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paladin版 - 赘婿*第一集 江宁晨风 第三七一章 业火(上)
相关主题
赘婿 正文 第三七三章 业火(下)宰执天下真不错
赘婿 第三七二章 业火(中)赘婿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一部小说
赘婿好搞啊赘婿不错
赘婿 章节 第三七四章 半日赘婿太扯了
里八神最新力作《南洋降头记》书荒啊!
最近好像更新都有困难嘛赘婿多少年了。。还没园房。。。
愤怒的香蕉推荐好书《希灵帝国》赘婿
赘婿不错出门旅游真是扔书下架的好契机(另晒书单)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宁毅话题: yy话题: 其实话题: 网文话题: 田虎
1 (共1页)
l*****9
发帖数: 9501
1
赘婿*第一集 江宁晨风 第三七一章 业火(上)
有关吕梁的情况,说了一阵之后便不再提了。之后大概问及宁毅这次过来京城准备
做的其它事情,宁毅便说了要找两个院子以及为布行、酒楼选址的事情。这中间,尧祖
年、成舟海在京城都是地头蛇了,不过他们长的是诗文交际,说到找这些地方,便道还
是得拖上纪坤。正议论间,有人笑着从院门走进来:“这些事情,找纪坤还不如找我吧
。”
进门的却是一名身着白衣,看来潇洒的中年和尚,样貌端方俊逸,目光沉稳清澈,
带着笑意,首先倒是跟宁毅合十:“这位便是立恒吧,江宁第一才子,久仰了……”宁
毅起身行礼时,他也做了自我介绍,“贫僧法号觉明。”
此时虽然看来是一堆闲话,实际上说的都是密侦司的机密。这和尚能够径直入内,
可见也是相府中地位颇高之人,他与尧祖年、成舟海也已是老相识,搬了椅子坐下,大
概问起宁毅想要的房舍类型,然后点了点头,扫过众人拿出来的资料,问道:“之前贫
僧与年公等人闲聊时,最常说起的,也就是立恒在杭州的手段,这次立恒去山东,不知
首先准备向何处下手?”
“大概先瞧瞧独龙岗。”
“哦……此处确实可能成为突破口,立恒年纪轻轻,眼光老辣……”
梁山不能以官兵直取,当然只能迂回寻找帮手,宁毅选独龙岗说来有道理,其实倒
算不得出奇。挑拨离间四个字说起来简单,实际上的运作还是异常复杂的,得看每个人
的功力。葡萄架下几人针对梁山又说了一阵。秦嗣源过来时,便也将话题引向了杭州霸
刀营的事情,那一系列看起来儿戏的改革。只是众人虽然态度热情。宁毅对此却没有太
大讨论**。霸刀营的事情过于复杂,涉及体制的改变,拿着民主制的雏形放到眼前几个
研究儒家研究了一辈子的人面前,宁毅还是有些心虚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宁毅心中有着千年后的见识,反而想得太多了。在秦嗣源这些人
的心中,哪里会有关于后世民主的概念,就算有类似的东西,也是基于儒家的发端。因
为数千年来,这片土地上一切东西,都是源自这个制度的。宁毅的那些东西,虽然深究
起来有所改变,但对于秦嗣源等人来说。首先套上的,还是他们心中以前的说法。
人人皆可为尧舜,民贵君轻,这些东西,并不离经叛道。在儒家构想的几个完美状
态中,古代圣人的德治就是这样的,君王完美的教化万民。人民每一个都懂道理,能够
辨别对错,在这样的情况下,君权实际上就是被推向了象征地位。上千年来儒家的发展
。希望推广教化,到了极致之后,人人都懂礼重义,这就是追求的可能性之一。宁毅在
那些文章里。隐约灌输的希望每一个人都能**、主动的想法,秦嗣源等人是能看出来的
。但就算归纳出来,也只是往这个方面做推想。
之后众人在相府一同用膳,到得时间稍晚,彼此议论的,仍旧是有关儒学的诸多想
法。尧祖年、觉明、秦嗣源乃至于成舟海都能讨论一番,偶尔问及宁毅,宁毅倒是秉承
不说不错的原则,主动藏拙。看在众人眼中,倒是觉得他仍旧对此有抗拒。当然,对方
藏在心里这么大的一个心结,不可能刚刚认识就和盘托出,几人如今多少都已将宁毅视
为足堪坐而论道的同志,对他暂时的保留,也都能够理解,那样重要的想法,当然是大
家相熟以后,才可能说出来的。
言谈之中,也天南地北地说及这次怨军的投诚,又或是宁毅对眼下武朝田虎、王庆
等人四处造反的看法。宁毅准备推广竹记,以说书人掌控舆论的想法还没有完全决定下
来,只是拿着排武林百大高手榜的想法当做玩笑提了一下,众人一开始哈哈大笑,随后
却也察觉出其中的深意,秦嗣源笑道:“若立恒有心办这事,老夫一定支持。”
觉明和尚也觉得有趣地合十道:“贫僧也可以帮忙,毕竟那铁臂膀周侗,当年也是
见过的,哈哈……”
一旦武林高手榜出来,真要起作用,做推广,就必须有一个庞大的宣传团队,这时
候打个伏笔,到时候宁毅要推广竹记,也便能水到渠成。
至于详细的方略、计划和作用,宁毅觉得还是先不用和盘托出比较好,作为私人来
操办,可以算是一场生意,到了一定规模之后,可以与密侦司合作。而若一开始就交底
,以密侦司如今还受到压制的状态,先不说能不能得到支持,就算可以,如此庞大的一
个体系,也不可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这点私心,宁毅还是有的。毕竟如今的武朝,没
有任何人比他更懂利用和发挥宣传体系的作用。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葡萄架在汴梁的夜色里薰红了灯火,城市墨色渐深,行人往来
,马车滴答,船灯渺渺河间过。也就是在这样的夜里,宁毅等人不久前提起的吕梁山青
木寨上,一场变故正在发生着。
血腥蔓延,厮杀的声音刺穿了夜色与火光,白杨木筑起的寨子间,一拨拨的战斗正
在进行,流矢偶尔飞过,夜空中传来谁的嘶喊声。
不过,寨子中爆发的战事,此时其实也已经到达尾声了。人手较少的一方,此时活
着的近百人都已经被围住。而在营寨深处的房舍间,一场决定性的战斗,也正在火光中
呈现着一面倒的状况。
青木寨最近扩张迅速,房舍建得有些仓促,如今在那火光摇晃的小小巷道岔口,交
战的是三男一女的四道人影,其中三名男子看来是一方,身上均披了甲胄,其中一人身
材魁梧,手持重枪,看来是头领,另外两人则各持朴刀。呼啸的攻势中,那身材高挑的
女子却是空手,几下交手,躲闪、擒拿,然后将一人的朴刀弹指挥上了天空,随着重枪
呼啸而来,那女子信步前行的身影陡然突进,刹那间形如魅影,跨进了使重枪者的身前
。那使重枪的魁梧汉子仓促间将枪一横。巨大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的袭来,他脚下不稳,
踉跄间飞退出**步才站住了身子。
这一下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仿佛只是女子在他的枪身上用力推了一下,也是因为
旁边持朴刀的另一人挥刀斩来。那名叫陆红提的女子才顺着反方向的力道避开了刀光。
然而这样雄浑的力量,沛然如水流,看起来却并非是猝然之间就到达巅峰,非是蛮力,
便是他听过的,登峰造极的内劲了。
这力量并不像巨浪,轰然间就拍上来。短短的接触间,给人的感觉有如巨大的漩涡
中央,根本让人难以抵御。而这名叫陆红提的女子看来不过二十来岁,先前的接触里。
有关她的风评甚至有些仁善可欺,就算有说她武艺高强的,也没说过会高强到这个程度
,这莫非是妖怪不成?
这个晚上的惊骇。他并非是到得此时才感受到,几乎可以说。从发难的第一刻开始
,他就已经感觉到了。
这魁梧汉子的名字叫做曹洪,乃是田虎麾下驻守金乌岭的大将之一。田虎造反,吕
梁山走私,以往两边也有些来往,吕梁的盗匪除非是过不下去了,否则一般都会给田虎
这边几分面子。青木寨在吕梁山以前其实就发展得还可以,田虎那边曾经有将领派过使
者过来与陆红提提亲,打着两边联姻的算盘,陆红提虽然拒绝了,但这事倒也没多少人
认真,后来双方也还是以往的关系。
直到之前的一年里,青木寨似乎是得了高人指点,迅速发展壮大,并且还吞并了周
围的一些村寨。油水看起来就大了起来,田虎那边倒还没怎么动心,就有青木寨自己的
人想要内讧,联系了金乌岭,说是想要将如今的寨主陆红提推翻下台,希望能予以援助。
青木寨虽然最近发展不错,但陆红提本身是女子,年前又出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寨
子里按照规矩在走,发展得很好,里面的不少男子便有了权欲,认为不该将权力给这样
的一个女人把持着。曹洪打听了这边的情况,青木寨收编周围的村寨,本身根基还不算
稳,只要猝然发难,将陆红提与她身边的几名嫡系杀死,此后要夺权也就是很简单的事
情。
于是这次曹洪领了二十余名兵将押运货物进山,装作要去辽境换物资的态度,由于
他是田虎的人,又走着大批的货物,青木寨的收入也不菲,陆红提对他还颇为亲切。大
家都是头领,在相隔不远的地方混饭吃,他先前其实也见过陆红提一次,只觉得虽然看
来英姿飒爽,但与混迹在这一片的女匪还是颇为不同的。这样的女子一般过不长久,在
周围混一段日子以后,若非是受尽凌辱陈尸于某个乱葬岗上,便是沦为某个大头领的房
中禁脔,其实多数女子还是会主动选择后者。
其实,来的时候,他心中也是有想过这件事的。
青木寨中想要夺权的这些人其实也并不清楚陆红提的武艺高低,到底是个什么程度
,只说是非常厉害,能在惨烈的战场上杀进杀出,轻伤重伤都受过。但这样的本领,一
名老兵其实也多少能做到。曹洪一开始是不以为然的,但为了安全起见,青木寨中的这
些人,还是暂时偷走了陆红提的剑,而曹洪这边,足足安排了八名亲兵,与他一同发难。
没有多少的武林高手,能在空手的情况下抵御九个人的一同出手,他也是希望能将
这美丽的女子抓住,收入房中,然而几乎在一开始,他就后悔了。
两名亲兵都扑在了自己同伴的身上,那一瞬间刀兵相交,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如急雨
,却完全成了自己人打自己人。曹洪与身边的八名亲兵也算是身经百战,阵型和配合也
经过了无数操练,但在那发难的木屋当中,每一下攻击几乎都被对方千钧一发地躲了过
去。当曹洪意识到事情不简单的时候,对方的眼神已经化为寒冰,当着他的面双手猛挥
,将其中一名亲兵的喉管撕得爆裂开来,然后挥起那尸体当挡箭牌,硬生生地撞出了众
人都严密守着的窗口。
那真是见鬼了——
***************
PS:一打开书评区发现多了一条红色打赏。谁这么丧心病狂,我更新这么慢还给我
打赏了这么多……
呃,其实想说,谢谢……谢谢支持。
前天发生了一件事,“香蕉船”的群里发生了一起近百人的屠杀,呃,也就是其中
一位管理员踢了很多人,群主下了她的管理权限,然后托我说一声抱歉。其实我在码字
状态不好的时候已经很少去QQ群。可能因此也很难起到活跃气氛的作用,有许多人潜水
了。那位管理员以前跟我是很熟的,她常常介绍各种给我玩,有时候我不玩还不行,后
来我更新慢的时候。她总是指责我的行为跟人品或者什么什么的有关,我很不爽,彼此
便逐渐疏远了。
昨天中午的时候编辑找我聊天——其实我一直是很不好意思打扰编辑的那类人,所
以以前私聊也不多——她说,你是有机会成为至高神的,但你不更新,错失了很多机会
。其实我对编辑也一直很愧疚。我写书这么久,编辑们都对我很照顾,我时常觉得对不
起那些推荐,但是没有办法。只好跟她说了我的理由。
早几天,一个我已经不怎么去的论坛——龙的天空——发生了一场讨论,我的一个
朋友跟我说了,然后我跟他聊了一下我为什么不再去那里的理由。朋友将我说的那些发
上了论坛,然后我也去看到了各种的言论。
因为这几件事。我想说一点东西,有关于我感谢大家的理由,有关于我与那位朋友
疏远的理由,有关于我跟编辑说的理由,也有关于我逐渐不去论坛的理由。这些东西其
实有些不合网文的时宜,我以前未必清楚地说过,但这时候我想说一说。
数年以前,网文依托传统文学为根基发展起来,那时候大家在论坛上讨论文章的时
候,所讨论的是如何以各种手法来完善YY,也不断地考虑着YY这种东西的价值,一切的
手法都是依托传统文学而来的。后来关于YY的体系逐渐沉淀下来,传统文学则逐渐淡出
了,如今人们写文章,在论坛上讨论的时候,你常常可以看到他们告诉你哪里是禁区,
哪里是不好写的,希望人们去避免,他们将YY做成模式和套路,逐渐收缩,寻找成名的
捷径,然后新来的朋友就只能看见一片小小的天地。
其实没有哪里是禁区,只有作者写不写得好而已。YY是与传统文学从来就不存在隔
阂,顶多是把传统文学中“如何吸引人”这一部分单独拿出来讨论和作为追求的终极目
标了而已,但是啊,只有真正了解整个文学体系的全貌,才有可能真正将“吸引人”挖
掘到极致,因为各种手法的运用,各种反方向的思维,文笔以及烘托的作用,都是有妙
处的。
我以前告诉别人网文与传统文学没有区别的时候通常是这样说的,那就是,我们写
一篇东西,不管放在网上还是交到杂志社出版社,你写的内容,是不会变的。但现在已
经不同了,我有时候会听见一些朋友说:“我们不过是写网文的。”长久的时间下来,
其实他们已经自认为是“写网文的”,在这个概念里,其实意思就是说,我们不过就是
写这样一堆垃圾的人,我们不过就是为了赚钱。当人们给自己设限的时候,其实就很难
走出去了。网文的定义,不再是发表在网上的文章而已,而且它就是低人一等,比别人
要马虎垃圾的文字,当作者的心里这样认为的时候,他就不再有前进的动力,那就真的
低人一等了。
而对于我来说,我们以前在YY的概念还不清晰的时候就在以各种手法试探它,试图
理解它,有关于各种难点,或者说禁区之类的,也是因为我们当初经历的失败或是挫折
而定义下来。但到了新入论坛的一批人,他们以为网文这个60分的速成体系就已经是顶
点,甚至信誓旦旦地说网文的某些书堪比红楼梦,足以入围诺贝尔文学奖,并且试图以
他们理解的这个体系来教你写文的时候,那样的讨论。就会变成很令人难堪的东西。他
们会以他们的理解告诉你,你不擅长这个,你擅长那个,而再也没有人说,对于我们不
擅长的,我们应该如何去突破。
但YY体系也有它的道理,昨天我跟编辑说“老实说我现在锻炼的这些在网文的评判
标准上没什么必要,我追求的情节的圆融,起承转合我想做到尽量完美。每一条线的放
和收都要做清楚。这些东西做好很难,对YY效果的增强,算是事倍功半。以前能做到九
分的YY,这些做好了,能达到十分的效果。”
我费尽心力。只能让你们的观感增加一分,但我就是很想看看十分是个什么样子,
十一分是个什么样子,十二分是个什么样子……其实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要九分也就
够了,甚至很好了。
然后在那个帖子里有一位版主说,LK是一个互相帮助提携的地方。他们在上面说经
验,希望能帮助到网文的入门者,也希望我可以说出自己的经验。但是这几年,我几乎
已经不再在网络上跟人说我对写书的想法了。并非敝帚自珍,而是因为,我觉得对他人
来说,我的这些经验是不好的。
其实很简单。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其实智商的相差,能力的相差都不是很
多,想要比别人做得好,就是两个字:拼命。这两个字没法含糊,把命拼上,事情就能
做好。许多人以为我写得慢,是在偷懒,但是我在任何时候都敢跟人说,在写书上,我
比你拼命。我每天都坐在电脑前面,写不出东西的时候吃不下饭玩不了东西,作息混乱
得一塌糊涂脑袋紧绷,痛得受不了。但我能码出字来的时候,精神舒畅头也不痛,可以
跟人游戏,跟人辩论……因为我真的喜欢写书。
我算是遵循古法的人,我相信战战兢兢、一步一个脚印,放在古代我也许就饿死了
。我也一直觉得,能够依靠写书养活自己,对我来说是遇上了莫大的运气。可运气差点
,也许照我这样字埋头只写书,不去理会任何经营,还是得饿死。当我逐渐写得有点名
气了以后,在网络上问我如何写书的,或多或少会因为我这个人而影响判断里,他们也
许会觉得,相信香蕉就可以成功,而不仅仅是为了一场对等的讨论,就像上论坛请教秘
笈的那些人一样。
在我而言,律己与律人不同,对我自己,我可以一味的严苛,逼得自己头痛失眠睡
不着觉,明明有个或许“差不多”的构思却偏偏觉得还不够好。但对别人,我不希望他
们听了我的话以后变成这样,不希望他们费了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再成功,尤其不希望
他们饿死,因为那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不敢跟人说这些。
但在我的私心里,也有着期盼:凭什么我这样的就不能获得成功呢?我们从小到大
,别人都说脚踏实地才能获得成功,我是写书的,我所有的精力都投进去写书了,凭什
么我这样的却不敢跟人说我的经验呢。
但我的成绩还不够,我跟编辑说,赘婿的构思到中后期还有大**,我不会写崩,我
相信那些东西出来以后,整个赘婿的感觉出来以后,我还会上一个层次。到时候我的成
绩也许还会提升。那时候我也许可以跟人说,疯子或者偏执狂的这条路也许是可以走的
,只要你真正热爱这个东西,扎扎实实的这条路,也是可以走的。那个时候我才有资本
跟人说“只要你追求卓越,成功会在不经意的地方等着你”。而假如我失败了,我就当
一个反面教材吧。
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往前走多久。
但其实,能够拿出来的成绩,能够跟别人说的经验,还是细枝末节,我心里的愿望
很简单。“我有一个标准,我初中的时候读《滕王阁序》,《我与地坛》,感叹于文字
的华美,后来看《平凡的世界》和村上春树的许多书,让我觉得,书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我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一个这样的标准,不见得要拿奖,不见得要许许多多人的认同,
只是在我死之前,我希望自己能够认同自己,写出了一本这个水准的书来。我心里画的
这条线是很高的,我现在还没有及格……”这是我不久前跟别人,也跟编辑说过的类似
的话,其实未必合时宜。
我自知对不住你们。
对朋友的疏远,大抵也是我的偏激所致,但同样的话,哪怕很傻,如果说过很多遍
也不能被人理解,我也会感到很烦。我只能保证,我会尽我所能的写出好书、好看的书
来,这个承诺我绝不打折扣。
我看到你们的打赏,看到每天的订阅,很想说谢谢,若非有你们一直的支持,我想
必不能走得这么远,我也不能写出这样的书来。
谢谢。
另:PS不算钱。(未完待续)8
t****t
发帖数: 6806
2
PS跟正文一样长. 他能多花点心思在写作上就好了...
1 (共1页)
相关主题
出门旅游真是扔书下架的好契机(另晒书单)里八神最新力作《南洋降头记》
赘婿竟然也有山寨版了最近好像更新都有困难嘛
《草清》还不错愤怒的香蕉推荐好书《希灵帝国》
赘婿真是够了赘婿不错
赘婿 正文 第三七三章 业火(下)宰执天下真不错
赘婿 第三七二章 业火(中)赘婿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一部小说
赘婿好搞啊赘婿不错
赘婿 章节 第三七四章 半日赘婿太扯了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宁毅话题: yy话题: 其实话题: 网文话题: 田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