你还挺逗的
p******g
发帖数: 8316
72
江湖里,有些事情不是谁厉害谁不厉害那么简单
卢刚其实很厉害的,学术水平相当高,最后啥下场?
越是这种厉害的角儿,最后搞出来的事,越叫人震撼----反倒是我这样的不厉害的二混
子,也就能在这版上和一群蟀哥们掐个架而已,干不了啥惊天动地的大动静。

【在 b*****d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确实很厉害。我觉得他现在争得就是以后教科书上以谁来命名的model.
b***s
发帖数: 65
73
啥意思?解剖吗?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你小时候是不是亲手杀过小动物?
: 好奇问一下

p******g
发帖数: 8316
74
A罩杯吗? 别推了,我告诉你了

【在 s****o 的大作中提到】
: 从你的字,照片我能推出size
s****o
发帖数: 388
75
我不太理解 如果这个工作很重要, 你2006 就发来, 没人跟着做??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舍己为我让我感动不已。我犹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看到了一颗明晃晃的路
: 灯,从此人生走上了正途。
: 其实放心,小哈这事鄙视他到底。让他们Harvard的人去查,查好了再说。当然我的
: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2006年会议论文就发表了。小哈和他的一帮喽啰们怎么
: 样造假也没发改变这个事实。

p******g
发帖数: 8316
76
怎么还在这钻牛角尖呢,还都没看明白啊?

【在 s****o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不太理解 如果这个工作很重要, 你2006 就发来, 没人跟着做??
s****o
发帖数: 388
77
我不太理解 如果这个工作很重要, 你2006 就发来, 没人跟着做??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舍己为我让我感动不已。我犹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看到了一颗明晃晃的路
: 灯,从此人生走上了正途。
: 其实放心,小哈这事鄙视他到底。让他们Harvard的人去查,查好了再说。当然我的
: 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2006年会议论文就发表了。小哈和他的一帮喽啰们怎么
: 样造假也没发改变这个事实。

p******g
发帖数: 8316
78
我能拿到一张吃饭的船票了吗?
刚才你可答应我了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啥意思?解剖吗?
p******g
发帖数: 8316
79
这个事有可能是真的, 但眼下的利益是,如何把这么一张烂牌达成双赢的好牌,你目
前采取的手段,是否能达到你要的目标(虽然我还不知道这目标到底为何)?
聪明人之所以聪明,不在于每次都能抓到好牌,而在于如何把烂牌打出最高上限的优化
结局。

当然我的shear modified Gurson model 2006年会议论文就发表了。小哈和他的一帮喽
啰们怎么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啥意思?解剖吗?
b***s
发帖数: 65
80
头等舱船票一张。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能拿到一张吃饭的船票了吗?
: 刚才你可答应我了

相关主题
翟田田学校更多华人遭殃 (转载)二鬼子编委最可恶!
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梁誠一被控从事内幕交易(ZZ)今天被学生恶心了一下
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Faculty梁誠一被判刑5年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L**B
发帖数: 373
81
不是所有的东西是别人都可以跟着做的,有的能理解就不错了。
[在 scouco (hihi) 的大作中提到:]
:我不太理解 如果这个工作很重要, 你2006 就发来, 没人跟着做??
p******g
发帖数: 8316
82
你现在是什么婚姻状态啊,
别怕羞,这个开放的时代,单身钻石王老五,是贵族显赫的标志。
你这MIT毕业的,头牌打出去,美女排队排到太平洋。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头等舱船票一张。
L**B
发帖数: 373
83
平老师这裙子在哪里买的,我准备给老婆也买一套
[在 pingxing (平行线) 的大作中提到:]
:为了拯救一个悬崖边上的灵魂,奔了!!!!
p******g
发帖数: 8316
84
你也已婚了? 偶真是绝望到海角了,真想一头撞死。。。比lz还要心痛。。。
我去找找,等会拍下来,给你看看牌子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这裙子在哪里买的,我准备给老婆也买一套
: [在 pingxing (平行线) 的大作中提到:]
: :为了拯救一个悬崖边上的灵魂,奔了!!!!

M****o
发帖数: 4860
85
英文不错,赞一个。对这种虚伪的洋人,就应该狠狠的打。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头等舱船票一张。
L**B
发帖数: 373
86
好滴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也已婚了? 偶真是绝望到海角了,真想一头撞死。。。比lz还要心痛。。。
: 我去找找,等会拍下来,给你看看牌子

M****o
发帖数: 4860
87
靠,你看了lz的帖子没有。这个老头开始在他的博士commitee,不相信lz的idea,差点
让他毕不了业。lz费了牛力说服了他,结果丫自己开始往这个topic写文章,最后因为
自己名头大,抢走了lz的credit。lz不发飙就太怂了。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看到有类似的想法就说人家抄你的?不太理解。
d***a
发帖数: 13752
88

是啊。这个当然要争,以国人命名的东西不多啊,很多时候就是吃亏在宣传上。
我觉得,楼主的目标应该是要求对方承认或某个机构判定,他们在发表文章的时候就知
道楼主的工作。这一点非常关键,否则,对方可以声称,这是他们独立做的发现。那么
以后教科书里就会这么写:此发现是H小组独立做出来的精品,不过X在这之前也发表过
类似文章...
楼主应该考虑回国发展,在这边,出了这样的事情后,在顶级期刊发文章和拿funding
都会是问题(除非楼主大获全胜)。我记得国内在ME的水平相当不错。楼主看起来功底
很厉害,又是MIT的博士,如果有自己的平台,应该会有不错的发展。

【在 b*****d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确实很厉害。我觉得他现在争得就是以后教科书上以谁来命名的model.
p******g
发帖数: 8316
89
lz没有经验,这种级别很高的case就该让一个洋人出头为他打,自己急急忙忙跳出来,
是严重失策了, 有点毛头小伙儿了。
所谓级别高,不是指经济利润上的级别,而是指你要打的那个对手的重量级很高,你就
不能单打了。。
连导师都不出来打,说明这个对手的势力相当庞大,就算真抄袭了,也是打不赢的,更
何况不一定抄袭呢。
不管怎么说,能拿到头等舱的饭票,我也欣慰了

【在 M****o 的大作中提到】
: 英文不错,赞一个。对这种虚伪的洋人,就应该狠狠的打。
d*******u
发帖数: 5337
90
有着“更年期大妈的容颜和无知少女的玻璃心”的知识界女性,哈哈哈哈~
相关主题
穿泳衣的断臂维纳斯Have anyone heard of this Lawyer (Ken Liang)?
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转载)
Question for Wu175 - Zhao Liang's partner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b*****d
发帖数: 61690
91
楼主已经不再学术圈混了。Hutchinson的徒子徒孙们遍布全球。

funding

【在 d***a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啊。这个当然要争,以国人命名的东西不多啊,很多时候就是吃亏在宣传上。
: 我觉得,楼主的目标应该是要求对方承认或某个机构判定,他们在发表文章的时候就知
: 道楼主的工作。这一点非常关键,否则,对方可以声称,这是他们独立做的发现。那么
: 以后教科书里就会这么写:此发现是H小组独立做出来的精品,不过X在这之前也发表过
: 类似文章...
: 楼主应该考虑回国发展,在这边,出了这样的事情后,在顶级期刊发文章和拿funding
: 都会是问题(除非楼主大获全胜)。我记得国内在ME的水平相当不错。楼主看起来功底
: 很厉害,又是MIT的博士,如果有自己的平台,应该会有不错的发展。

M****o
发帖数: 4860
92
lz还在学术圈混吗?
不在的话撕破脸面也没啥。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lz没有经验,这种级别很高的case就该让一个洋人出头为他打,自己急急忙忙跳出来,
: 是严重失策了, 有点毛头小伙儿了。
: 所谓级别高,不是指经济利润上的级别,而是指你要打的那个对手的重量级很高,你就
: 不能单打了。。
: 连导师都不出来打,说明这个对手的势力相当庞大,就算真抄袭了,也是打不赢的,更
: 何况不一定抄袭呢。
: 不管怎么说,能拿到头等舱的饭票,我也欣慰了

d***a
发帖数: 13752
93
你这是半懂不懂地瞎掰。你这月光大妈还是不明白,做人不是有一张文凭就可以乱吹的
。支持楼主的人,不是因为他有MIT的文凭,而有因为他有真材实料,在专业上做出了
贡献,至少我看起来如此。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lz没有经验,这种级别很高的case就该让一个洋人出头为他打,自己急急忙忙跳出来,
: 是严重失策了, 有点毛头小伙儿了。
: 所谓级别高,不是指经济利润上的级别,而是指你要打的那个对手的重量级很高,你就
: 不能单打了。。
: 连导师都不出来打,说明这个对手的势力相当庞大,就算真抄袭了,也是打不赢的,更
: 何况不一定抄袭呢。
: 不管怎么说,能拿到头等舱的饭票,我也欣慰了

L***s
发帖数: 9258
94
有时候打不赢的仗得想办法怎么止损。谁没被狗咬过啊。
我经历过的事情更奇葩。

【在 M****o 的大作中提到】
: 靠,你看了lz的帖子没有。这个老头开始在他的博士commitee,不相信lz的idea,差点
: 让他毕不了业。lz费了牛力说服了他,结果丫自己开始往这个topic写文章,最后因为
: 自己名头大,抢走了lz的credit。lz不发飙就太怂了。

H**T
发帖数: 3007
95
LZ自己创公司呢。跟导师估计联系不是很紧密。再说,导师跟他博士论文committee的
不都是穿一个裤子吗?只能靠自己。不过,email发出去前,可以找人看看。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lz没有经验,这种级别很高的case就该让一个洋人出头为他打,自己急急忙忙跳出来,
: 是严重失策了, 有点毛头小伙儿了。
: 所谓级别高,不是指经济利润上的级别,而是指你要打的那个对手的重量级很高,你就
: 不能单打了。。
: 连导师都不出来打,说明这个对手的势力相当庞大,就算真抄袭了,也是打不赢的,更
: 何况不一定抄袭呢。
: 不管怎么说,能拿到头等舱的饭票,我也欣慰了

p******g
发帖数: 8316
96
Yeap!这里你的天赋和悟性最好了。
那个导师都不出来,就说明里面的水没法趟,无论有没有抄袭,都趟不下去了。。。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有时候打不赢的仗得想办法怎么止损。谁没被狗咬过啊。
: 我经历过的事情更奇葩。

L***s
发帖数: 9258
97
别人谁关心谁对谁错啊?都是看戏的心...就当事人一个人觉得是回事。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Yeap!这里你的天赋和悟性最好了。
: 那个导师都不出来,就说明里面的水没法趟,无论有没有抄袭,都趟不下去了。。。

p******g
发帖数: 8316
98
这件事,从我在学术圈里知道内幕的阅历来推测,这两个导师之间关系不错的,所以他
们之间是有过沟通的,甚至达成过共识的,但这种交流是背着lz的,肯定不会让他知道
作为主导师的那一方,他肯定也是劝阻过lz,与此同时,对自己的学生也不会太残忍,
也会给予安慰的话,让他听着舒坦,可是落实到具体事儿,人家委婉的表达过不方便介
入,不管他是怎么安慰lz的,那些话lz八成全都信了,反正只要导师不肯出头,这就够
说明对手的级别和威慑力了。

【在 H**T 的大作中提到】
: LZ自己创公司呢。跟导师估计联系不是很紧密。再说,导师跟他博士论文committee的
: 不都是穿一个裤子吗?只能靠自己。不过,email发出去前,可以找人看看。

p******g
发帖数: 8316
99
exactly, 再说了ME那些技术,这里就没人懂,除了LISB这个内行的ID
说再多,我们也是外行,连术语都看不明白
前面好多人要围绕技术来探讨,就比较nerd

【在 L***s 的大作中提到】
: 别人谁关心谁对谁错啊?都是看戏的心...就当事人一个人觉得是回事。
s****o
发帖数: 388
100
除非有巨大的经济效益 一般没人愿意介入,楼主可以想想其他途径
相关主题
Final Notice to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rega (转载)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
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ChIP试验做不出结果怎么办? (转载)
周一公布John W. Hutchinson剽窃、撒谎的证据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
L**B
发帖数: 373
101
学术能力和人品有时候不一定联系在一起的,John的学生Shih Choon Fong,也算是断
裂力学大牛了,连自己学生的老婆都抢了。

法。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你发表的言论是否可信(包括你邮件里面的),当然是由其它当事人或者认识你的人提
: 供的。这也是同行评议一部分。
: 就像Hutchinson作为力学一代宗师,也是同行评议的。
: 我刚才发表的那些看法,也是基于同行评议的角度。
: 这三位MIT教授我都有些熟悉,会在合适适时候去问问他们对这件事情还有对你的看法。
: 楼主是否能告诉我们,你当年从西北Belytschko那里博士后出来,为什么没有去学术界
: ?按道理你如果这么牛逼,学术界应该盛情邀请啊。

p******g
发帖数: 8316
102
姐的幽默指数可是D罩杯的。

【在 d*******u 的大作中提到】
: 有着“更年期大妈的容颜和无知少女的玻璃心”的知识界女性,哈哈哈哈~
L**B
发帖数: 373
103
我看你腰以下都是退,目测身高也有165 cm吧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姐的幽默指数可是D罩杯的。
s****o
发帖数: 388
104
要一下不是腿是什么 大腿大哥
s****o
发帖数: 388
105
要一下不是腿是什么 大腿大哥
L**B
发帖数: 373
106
有的人分叉分的早,有的分的晚,同样的高度,不一样的比例,看上去也不一样。

【在 s****o 的大作中提到】
: 要一下不是腿是什么 大腿大哥
s****o
发帖数: 388
107
我觉得应该看小腿长度
p******g
发帖数: 8316
108
这是我读书时代的书签, 以前看书看一半,经常在书签上,题诗留念,哈哈哈

【在 s****o 的大作中提到】
: 字偏男性 说明性格比较开朗,但不大开大合,心思敏感,易单相思
: 看不出个子高矮, 目测还行
: 大妈还是应该找牛人 一般人小心脏受不了

p******g
发帖数: 8316
109
这张侧面,也许更清楚些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看你腰以下都是退,目测身高也有165 cm吧
s****o
发帖数: 388
110
1. 我发现我中文阅读能力日下
2. 你是文青
3. 你钢笔不好
4. 你练过字,但是没成型
相关主题
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梁誠一被控从事内幕交易(ZZ)
买电脑的烦恼事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Faculty梁誠一被判刑5年
翟田田学校更多华人遭殃 (转载)二鬼子编委最可恶!
d***a
发帖数: 13752
111
这比不过薛定谔,不管是学术还是精彩人生...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学术能力和人品有时候不一定联系在一起的,John的学生Shih Choon Fong,也算是断
: 裂力学大牛了,连自己学生的老婆都抢了。
:
: 法。

c****n
发帖数: 1108
112
没胸没屁股啊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这张侧面,也许更清楚些
s****o
发帖数: 388
113
拍个小腿,小腿比大腿长 就很厉害
一般锅女中 很少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这张侧面,也许更清楚些
p******g
发帖数: 8316
114
参见本版名ID虎肉将军的座右铭:
stoppingtime 发表于 2016-07-07 17:14
呵呵,你就直接说你大学学的是工科,理科还是文科?
我猜测是个民办大学,除非你在国内大学是学的文科。
哈哈哈!

【在 s****o 的大作中提到】
: 1. 我发现我中文阅读能力日下
: 2. 你是文青
: 3. 你钢笔不好
: 4. 你练过字,但是没成型

s****o
发帖数: 388
115
犀利

【在 c****n 的大作中提到】
: 没胸没屁股啊
p******g
发帖数: 8316
116
那叫“骨感美”! 哈哈哈哈

【在 c****n 的大作中提到】
: 没胸没屁股啊
s****o
发帖数: 388
117
不知道有多少发考题在偷看
我撤了
p******g
发帖数: 8316
118
那叫“江河日下”

【在 s****o 的大作中提到】
: 1. 我发现我中文阅读能力日下
: 2. 你是文青
: 3. 你钢笔不好
: 4. 你练过字,但是没成型

L**B
发帖数: 373
119
别走。看完对比一下自己的老婆,哈哈哈,年轻真好啊
[在 scouco (hihi) 的大作中提到:]
:不知道有多少发考题在偷看
:我撤了
G*****o
发帖数: 15
120
仅从这一点,就知道你对力学知之甚少,限于道听途说。施春风和YW根本不是师生关系。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学术能力和人品有时候不一定联系在一起的,John的学生Shih Choon Fong,也算是断
: 裂力学大牛了,连自己学生的老婆都抢了。
:
: 法。

相关主题
今天被学生恶心了一下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Question for Wu175 - Zhao Liang's partner
穿泳衣的断臂维纳斯Have anyone heard of this Lawyer (Ken Liang)?
L***s
发帖数: 9258
121
说说呗。好奇。

系。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仅从这一点,就知道你对力学知之甚少,限于道听途说。施春风和YW根本不是师生关系。
p******g
发帖数: 8316
122
你们都是同行,说话一定要这么“横眉冷对”吗?
我们是局外人,mean点mean点了,反正也撞不到一起去,
你们全都一锅里的蚂蚱,还这么冷。
你看起来也是过来人,就不能有点好姿态,跟小弟弟们好好沟通沟通吗?
他知道的少,你就多提携提携吗? 这还能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啊?

系。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仅从这一点,就知道你对力学知之甚少,限于道听途说。施春风和YW根本不是师生关系。
b***s
发帖数: 65
123
我也是听说,说学生应该没错。是教过课那种。杨卫的导师是Freund.

系。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仅从这一点,就知道你对力学知之甚少,限于道听途说。施春风和YW根本不是师生关系。
s**********e
发帖数: 33562
124
我听说哥伦比亚数学系有过一起疑似剽窃案。好像也是打了很久的官司。
l*******9
发帖数: 799
125
mark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也是听说,说学生应该没错。是教过课那种。杨卫的导师是Freund.
:
: 系。

d****r
发帖数: 300
126
楼主的策略是对的,就算抢不回来,也弄个共同发现,共同命名。只赚不亏。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也是听说,说学生应该没错。是教过课那种。杨卫的导师是Freund.
:
: 系。

s**********e
发帖数: 33562
127
有人能科普一下这是个什么发现吗?
w******y
发帖数: 8040
128
这个加图索就是一本正经的扯蛋的典型
在细节上装了半天逼, 结果根本改变不了杨卫和春风这个事情的本质
你的事儿我大概看了一下, 你根本不用理会加图索这个傻逼,
我给你点个赞, 能正面站出来敢于和骑在头上的白垃圾斗争,
就这点, 你比大多数华人就强得多。
你别受畏手畏脚的某些华人发考题的ws言论的影响,
它们畏手畏脚是饭碗的问题, 你不存在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也是听说,说学生应该没错。是教过课那种。杨卫的导师是Freund.
:
: 系。

w********r
发帖数: 727
129
suo是H 的学生吧,从普林挖过来的,难道会反骨吗?
L**B
发帖数: 373
130
我没说他是YW的导师,你别道听途说搞错了。我看你对harvard mit这帮大牛挺喜欢跪
舔啊,

系。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仅从这一点,就知道你对力学知之甚少,限于道听途说。施春风和YW根本不是师生关系。
相关主题
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转载)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
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周一公布John W. Hutchinson剽窃、撒谎的证据
Final Notice to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rega (转载)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
L**B
发帖数: 373
131
赞!我最鄙视那些盲目跪舔的人

【在 w******y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个加图索就是一本正经的扯蛋的典型
: 在细节上装了半天逼, 结果根本改变不了杨卫和春风这个事情的本质
: 你的事儿我大概看了一下, 你根本不用理会加图索这个傻逼,
: 我给你点个赞, 能正面站出来敢于和骑在头上的白垃圾斗争,
: 就这点, 你比大多数华人就强得多。
: 你别受畏手畏脚的某些华人发考题的ws言论的影响,
: 它们畏手畏脚是饭碗的问题, 你不存在

g*******r
发帖数: 15
132
哈佛的教授也这么个吃相,真恶心.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尼玛,让你们看重点,非要我写摘要啊。好吧:
: 1. H的学生说他们第一个做的。
: 2. 我写了第一封email,让H去制止学生。
: 3. H回信给我,我老板和H的学生,说就是他们老早就做了,我老板很早就告诉他们这
: 个J3 effect了。
: 4. 我回信给所有人和我的committee member,H在撒谎,那时我老板自己都不知道怎么
: 回事。(其实,J3 effect是我告诉我老板的。而且那时刚刚才作出来。)
: 5. H回信给我和我老板,说了几遍apology,但又说他并不知道我的文章,并送我几顶
: 高帽子。然后说自己虽然不知道我的工作,但也同样做出来了。
: 6. 我回复H,我的模型是我博士论文里的一章啊。你自己的第一篇文章里14页上就提到

j***o
发帖数: 5096
133
这个发现一旦出来绝对是诺贝尔奖!

【在 s**********e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人能科普一下这是个什么发现吗?
p******g
发帖数: 8316
134
支持你的ID越来越多了,是好事,起码你不再孤独,不再黑暗了。。
总之,不管结果如何,都希望你开心起来,别影响了生活的快乐度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也是听说,说学生应该没错。是教过课那种。杨卫的导师是Freund.
:
: 系。

p******g
发帖数: 8316
135
每个faculty小阁楼里都充斥着虎肉和月光那些真爱的誓言,今儿还追到军版去了,倾
情顶贴,奋力扑火,尼玛,这虎将军,满世界掏心掏肺的证明着自己的真爱----“国内
民办文科生”。。。哈哈哈
b***s
发帖数: 65
136
平老师的支持最重要,一下鼓动了那么多ID支持我。远离孤独与黑暗,从此忘却烦恼与
蚊虫叮咬,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支持你的ID越来越多了,是好事,起码你不再孤独,不再黑暗了。。
: 总之,不管结果如何,都希望你开心起来,别影响了生活的快乐度

p******g
发帖数: 8316
137
中秋佳节,喜迎国庆,送你一套著名的京城老字号“稻香村”。。。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的支持最重要,一下鼓动了那么多ID支持我。远离孤独与黑暗,从此忘却烦恼与
: 蚊虫叮咬,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

g*****g
发帖数: 78
138
你不要害他。他这样搞下去在美国学术界没有可能混下去了。在中国和香港这种个性也
很难混。上海财经大学的那位就是先例。

【在 M****o 的大作中提到】
: 英文不错,赞一个。对这种虚伪的洋人,就应该狠狠的打。
p******g
发帖数: 8316
139
跟你们切磋一下,MIT写paper,据我所知,导师全职全责啊,从头跟到尾。
我这里比较有趣,我写的几篇大作(都是12页起步的,有些是16页到20页),每篇都是
我一个人在那闷头写,闷头改,闷头算,
后边那几篇,我导师知道这些paper存在的时候,是因为他收到了会议的acceptance
notice. 哈哈哈,其他的都是我submission的时候,导师才知道我又出品了。
我反正每次写paper的时候,都一声不响的把他的名字靠上去。。。
组里成员比较多,有时候高达20人,大部分情况下,是12~15人左右,所以deadline的
时候,有些成员还交两篇,deadline那天晚上他已经被几十篇的交稿的系统回执给晕了
。。。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的支持最重要,一下鼓动了那么多ID支持我。远离孤独与黑暗,从此忘却烦恼与
: 蚊虫叮咬,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

b***s
发帖数: 65
140
据我看来,刚到的时候老板看你水平,是写的比较差的老板会从头跟到尾几趟。写的还
可以的基本不太管,主要看学生做的东西老板是不是很上心。一般老板觉得重要的文章
他会亲自写。也有文章全部放羊让学生全权处理。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跟你们切磋一下,MIT写paper,据我所知,导师全职全责啊,从头跟到尾。
: 我这里比较有趣,我写的几篇大作(都是12页起步的,有些是16页到20页),每篇都是
: 我一个人在那闷头写,闷头改,闷头算,
: 后边那几篇,我导师知道这些paper存在的时候,是因为他收到了会议的acceptance
: notice. 哈哈哈,其他的都是我submission的时候,导师才知道我又出品了。
: 我反正每次写paper的时候,都一声不响的把他的名字靠上去。。。
: 组里成员比较多,有时候高达20人,大部分情况下,是12~15人左右,所以deadline的
: 时候,有些成员还交两篇,deadline那天晚上他已经被几十篇的交稿的系统回执给晕了
: 。。。

相关主题
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买电脑的烦恼事
ChIP试验做不出结果怎么办? (转载)翟田田学校更多华人遭殃 (转载)
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梁誠一被控从事内幕交易(ZZ)
p******g
发帖数: 8316
141
你们那个组是什么情况?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据我看来,刚到的时候老板看你水平,是写的比较差的老板会从头跟到尾几趟。写的还
: 可以的基本不太管,主要看学生做的东西老板是不是很上心。一般老板觉得重要的文章
: 他会亲自写。也有文章全部放羊让学生全权处理。

b***s
发帖数: 65
142
就是我说的这个情况啊。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们那个组是什么情况?
p******g
发帖数: 8316
143
想起来一件事,以前有人议论过你是sole author,难道你就是我刚才提到的自己闷头
写门头算,然后你没贴导师的名字和fund number?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据我看来,刚到的时候老板看你水平,是写的比较差的老板会从头跟到尾几趟。写的还
: 可以的基本不太管,主要看学生做的东西老板是不是很上心。一般老板觉得重要的文章
: 他会亲自写。也有文章全部放羊让学生全权处理。

p******g
发帖数: 8316
144
明白了,我以为你说的是MIT的general case, 哈哈哈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就是我说的这个情况啊。
b***s
发帖数: 65
145
Sole author的文章当然是我从最早idea,实施具体步骤,独立头干到尾的文章。我最
早的几篇sole author的文章的工作是和当时实验室另一队人马思路不合,我自己进行
的平行工作。最后我做出来了。然后实验室方向也因此调整了。这我老板都知道啊。当
时和文章有贡献的funding都写了啊。
还有闷头写闷头算的也未必是sole author。谁出的点子就是一大功劳。当中解决关键
步骤的又是一大功劳。付出时间最多的那个也许只是学徒,功劳簿上少不了,却不是关
键的那个。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想起来一件事,以前有人议论过你是sole author,难道你就是我刚才提到的自己闷头
: 写门头算,然后你没贴导师的名字和fund number?

f*********u
发帖数: 455
146
还是move on吧
学术上这样的事情(大牛压榨小虾米)多了去了
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当时气得要命,现在想起来很释然,没什么要紧的
不过你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不好收场了,估计只能鱼死网破了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Sole author的文章当然是我从最早idea,实施具体步骤,独立头干到尾的文章。我最
: 早的几篇sole author的文章的工作是和当时实验室另一队人马思路不合,我自己进行
: 的平行工作。最后我做出来了。然后实验室方向也因此调整了。这我老板都知道啊。当
: 时和文章有贡献的funding都写了啊。
: 还有闷头写闷头算的也未必是sole author。谁出的点子就是一大功劳。当中解决关键
: 步骤的又是一大功劳。付出时间最多的那个也许只是学徒,功劳簿上少不了,却不是关
: 键的那个。

f*********m
发帖数: 732
147
你自己文章不是比他早发出来了,也有博士论文。他就算在他文章里说是他第一发现的
也是错误的表述。论文里的引用很多时候确实作者都没看过的,这很正常。你指出这个
错误,他也说了将来的文章里会正确引用你的文章,这件事不就解决了?
他到底是不是重新做了一个柔性断裂模型,和你的模型很相似,然后一句没提你的文章?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尼玛,让你们看重点,非要我写摘要啊。好吧:
: 1. H的学生说他们第一个做的。
: 2. 我写了第一封email,让H去制止学生。
: 3. H回信给我,我老板和H的学生,说就是他们老早就做了,我老板很早就告诉他们这
: 个J3 effect了。
: 4. 我回信给所有人和我的committee member,H在撒谎,那时我老板自己都不知道怎么
: 回事。(其实,J3 effect是我告诉我老板的。而且那时刚刚才作出来。)
: 5. H回信给我和我老板,说了几遍apology,但又说他并不知道我的文章,并送我几顶
: 高帽子。然后说自己虽然不知道我的工作,但也同样做出来了。
: 6. 我回复H,我的模型是我博士论文里的一章啊。你自己的第一篇文章里14页上就提到

T******o
发帖数: 136
148
Xue, work on ur English. get rid of the word "until" in "until now"
d****u
发帖数: 1373
149
我也不懂,读了几句就读不下去了,这英语……

【在 s**********e 的大作中提到】
: 讨论的是个很牛逼的技术吗?
: 不是ME的人,不懂说的是什么。

d***a
发帖数: 13752
150
听楼主的描述,他的情况比较特殊,H在他的PhD committee里,并且他们组的人曾经强
烈质疑过楼主的想法。
不过,出现这种情况,有时候是对方组里学生的问题。成名的大牛都比较忙,真有可能
不是自己亲手做literature search,学生说没人做过他就信了。
不管怎么说,楼主写的信里个人攻击太多,这个是不对的。质疑和有结论,是两回事。

章?

【在 f*********m 的大作中提到】
: 你自己文章不是比他早发出来了,也有博士论文。他就算在他文章里说是他第一发现的
: 也是错误的表述。论文里的引用很多时候确实作者都没看过的,这很正常。你指出这个
: 错误,他也说了将来的文章里会正确引用你的文章,这件事不就解决了?
: 他到底是不是重新做了一个柔性断裂模型,和你的模型很相似,然后一句没提你的文章?

相关主题
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Faculty梁誠一被判刑5年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二鬼子编委最可恶!穿泳衣的断臂维纳斯
今天被学生恶心了一下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s****e
发帖数: 5429
151
我竟然错过了月光妹妹的奔,痛心疾首

【在 j***o 的大作中提到】
: 谢谢分享
s****o
发帖数: 388
152
你看那个harvard写的信也有语法错误
只要逻辑通畅 就可以
至少我我觉得楼主说清楚了就是
你不改, 老子就要发飙了

【在 d****u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也不懂,读了几句就读不下去了,这英语……
p******g
发帖数: 8316
153
这边是如果只出idea,然后啥都没干的,只能排第二啊
我其中一篇就是如此,第二作者也是大牛(多次的Chair),他确实出了idea
,来学校里见过我两次(他平时在外面开公司),亲自在白板画了几个饼,第一次见面
2小时,第二次1小时,然后就是我的事情了,最后他连修改工作都没参与,当然我导师
就更没功夫了。
那篇我投的时候,其实是看deadline撞上了正好,并不是我有计划要去投那个,直到
acceptance notice了,两人才首次看见真正的原稿。我导师都不知道我们两嘀嘀咕咕
地在说什么,那个第二次meeting的时候,被我导师还撞见了,他还进到conference
room里插了一句嘴,“你们两这神秘兮兮的,干什么秘密呢?” 哈哈哈,那次的Chair
和我导师关系很熟,直接私人发给我们几个表示祝贺了。
最后Camera ready是我导师亲自动笔了,这篇最后上Journal了,总计16页,从头到尾
那个第二作者也没干啥。不过,人家确实是大牛,没人否定,就是说业务量的分配和邀
功请赏方面的权重比,不一定是出idea的那个人就是第一作者。
我和那个第二作者,关系还蛮好的,后来我们两总是各种机会的合作,他很喜欢找我,
每次有点idea就跟我说两句,一直有联系,从不拒绝和我讨论。
最后比较搞的是出席会议的时候,我们三个都没时间,互相推诿,因为会议地点在巴黎
大学,非常遥远,来回至少5天,他们两个都有课程没法去,最后还是弱势群体的我去
了。。。。我导师说,你既然不喜欢travel下次就投个美国本土的吗,投一个LA或者
San Diego的不就完了,我说,我投的时候,压根都没看Venue是哪儿,光顾着看时间段
了,lol,我导师说,夏威夷不错,你要是有机会应该投这个地方的。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Sole author的文章当然是我从最早idea,实施具体步骤,独立头干到尾的文章。我最
: 早的几篇sole author的文章的工作是和当时实验室另一队人马思路不合,我自己进行
: 的平行工作。最后我做出来了。然后实验室方向也因此调整了。这我老板都知道啊。当
: 时和文章有贡献的funding都写了啊。
: 还有闷头写闷头算的也未必是sole author。谁出的点子就是一大功劳。当中解决关键
: 步骤的又是一大功劳。付出时间最多的那个也许只是学徒,功劳簿上少不了,却不是关
: 键的那个。

m*****g
发帖数: 51
154
这是两年前的事啊,以为今年的呢。哈佛还没立案征查?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Sole author的文章当然是我从最早idea,实施具体步骤,独立头干到尾的文章。我最
: 早的几篇sole author的文章的工作是和当时实验室另一队人马思路不合,我自己进行
: 的平行工作。最后我做出来了。然后实验室方向也因此调整了。这我老板都知道啊。当
: 时和文章有贡献的funding都写了啊。
: 还有闷头写闷头算的也未必是sole author。谁出的点子就是一大功劳。当中解决关键
: 步骤的又是一大功劳。付出时间最多的那个也许只是学徒,功劳簿上少不了,却不是关
: 键的那个。

M****o
发帖数: 4860
155
人写的比你好多了。

【在 T******o 的大作中提到】
: Xue, work on ur English. get rid of the word "until" in "until now"
c*********o
发帖数: 676
156
lz绝对牛人 支持
这好像不是lz第一次找人掐架了吧
s******8
发帖数: 2131
157
Hutchinson是力学权威,好奇他有成果被广泛应用吗?请科普。
b*****d
发帖数: 61690
158
楼主确实很牛。他08年文章的引用率接近200。而他发的那个杂志的影响因子是2。
可以显示他工作的影响力。

【在 d***a 的大作中提到】
: 听楼主的描述,他的情况比较特殊,H在他的PhD committee里,并且他们组的人曾经强
: 烈质疑过楼主的想法。
: 不过,出现这种情况,有时候是对方组里学生的问题。成名的大牛都比较忙,真有可能
: 不是自己亲手做literature search,学生说没人做过他就信了。
: 不管怎么说,楼主写的信里个人攻击太多,这个是不对的。质疑和有结论,是两回事。
:
: 章?

s**********e
发帖数: 33562
159
2 算高还是低啊?200是高还是低?

【在 b*****d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确实很牛。他08年文章的引用率接近200。而他发的那个杂志的影响因子是2。
: 可以显示他工作的影响力。

L**B
发帖数: 373
160
在固体力学算是高的,尤其是断裂力学,就这几个杂志。

【在 s**********e 的大作中提到】
: 2 算高还是低啊?200是高还是低?
相关主题
Question for Wu175 - Zhao Liang's partner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Have anyone heard of this Lawyer (Ken Liang)?Final Notice to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rega (转载)
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转载)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
s**********e
发帖数: 33562
161
做的人不多?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在固体力学算是高的,尤其是断裂力学,就这几个杂志。
b*****d
发帖数: 61690
162
传统学科。和数学有一拼。

【在 s**********e 的大作中提到】
: 做的人不多?
j***o
发帖数: 5096
163
早年根数学有一瓶,现在自从投靠了纳米,材料学,细观,常常可以发NS或者PNAS了,
我们冶金焊接轧钢锅炉才叫冷门

【在 b*****d 的大作中提到】
: 传统学科。和数学有一拼。
F*Q
发帖数: 3259
164
抄袭方再怎么叫唤是第一也改变不了楼主的文章发表在先的事实,楼主老板有什么必要
参合进来呢?楼主自己也没必要那么斗来斗去,发一个邮件给他并抄给以前的委员会成
员就足够了。
根据自身的经历顺便提一下,在美国人心里,正义感远远没有利益重要。不管什么情况
,楼主的老板都不会为了楼主而站出来跟抄袭者撕破脸皮。


: 这件事,从我在学术圈里知道内幕的阅历来推测,这两个导师之间关系不错的,
所以他

: 们之间是有过沟通的,甚至达成过共识的,但这种交流是背着lz的,肯定不会让
他知道

: 作为主导师的那一方,他肯定也是劝阻过lz,与此同时,对自己的学生也不会太
残忍,

: 也会给予安慰的话,让他听着舒坦,可是落实到具体事儿,人家委婉的表达过不
方便介

: 入,不管他是怎么安慰lz的,那些话lz八成全都信了,反正只要导师不肯出头,
这就够

: 说明对手的级别和威慑力了。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这边是如果只出idea,然后啥都没干的,只能排第二啊
: 我其中一篇就是如此,第二作者也是大牛(多次的Chair),他确实出了idea
: ,来学校里见过我两次(他平时在外面开公司),亲自在白板画了几个饼,第一次见面
: 2小时,第二次1小时,然后就是我的事情了,最后他连修改工作都没参与,当然我导师
: 就更没功夫了。
: 那篇我投的时候,其实是看deadline撞上了正好,并不是我有计划要去投那个,直到
: acceptance notice了,两人才首次看见真正的原稿。我导师都不知道我们两嘀嘀咕咕
: 地在说什么,那个第二次meeting的时候,被我导师还撞见了,他还进到conference
: room里插了一句嘴,“你们两这神秘兮兮的,干什么秘密呢?” 哈哈哈,那次的Chair
: 和我导师关系很熟,直接私人发给我们几个表示祝贺了。

F*Q
发帖数: 3259
165
还有比比那更恶心的呢。


: 哈佛的教授也这么个吃相,真恶心.



【在 g*******r 的大作中提到】
: 哈佛的教授也这么个吃相,真恶心.
c*********o
发帖数: 676
166
Wierzbiki估计不会为着这个事情出头的 哈也一定会死撑到底
最后几个老头出来和稀泥 不了了之
p*******n
发帖数: 1928
167
哪一个是他老板,那个Tom是么,好像老头的信里说他说话了。抱歉看的比较快

【在 F*Q 的大作中提到】
: 抄袭方再怎么叫唤是第一也改变不了楼主的文章发表在先的事实,楼主老板有什么必要
: 参合进来呢?楼主自己也没必要那么斗来斗去,发一个邮件给他并抄给以前的委员会成
: 员就足够了。
: 根据自身的经历顺便提一下,在美国人心里,正义感远远没有利益重要。不管什么情况
: ,楼主的老板都不会为了楼主而站出来跟抄袭者撕破脸皮。
:
:
: 这件事,从我在学术圈里知道内幕的阅历来推测,这两个导师之间关系不错的,
: 所以他
:
: 们之间是有过沟通的,甚至达成过共识的,但这种交流是背着lz的,肯定不会让
: 他知道

b***s
发帖数: 65
168
平老师工作如此努力,让人敬佩。
写文章光出idea的,通常都是是第二作者啊。光出主意的是老板啊。

Chair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这边是如果只出idea,然后啥都没干的,只能排第二啊
: 我其中一篇就是如此,第二作者也是大牛(多次的Chair),他确实出了idea
: ,来学校里见过我两次(他平时在外面开公司),亲自在白板画了几个饼,第一次见面
: 2小时,第二次1小时,然后就是我的事情了,最后他连修改工作都没参与,当然我导师
: 就更没功夫了。
: 那篇我投的时候,其实是看deadline撞上了正好,并不是我有计划要去投那个,直到
: acceptance notice了,两人才首次看见真正的原稿。我导师都不知道我们两嘀嘀咕咕
: 地在说什么,那个第二次meeting的时候,被我导师还撞见了,他还进到conference
: room里插了一句嘴,“你们两这神秘兮兮的,干什么秘密呢?” 哈哈哈,那次的Chair
: 和我导师关系很熟,直接私人发给我们几个表示祝贺了。

p******g
发帖数: 8316
169
你要多来这里哟,心情不好的时候,尤其要来
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哟,聊聊天,就会忘记烦恼和忧愁了,哈哈哈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平老师工作如此努力,让人敬佩。
: 写文章光出idea的,通常都是是第二作者啊。光出主意的是老板啊。
:
: Chair

b***s
发帖数: 65
170
嗯,绝不能让自己走上暗物质路线。咱一向走光明正道的。Hutchinson这一仗烦恼和忧
愁应该都是Hutchinson和他的弟子吧。我可不愁这个。等Harvard的人调查完了再说。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你要多来这里哟,心情不好的时候,尤其要来
: 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哟,聊聊天,就会忘记烦恼和忧愁了,哈哈哈

相关主题
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ChIP试验做不出结果怎么办? (转载)
周一公布John W. Hutchinson剽窃、撒谎的证据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
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买电脑的烦恼事
z***s
发帖数: 2760
171
路过道义顶一下楼主
t*******g
发帖数: 452
172
楼主比那些精神外f强多了,支持楼主。
D******u
发帖数: 49
173
一路看下来。支持楼主,应该是John他们组抄袭了,John说最近才知道你的文章明显是
推托。
不过还是建议你语言上不可偏激,特别是带人身攻击的话,能不说还是忍忍,不会有帮
助,只会让人(特别是老外加上教授)觉得楼主rude。
象牙塔就那么点大,教授们诸多闭门造车,诸多沽名钓誉, 不胜烦举。
本事大,还是去自己做事业挣钱实在。
g********s
发帖数: 186
174
没看出xue liang跟财大那位的相关性,不知道不要瞎引用

【在 g*****g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不要害他。他这样搞下去在美国学术界没有可能混下去了。在中国和香港这种个性也
: 很难混。上海财经大学的那位就是先例。

U****r
发帖数: 206
175
有一个例子Zheng-Ming Ma,Larry Shepp写了篇文章出头,不过还是Ma 完败

★ 发自iPhone App: ChineseWeb 13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lz没有经验,这种级别很高的case就该让一个洋人出头为他打,自己急急忙忙跳出来,
: 是严重失策了, 有点毛头小伙儿了。
: 所谓级别高,不是指经济利润上的级别,而是指你要打的那个对手的重量级很高,你就
: 不能单打了。。
: 连导师都不出来打,说明这个对手的势力相当庞大,就算真抄袭了,也是打不赢的,更
: 何况不一定抄袭呢。
: 不管怎么说,能拿到头等舱的饭票,我也欣慰了

b***s
发帖数: 65
176
考了下古。应该是Sheng-ming Ma vs. DH Phong。和本案不太一样。Ma的文章没有发表
出来,而我的文章先发表了啊。总不成古人抄袭今人吧。

【在 U****r 的大作中提到】
: 有一个例子Zheng-Ming Ma,Larry Shepp写了篇文章出头,不过还是Ma 完败
:
: ★ 发自iPhone App: ChineseWeb 13

U****r
发帖数: 206
177
Anti establishment 这点上差不多。Ma连越南人都斗不过,咳

★ 发自iPhone App: ChineseWeb 13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考了下古。应该是Sheng-ming Ma vs. DH Phong。和本案不太一样。Ma的文章没有发表
: 出来,而我的文章先发表了啊。总不成古人抄袭今人吧。

B***T
发帖数: 130
178
好像你亲眼看见一样, 你去看看 shih choon fong 长什么样,再去看看他老婆原配长
什么样再说吧
这样也是抢来的? 笑死人了 没看见过武大郎和西门庆抢老婆 抢赢了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学术能力和人品有时候不一定联系在一起的,John的学生Shih Choon Fong,也算是断
: 裂力学大牛了,连自己学生的老婆都抢了。
:
: 法。

L**B
发帖数: 373
179
所以马蓉和宝强的事,你是支持马蓉的?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好像你亲眼看见一样, 你去看看 shih choon fong 长什么样,再去看看他老婆原配
长什么样再说吧
:这样也是抢来的? 笑死人了 没看见过武大郎和西门庆抢老婆 抢赢了
B***T
发帖数: 130
180
想问问你,如果你这么牛,还能让Hutchinson,一个三院院士抄袭你的文章,又跟
Belytschko数值大牛做了博后,为啥后来跑去Schlumberger 工作呢
不进学术界 不太可惜了么,怎么想通放弃学术界的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可别。我老一向提倡以德服人。自己读上面的信吧。你就会知道是怎么个扭曲法了。
:
: 了。
: 了。

相关主题
翟田田学校更多华人遭殃 (转载)二鬼子编委最可恶!
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梁誠一被控从事内幕交易(ZZ)今天被学生恶心了一下
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Faculty梁誠一被判刑5年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B***T
发帖数: 130
181
你这讲的是shih choon fong 老婆了
你这对比 不得当啊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所以马蓉和宝强的事,你是支持马蓉的?
: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 :好像你亲眼看见一样, 你去看看 shih choon fong 长什么样,再去看看他老婆原配
: 长什么样再说吧
: :这样也是抢来的? 笑死人了 没看见过武大郎和西门庆抢老婆 抢赢了

L**B
发帖数: 373
182
楼主牛不牛,和他的志向,去哪里有啥关系吗?你去过schlumberger吗?你现在去应聘
试试,看看啥竞争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想问问你,如果你这么牛,还能让Hutchinson,一个三院院士抄袭你的文章,又跟
:Belytschko数值大牛做了博后,为啥后来跑去Schlumberger 工作呢
:不进学术界 不太可惜了么,怎么想通放弃学术界的
B***T
发帖数: 130
183
老大
我要是不是 schlumberge的 就不会回这篇文章了
这里 就看见你在捣乱了 好么?
别人都正常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牛不牛,和他的志向,去哪里有啥关系吗?你去过schlumberger吗?你现在去应聘
: 试试,看看啥竞争
: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 :想问问你,如果你这么牛,还能让Hutchinson,一个三院院士抄袭你的文章,又跟
: :Belytschko数值大牛做了博后,为啥后来跑去Schlumberger 工作呢
: :不进学术界 不太可惜了么,怎么想通放弃学术界的

L**B
发帖数: 373
184
你在那里做高级博后?上次去面试,碰到一个变态佬中,脸圆圆的,带个眼镜,不会是
你吧?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老大
:我要是不是 schlumberge的 就不会回这篇文章了
:这里 就看见你在捣乱了 好么?
:别人都正常
B***T
发帖数: 130
185
我不带眼镜
更不带有色眼镜看人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你在那里做高级博后?上次去面试,碰到一个变态佬中,脸圆圆的,带个眼镜,不会是
: 你吧?
: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 :老大
: :我要是不是 schlumberge的 就不会回这篇文章了
: :这里 就看见你在捣乱了 好么?
: :别人都正常

L**B
发帖数: 373
186
那就好。那佬中乡村英语口音太重。不知道咋混进去的,也是一个manager了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我不带眼镜
:更不带有色眼镜看人
w******y
发帖数: 8040
187
这世界有一半以上的专业, 科研最牛的人都在工业界
只有类似物理化学生物这样的纯基础学科, 科研最牛的人在学术界的几率才比较大
你能问出这个问题, 除了说明你狗屁不懂还能说明什么?

【在 B***T 的大作中提到】
: 想问问你,如果你这么牛,还能让Hutchinson,一个三院院士抄袭你的文章,又跟
: Belytschko数值大牛做了博后,为啥后来跑去Schlumberger 工作呢
: 不进学术界 不太可惜了么,怎么想通放弃学术界的

B***T
发帖数: 130
188
因为我看beats 跟这事情闹很久了
感觉他学术气味很浓
所以认真向他讨教
你们都是上来就骂人的么
或者 你是变相夸奖自己 好像你id说是做bio的postdoc

【在 w******y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世界有一半以上的专业, 科研最牛的人都在工业界
: 只有类似物理化学生物这样的纯基础学科, 科研最牛的人在学术界的几率才比较大
: 你能问出这个问题, 除了说明你狗屁不懂还能说明什么?

w******y
发帖数: 8040
189
扯淡
学术气味浓的是上面一些有饭碗刚需的发考题劝beats不要惹白人学霸
忍气吞声即可

【在 B***T 的大作中提到】
: 因为我看beats 跟这事情闹很久了
: 感觉他学术气味很浓
: 所以认真向他讨教
: 你们都是上来就骂人的么
: 或者 你是变相夸奖自己 好像你id说是做bio的postdoc

B***T
发帖数: 130
190
看来你也是灌水吵架的主儿 哈哈

【在 w******y 的大作中提到】
: 扯淡
: 学术气味浓的是上面一些有饭碗刚需的发考题劝beats不要惹白人学霸
: 忍气吞声即可

相关主题
穿泳衣的断臂维纳斯Have anyone heard of this Lawyer (Ken Liang)?
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转载)
Question for Wu175 - Zhao Liang's partner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L**B
发帖数: 373
191
波士顿研发中心是不是现在都是中国人面中国人啊?口语没要求吗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看来你也是灌水吵架的主儿 哈哈
B***T
发帖数: 130
192
不好意思 回答不上来
因为是另外一个屯子的
SLB在TX也有分店

【在 L**B 的大作中提到】
: 波士顿研发中心是不是现在都是中国人面中国人啊?口语没要求吗
: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 :看来你也是灌水吵架的主儿 哈哈

L**B
发帖数: 373
193
那个佬中面试的时候,不问正事,让我随便谈,放轻松自由,直到我蹦出一个汉字,我
才意识到有点太松了。
[在 BetaT (糖) 的大作中提到:]
:不好意思 回答不上来
:因为是另外一个屯子的
:SLB在TX也有分店
j***o
发帖数: 5096
194
beats没在诗论贝谢,现在是个体户

【在 B***T 的大作中提到】
: 想问问你,如果你这么牛,还能让Hutchinson,一个三院院士抄袭你的文章,又跟
: Belytschko数值大牛做了博后,为啥后来跑去Schlumberger 工作呢
: 不进学术界 不太可惜了么,怎么想通放弃学术界的

B***T
发帖数: 130
195
不是LinkedIn 上写的曾经在slb工作过
难道看错了
他也是深得力学两大门派真传了

【在 j***o 的大作中提到】
: beats没在诗论贝谢,现在是个体户
b***s
发帖数: 65
196
不要吵,淡定。
哪里都可以做研究,不要拘泥与象牙塔还是乌龟池。研究做得好坏,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y***u
发帖数: 192
197
找一个师姐的老公咨询了下,真心不牛逼。原话“这人没见过什么是真正的剽窃”

【在 s**********e 的大作中提到】
: 讨论的是个很牛逼的技术吗?
: 不是ME的人,不懂说的是什么。

w****p
发帖数: 45
198
楼主做的对。
不管怎末样,要死缠烂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怕的人是H。
Harvard的调查要是不了了之,要到MIT校级的领导去投诉。找律师咨询一下。
从斗争的角度,弄的越大对你越有好处。需要什么帮助,就说。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不要吵,淡定。
: 哪里都可以做研究,不要拘泥与象牙塔还是乌龟池。研究做得好坏,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w****p
发帖数: 45
199
你是不是应该申请专利。MIT会帮你办专利的。一旦你的专利过了,H说什么都没用.

【在 w****p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做的对。
: 不管怎末样,要死缠烂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怕的人是H。
: Harvard的调查要是不了了之,要到MIT校级的领导去投诉。找律师咨询一下。
: 从斗争的角度,弄的越大对你越有好处。需要什么帮助,就说。

b***s
发帖数: 65
200
什么意思?听口气对师姐老公垂涎已久啊?
我看这个师姐是时候查老公手机了。
牛逼不牛逼,我老不能王婆卖瓜。反正哈抄抄及其喽啰们觉得很牛逼。哈抄抄有很多年
没见到什么好文章了。至少他抄的这篇在2000年以后的文章中引用是最多的(不算
review article)。

【在 y***u 的大作中提到】
: 找一个师姐的老公咨询了下,真心不牛逼。原话“这人没见过什么是真正的剽窃”
相关主题
Final Notice to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rega (转载)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
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ChIP试验做不出结果怎么办? (转载)
周一公布John W. Hutchinson剽窃、撒谎的证据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
b***s
发帖数: 65
201
不能蛮干。咱们少说读了那么多年书。斗争是要斗争的,要讲究策略。这个圈子这么小
,几乎没人不知道的了。
耐心等等。不仿看看哈抄抄还敢去哪里讲这个主题。

【在 w****p 的大作中提到】
: 楼主做的对。
: 不管怎末样,要死缠烂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怕的人是H。
: Harvard的调查要是不了了之,要到MIT校级的领导去投诉。找律师咨询一下。
: 从斗争的角度,弄的越大对你越有好处。需要什么帮助,就说。

y***u
发帖数: 192
202
一个思想如此龌龊的非top2索男,怎么可能做出有价值的东西呢?
无论你还是那个哈,物理想必不及Einstein远矣,数学自然难以望Hilbert之项背,比
之Esinstein恐怕也颇有不如。
这样的一小撮索男们为了一点称不上科学的蝇头小利,斯文扫地。
理工科索男们一辈子想有一篇science都难吧。
作为文科生,我们专门研究过这个历史案例,你们可以学习下Einstein是如何处理剽窃
的:
http://www.tau.ac.il/~corry/publications/articles/pdf/science.pdf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什么意思?听口气对师姐老公垂涎已久啊?
: 我看这个师姐是时候查老公手机了。
: 牛逼不牛逼,我老不能王婆卖瓜。反正哈抄抄及其喽啰们觉得很牛逼。哈抄抄有很多年
: 没见到什么好文章了。至少他抄的这篇在2000年以后的文章中引用是最多的(不算
: review article)。

b***s
发帖数: 65
203
嗷,我这样思想龌龊的非top2索男还不能把哈佛教授老头的裤衩剥下来当街暴打了?我
把哈抄抄曝光的原因首先在于这厮驴叫不改。机会我给了,时间我给了,倘若能够教育
得好,我也就忍了。
你一破丫头片子管老爱老希干嘛。人做什么自己清楚就好,你个文科生追究这些干吗?
哪里有抹黑的有洗地的,那是人家圈子里的事情。斯文顶个球用,对哈抄抄这样的,基
本就只有仙人球扎屁股这招了。
我就再瞎说一句,你敢不敢象平行线平老师那样勇敢的奔。

【在 y***u 的大作中提到】
: 一个思想如此龌龊的非top2索男,怎么可能做出有价值的东西呢?
: 无论你还是那个哈,物理想必不及Einstein远矣,数学自然难以望Hilbert之项背,比
: 之Esinstein恐怕也颇有不如。
: 这样的一小撮索男们为了一点称不上科学的蝇头小利,斯文扫地。
: 理工科索男们一辈子想有一篇science都难吧。
: 作为文科生,我们专门研究过这个历史案例,你们可以学习下Einstein是如何处理剽窃
: 的:
: http://www.tau.ac.il/~corry/publications/articles/pdf/science.pdf

R******e
发帖数: 623
204
beats收了你没有?自炫自媒者,士女之丑行。你没读过萧统文选序吗?明目张胆地违
反太子教导?

了。
了。

【在 p******g 的大作中提到】
: 从人性的角度去看,他是有一些过激的想法。
: 从同胞的角度去看,作为华人同行,大家理应伸把手来帮他一把---不是帮他投诉,而
: 是用温暖的话语和善意的心来化解他此刻的委屈和扭曲,每次都等出了人命才开始遗憾
: 啊,高危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这种事,说开了,心结打开了,当事人自己就会撤了。
: 别总是用道德高棒砸来砸去的,要是砸能砸明白,卢刚就不会出事了也不能名垂千古了。
: 现在case来了,事态还没到那么极端的时候,大家怎么不出点力气帮他一次?
: lz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给你打过去。我不是faculty,但我作为深蕴学术界这点破事
: 的知情人,愿意拉你一把。

l*****r
发帖数: 990
205
刚看到这个争论,说一下自己的感想。
Gurson模型是从void growth推导出来的,不能准确的应用于剪切模式,这应该是学术
界的常识。老夫20年前在伯克莱研究微观力学的时候教授就天天讲,本人2004年也曾发
表模型对它进行修正,而类似的改进举不胜举。
本构模型利用J3和Lode角的相关性也是早就有了,并不新鲜。比如80年代Matsuoka-
Nakai的土力学模型就应用了J3参数。大部分土力学模型都是有与Lode角相关的参数.
1990年Zienkiewicz的塑性模型就有,更早的应用上溯到70,80年代。我觉得Liang Xue
博士加这些东西也是普普通通,或者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John Hutchinson作为断裂力学的一代宗师,我想不会连这个insight都没有。我看两篇
文章从推理到最后的模型都不同,硬说老头抄袭了自己的想法,从你那里得到启示,我
只有呵呵了。
b***s
发帖数: 65
206
既然有人来替哈抄抄洗地,那我就得批评你了。
你第一句就错了。Gurson的yield function如果只是Gurson那时的压力相关的椭球的话
,并不能取得后来的成功。这个模型的成功在于后来的加上nucleation的改进,这样屈
服面椭球的大小就和空洞大小更有关系。这也导致了它最开始成功预测剪切带的形成。
这个是80年代初的事情了。学术界普遍认为的这个改进已经能应用在剪切模式了。你查
查过去几十年的文献就知道这个模型应用在预报剪切断裂,比如blanking等的不知道有
多少。
第二,J3和Lode角在本构里的应用当然不少。但其对于金属断裂中剪切带的形成和断裂
模态的变化,我之前并未见过这样的文章。如果你比我更了解,可以贴出来我也学习一
下。贴不出来的话,那我就认为你在说大话了。
第三,宗师不宗师,这种话不要瞎讲。指导哈抄抄,这事我干过。指导宗师,这事我没
干过,以后也不会干。
第四,你觉得哈抄抄得有这个insight。你的觉得当然是错了。哈抄抄自己自己都承认
他一开始以为没这个J3 dependence,也承认模型是我先改的。你好好读读哈抄抄的道
歉信再来说话。
补充一句,你说两篇文章模型推导都不同。狗屁,哈抄抄的文章哪里有模型的推导。他
一开始就把剪切修改项写出来了。而且,他的16页的文章里在第14页上也清楚承认,我
把这个Gurson模型已经改过了。之后哈抄抄及其喽啰们四处散布他们先做的,而且屡教
不改,所以我只能打脸了。

Xue

【在 l*****r 的大作中提到】
: 刚看到这个争论,说一下自己的感想。
: Gurson模型是从void growth推导出来的,不能准确的应用于剪切模式,这应该是学术
: 界的常识。老夫20年前在伯克莱研究微观力学的时候教授就天天讲,本人2004年也曾发
: 表模型对它进行修正,而类似的改进举不胜举。
: 本构模型利用J3和Lode角的相关性也是早就有了,并不新鲜。比如80年代Matsuoka-
: Nakai的土力学模型就应用了J3参数。大部分土力学模型都是有与Lode角相关的参数.
: 1990年Zienkiewicz的塑性模型就有,更早的应用上溯到70,80年代。我觉得Liang Xue
: 博士加这些东西也是普普通通,或者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 John Hutchinson作为断裂力学的一代宗师,我想不会连这个insight都没有。我看两篇
: 文章从推理到最后的模型都不同,硬说老头抄袭了自己的想法,从你那里得到启示,我

b***s
发帖数: 65
207
不要欺负平老师。这样不好。平老师挺好的,就算高调一点,也是她自己的事情,性情
使然。颜老师也是一样,人家爱怎么和吃瓜群众互动,都是人家自己的脾气。

【在 R******e 的大作中提到】
: beats收了你没有?自炫自媒者,士女之丑行。你没读过萧统文选序吗?明目张胆地违
: 反太子教导?
:
: 了。
: 了。

l*****r
发帖数: 990
208
首先,Gurson model 不能很好模拟剪切模式,加不加nucleation都一样,这是老夫20
年前就有的理解,并不是从你那里学来的。
用 I1–J2–J3 来描述压力相关的金属剪切带很早就有,你并不是第一个。我觉得这个
insight真的很一般,我大约20年前就知道。举几个比你早10年金属剪切带的例子:
Lee YK and Gosh J. (1999). THE SIGNIFICANCE OF J3 TO THE PREDICTION OF SHEAR
BAND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lasticity, Vol. 12, No. 9, pp. 1179-1197.
Brunig (1999, 2001) and Brunig et al. (2000) have studied numerically the
effect of hydrostatic stress sensitivity on shear-band development in iron-
based high-strength metals, using generalized I1–J2 or I1–J2–J3 yield and
flow potential functions ....
Brunig, M. (2001). Numerical analysis and large strain elastic-viscoplastic
behavior of hydrostatic stress-sensitive metals. Int. J. Solids Struct. 38,
635–656
你和哈老的模型完全不同,在我看来,都是基于表象的模型,找个方程来fit试验,看
谁fit的好,怎能说是他抄你?哈老已经说了,他是从Bao的试验得到的灵感,这个我信
。I1-J2不能解释试验,就只能加J3,多简单的道理。
哈老的模型简单好用,比你更胜一筹。他老名气大,引用比你多是应该的,你不能不服
。告诉你个故事,关于 The Gurson model [J. Engrg. Mater. Technol. 99 (1977)]
。他的模型推导很简单,太简单以至于大牛导师不愿意署名发表,于是他只好自己发了
个很一般的杂志。结果,至今引用5000多次。。。
年轻人要消消火气,是金子总会发光。 你们这点东西,天下学人还都看得懂,心中也
都有计较。只是在哈老的金子面前,你的变成了银子,也还不错。
b***s
发帖数: 65
209
第一,Gurson model不能模拟剪切模式,这显然不是当年的常识。你怎么想我无从知晓
,但你之前硬说这是学术界的常识,这只能说明你功课没做好吧。
第二,我让你贴文献你还真贴了。我猜你不敢,也贴不出来。我错了。再细一看,你贴
的文章果然驴头不对马嘴。我和哈抄抄说的都是fracture envelope的J3 dependence。
你在这里贴的文章都是讨论yield 和 flow function的J3 dependence,这个不是我们
讨论的J3 dependence啊,我压根儿没改动啊。我的模型的yield和flow function是完
完全全的J3 independent的啊。又露馅了不是。让我说中了吧,你这是猪鼻子插大葱,
装象啊。你这个基本也就只能唬唬文科妞了。
关于这点,我再给你打个通俗一点的比方吧。改动yield function,也就相当于改变塑
性变形的起点。这个我没改。光改这个要能成功,Tresca一百多年前就成功了。我改动
的是让跑动的速率沿不同的Lode角不同而已。尤其是让沿剪切方向的速率快一点。这个
是我的一点点贡献。至于用什么特点的函数来描述,无关紧要。我把60年代的一个孔洞
剪切的解用Taylor展开简化了,取其第一项,得到一个power law的剪切项。这个才是
关键。哈抄抄不过模仿了我的剪切项。他要能证明他先做的才能说明他做的工作有意义
。他自己在道歉信中都招了是我先做的。你还替他擦什么屁股?
第三,我的这个insight高明也好浅薄也好,金子也好银子也好,或许就是一坨屎。但
是,坑是我刨的,屎也是我先拉的。有文献为证。这是我的bragging rights,神圣不
可侵犯。哪怕日月变换,斗转星移,熠熠生辉,我屎可鉴。
第四,你又来拿Bao说事了。这个哈抄抄在道歉信里也说明了啊。我老板亲自告诉哈抄
抄我才是拿J3来解释Bao的实验结果的人。Bao的实验就不是为研究J3准备的,从头到尾
就没提过J3或Lode角什么事情。是实验多年以后,我才找到正确的解释其实验的方法,
顺便用我的模型还把他后期实验中错误的实验结果给纠正了。那是后话,我也一向不对
人提起。没想到哈抄抄自以为是掉到坑了去了。
第五,哈抄抄的模型简单好用,这个我不知道。但他自以为是的以为引用Bao的实验结
果就能掩盖掉我教会他改动Gurson model这个事实的故事,有他自己的email为证。他
也道歉了,也说要改正了啊。但终究没有改正。老头名声大,估计也为之所累。要不然
也不至于栽这么大个跟头。你瞧他被当众扇了这么多耳光,而不敢出头说话就知道了。
引用比我多的话,这个太正常了。但硬说他第一个做的,这个就越过红线了。被打,那
是他活该。
第六,Gurson model背后什么故事我没法了解全貌了。你说的好像Rice太没眼力见一样
,没有预计会有那么大影响。我持有保留意见。Rice并不避讳谈及Gurson,他的Bio里
提到了帮助Gurson完成了那个孔洞屈服面的计算。有人和Gurson当时同在Brown,提及
Gurson说他当时每次和Rice见面都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回到宿舍,估计都是被Rice问
得汗流浃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篇文章title写了part I,但并无part II之类的跟进
。若干年前,Gurson公司的librarian写email问我要一个未发表的report,我看到
Gurson的名字也在email list里,我回信时顺便问了问他是不是那个Gurson,他说是的
。我们还聊了几句,我把我的改动他模型的文章也发给他了。他也没有就此回音。我当
时应该问问他part II哪里去了。
第七,我又得批评你了。你这次对哈抄抄的跪舔,难度系数和完成情况都不理想啊。基
本属于强跪硬舔。这给年轻人留下什么印象?很糟糕不是。我说你也上了年纪,膝盖还
是要硬一点。工作有多好,引用有多少,那是人家看得起你,这都不重要。做研究还是
得实事求是,这点做不到,那就只有象哈抄抄这样的混账王八蛋丑态百出了。他就算把
他文章上第14页自己承认我已经改进了那句话从所有杂志上的抠掉,也无法消除他自己
捏造故事强行争第一的不堪入目之举了。话说,你觉得老头这么做值得吗?
批评归批评。话又说回来了,我说的是重了些,说得到不到的地方,还请你老海涵。有
机会,我请你吃饭,当面赔礼道歉。

20
SHEAR
and

【在 l*****r 的大作中提到】
: 首先,Gurson model 不能很好模拟剪切模式,加不加nucleation都一样,这是老夫20
: 年前就有的理解,并不是从你那里学来的。
: 用 I1–J2–J3 来描述压力相关的金属剪切带很早就有,你并不是第一个。我觉得这个
: insight真的很一般,我大约20年前就知道。举几个比你早10年金属剪切带的例子:
: Lee YK and Gosh J. (1999). THE SIGNIFICANCE OF J3 TO THE PREDICTION OF SHEAR
: BAND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lasticity, Vol. 12, No. 9, pp. 1179-1197.
: Brunig (1999, 2001) and Brunig et al. (2000) have studied numerically the
: effect of hydrostatic stress sensitivity on shear-band development in iron-
: based high-strength metals, using generalized I1–J2 or I1–J2–J3 yield and
: flow potential functions ....

G*****o
发帖数: 15
210
学术界一向以同行评议为基准,不是一个人在那里说了算的。
如果Xue的老板Wierzbicki, 以及他的MIT committee members,Parks, Anand都是更认
同Hutchinson的说法(而且之前楼主的很多回复都已经隐含承认这个事实了),我实在
看不出这个case有什么好争论的。也就是说,MIT的调查和哈佛的调查都并不认可Xue的
说法,我想任何其他第三方机构也都只能得出同一个结论。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第一,Gurson model不能模拟剪切模式,这显然不是当年的常识。你怎么想我无从知晓
: ,但你之前硬说这是学术界的常识,这只能说明你功课没做好吧。
: 第二,我让你贴文献你还真贴了。我猜你不敢,也贴不出来。我错了。再细一看,你贴
: 的文章果然驴头不对马嘴。我和哈抄抄说的都是fracture envelope的J3 dependence。
: 你在这里贴的文章都是讨论yield 和 flow function的J3 dependence,这个不是我们
: 讨论的J3 dependence啊,我压根儿没改动啊。我的模型的yield和flow function是完
: 完全全的J3 independent的啊。又露馅了不是。让我说中了吧,你这是猪鼻子插大葱,
: 装象啊。你这个基本也就只能唬唬文科妞了。
: 关于这点,我再给你打个通俗一点的比方吧。改动yield function,也就相当于改变塑
: 性变形的起点。这个我没改。光改这个要能成功,Tresca一百多年前就成功了。我改动

相关主题
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梁誠一被控从事内幕交易(ZZ)
买电脑的烦恼事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Faculty梁誠一被判刑5年
翟田田学校更多华人遭殃 (转载)二鬼子编委最可恶!
x*******6
发帖数: 994
211
看来laphier也是不懂装懂.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第一,Gurson model不能模拟剪切模式,这显然不是当年的常识。你怎么想我无从知晓
: ,但你之前硬说这是学术界的常识,这只能说明你功课没做好吧。
: 第二,我让你贴文献你还真贴了。我猜你不敢,也贴不出来。我错了。再细一看,你贴
: 的文章果然驴头不对马嘴。我和哈抄抄说的都是fracture envelope的J3 dependence。
: 你在这里贴的文章都是讨论yield 和 flow function的J3 dependence,这个不是我们
: 讨论的J3 dependence啊,我压根儿没改动啊。我的模型的yield和flow function是完
: 完全全的J3 independent的啊。又露馅了不是。让我说中了吧,你这是猪鼻子插大葱,
: 装象啊。你这个基本也就只能唬唬文科妞了。
: 关于这点,我再给你打个通俗一点的比方吧。改动yield function,也就相当于改变塑
: 性变形的起点。这个我没改。光改这个要能成功,Tresca一百多年前就成功了。我改动

x*******6
发帖数: 994
212
学术界黑的很,你太幼稚.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学术界一向以同行评议为基准,不是一个人在那里说了算的。
: 如果Xue的老板Wierzbicki, 以及他的MIT committee members,Parks, Anand都是更认
: 同Hutchinson的说法(而且之前楼主的很多回复都已经隐含承认这个事实了),我实在
: 看不出这个case有什么好争论的。也就是说,MIT的调查和哈佛的调查都并不认可Xue的
: 说法,我想任何其他第三方机构也都只能得出同一个结论。

G*****o
发帖数: 15
213
呵呵。我可以负责地说,在这个讨论区里发言的人,没有太多人在学术界本学科的影响
力能够在我之上;轮不到你来评价我是否幼稚。楼主的MIT committee members我也都
熟悉。只是看不惯楼主这种背后贴大字报的方式,而且他自己老板也不支持他,这就没
什么可说的了。

【在 x*******6 的大作中提到】
: 学术界黑的很,你太幼稚.
b***s
发帖数: 65
214
别扯蛋了。之前已经有人反映你就是那个哈抄抄的博士后同案犯Zhenyu Xue了。被我揭
穿xueesag之后换号重修了吧。你自己说是不是吧。是的话,你就别出来献丑了。
别瞎扯自己什么影响力。*************,*********。(人艰不拆,之前未能控制大怒
,爆光了Zhenyu Xue的历史,实在不该,在此赔礼。)你丢不
丢人啊,还什么影响力。
你熟悉我的committee members,可我哪个committee member熟悉你啊?你给大家说说
嘛。
我本没打算揭穿你,看你在这里胡说八道,装什么蒜。
大家不用理他。之前有别的同行已经评议过这个ID就一个傻逼。我和他博士后老板有过
节,不便附议。大家自己瞧着办。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呵呵。我可以负责地说,在这个讨论区里发言的人,没有太多人在学术界本学科的影响
: 力能够在我之上;轮不到你来评价我是否幼稚。楼主的MIT committee members我也都
: 熟悉。只是看不惯楼主这种背后贴大字报的方式,而且他自己老板也不支持他,这就没
: 什么可说的了。

G*****o
发帖数: 15
215
你真的不要自我感觉太好。我还真的不是Zhenyu Xue,尽管我认识他;你看来不懂得山
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你就是因为太主观才走到今天这样的。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别扯蛋了。之前已经有人反映你就是那个哈抄抄的博士后同案犯Zhenyu Xue了。被我揭
: 穿xueesag之后换号重修了吧。你自己说是不是吧。是的话,你就别出来献丑了。
: 别瞎扯自己什么影响力。*************,*********。(人艰不拆,之前未能控制大怒
: ,爆光了Zhenyu Xue的历史,实在不该,在此赔礼。)你丢不
: 丢人啊,还什么影响力。
: 你熟悉我的committee members,可我哪个committee member熟悉你啊?你给大家说说
: 嘛。
: 我本没打算揭穿你,看你在这里胡说八道,装什么蒜。
: 大家不用理他。之前有别的同行已经评议过这个ID就一个傻逼。我和他博士后老板有过
: 节,不便附议。大家自己瞧着办。

b***s
发帖数: 65
216
你要不是Zhenyu Xue,这也没关系。你敢亮自己名字吗?我也好瞻仰一下哪里的神仙。
顺便再说几句,我可不是在和你争论什么。压根没有什么可以争论的。你要争论什么?

(1)哈抄抄先做的?
---- 他白纸黑字承认我先做的了啊。
还是
(2)哈抄抄没看见我做的?
---- 他第一篇文章自己在以为人不知鬼不觉的犄角旮旯里引用了啊。
哈抄抄,亦或是你还想怎么狡辩?我只是就哈抄抄自己写的白纸黑字教训他一番。说到
底,就Gurson model的shear modification而言,他只是我的学生而已。我可不是什么
背后贴大字报,我这是耳刮子直接甩到哈抄抄脸上。这是给哈抄抄一个教训。哈吵吵自
己的email我已经完整记录下来,放到ResearchGate上了。学术圈里剽窃的案子肯定比
我这个多上百倍,我这个原始文件保留完好,可不易多得。哈抄抄自己描叙自己如何编
造的故事,后来又如何道歉了,再接着如何撒谎没看到,再被揭穿自己早就引用过了。
这番心理活动的描写可谓生动活泼。谨此提供一个鲜活的标本,供更年轻的下一代参
考学术圈的肮脏八卦。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你真的不要自我感觉太好。我还真的不是Zhenyu Xue,尽管我认识他;你看来不懂得山
: 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你就是因为太主观才走到今天这样的。

x*******6
发帖数: 994
217
show something, 让同行评价一下你的影响力呗.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呵呵。我可以负责地说,在这个讨论区里发言的人,没有太多人在学术界本学科的影响
: 力能够在我之上;轮不到你来评价我是否幼稚。楼主的MIT committee members我也都
: 熟悉。只是看不惯楼主这种背后贴大字报的方式,而且他自己老板也不支持他,这就没
: 什么可说的了。

G*****o
发帖数: 15
218
我不需要和你争论。
学术界的争议有学术界的解决方式。你有冤屈完全可以从正常官方渠道申诉。仅针对你
指控Hutchinson剽窃你来说,我们看到的事实是:(1)哈佛的调查委员会不支持你的
指控,相信他们也征求了MIT相关教授的意见(2)MIT的三位教授(包括你老板)也不
认可你的指控。那么按照faculty的通常准则来看,这个case已经closed了。我并没有
和你争论,我只是inform版上读这个主题的人,这件事情已经有定论了。
你在MITBBS贴这些东西(还只挑你认为对你有利的贴,比如你就根本不敢贴你老板Tom
的邮件,因为他根本就不认可你的说法),是因为MITBBS就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所以
,我也完全不需要在这里的吃瓜群众面前亮自己的名字;难道你会因为景仰我而删除帖
子吗?
我发表我的观点,并不是和你争论,只是摆几个大家公认的事实而已。我也不是你那个
非常specific的子领域专家,不会发表任何technical comments。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你要不是Zhenyu Xue,这也没关系。你敢亮自己名字吗?我也好瞻仰一下哪里的神仙。
: 顺便再说几句,我可不是在和你争论什么。压根没有什么可以争论的。你要争论什么?
: 是
: (1)哈抄抄先做的?
: ---- 他白纸黑字承认我先做的了啊。
: 还是
: (2)哈抄抄没看见我做的?
: ---- 他第一篇文章自己在以为人不知鬼不觉的犄角旮旯里引用了啊。
: 哈抄抄,亦或是你还想怎么狡辩?我只是就哈抄抄自己写的白纸黑字教训他一番。说到
: 底,就Gurson model的shear modification而言,他只是我的学生而已。我可不是什么

b***s
发帖数: 65
219
第一,你不争论了啊?我很吃惊。那本案是不是可以再一次定谳了啊。我先做的,哈抄
抄看到了,哈抄抄说没看到,哈抄抄说他第一个做的。这个都是明摆着的啊。整个一个
哈抄抄卷起袖子抢第一的剽窃失败案例啊。
第二,官方渠道在哪里啊?哈佛吗?通过本案再一次暴露了哈佛在对待起学生和教授剽
窃案上的双重标准。哈佛本身的ethics就有问题。我不能指望哈佛能有正确的调查结论
。这样的情况下,我才把哈抄抄私底下的道歉信公开了出来。
哈佛接受的剽窃投诉并受理了。这本身就说明哈抄抄有剽窃嫌疑,否则老早据不受理了
。这个表面文章是做到了。当时他们的Research Integrity Officer是Gearoid
Griffin, Esq.,他和我联系并调查了两个多月。直到有一次我回email给他,突然发现
他的Harvard的email address已经被关闭了。察看他的linkedin,他刚刚从Harvard离
职。离职前并没有告知我他要离去和案子交给谁了。从我和他联系的情况来看,他处事
很有条理,之前他还说让我等他的调查结果,可以看出他的离去是事发突然,他也没有
在linkedin上说明他去了其他的地方。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律师做出了对Hutchinson不
利的结论,导致被哈佛排挤走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很惋惜,甚至对他很有些歉意。。
那么Gearoid Griffin, Esq.离开之后,谁接管了这个案子呢?一个东北大学的在职学
生暂代了这个位子,并做了哈抄抄无罪的定论。这个email我也贴出来了。在我看来,
这个定论显然是站不住脚的,我们从哈抄抄自己写的道歉信就可以看出此人意图剽窃。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哈佛的调查结论。那是他们自家窝里的事,我作为外人只能发表批
评。凭着最大的善意,我也只能猜测哈佛认为Hutchinson的文章自己都已经引用了我的
博士论文(哪怕是再犄角旮旯的地方也好),他的剽窃意图已经失败,而不需要针对哈
抄抄的更多处罚。如果没有那句引用,哈抄抄也许会被开除。
第三,你说“MIT的三位教授(包括你老板)也不认可你的指控。”这个从何而来?我
怎么不知道?你能把这个事实贴出来大家看看吗?我也顺便学习学习。
第四,我觉得你还是亮一下自己名字的好。你在胡搅蛮缠这方面和xueesag很象。
Xueesag去年在我没贴哈抄抄道歉信的时候也上串下跳,还拿我的模型和哈抄抄的模型
比。他明知我做了两个模型(两个模型他都引用过),他还拿我那个不象的宏观模型和
哈抄抄的这个微观模型比,以此混淆视听。他应该拿我的微观模型出来比啊。你瞅瞅,
这都什么人啊。
第五,我没看到你摆了什么大家公认的事实。在哪儿呢?我连事实都没看到。你要说公
认,大家公认的是学术圈很黑,哈佛更黑。我这个算是很小很小的案子了。早几年,邱
成桐阴损Perelman,说什么封顶之作,那才是惊天动地啊。对了,此人也是哈佛的。人
Perelman比较避世,采蘑菇去了。我是个俗人,给大家贴点八卦,供大家茶余饭后消遣
一下。
第六,我做的这个可不是什么"非常specific的子领域"。我做的断裂力学是哈抄抄耕耘
了一辈子的领域。这个领域算是无数人刨过的矿井,照理不该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了。没
想到,我还是找到了一块缺失的拼图,给补上了。我改动的这个Gurson model,那也是
韧性断裂当中拔尖的模型。瞧瞧Gurson的这篇文章被引5000多次,超过哈抄抄这辈子写
的任何一片文章的引用,你就知道我的工作可不是什么偏僻冷门的东西。你非要说成是
"非常specific的子领域",我只能怀疑你暗藏非常叵测的居心了。
关于你别有用心这一点,我猜可能你也是哈抄抄的利益相关者吧。前面同行评议你是傻
逼,后来同行评议你幼稚,你还在这里混淆视听,不是另有图谋,还是什么别的意思?
你不报上名字来,这点是解释不清楚的。
对了,这个事情差点忘了。“影响力”。你的这个“影响力”能展开说说吗?我昨天都
差点出门买小板凳去,也好回来听故事啊。

Tom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不需要和你争论。
: 学术界的争议有学术界的解决方式。你有冤屈完全可以从正常官方渠道申诉。仅针对你
: 指控Hutchinson剽窃你来说,我们看到的事实是:(1)哈佛的调查委员会不支持你的
: 指控,相信他们也征求了MIT相关教授的意见(2)MIT的三位教授(包括你老板)也不
: 认可你的指控。那么按照faculty的通常准则来看,这个case已经closed了。我并没有
: 和你争论,我只是inform版上读这个主题的人,这件事情已经有定论了。
: 你在MITBBS贴这些东西(还只挑你认为对你有利的贴,比如你就根本不敢贴你老板Tom
: 的邮件,因为他根本就不认可你的说法),是因为MITBBS就不是一个讲理的地方。所以
: ,我也完全不需要在这里的吃瓜群众面前亮自己的名字;难道你会因为景仰我而删除帖
: 子吗?

G*****o
发帖数: 15
220
很简单:你要是想反驳我说的事实,请把你老板发的相关邮件贴出来,我们看看你老板
是站在哪一头的。你根本不敢贴。
我和MIT这三个人当中的一个聊过你的事情,从他一开始的表情我就知道对你的看法了。
另外,哈佛(和美国任何大学)只要是实名指控,都会受理;甚至很多时候匿名指控也
会受理。这和最终结论是两回事,更和你理解的“嫌疑”不是一回事。你觉得哈佛不公
平,你可以和MIT提啊。你老板怎么不去指控Hutchinson呢?
MITBBS不是讲理的地方,我也完全不需要亮自己名字给吃瓜群众(这版上的都是吃瓜群
众为主,哪里有你说的同行评议,学术界会承认本版这种“同行评议”?呵呵)。
我自始至终,只是inform general public,什么是正确的学术界解决争议的方式。我
说你做的是specific的子领域,也只是客观地说我不不敢自称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因此
不发表技术方面的评论,你自己主观性太强非要往别的地方想。

【在 b***s 的大作中提到】
: 第一,你不争论了啊?我很吃惊。那本案是不是可以再一次定谳了啊。我先做的,哈抄
: 抄看到了,哈抄抄说没看到,哈抄抄说他第一个做的。这个都是明摆着的啊。整个一个
: 哈抄抄卷起袖子抢第一的剽窃失败案例啊。
: 第二,官方渠道在哪里啊?哈佛吗?通过本案再一次暴露了哈佛在对待起学生和教授剽
: 窃案上的双重标准。哈佛本身的ethics就有问题。我不能指望哈佛能有正确的调查结论
: 。这样的情况下,我才把哈抄抄私底下的道歉信公开了出来。
: 哈佛接受的剽窃投诉并受理了。这本身就说明哈抄抄有剽窃嫌疑,否则老早据不受理了
: 。这个表面文章是做到了。当时他们的Research Integrity Officer是Gearoid
: Griffin, Esq.,他和我联系并调查了两个多月。直到有一次我回email给他,突然发现
: 他的Harvard的email address已经被关闭了。察看他的linkedin,他刚刚从Harvard离

相关主题
今天被学生恶心了一下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
纽约中国城旅游车车祸,13死, 估计是同胞,唉Question for Wu175 - Zhao Liang's partner
穿泳衣的断臂维纳斯Have anyone heard of this Lawyer (Ken Liang)?
b***s
发帖数: 65
221
对你的臆测我本没打算回复。我老板的邮件也不是你想贴就贴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
我老板哪头也没站。这个改进Gurson model我老板也不是我的文章的合作者。他老人家
对这个模型并不感冒,他这辈子从来没有用过Gurson model,甚至可能都没有引用过那
篇文章。哈抄抄试图用抬高Bao的实验来讨好我老板,并拖我老板下水。我老板有那么
容易上当受骗?
哎呦呦,我之前还劝你别去找我的committe members。哈抄抄这事他们心里都门清。哈
抄抄能干出这种丑事,估计他们也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哈抄抄的全案清晰,你都不争了
,还让他们有什么可以谈的?你还真找上门去了。不是我说你,你也真够幼稚的。人家
躲你还来不及。
你别扯淡了,什么实名投诉就会受理。多数情况还不是统一发封邮件了事了。你也别谈
什么同行评议,很多同行心里老早就对哈抄抄这事下的定论。你还在那里说什么inform
general public。这个版上有哪个是需要你来inform的?至少也是硕士、博士研究生
吧。他们更需要的接受好应对丑陋的学术圈的准备。如果早知道哈抄抄如此龌龊不堪,
我在开题报告的时候就让他离开了。
学术圈的肮脏还真不一般。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John W. Hutchinson的middle name -
W.也写出来吗?以显隆重?还真不是。我当时一查John Hutchinson Harvard
plagiarism,居然跳出另外一个John Hutchinson,也在Harvard University,也在网
上被人罗列剽窃的种种。为了别混淆,我才写了哈抄抄的middle name。简单一个例子
,就可以看出哈佛还真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
你是不是哈抄抄的利益相关者?就算你不亮名字,你在这里唧唧歪歪半天了,这个你得
公开一下了吧。还有,“影响力”呢?这个我们都很好奇。你可别糊弄我们。本版的同
行评议可是匿名的,对你的评议我个人觉得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别再说什么解决争议。这哪里有什么争议。我这是甩给哈抄抄老大几个耳刮子,让他也
好长点记性。如果再能有点长进,以后不去抄别人的工作,那我也就功德圆满了。

了。

【在 G*****o 的大作中提到】
: 很简单:你要是想反驳我说的事实,请把你老板发的相关邮件贴出来,我们看看你老板
: 是站在哪一头的。你根本不敢贴。
: 我和MIT这三个人当中的一个聊过你的事情,从他一开始的表情我就知道对你的看法了。
: 另外,哈佛(和美国任何大学)只要是实名指控,都会受理;甚至很多时候匿名指控也
: 会受理。这和最终结论是两回事,更和你理解的“嫌疑”不是一回事。你觉得哈佛不公
: 平,你可以和MIT提啊。你老板怎么不去指控Hutchinson呢?
: MITBBS不是讲理的地方,我也完全不需要亮自己名字给吃瓜群众(这版上的都是吃瓜群
: 众为主,哪里有你说的同行评议,学术界会承认本版这种“同行评议”?呵呵)。
: 我自始至终,只是inform general public,什么是正确的学术界解决争议的方式。我
: 说你做的是specific的子领域,也只是客观地说我不不敢自称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因此

1 (共1页)
相关主题
Question for Wu175 - Zhao Liang's partnerChIP试验做不出结果怎么办? (转载)
Have anyone heard of this Lawyer (Ken Liang)?EB1A申请求推荐review
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 (转载)买电脑的烦恼事
欢迎您来参加6月30日“中国之夜”免费消夏晚会翟田田学校更多华人遭殃 (转载)
Final Notice to Harvard Professor John W. Hutchinson (rega (转载)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梁誠一被控从事内幕交易(ZZ)
无聊至极读了Hutchinson的文章原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Faculty梁誠一被判刑5年
周一公布John W. Hutchinson剽窃、撒谎的证据二鬼子编委最可恶!
寻求prepare to be a faculty的经验。今天被学生恶心了一下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gurson话题: your话题: model话题: shear话题: 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