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topics

全部话题 - 话题: 宁毅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末页 (共10页)
c****t
发帖数: 19049
1
第一五二章 风雨初平
十月底,温度已经降了,天也亮的晚。鸡鸣之前,苏家的大宅便已经从睡梦中苏醒,渐
渐的动起来了,昨夜苏府变乱,今天也注定是忙碌与混乱的一天。
宁毅醒过来的时候,微弱的光在窗外晃动着,婵儿早已习惯了他的步调,此时也已
经起了床,在小厨房里烧热水。走廊上映出她走动的人影,步履轻盈,细细碎碎地哼着
小曲。
昨夜诸多事情,三个丫鬟也都有参与,到得宁毅与苏檀儿自城外回来,已经很晚了
,大家那时候方才睡下。宁毅有陆红提教的内功,平日里对于修身也颇有好处,每日里
睡两个时辰就能恢复精神,但对小婵来说,这样子未免有些伤神,但听起来小姑娘的精
神还不错,只是片刻之后,听得她在那边轻轻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被烟熏了还是怎么
样。
宁毅在房间里点起油灯不久,小婵也就在那边非常合拍地端了热水过来,门打开时
,晨风呜咽,灯光一阵摇晃,小婵连忙踢上门。她也是起床不久,一身粉红色的薄袄,
发鬓也没有整理得妥帖,却是愈发显得清新可人,将脸盆放在架子上之后,过来床边替
宁毅挂好蚊帐。
“今天早上风大呢,有点冷,说不定会下雨,姑爷也要出去跑步吗?”
“嗯,现在没下吧。”听得外面屋檐下吹过的风声,宁毅上下打...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
第一五二章 风雨初平
十月底,温度已经降了,天也亮的晚。鸡鸣之前,苏家的大宅便已经从睡梦中苏醒,渐
渐的动起来了,昨夜苏府变乱,今天也注定是忙碌与混乱的一天。
宁毅醒过来的时候,微弱的光在窗外晃动着,婵儿早已习惯了他的步调,此时也已
经起了床,在小厨房里烧热水。走廊上映出她走动的人影,步履轻盈,细细碎碎地哼着
小曲。
昨夜诸多事情,三个丫鬟也都有参与,到得宁毅与苏檀儿自城外回来,已经很晚了
,大家那时候方才睡下。宁毅有陆红提教的内功,平日里对于修身也颇有好处,每日里
睡两个时辰就能恢复精神,但对小婵来说,这样子未免有些伤神,但听起来小姑娘的精
神还不错,只是片刻之后,听得她在那边轻轻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被烟熏了还是怎么
样。
宁毅在房间里点起油灯不久,小婵也就在那边非常合拍地端了热水过来,门打开时
,晨风呜咽,灯光一阵摇晃,小婵连忙踢上门。她也是起床不久,一身粉红色的薄袄,
发鬓也没有整理得妥帖,却是愈发显得清新可人,将脸盆放在架子上之后,过来床边替
宁毅挂好蚊帐。
“今天早上风大呢,有点冷,说不定会下雨,姑爷也要出去跑步吗?”
“嗯,现在没下吧。”听得外面屋檐下吹过的风声,宁毅上下打...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
第二〇五章 钱希文
有关武学的事情,并不是那么迫切,既然家中几人看了那小武馆之后都不认同,暂时也
就可以搁置,大不了日后找耿护院他们切磋过招也就是了。
他在江宁之时其实有一段时间考虑过找家中耿护院等人切磋。在他来说,早几次与
人动手,靠的是冷静、算计与那股能豁得出去的狠劲,缺的则是长期过招后养成的条件
反射,这个不是取巧可以练成的。
他原也知道外出拜师什么的并不现实,譬如什么百刀盟的程盟主,或者通过康贤自
然也能找到真有几下子的江湖人,甚至跟在康贤身边的陆阿贵,恐怕都不简单。这些人
,大家有关系,拜师都没问题,但那样的事情,概念不一样,对他而言只是游戏心理,
就不好非常正式地去麻烦这些人。原本文武地位就有差距,若他去拜师的同时表明“我
其实不很在乎这个”,这样的行径,其实就过于轻佻,除非真是好友兄弟间的感情,否
则不好这样做。
直接找家里人固然简单一些,他教了耿护院的儿子念书,耿护院尊敬他,不太好真
动手,这个倒不是大问题,说上一阵,也就搞定。但关键在于,江宁苏家的众人,观念
上基本都与苏檀儿以及三个丫鬟一样,哪怕是对他有敌意的,都压根儿的在心里觉得,
他不该真去碰什么武功。
那次他说...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
第二〇五章 钱希文
有关武学的事情,并不是那么迫切,既然家中几人看了那小武馆之后都不认同,暂时也
就可以搁置,大不了日后找耿护院他们切磋过招也就是了。
他在江宁之时其实有一段时间考虑过找家中耿护院等人切磋。在他来说,早几次与
人动手,靠的是冷静、算计与那股能豁得出去的狠劲,缺的则是长期过招后养成的条件
反射,这个不是取巧可以练成的。
他原也知道外出拜师什么的并不现实,譬如什么百刀盟的程盟主,或者通过康贤自
然也能找到真有几下子的江湖人,甚至跟在康贤身边的陆阿贵,恐怕都不简单。这些人
,大家有关系,拜师都没问题,但那样的事情,概念不一样,对他而言只是游戏心理,
就不好非常正式地去麻烦这些人。原本文武地位就有差距,若他去拜师的同时表明“我
其实不很在乎这个”,这样的行径,其实就过于轻佻,除非真是好友兄弟间的感情,否
则不好这样做。
直接找家里人固然简单一些,他教了耿护院的儿子念书,耿护院尊敬他,不太好真
动手,这个倒不是大问题,说上一阵,也就搞定。但关键在于,江宁苏家的众人,观念
上基本都与苏檀儿以及三个丫鬟一样,哪怕是对他有敌意的,都压根儿的在心里觉得,
他不该真去碰什么武功。
那次他说...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5
第一一二章 危局
苏伯庸倒下去了,但是随之而来开始的忙碌,并非只是苏家大房。衙门的消息一过来,
大家就都已经明白了,有人要对苏家动手。从下午开始,整个苏家在城内的力量都已经
忙碌起来。掌柜、管事、帮着出谋划策的各种员工开始往苏家赶过来,二房的、三房的
……而大房的事情就更加繁多。
以往苏檀儿掌管了大房的生意,说是已经管了一半,但在其背后,实际上还是有苏
伯庸在坐镇的成分。苏伯庸一倒,对于整个大房的掌控,就已经直接压到苏檀儿背上。
老太公那边或许会有意识地分担一些,但这个老人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毕竟老了
,不可能再出来背起整个苏家。
下午老太公离开之后,苏仲堪苏云方也焦急地离开,苏檀儿也开始召集所有能召集
的人进府,这一次连着以往苏伯庸管着的那些掌柜也叫了来。其实就算按照以前的路数
按部就班,这些掌柜也能支撑很久,可如果真有人在后面做推手,整个苏家在全国的生
意,就会变得很危险,更何况此时闭了城门,消息要传递进出,不知道比以往要慢上多
少倍。
听得苏伯庸伤情之后,苏檀儿的母亲晕倒过去,苏檀儿此后苏檀儿陪同在房间里,
宁毅交代着婵儿娟儿等人出去处理一些琐碎事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6
第一五五章 圆房
入夜之后,接到吩咐的家丁们相继离开,为了火场善后接连点起的火把随后也灭掉了。
原本有两栋小楼的院子如今只余其中一栋”此时亮着灯光,变得比往日更明亮温暖了些。
晚饭过后直到亥时左右,探访的亲戚们其实都还在陆续过来,询问起火状况,嘘寒
问暖一番,也有跟随着这些人的丫鬟或是跟班,他们没资格进来坐,但聚集在附近也是
非常热闹。
白天里大家聚集过来,看着一大堆人忙碌地清理火场,倒还有几分灾难后的惋惜气
氛,到了晚间,询问清楚火灾未有伤人之后,众人在庆幸之中就俨然是聚会的心态一般
。家长里短地聊一阵,也有说宁毅与苏檀儿原本就该换个院子了之类之类的。火灾之后
,大家聚在一起反倒有些喜气。
也是,苏家当中本就不差这一栋房子的钱,烧了也就烧了,既然没伤到人,那么这
也无非是一场小小意外而已。主人都不怎么在意,大家也无需为此事花上太多的心思,
于是这探访的人多起来,客厅之中,也就是一场小小的聚会而已。
事实上,苏檀儿之所以选择如今的这个院子居住,本就是少女时期的一时喜欢而已
。理论上来说”她如今管了大房的事情,在吞并了乌家交予的各种事物之后,预计手下
管理的生意将要达到整个苏家的一半,这...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7
第一一二章 危局
苏伯庸倒下去了,但是随之而来开始的忙碌,并非只是苏家大房。衙门的消息一过来,
大家就都已经明白了,有人要对苏家动手。从下午开始,整个苏家在城内的力量都已经
忙碌起来。掌柜、管事、帮着出谋划策的各种员工开始往苏家赶过来,二房的、三房的
……而大房的事情就更加繁多。
以往苏檀儿掌管了大房的生意,说是已经管了一半,但在其背后,实际上还是有苏
伯庸在坐镇的成分。苏伯庸一倒,对于整个大房的掌控,就已经直接压到苏檀儿背上。
老太公那边或许会有意识地分担一些,但这个老人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毕竟老了
,不可能再出来背起整个苏家。
下午老太公离开之后,苏仲堪苏云方也焦急地离开,苏檀儿也开始召集所有能召集
的人进府,这一次连着以往苏伯庸管着的那些掌柜也叫了来。其实就算按照以前的路数
按部就班,这些掌柜也能支撑很久,可如果真有人在后面做推手,整个苏家在全国的生
意,就会变得很危险,更何况此时闭了城门,消息要传递进出,不知道比以往要慢上多
少倍。
听得苏伯庸伤情之后,苏檀儿的母亲晕倒过去,苏檀儿此后苏檀儿陪同在房间里,
宁毅交代着婵儿娟儿等人出去处理一些琐碎事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8
第一五五章 圆房
入夜之后,接到吩咐的家丁们相继离开,为了火场善后接连点起的火把随后也灭掉了。
原本有两栋小楼的院子如今只余其中一栋”此时亮着灯光,变得比往日更明亮温暖了些。
晚饭过后直到亥时左右,探访的亲戚们其实都还在陆续过来,询问起火状况,嘘寒
问暖一番,也有跟随着这些人的丫鬟或是跟班,他们没资格进来坐,但聚集在附近也是
非常热闹。
白天里大家聚集过来,看着一大堆人忙碌地清理火场,倒还有几分灾难后的惋惜气
氛,到了晚间,询问清楚火灾未有伤人之后,众人在庆幸之中就俨然是聚会的心态一般
。家长里短地聊一阵,也有说宁毅与苏檀儿原本就该换个院子了之类之类的。火灾之后
,大家聚在一起反倒有些喜气。
也是,苏家当中本就不差这一栋房子的钱,烧了也就烧了,既然没伤到人,那么这
也无非是一场小小意外而已。主人都不怎么在意,大家也无需为此事花上太多的心思,
于是这探访的人多起来,客厅之中,也就是一场小小的聚会而已。
事实上,苏檀儿之所以选择如今的这个院子居住,本就是少女时期的一时喜欢而已
。理论上来说”她如今管了大房的事情,在吞并了乌家交予的各种事物之后,预计手下
管理的生意将要达到整个苏家的一半,这...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9
第一六四章 意外之事
“……平日里在王府,早听说立恒才名,可惜上次聚会立恒未曾参加,一直无缘得见,
在下甚为遗憾。今日一见,才知立恒少年俊才,果真名不虚传。我与张老本欲去东集看
一方上好端砚,不知立恒与小郡主欲去往何处……”
“只是郡主年将及笄,如此在外走动,总是有些不妥的……”
此时才是二月初,锦儿店开了没几天,生意颇为火爆。但总算已是午饭过后的时间
,二楼的包间还有剩余,宁毅与周佩、宋千,张、李二人一同过来时,下方大堂显得颇
为热闹,倒不知云竹与锦儿在不在,由于领了外人,宁毅自也没必要找她们,在二楼之
上弄个房间坐下,喝茶交谈。
这房间布置精美,原本所占位置也不错,推开后方窗户便能饱览秦淮美景,只是此
时天气尚寒,窗户却不能开了。几棵盆栽摆放在周围,墙上几幅墨画诗稿,极有书香氛
围。待到几人在房中坐下,店铺中的女侍奉上茶点,张李二人也就开了口。
那身材微胖的李桐笑容和睦,两人之中,基本是扮个红脸,态度热络地稳住宁毅。
张瑞的身份地位则摆在那里,他年纪也大,直接皱着眉头对宁毅提出了质疑。实际上这
两人心中对此未必没有羡慕嫉妒恨,那李桐虽有才名,但进王府几年间,与周佩、周君
武并没有太...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0
第一七五章 旧时院
宁毅——以前的那个宁毅所居住的房子,位于江宁城北的一处胡同里,小小的院落占地
不大,也称不得是宁家的祖宅。盖因宁氏一族在宁毅父辈的一代便已中落,曾经的大宅
子早已卖了,随后又被拆掉,新建了房舍,到宁毅的父亲便迁来了这胡同里住着,生活
一直也比较拮据窘困。
宁毅的爷爷往上,一家概还算是日子不错的读书人,据说也有过小小的功名,也是
因此,苏愈才能与其结交,在当时恐怕作为商人的苏愈才是高攀的那一位。宁毅的父亲
大概是享受过几天阔气的日子的,为人也相对骄傲,放在文人身上,便称得上是有风骨
了。
自从穿越过来,宁毅大概也听过几次有关宁父在世时的风评,据苏檀儿说来,尊敬
的公公在世时待人豪爽,交游广阔,只可惜未逢其时,运气不行,因此未能考取功名等
等。宁毅听过几次,大概就明白,对方生性纨绔,志大才疏,没有学问花钱却大手大脚
,原本家中有一点根底,也就这样被败光了。年轻时花天酒地的玩闹无节制,后来家中
窘困,又是郁郁寡欢,偏偏又读过些书,自视甚高,身体与精神两方面的煎熬下,终于
落了个早逝的下场。
曾经的宁毅并不像父亲那样有过几天风光或者是逍遥的日子。自懂事起家中便已经
过得不好...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1
第一八四章 人头
砰的一下,掉出一颗脑袋来,被宁毅抓在了手上,院子里,石灰乱飞。
片刻后,宁毅举着那颗人头看了看,下午的光景中,开始响起一片尖叫,鸡飞狗跳。
——这一幕发生在秦府的小院子里,宁毅过来赴宴,同行的还有妻子檀儿与丫鬟小
婵。院子里人挺多,除了搬着箱子、行李的丫鬟,还有迎出来的秦夫人,秦嗣源也由大
儿子陪同着出现在了不远处的院落侧门,不远处一名眉清目秀的小校正与这边扑过来扶
箱子的剽悍大汉面面相觑。
今天的这场邀宴,源于昨天秦老受到了二子秦绍谦的消息,说他今日下午到家,已
然可以确定,于是便邀了宁毅夫妻前来。一来这有着洗尘宴的性质,但最主要的,还是
因为宁毅救下秦老,这是大恩,虽然说秦老只是放在心里,如今未曾表示太多,但作为
儿子,秦绍和也好秦绍谦也好,却有必要对此事表示正式的感激,而宁毅平素与秦老的
关系也算是忘年好友,便干脆在此时做出了邀约,以家宴的形式表示出两家的亲近。
于是,这也就成了宁毅与这秦绍谦的第一次碰面。
能够来到秦家赴宴,此时对于檀儿来说,真是当成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来对待的。
虽说几个月前曾经跟随宁毅来秦府拜过一次年,但那时候宁毅更多的是将这位老人当成
一位...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2
第二〇七章 家事
未时两刻,就在依荷园中龙伯渊与丁宛君对坐闲聊之时,西湖之上,一艘画舫正顺碧波
徜徉,缓缓而行。
这是专为游湖而造的舒适舫船,船只一层,通体精致,但并不显得张扬,顶棚张开
,宽而且厚,大概有两三层的夹层,稍有隔热功能。这时候天气虽热,但过了午后,湖
上风大,船上薄幔轻纱,四面通风,船舱之中便只是凉爽的感觉了。
午后、画舫、西湖。若以西制的时间,不过是下午两点左右,纵然宽敞的船舱内并
不热,偶尔才能见到一两点船影的宽敞湖面也足以带来恹恹欲睡的氛围。若有其它船只
从旁经过,应当也能发现,此时的船舱里,画舫的主人也已经在竹制的凉床上睡着了,
船舱里桌椅都矮,一副摆了黑白棋子的棋秤安安静静地搁在舱室入口旁,显示出不久前
还有人在这下棋的事实,下棋的大概是旁边两名丫鬟打扮的少女,此时两人倚靠在船壁
上也已经进入梦乡,一名少女搂住另一名少女的腰,将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被搂住的
少女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偶尔却还扇动一下。
船舱另一侧的窗口前,也有一名少女坐着矮凳,趴在前方的小桌上正目光迷离地整
理着手头的事情。她大概是舱内唯一清醒的一人,手中执着毛笔,正在前方看来像是账
册的本子上处理...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3
第一六四章 意外之事
“……平日里在王府,早听说立恒才名,可惜上次聚会立恒未曾参加,一直无缘得见,
在下甚为遗憾。今日一见,才知立恒少年俊才,果真名不虚传。我与张老本欲去东集看
一方上好端砚,不知立恒与小郡主欲去往何处……”
“只是郡主年将及笄,如此在外走动,总是有些不妥的……”
此时才是二月初,锦儿店开了没几天,生意颇为火爆。但总算已是午饭过后的时间
,二楼的包间还有剩余,宁毅与周佩、宋千,张、李二人一同过来时,下方大堂显得颇
为热闹,倒不知云竹与锦儿在不在,由于领了外人,宁毅自也没必要找她们,在二楼之
上弄个房间坐下,喝茶交谈。
这房间布置精美,原本所占位置也不错,推开后方窗户便能饱览秦淮美景,只是此
时天气尚寒,窗户却不能开了。几棵盆栽摆放在周围,墙上几幅墨画诗稿,极有书香氛
围。待到几人在房中坐下,店铺中的女侍奉上茶点,张李二人也就开了口。
那身材微胖的李桐笑容和睦,两人之中,基本是扮个红脸,态度热络地稳住宁毅。
张瑞的身份地位则摆在那里,他年纪也大,直接皱着眉头对宁毅提出了质疑。实际上这
两人心中对此未必没有羡慕嫉妒恨,那李桐虽有才名,但进王府几年间,与周佩、周君
武并没有太...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4
第一七五章 旧时院
宁毅——以前的那个宁毅所居住的房子,位于江宁城北的一处胡同里,小小的院落占地
不大,也称不得是宁家的祖宅。盖因宁氏一族在宁毅父辈的一代便已中落,曾经的大宅
子早已卖了,随后又被拆掉,新建了房舍,到宁毅的父亲便迁来了这胡同里住着,生活
一直也比较拮据窘困。
宁毅的爷爷往上,一家概还算是日子不错的读书人,据说也有过小小的功名,也是
因此,苏愈才能与其结交,在当时恐怕作为商人的苏愈才是高攀的那一位。宁毅的父亲
大概是享受过几天阔气的日子的,为人也相对骄傲,放在文人身上,便称得上是有风骨
了。
自从穿越过来,宁毅大概也听过几次有关宁父在世时的风评,据苏檀儿说来,尊敬
的公公在世时待人豪爽,交游广阔,只可惜未逢其时,运气不行,因此未能考取功名等
等。宁毅听过几次,大概就明白,对方生性纨绔,志大才疏,没有学问花钱却大手大脚
,原本家中有一点根底,也就这样被败光了。年轻时花天酒地的玩闹无节制,后来家中
窘困,又是郁郁寡欢,偏偏又读过些书,自视甚高,身体与精神两方面的煎熬下,终于
落了个早逝的下场。
曾经的宁毅并不像父亲那样有过几天风光或者是逍遥的日子。自懂事起家中便已经
过得不好...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5
第一八四章 人头
砰的一下,掉出一颗脑袋来,被宁毅抓在了手上,院子里,石灰乱飞。
片刻后,宁毅举着那颗人头看了看,下午的光景中,开始响起一片尖叫,鸡飞狗跳。
——这一幕发生在秦府的小院子里,宁毅过来赴宴,同行的还有妻子檀儿与丫鬟小
婵。院子里人挺多,除了搬着箱子、行李的丫鬟,还有迎出来的秦夫人,秦嗣源也由大
儿子陪同着出现在了不远处的院落侧门,不远处一名眉清目秀的小校正与这边扑过来扶
箱子的剽悍大汉面面相觑。
今天的这场邀宴,源于昨天秦老受到了二子秦绍谦的消息,说他今日下午到家,已
然可以确定,于是便邀了宁毅夫妻前来。一来这有着洗尘宴的性质,但最主要的,还是
因为宁毅救下秦老,这是大恩,虽然说秦老只是放在心里,如今未曾表示太多,但作为
儿子,秦绍和也好秦绍谦也好,却有必要对此事表示正式的感激,而宁毅平素与秦老的
关系也算是忘年好友,便干脆在此时做出了邀约,以家宴的形式表示出两家的亲近。
于是,这也就成了宁毅与这秦绍谦的第一次碰面。
能够来到秦家赴宴,此时对于檀儿来说,真是当成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来对待的。
虽说几个月前曾经跟随宁毅来秦府拜过一次年,但那时候宁毅更多的是将这位老人当成
一位...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6
第二〇七章 家事
未时两刻,就在依荷园中龙伯渊与丁宛君对坐闲聊之时,西湖之上,一艘画舫正顺碧波
徜徉,缓缓而行。
这是专为游湖而造的舒适舫船,船只一层,通体精致,但并不显得张扬,顶棚张开
,宽而且厚,大概有两三层的夹层,稍有隔热功能。这时候天气虽热,但过了午后,湖
上风大,船上薄幔轻纱,四面通风,船舱之中便只是凉爽的感觉了。
午后、画舫、西湖。若以西制的时间,不过是下午两点左右,纵然宽敞的船舱内并
不热,偶尔才能见到一两点船影的宽敞湖面也足以带来恹恹欲睡的氛围。若有其它船只
从旁经过,应当也能发现,此时的船舱里,画舫的主人也已经在竹制的凉床上睡着了,
船舱里桌椅都矮,一副摆了黑白棋子的棋秤安安静静地搁在舱室入口旁,显示出不久前
还有人在这下棋的事实,下棋的大概是旁边两名丫鬟打扮的少女,此时两人倚靠在船壁
上也已经进入梦乡,一名少女搂住另一名少女的腰,将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被搂住的
少女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偶尔却还扇动一下。
船舱另一侧的窗口前,也有一名少女坐着矮凳,趴在前方的小桌上正目光迷离地整
理着手头的事情。她大概是舱内唯一清醒的一人,手中执着毛笔,正在前方看来像是账
册的本子上处理...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7
第二一四章 灾变(二)
立秋的诗会,大家汇聚一堂,但固然,这样的聚会,历来都是给有身份地位的众人介入
。 在此时的小瀛洲上,纵然有很多人都是孤身前来,随后与认识的人同行,但有资格
介入宴会的人数,也不过在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左右,其余的皆是丫鬟小厮之类的下人
,也有杭州府放置的在周围维持秩序预防意外的官兵,这些人,其实不被算在与会的人
数傍边。
在宁毅这边,真正能够上到大船上的,也不过是他们夫fù与苏家兄弟一共四人,
除此之外,三个丫鬟加上操船的船工与跟在后舱的车夫东柱,这五个人,在宴会进行的
时候,便只能在下方自家的画舫里等着。
因此到了下船去小瀛洲上走走看看时,宁毅与苏檀儿并未将娟儿杏儿全都带上,只
是叫了小婵跟随,待会若在大船上无需伺候,还是得让她回来。
刚刚宁毅与苏檀儿说了小婵的心事,以苏檀儿的性子,不会让这个情同姐妹的小丫
鬟一直委委屈屈,但眼下人多,也不是什么适合说sī房话的时候。不一会儿遇上了文
海莺,苏檀儿便与文海莺一道走开了。宁毅与小婵一路游览,往湖心保宁寺去了一趟,
还上了一炷香,由于此时人多,只是让小婵站在旁边一点的位置拜了拜。
那时...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8
第一一九章 两只小跟班(上)
就在这个许多人都在关注着宁毅或者苏檀儿的夜晚,苏家的那个院子里,一切倒是显得
平静温和。
苏檀儿的房间里,棋子落下的声音响起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婵儿与杏儿正在床
边下五子棋,苏檀儿躺在床上看着,偶尔开口指点一番。杏儿难得赢婵儿一局,到了这
个时候往往开口抗议,这边若是说话声变得太大的时候,那边正在与娟儿商量些事情的
宁毅往往会开口训斥一番:“没看见房间里有病人吗!这么大吵大闹怎么休息啊!”
“说话最大声的是小姐呢。”杏儿说道,婵儿也点头:“对啊对啊。”苏檀儿便笑
了起来:“我就喜欢热闹,你不许人下床还不许人说话啊。”
“一点病人的态度都没有,死不悔改……”
“我病好了。”
“好你妹啊好……”
“你说哪个?”
“嗯?什么?”
“你说哪个妹妹啊,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小七,然后那么多堂亲表亲,我数数,小梅
、小琪、小洛……”苏檀儿掰着指头在床上数,她最近蛮悠闲的,做些无聊的事情,宁
毅没好气地笑出来,拿起一些本子扔在棋盘上。
“婵儿、杏儿,你们和娟儿一起,把各地织机改造升级的流程给写出来,慢慢...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9
第一五七章 光明与黑暗
天上的云层依旧很厚,但天地之间已然明净了起来,时间已是十一月中旬,东京这些天
里也下雪了,今日冬雪初晴,那片白色看起来俨然往大地上沉淀下来,城市就像是一片
白雪之中勾勒出来的垫子,街道的白色稍浅,在城市当中划出一条条的线来。
从御街边的茶楼上下来,李频回头看了一眼远远的那巍峨的宫墙,呼出了一口热气。
两个月以来,一直在东京各处奔走,到得两天以前,终于从吏部审官院拿到了文书
。也意味着当初得罪吏部侍郎傅英的阴影已去,他终于有了第一份实缺,正式进入仕途
,可以开始大展拳脚了。
上任的时间是明年二月,他将要北上邢州任南和县令,说起来,南和是个好地方,
甚至有着“畿南粮仓,,的美誉,在邢州的位置举足轻重,很容易就能做出成绩。新入
官场就能够补上这个缺非常不容易,看起来,应该走过来时秦嗣源秦老替他写的那封信
起了作用。
想起秦老,不免想起离开江宁之时宁毅遇上的麻烦——他离开江宁时,皇商才刚刚
决定归属一…苏家被乌家这样摆了一道危机的不知道该怎样解除,立恒本是赘婿身份,
此事之后,想必在苏家就更难自处了。只是冬日行路难,明年二月就将上任,没办法在
这样的天气再回江宁一次。
...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0
第一一九章 两只小跟班(上)
就在这个许多人都在关注着宁毅或者苏檀儿的夜晚,苏家的那个院子里,一切倒是显得
平静温和。
苏檀儿的房间里,棋子落下的声音响起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婵儿与杏儿正在床
边下五子棋,苏檀儿躺在床上看着,偶尔开口指点一番。杏儿难得赢婵儿一局,到了这
个时候往往开口抗议,这边若是说话声变得太大的时候,那边正在与娟儿商量些事情的
宁毅往往会开口训斥一番:“没看见房间里有病人吗!这么大吵大闹怎么休息啊!”
“说话最大声的是小姐呢。”杏儿说道,婵儿也点头:“对啊对啊。”苏檀儿便笑
了起来:“我就喜欢热闹,你不许人下床还不许人说话啊。”
“一点病人的态度都没有,死不悔改……”
“我病好了。”
“好你妹啊好……”
“你说哪个?”
“嗯?什么?”
“你说哪个妹妹啊,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小七,然后那么多堂亲表亲,我数数,小梅
、小琪、小洛……”苏檀儿掰着指头在床上数,她最近蛮悠闲的,做些无聊的事情,宁
毅没好气地笑出来,拿起一些本子扔在棋盘上。
“婵儿、杏儿,你们和娟儿一起,把各地织机改造升级的流程给写出来,慢慢...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1
第一五七章 光明与黑暗
天上的云层依旧很厚,但天地之间已然明净了起来,时间已是十一月中旬,东京这些天
里也下雪了,今日冬雪初晴,那片白色看起来俨然往大地上沉淀下来,城市就像是一片
白雪之中勾勒出来的垫子,街道的白色稍浅,在城市当中划出一条条的线来。
从御街边的茶楼上下来,李频回头看了一眼远远的那巍峨的宫墙,呼出了一口热气。
两个月以来,一直在东京各处奔走,到得两天以前,终于从吏部审官院拿到了文书
。也意味着当初得罪吏部侍郎傅英的阴影已去,他终于有了第一份实缺,正式进入仕途
,可以开始大展拳脚了。
上任的时间是明年二月,他将要北上邢州任南和县令,说起来,南和是个好地方,
甚至有着“畿南粮仓,,的美誉,在邢州的位置举足轻重,很容易就能做出成绩。新入
官场就能够补上这个缺非常不容易,看起来,应该走过来时秦嗣源秦老替他写的那封信
起了作用。
想起秦老,不免想起离开江宁之时宁毅遇上的麻烦——他离开江宁时,皇商才刚刚
决定归属一…苏家被乌家这样摆了一道危机的不知道该怎样解除,立恒本是赘婿身份,
此事之后,想必在苏家就更难自处了。只是冬日行路难,明年二月就将上任,没办法在
这样的天气再回江宁一次。
...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2
第一六七章 黑枪、算计,浪里白条元锦儿!
刀光舞动,直迫向前来,那贵公子还不忘回头大喝,让两名同伴先取秦嗣源。宁毅手中
持着突火枪,另一只手已经取了火折子,但一时间连退几步,却是无法为火枪点火。门
口人群间,高瘦汉子猛地掉头朝春嗣源那边杀去,而几个呼吸间,身材最为魁梧的大汉
也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事情,他抢过了几名混混手上的兵器猛力挥砍,转眼间便清出一
条路来,拉近了与宋千之间的距离,两人拼了一刀。
那贵公子此时已经冲到疤面汉子的尸体旁,朝那凄凉的尸体上看了一眼,目光望向
无法往门口救援的宁毅,狞然冷哼,刷的将钢刀一振,便要冲上。宁毅此时已经打算放
开火枪,陡然听得旁边一声女子的呼喊传来
“啊一一”
砰的一下,两道身影朝着已然破裂的墙壁窗户撞了出去,掉入这才农历二月间的春
谁河里。
“锦儿——”
那却是见了云竹受伤,哭着冲了过来的锦儿,竟然抱着那贵公子一起撞了下去。这
时候有的地方冰雪还未融尽,天寒地冻,河水冰凉,一般的女孩子哪里能受得了。宁毅
吓了一跳,探头往河面望过去,云竹却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
“锦儿没事的,你去帮秦老……”
按照云竹的心思,这帮人如此凶悍,宁毅若能躲开便是最好。...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3
第一七四章 春雨时节
时间过了二月中旬,下起雨来。
距离清明还有一小段的时间,春日的冷雨将这世界洗得明净清澈,发芽的草木、含
苞的花蕾,一点一滴的将这世界点缀得丰繁。
如今在这年月,清明算是个大日子,隔了还有十余天,苏家便已经在为祭祖做准备
了。如同去年一般,到得这等时节,宁毅反倒比较闲,入赘之人若不改姓氏,则入不得
祠堂,到得那天,他便也算不得多要紧的参与者。有的苏家女子还是要为祭祖做些帮忙
的准备的,宁毅自然连这些也不用理,当然他平日里也是比较闲的,这时候倒也显不出
更特殊的地方来。
不入祠堂,不要紧,便也意味着不被重视。这样一来,按照普遍的观念,男人便会
显得没有面子,毕竟世人皆言“大丈夫”当如何如何。只是在宁毅这里,去年的时候照
这样过了,今年却弄得苏家人有些为难,据小婵说家中几位老爷爷在找苏伯庸讨论,商
量要不要找个办法,令得宁毅能够参与到这次的祭祖里,不要让他感到受了冷落,然后
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来,于是大家苦恼不已。
毕竟宁毅如今在苏家的重要性已经凸显出来,虽然是赘婿身份,但在实绩上却不由
得旁人对他不尊敬。入赘的身份在苏家来说是需要的,改不掉,可是不让他入祠堂,往
后受不...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4
第一六七章 黑枪、算计,浪里白条元锦儿!
刀光舞动,直迫向前来,那贵公子还不忘回头大喝,让两名同伴先取秦嗣源。宁毅手中
持着突火枪,另一只手已经取了火折子,但一时间连退几步,却是无法为火枪点火。门
口人群间,高瘦汉子猛地掉头朝春嗣源那边杀去,而几个呼吸间,身材最为魁梧的大汉
也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事情,他抢过了几名混混手上的兵器猛力挥砍,转眼间便清出一
条路来,拉近了与宋千之间的距离,两人拼了一刀。
那贵公子此时已经冲到疤面汉子的尸体旁,朝那凄凉的尸体上看了一眼,目光望向
无法往门口救援的宁毅,狞然冷哼,刷的将钢刀一振,便要冲上。宁毅此时已经打算放
开火枪,陡然听得旁边一声女子的呼喊传来
“啊一一”
砰的一下,两道身影朝着已然破裂的墙壁窗户撞了出去,掉入这才农历二月间的春
谁河里。
“锦儿——”
那却是见了云竹受伤,哭着冲了过来的锦儿,竟然抱着那贵公子一起撞了下去。这
时候有的地方冰雪还未融尽,天寒地冻,河水冰凉,一般的女孩子哪里能受得了。宁毅
吓了一跳,探头往河面望过去,云竹却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
“锦儿没事的,你去帮秦老……”
按照云竹的心思,这帮人如此凶悍,宁毅若能躲开便是最好。...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5
第一七四章 春雨时节
时间过了二月中旬,下起雨来。
距离清明还有一小段的时间,春日的冷雨将这世界洗得明净清澈,发芽的草木、含
苞的花蕾,一点一滴的将这世界点缀得丰繁。
如今在这年月,清明算是个大日子,隔了还有十余天,苏家便已经在为祭祖做准备
了。如同去年一般,到得这等时节,宁毅反倒比较闲,入赘之人若不改姓氏,则入不得
祠堂,到得那天,他便也算不得多要紧的参与者。有的苏家女子还是要为祭祖做些帮忙
的准备的,宁毅自然连这些也不用理,当然他平日里也是比较闲的,这时候倒也显不出
更特殊的地方来。
不入祠堂,不要紧,便也意味着不被重视。这样一来,按照普遍的观念,男人便会
显得没有面子,毕竟世人皆言“大丈夫”当如何如何。只是在宁毅这里,去年的时候照
这样过了,今年却弄得苏家人有些为难,据小婵说家中几位老爷爷在找苏伯庸讨论,商
量要不要找个办法,令得宁毅能够参与到这次的祭祖里,不要让他感到受了冷落,然后
商量不出什么结果来,于是大家苦恼不已。
毕竟宁毅如今在苏家的重要性已经凸显出来,虽然是赘婿身份,但在实绩上却不由
得旁人对他不尊敬。入赘的身份在苏家来说是需要的,改不掉,可是不让他入祠堂,往
后受不...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6
第二二零章 灾变(八)
嗡嗡嗡的声音,数百人的聚集,古怪的氛围。 H a o 君子阁
这场立秋的诗会,在这开始的几个时辰里,发展委实有些一波三折。
从陆推之提议写诗开始,原本因那场群殴而来的冷清气氛其实已经在渐渐消除,能
够在官场、名利场中混的,无论陆推之也好,可以主导大局的几位老人也好,在活络气
氛的手腕上都相当的纯熟。当陆推之出以杭州为题,接下来的局面,可以想见必然是众
人频出佳作,互相评论赏析,和乐融融,原本……该是没什么意外可出的了。
结果,气氛却又开始变得古怪起来,当然,倒与之前的隔阂与古怪,有些不同。
“东南形胜,子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这望海潮,大气,可是……”
“之前术曾见…”
“这韵摔的……”
议论的话语嗡嗡嗡的在人群中穿,四十二张圆桌,期间部分商户,部分书生,也有
陪同夫家过来的女子,交头接耳的议论。而在此时主船的大厅前方,汇聚在一起的书生
们也在皱眉议论着,有的原本是在写诗词的,此时竟也禁不住停了下来,他们议论的东
西……很奇怪。
楼舒婉与夫婿宋知谦朝着前方靠过去,期间也与几位认识的平辈或长辈轻声...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7
第二二一章 火夜(一)
武朝景翰九年立秋,傍晚。
杭州。
夕照残红,一片凄惶,剧烈的震动之中,原本温柔的西湖水如同沸腾一般的不断翻
腾,远山近水,皆被这忽如其来的天地伟力笼罩在无可名状的惶然当中。
“躲到桌子下去!躲到桌子下去!”大船之上,无数桌椅移动位置的声音,碗碟掉
落摔碎的声音,慌乱声、惊叫声混在一起,有人摔倒,有人乱跑,与他人撞成一团。这
片刻间,充斥在整个空间里的,皆是不知所措的惊慌,宁毅挽起了苏檀儿与婵的手,随
即又将她们推向圆桌下方,一旁的文定、文方、罗田夫fù等人也反应出来,随之躲了
进去。
不过,这样子躲避的必要,其实不大,当众人躲进圆桌之下,过得片刻,也就察觉
到了,这船上持续的摇晃,其实算不得非常大。地震经过了湖水的缓冲,转化到船上的
,主要还是左右的晃动。
这船只不是海船,抗震能力不够,但也因为船身庞大,终究还是相对平稳的,除了
一开始那惊人的威势,其余的摇晃,也就都可以忍受,眼下刚至傍晚,船上还没有全面
掌灯,或许这才是最为幸运的一件事。
随后,又是友的一声响,另一边的船只晃过来,与这边撞在一起。
瀛洲的...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8
第二二四章 火夜(四)
雨在下。
云层带着些许的青色,天像是只明了半边,大雨将院子里、废墟边、街巷间的黄泥
卷成了一股股的浊流。沉浸在雨中的还是各种哐哐当当的清理声,一名名披了蓑衣的工
人推了车、拖了木筐,仍在将一处处的废墟请离开,将需要丢弃的土石运走,整个街道
巷院间,都是这等景象。
太平巷内原本属于苏家的院落里此时已经搭起了许多棚子,在雨中,屋檐漏下的水
滴结成了帘子,一道的身影戴着或者应该举着斗笠跑过了一段雨幕,到了无雨的檐下之
后,1的身影才抱着斗笠朝一个房间里望去。这是个四五岁大的女孩,头上受了伤,缠
着绷带。
地震后不过几天的时间,哪里的环境都不见得好,1女孩此时所看的房间里各种物
件堆积也有些凌乱,但从里面的柜子、大床、防水的状况看来,已经算是相当不错。她
在门口怯生生地看了几眼,里面的男子便看见了她,朝她招了招手。
“姑爷叔叔……”
女孩叫了一声,进到房间里,男子随后替她检查了一下头上的绷带,用手点一下:
“还痛吗?”
“有点痛……”
“那就在房间里计息,不要乱跑了。”
“房间里谁都不在,好无聊,姑爷叔叔在...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9
第二二五章 火夜(五)
虽然是去城门看看城外流民的情况,但实际上,没有往日状况的对照,一时间也找不到
真正了解这边情况的人,宁毅也不可能因为看看人数多少就归纳出一个什么结论来。
这次出门,主要还是因为已经在太平巷里呆了好几天,这时候打算亲眼出来看看城内的
状况。
作为一定意义上的外来者,此时城市内外的混乱景象,大部分的情况下,宁毅都可
以当成一部简单的灾难片来看。这年月里,只要城市的秩序还存在,再累再苦其实都苦
不了有一定家境的人。
但另一方面,面对着雨中许多凄凉的景象,即便是宁毅,也难免心生恻隐,就如同
去年江宁因水患封城时的情景。那一次多的是饥荒,而这一次的状况则更加明显,地震
时受伤的人、失了家业的人,或是乞丐、流民。
在这等境况下,受了伤,很大一部分人便看不起大夫,更抓不起药材。道路两侧还
未清除的废墟间搭起一个个的棚子,住在里面的一个个都是神色凄凉,有些冒了雨去扒
自己家的废墟的。受了重伤,或是断了手脚的人无家可归了,拥着席子躲在yù倾的矮
檐之下不知生死。这已经是地震后的第五天,早几天或许还能嚎叫,这时候,多数人都
已经被折腾得没了声息。
也...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0
八十七章 窗户纸
1楼
小婵的老家南亭村是江宁附近靠近润州的一处山村,千年之后或许不是多远的距离,但
此时山路难行,要从江宁一直到抵达那村子,算算大概会有四五个时辰的路程,这也就
八到十个小时,是一个白天了。
说起来奔丧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但实际上,各种俗气的问题少不了。小婵固然为着父
亲过世了而悲伤,然而事实上她四岁便被卖入苏府,一两年才回去一次,对父亲的概念
其实也不是非常的清晰。
一部分算是为悲伤而悲伤着,若说起实际的问题,这次回去要带大量的东西,拜访这家
那家,要合了各种礼数,葬礼上各种有讲究的开支等等等等。再加上姑爷陪她一块回家
,这是苏家对她的重视,总之各种要顾及的问题,不是说回去跪跪拜拜,把人埋了就行
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的回去也有一部分算得上是衣锦还乡的意思,虽然说起来与葬
礼有些格格不入。但譬如说老人家过世了,在城里大家都攀不上的大户人家做事还有一
定地位的女儿回来了,大户人家的姑爷也跟着过来拜拜,或者是常管家,或者是苏檀儿
,这是对婵儿做事情的感谢,也是一种脸面。人家说起死者,说他养了个好女儿啊,说
过身之后怎么说也是风光大葬啊,死者若仍在世的时候,追求的大...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1
第一〇三章 燕翠楼的偶遇
2楼
天光暗下去,然后江宁城里热闹了起来,一艘艘画舫楼船,一家家青楼灯火。这里
的夜生活自然不止是逛青楼一项。看看秦淮夜景,尝尝糕点小吃在茶楼上坐坐,听听故
事小曲,不过相对而言,逛青楼确实是其中最为时髦的一项。
城内城外紧张的局势,几年一次的水患,触动不了这繁华奢靡的景象。有钱人始终
还是有钱人,况且在类似江宁、扬州、东京这类富庶之地,官府的掌控还算是有力的。
过些时日即便是关了城门,大部分的青楼妓寨、烟花之地还是照常营业,而且由于闭了
城门,物价更高,收费也更高,可没有其它地方可去的富人们过来的频率也会变得更高
,这一段时间,反倒会是这等娱乐场所的黄金时段。
与李频、苏文圭、苏文兴等人来到燕翠楼前的时候,其余约好了的几人也已经到了
,这此大抵也是苏家子弟的朋友,其中有两名是没多少名气的才子想来见见宁毅李频。
这次过来的不仅仅是二房的苏文兴、苏文圭、苏文田,也有三房的苏文洛、苏文季,平
日里比较亲近苏檀儿这边的苏文定也过来了,总之是苏仲堪见人就招呼了一声,今天反
正是他出钱让苏家一群小辈过来玩。
如同苏檀儿所说,苏仲堪这人不怎么实诚,对于家主之位兴趣肯定是有...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2
第一〇九章 拜师
听说相公昨晚,出大风头了呢一一一一一……
本以为昨晚上的事情做得隐蔽,谁知道跑步回来,家中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毕竟他
当时那番动作瞒得过其他人,自然瞒不过旁边的苏家人与李频,被当成趣事嘲笑一番。
早晨大概苏文定等人过来说了,此时便也被苏檀儿提起来。
“一次就给五百两,姑爷大手笔哦。”拿着碗盛来米粥的时候,小婵笑嘻嘻地说了
一句。一旁的娟儿回过头去,轻声跟杏儿道:“败家。”其实跟宁毅熟了,这也是打趣
,话语声谁都能听到,宁毅没好气地举起调羹要打过去时,便笑着跑开了。
“好了好了,相公以前又没怎么去过,少拿这事取笑了。”
虽然五百两银子的确是一笔大钱,但对于宁毅昨晚的事情,苏檀儿倒也只是觉得有
趣,此时并不介意的样子,待到大家都坐定了,方才不经意地问起来:,“相公跟那元
锦儿认识啊?”
宁毅想子想:“算不上很熟,不过我认识另一个。”
小婵眼前一亮:“那个唱水调歌头的白衣服?早上文定少爷过来的时候说她唱得好
好呢,用了新唱法。本来还以为是姑爷的那套唱法,可是我唱了唱,文定少爷又说不是
的。”她说着笑起来,嗓子里又哼唱几句,自得其...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3
第一一八章 云竹与锦儿的赌约
“立恒你一一一一一一没事吧?”
“嗯?”
如今城门已闭,下午时分”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竹记总店里食客寥寥,二楼之上,
聂云竹问出这句话时,宁毅愣了愣,女子在前方坐下,伸手抚了抚发鬓,微微笑了笑:
“前些天,听说了苏家的事情,说是……苏家的老爷遇刺了,当时听说苏家的小姐姑爷
也在,所以这几日便在想,你该没有事吧……”
江宁富商众多”各行各业都相当发达,苏家虽在布行有着显赫位置,但这些天气氛
紧张,出了遇刺的事情,旁人可是没机会听说太多,毕竟事不关己。就算是资讯发达的
千年以后,某个商人被打劫了也不是普通人随时能听到的。聂云竹此时对苏家本就上了
一份心,因此才能在与人交谈中听说这事情。这几日见不到宁毅,她也是心中忐忑,害
怕他被波及到,出了什么事。
宁毅听她说完,这才点了点头:“嗯,我倒是没事,不过,家里也弄得蛮紧张的,
所以在这几天也被套进去了,一直在忙。”
听他确认没事,妾云竹那有些担忧的神色才放下来,又笑了笑:“苏家老爷……没
事吧?”
“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瘫痪了,以后不能走路,真要好,怕是得好几个月的时间。...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4
第一二九章 噩梦征兆
流淌的河床之上,这个落在秋意之中的吻柔软而安静,简简单单的四唇相触,宁毅微微
愣了愣,面前的女子睫毛颤动着,片刻之后,她抱着那毯子退后了一步,红了脸,低着
头,但随即她又将目光抬了起来。
“云竹……云竹没有其它事情可以做的,只是会弹几首曲子,会唱些歌,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便只能这样了……”
她认真地笑了笑,随后又低下头去。
“这几日听到立恒你的事情,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是你也一直没过来,今日见
到你没事,真是高兴……可是我也知道,遇上这样的事情,就算立恒你心中再豁达,肯
定也是有些不开心的,若是……呃……”
“你这样做很冒险……”
宁毅微微叹了口气,随后伸手触上了她的左边脸颊,聂云竹颈项下意识地缩了缩,目光
微有些无措地转动,过得片刻,却是微带怯意地偏了偏头,将脸颊靠了上去,感受着那
手掌的轻轻摩挲。宁毅也稍稍偏了头,片刻之后才有些复杂地笑出来。
“呵,最近几天,在家里的时候的确挺烦的……”
“一帮人叽叽喳喳的吵,苏家一帮人擦枪走火,怨气都快冲天了……”
“嗯,呵,看来我也蛮可怜……”
“搞砸了生意……”
“出了大丑……”
“被人摆了一道还被所有人当成傻瓜...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5
第一三二章 亮剑
天气渐渐的转冷了,目前的情况下,宁毅每天的生活,大抵也与先前的日子相差无几。
每天早晨奔跑去秦淮河边,与聂云竹见上一面,偶尔也会讲讲这一天之内的安排,
下午或者去竹记总店,或者来到这里喝杯茶听听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与聂云竹相
处的时间里总会有个电灯泡隔在中间。当然准确来说是在旁边,看来无所事事的元锦儿
老是会坐在他的旁边陪他听云竹弹琴唱歌,原本宁毅与云竹之间的关系已经挑明,或许
可以往很不纯洁的方向发展一下了,这种情况下,却令得宁毅与云竹不得不纯洁起来,
让宁毅觉得很遗憾。
当然,退一步来说,有两个花魁级的美女坐在旁边也不是普通人可以享受得到的事
情,云竹的弹唱称得上一绝,若元锦儿没事下去跳个舞什么的,看起来也是很享受的事
情了。可元锦儿这点便宜也不给他占,她像是男孩子一般盘着腿托着下巴坐在宁毅的身
边听得津津有味,看来自得其乐,像个小和尚。若是云竹离开去拿茶盘点心什么的,她
也不跟着去,就坐在宁毅的身边,一本正经,很是可恶。
为此,当大家互相冷嘲热讽的交锋几次之后,两人曾有过几番开诚布公地交谈,那
多半是在聂云竹离开,两眼瞪小眼的时候。
“待会下去跳个舞来看看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6
八十七章 窗户纸
1楼
小婵的老家南亭村是江宁附近靠近润州的一处山村,千年之后或许不是多远的距离,但
此时山路难行,要从江宁一直到抵达那村子,算算大概会有四五个时辰的路程,这也就
八到十个小时,是一个白天了。
说起来奔丧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但实际上,各种俗气的问题少不了。小婵固然为着父
亲过世了而悲伤,然而事实上她四岁便被卖入苏府,一两年才回去一次,对父亲的概念
其实也不是非常的清晰。
一部分算是为悲伤而悲伤着,若说起实际的问题,这次回去要带大量的东西,拜访这家
那家,要合了各种礼数,葬礼上各种有讲究的开支等等等等。再加上姑爷陪她一块回家
,这是苏家对她的重视,总之各种要顾及的问题,不是说回去跪跪拜拜,把人埋了就行
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的回去也有一部分算得上是衣锦还乡的意思,虽然说起来与葬
礼有些格格不入。但譬如说老人家过世了,在城里大家都攀不上的大户人家做事还有一
定地位的女儿回来了,大户人家的姑爷也跟着过来拜拜,或者是常管家,或者是苏檀儿
,这是对婵儿做事情的感谢,也是一种脸面。人家说起死者,说他养了个好女儿啊,说
过身之后怎么说也是风光大葬啊,死者若仍在世的时候,追求的大...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7
第一〇三章 燕翠楼的偶遇
2楼
天光暗下去,然后江宁城里热闹了起来,一艘艘画舫楼船,一家家青楼灯火。这里
的夜生活自然不止是逛青楼一项。看看秦淮夜景,尝尝糕点小吃在茶楼上坐坐,听听故
事小曲,不过相对而言,逛青楼确实是其中最为时髦的一项。
城内城外紧张的局势,几年一次的水患,触动不了这繁华奢靡的景象。有钱人始终
还是有钱人,况且在类似江宁、扬州、东京这类富庶之地,官府的掌控还算是有力的。
过些时日即便是关了城门,大部分的青楼妓寨、烟花之地还是照常营业,而且由于闭了
城门,物价更高,收费也更高,可没有其它地方可去的富人们过来的频率也会变得更高
,这一段时间,反倒会是这等娱乐场所的黄金时段。
与李频、苏文圭、苏文兴等人来到燕翠楼前的时候,其余约好了的几人也已经到了
,这此大抵也是苏家子弟的朋友,其中有两名是没多少名气的才子想来见见宁毅李频。
这次过来的不仅仅是二房的苏文兴、苏文圭、苏文田,也有三房的苏文洛、苏文季,平
日里比较亲近苏檀儿这边的苏文定也过来了,总之是苏仲堪见人就招呼了一声,今天反
正是他出钱让苏家一群小辈过来玩。
如同苏檀儿所说,苏仲堪这人不怎么实诚,对于家主之位兴趣肯定是有...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8
第一〇九章 拜师
听说相公昨晚,出大风头了呢一一一一一……
本以为昨晚上的事情做得隐蔽,谁知道跑步回来,家中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毕竟他
当时那番动作瞒得过其他人,自然瞒不过旁边的苏家人与李频,被当成趣事嘲笑一番。
早晨大概苏文定等人过来说了,此时便也被苏檀儿提起来。
“一次就给五百两,姑爷大手笔哦。”拿着碗盛来米粥的时候,小婵笑嘻嘻地说了
一句。一旁的娟儿回过头去,轻声跟杏儿道:“败家。”其实跟宁毅熟了,这也是打趣
,话语声谁都能听到,宁毅没好气地举起调羹要打过去时,便笑着跑开了。
“好了好了,相公以前又没怎么去过,少拿这事取笑了。”
虽然五百两银子的确是一笔大钱,但对于宁毅昨晚的事情,苏檀儿倒也只是觉得有
趣,此时并不介意的样子,待到大家都坐定了,方才不经意地问起来:,“相公跟那元
锦儿认识啊?”
宁毅想子想:“算不上很熟,不过我认识另一个。”
小婵眼前一亮:“那个唱水调歌头的白衣服?早上文定少爷过来的时候说她唱得好
好呢,用了新唱法。本来还以为是姑爷的那套唱法,可是我唱了唱,文定少爷又说不是
的。”她说着笑起来,嗓子里又哼唱几句,自得其...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9
第一一八章 云竹与锦儿的赌约
“立恒你一一一一一一没事吧?”
“嗯?”
如今城门已闭,下午时分”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竹记总店里食客寥寥,二楼之上,
聂云竹问出这句话时,宁毅愣了愣,女子在前方坐下,伸手抚了抚发鬓,微微笑了笑:
“前些天,听说了苏家的事情,说是……苏家的老爷遇刺了,当时听说苏家的小姐姑爷
也在,所以这几日便在想,你该没有事吧……”
江宁富商众多”各行各业都相当发达,苏家虽在布行有着显赫位置,但这些天气氛
紧张,出了遇刺的事情,旁人可是没机会听说太多,毕竟事不关己。就算是资讯发达的
千年以后,某个商人被打劫了也不是普通人随时能听到的。聂云竹此时对苏家本就上了
一份心,因此才能在与人交谈中听说这事情。这几日见不到宁毅,她也是心中忐忑,害
怕他被波及到,出了什么事。
宁毅听她说完,这才点了点头:“嗯,我倒是没事,不过,家里也弄得蛮紧张的,
所以在这几天也被套进去了,一直在忙。”
听他确认没事,妾云竹那有些担忧的神色才放下来,又笑了笑:“苏家老爷……没
事吧?”
“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瘫痪了,以后不能走路,真要好,怕是得好几个月的时间。...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0
第一二九章 噩梦征兆
流淌的河床之上,这个落在秋意之中的吻柔软而安静,简简单单的四唇相触,宁毅微微
愣了愣,面前的女子睫毛颤动着,片刻之后,她抱着那毯子退后了一步,红了脸,低着
头,但随即她又将目光抬了起来。
“云竹……云竹没有其它事情可以做的,只是会弹几首曲子,会唱些歌,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便只能这样了……”
她认真地笑了笑,随后又低下头去。
“这几日听到立恒你的事情,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是你也一直没过来,今日见
到你没事,真是高兴……可是我也知道,遇上这样的事情,就算立恒你心中再豁达,肯
定也是有些不开心的,若是……呃……”
“你这样做很冒险……”
宁毅微微叹了口气,随后伸手触上了她的左边脸颊,聂云竹颈项下意识地缩了缩,目光
微有些无措地转动,过得片刻,却是微带怯意地偏了偏头,将脸颊靠了上去,感受着那
手掌的轻轻摩挲。宁毅也稍稍偏了头,片刻之后才有些复杂地笑出来。
“呵,最近几天,在家里的时候的确挺烦的……”
“一帮人叽叽喳喳的吵,苏家一帮人擦枪走火,怨气都快冲天了……”
“嗯,呵,看来我也蛮可怜……”
“搞砸了生意……”
“出了大丑……”
“被人摆了一道还被所有人当成傻瓜...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1
第一三二章 亮剑
天气渐渐的转冷了,目前的情况下,宁毅每天的生活,大抵也与先前的日子相差无几。
每天早晨奔跑去秦淮河边,与聂云竹见上一面,偶尔也会讲讲这一天之内的安排,
下午或者去竹记总店,或者来到这里喝杯茶听听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与聂云竹相
处的时间里总会有个电灯泡隔在中间。当然准确来说是在旁边,看来无所事事的元锦儿
老是会坐在他的旁边陪他听云竹弹琴唱歌,原本宁毅与云竹之间的关系已经挑明,或许
可以往很不纯洁的方向发展一下了,这种情况下,却令得宁毅与云竹不得不纯洁起来,
让宁毅觉得很遗憾。
当然,退一步来说,有两个花魁级的美女坐在旁边也不是普通人可以享受得到的事
情,云竹的弹唱称得上一绝,若元锦儿没事下去跳个舞什么的,看起来也是很享受的事
情了。可元锦儿这点便宜也不给他占,她像是男孩子一般盘着腿托着下巴坐在宁毅的身
边听得津津有味,看来自得其乐,像个小和尚。若是云竹离开去拿茶盘点心什么的,她
也不跟着去,就坐在宁毅的身边,一本正经,很是可恶。
为此,当大家互相冷嘲热讽的交锋几次之后,两人曾有过几番开诚布公地交谈,那
多半是在聂云竹离开,两眼瞪小眼的时候。
“待会下去跳个舞来看看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2
第一六九章 圆锦儿
河上漾起稀薄的雾气,天才蒙蒙亮,抵达那有着暖黄灯火的小楼时,只见两道身影正在
那门口说着话,云竹转身的姿势像是要关上门,随后隐约听得锦儿的声音传来:“啊,
他来了来了……”
以往就算两人斗嘴也算是斗出了一番革龘命友谊,但往往宁毅过来,锦儿都是一脸
不爽的样子,这次难得她会这么兴奋,俨然是想要炫耀些什么东西。
方才两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在门口干嘛,此时看着云竹的样子,却似乎有些为难,她
伸手哭笑不得地将锦儿往房门里推,目光朝宁毅这边望望,原本打算关门的动作也有些
停了。宁毅走到近处,才闻到厨房那边一阵药味传出来,大概不是云竹的,因为此时站
在门里的锦儿穿得严严实实,两层风衣将自己裹得像只熊猫,大有恨不得将被子都裹上
身的架势,半个身体倚在云竹肩膀上,目光里有着短暂的得意,光荣地向宁毅宣布:“
我生病了。”
“呃……”宁毅愣了愣,“那干嘛站在这里……”
“才不站在这里,我就是来拉云竹姐进去的。”裹在棉衣里的小手拉住云竹的衣服。
过得片刻,宁毅才弄清楚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往云竹每天早上都在门外等着
宁毅过来,这事情让锦儿觉得颇为不爽,觉得美丽大方高雅的云竹姐像个逆来顺受的...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3
第一八六章 再会(下)
屋漏偏逢连夜雨,昨晚起床,停电,在床上拿着手提码了一章,手头上就只有一章半,
刚才来电了,于是赶快从床上起来先发一章,睡醒之后再往两章努力。
我已经决定改邪归正以及逐渐加快速度,最近遇上的一切停更,应该都属于无可避
免的意外……
于和中态度神秘,但看他的笑容,倒并不像是找到了什么不光彩的密道,那笑容中
有几分自得和炫耀,大抵真是有些有趣的内幕在其中的。宁毅想想锦儿估计已经拉着云
竹往陈洛元的宅子那边过去,自己若是能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待会倒也可以有些话题
,当下随着于和中朝林子的另一边过去。
路上,于和中便也笑着与宁毅说起这次踏青会的事情。
“今天的聚会,想必小宁也已经知道了,说是去赴陈公的邀约,实际上,打算见见
京师下来的那位姑娘的恐怕更多。呵,我刚才在江边看见,那些画舫可也过来了不少,
哦,对了,江宁这一带的花魁行首,小宁有熟悉的吗?”
“倒是不怎么熟悉。”
“呵,这几日倒是听人说起过,那绮兰姑娘好诗文,颇有书卷气息,弹得一手好琴
,还有骆渺渺的舞蹈如天女散花……今日这些人大概都要过来,大伙倒是可以看到几场
好表演了……”
他口中这样说,眼里倒是有几分讥讽之...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4
第一九一章 怪诗
上午,春光明媚,有琵琶的声音传出来。
踏青不算是正式的文会,因此并不存在大家端坐整场,然后组织者在台上主持,一
帮文人大儒坐在前方当裁判的情况。当然,此时在这片草地间,坐席也是安排了不少的
,此时在草地一旁,一位姑娘便在众人的注视中悠然起舞,舞蹈完后,一帮才子鼓掌叫
好,随后大家说些话,讨论诗词方面的问题。
“……陈公找的真是好地方,今日天朗气清,自此远眺,可收长江胜景于眼底,我
看,大家不妨以长江为题,作出几首诗词来,让状元公代为品鉴一番,如何……”
“如此正好……”
要在松散的条件下,维持下文会的气氛,其实倒也简单,在场一帮学子,有事没事
便会写两句,此时聚集在一起,更是难掩诗性。当然,破题需平,一开始不用提议什么
生僻的题目,以长江为题,大伙儿多少都能写出一两首诗词来。这话一出,众人便都说
甚好,也有一位美人抱起乐器笑道:“小余愿为薛公子唱。”那薛公子便觉得甚有面子
,赶快忙着写诗。诗词好,若对方能唱得好,自然又能增色不少,众人的笑语之中,过
不多时,便有琴声与歌声响起来。
此时在草地间,大家倒是并未全都聚集在一起,除了这边声势比较大的一拨人外,
李师师、周邦彦... 阅读全帖
A******6
发帖数: 177
45
第二〇八章 初露
门将时昌颀送出太平巷的巷。”宁毅站在路口的梧桐树下看了一会儿刘氏武馆当中练武
的情景。
方才送走的时昌颀是第二次来,第一次是昨天,由于宇毅与苏檀儿上午出了门,对
方一直等到下午,宁毅等人在酒楼吃完午饭回家方才见到。这人心意城恳,看来也颇有
谦谦君子之风,宁毅倒也愿意结交一番。
撇开诗文讨教,当宁毅不存恶意,与人为善的时候,这天下午还算是聊得投契,那
时昌颀告辞时说过几天再来拜会,结果却是在今天下午就赶了过来,也不知在哪里听说
了宁毅的赘婿身份,匆匆过来求证。
今天天气相对凉爽,也不用特意跑去西湖上睡午觉,宁毅与苏檀儿都在家里,时昌
颀来时,苏檀儿却是有些铺子里的事出去了。对方寒暄几句,随后便开门见山地询问宁
毅是否入赘,让宁毅有几分意外,随后自然爽快承认,对方的情绪便焦灼起来,又问宁
毅以往是否有苦衷之类的话,隐晦地说我辈男儿当有大志,无论遇上何等困境,也不当
弃家入赘之类,这隐晦的表示之后没什么效果,便又加强了语气。
宁毅如今看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虽然气质沉稳,但年轻的面孔其实难以形成整
体的说服力与压迫感。时昌颀的年纪则有二十六七,他原本过来拜访,是因为听了宁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6
第一六九章 圆锦儿
河上漾起稀薄的雾气,天才蒙蒙亮,抵达那有着暖黄灯火的小楼时,只见两道身影正在
那门口说着话,云竹转身的姿势像是要关上门,随后隐约听得锦儿的声音传来:“啊,
他来了来了……”
以往就算两人斗嘴也算是斗出了一番革龘命友谊,但往往宁毅过来,锦儿都是一脸
不爽的样子,这次难得她会这么兴奋,俨然是想要炫耀些什么东西。
方才两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在门口干嘛,此时看着云竹的样子,却似乎有些为难,她
伸手哭笑不得地将锦儿往房门里推,目光朝宁毅这边望望,原本打算关门的动作也有些
停了。宁毅走到近处,才闻到厨房那边一阵药味传出来,大概不是云竹的,因为此时站
在门里的锦儿穿得严严实实,两层风衣将自己裹得像只熊猫,大有恨不得将被子都裹上
身的架势,半个身体倚在云竹肩膀上,目光里有着短暂的得意,光荣地向宁毅宣布:“
我生病了。”
“呃……”宁毅愣了愣,“那干嘛站在这里……”
“才不站在这里,我就是来拉云竹姐进去的。”裹在棉衣里的小手拉住云竹的衣服。
过得片刻,宁毅才弄清楚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往云竹每天早上都在门外等着
宁毅过来,这事情让锦儿觉得颇为不爽,觉得美丽大方高雅的云竹姐像个逆来顺受的...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7
第一八六章 再会(下)
屋漏偏逢连夜雨,昨晚起床,停电,在床上拿着手提码了一章,手头上就只有一章半,
刚才来电了,于是赶快从床上起来先发一章,睡醒之后再往两章努力。
我已经决定改邪归正以及逐渐加快速度,最近遇上的一切停更,应该都属于无可避
免的意外……
于和中态度神秘,但看他的笑容,倒并不像是找到了什么不光彩的密道,那笑容中
有几分自得和炫耀,大抵真是有些有趣的内幕在其中的。宁毅想想锦儿估计已经拉着云
竹往陈洛元的宅子那边过去,自己若是能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待会倒也可以有些话题
,当下随着于和中朝林子的另一边过去。
路上,于和中便也笑着与宁毅说起这次踏青会的事情。
“今天的聚会,想必小宁也已经知道了,说是去赴陈公的邀约,实际上,打算见见
京师下来的那位姑娘的恐怕更多。呵,我刚才在江边看见,那些画舫可也过来了不少,
哦,对了,江宁这一带的花魁行首,小宁有熟悉的吗?”
“倒是不怎么熟悉。”
“呵,这几日倒是听人说起过,那绮兰姑娘好诗文,颇有书卷气息,弹得一手好琴
,还有骆渺渺的舞蹈如天女散花……今日这些人大概都要过来,大伙倒是可以看到几场
好表演了……”
他口中这样说,眼里倒是有几分讥讽之...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8
第一九一章 怪诗
上午,春光明媚,有琵琶的声音传出来。
踏青不算是正式的文会,因此并不存在大家端坐整场,然后组织者在台上主持,一
帮文人大儒坐在前方当裁判的情况。当然,此时在这片草地间,坐席也是安排了不少的
,此时在草地一旁,一位姑娘便在众人的注视中悠然起舞,舞蹈完后,一帮才子鼓掌叫
好,随后大家说些话,讨论诗词方面的问题。
“……陈公找的真是好地方,今日天朗气清,自此远眺,可收长江胜景于眼底,我
看,大家不妨以长江为题,作出几首诗词来,让状元公代为品鉴一番,如何……”
“如此正好……”
要在松散的条件下,维持下文会的气氛,其实倒也简单,在场一帮学子,有事没事
便会写两句,此时聚集在一起,更是难掩诗性。当然,破题需平,一开始不用提议什么
生僻的题目,以长江为题,大伙儿多少都能写出一两首诗词来。这话一出,众人便都说
甚好,也有一位美人抱起乐器笑道:“小余愿为薛公子唱。”那薛公子便觉得甚有面子
,赶快忙着写诗。诗词好,若对方能唱得好,自然又能增色不少,众人的笑语之中,过
不多时,便有琴声与歌声响起来。
此时在草地间,大家倒是并未全都聚集在一起,除了这边声势比较大的一拨人外,
李师师、周邦彦... 阅读全帖
A******6
发帖数: 177
49
第二〇八章 初露
门将时昌颀送出太平巷的巷。”宁毅站在路口的梧桐树下看了一会儿刘氏武馆当中练武
的情景。
方才送走的时昌颀是第二次来,第一次是昨天,由于宇毅与苏檀儿上午出了门,对
方一直等到下午,宁毅等人在酒楼吃完午饭回家方才见到。这人心意城恳,看来也颇有
谦谦君子之风,宁毅倒也愿意结交一番。
撇开诗文讨教,当宁毅不存恶意,与人为善的时候,这天下午还算是聊得投契,那
时昌颀告辞时说过几天再来拜会,结果却是在今天下午就赶了过来,也不知在哪里听说
了宁毅的赘婿身份,匆匆过来求证。
今天天气相对凉爽,也不用特意跑去西湖上睡午觉,宁毅与苏檀儿都在家里,时昌
颀来时,苏檀儿却是有些铺子里的事出去了。对方寒暄几句,随后便开门见山地询问宁
毅是否入赘,让宁毅有几分意外,随后自然爽快承认,对方的情绪便焦灼起来,又问宁
毅以往是否有苦衷之类的话,隐晦地说我辈男儿当有大志,无论遇上何等困境,也不当
弃家入赘之类,这隐晦的表示之后没什么效果,便又加强了语气。
宁毅如今看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虽然气质沉稳,但年轻的面孔其实难以形成整
体的说服力与压迫感。时昌颀的年纪则有二十六七,他原本过来拜访,是因为听了宁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50
第二一一章 姐妹
给罗田那边送礼的事情,此时在楼舒婉等人眼中看来,或许非常震撼,但在宁毅那边,若定义起
来,不过是无心插柳之下的一个意外收获而已。
罗夫人以前是官家小姐,性情忧郁,想来无非是套上类似红楼里林黛玉的性子。她们平素教
养太好,性子鸡āo弱,爱好高雅,到后来有些抑郁症,不是什么出奇的事情。这罗夫人既然嫁给
一个商人,或许与以前的小姐圈子也都疏远了,这些都是可以想象的事情,当然,这些也只算是
随意的猜测。
对这些从来养尊处优的女子,送一盒蚕过去给她养养,算不得多么高明的想法,相对于猫
狗,装在盒子里的那些蚕或许更加惹人怜爱,女孩子半数应该都会喜欢这些,亲手摘了桑叶喂它
们,看着叶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啃出缺口,应该也比猫狗对着一大盘食物吃来吃去有趣。
有了寄托,心情自会开朗一些,心情开朗了,这些人的病也就好了,原本就是这么简单的事
情。
当然,如果这些女子不喜欢蚕,或者小时候生在江南水乡也养过蚕,又或者是这女子的心病
并非这么简单,那一盒蚕送过去,其实也就没什么意义。但横竖是乱枪打鸟,宁毅随口说,后来
也就随意试试,
这一个多月来,拜访与布... 阅读全帖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末页 (共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