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QueerNews版 - 韩寒:论革命
相关主题
美国革命共产党冉沙洲:习近平出访捷克为何惹关注? (转载)
这次回国我最大的感受求鉴定:韩寒是老将还是小将?
韩寒:说民主从暴力革命到制度改良:中国的进步之路
unidentified_title李承鹏:民主就是不攀亲
zz韩寒:论民主从暴力革命到制度改良:中国的进步之路
还没有看过韩寒被封为革命领袖的《韩三篇》的,看这儿---非常非常之煽动胡锡进:一定要相信中国政府会为中国人民的利益竭尽全力
韩寒论“革命、民主与自由” 争论空前激烈(图)从暴力革命到制度改良:中国的进步之路 (转载)
韩寒:说民主[合集] 人民日报:暴力革命无法解决社会发展问题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革命话题: 韩寒话题: 民主话题: 政府话题: 改革
1 (共1页)
L*******e
发帖数: 2202
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2dz5s.html
最近翻看了很多问题,革命和改革两个词被频频的问起。平时媒体也很喜欢问,但是也
只是一问一听,无法见诸报端。写下来无论什么观点,八成也是不保的命。但作为这次
冬至回读者问的第一篇,我就先用整个篇幅来回答我关于革命两个字的看法。我综合了
读者和一些内外媒的提问,在这里一并作答。
问: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
回 答:在社会构成越复杂的国家,尤其是东方国家,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
辣者。很坦率的说,革命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爽快激昂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的词汇, 但
是革命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首先,革命需要有一个诉求,诉求一般总是以反腐败
为开始。但这个诉求坚持不了多远。“自由”或者“公正”又是没有市场的, 因为除
了一些文艺和新闻的从业者,你走上街去问大部分人,你自由么,他们普遍觉得自由。
问他们需要公正么,他们普遍认为不公正的事情只要别发生在我自己身 上就可以了,
不是每个人都经常遭受不公待遇,所以为他人寻求公正和自由不会引发人们的认同。在
中国是很难找到这样一个集体诉求的。这不是需要不需要的问题,是可能不可能有的问
题。我的观点是不可能也不需要。但如果你问我中国需要更有力的改革么,我说一定是
的。
问:你为什么不去领导一场起义呢?
回答:开玩笑,就算我认同革命,并在上海起义,而且还稍具规模,官方只要一掐断互
联网和手机讯号,我估计不用政府维稳机器出马,那些无法用QQ聊天或者玩不了网络游
戏看不了连续剧的愤怒群众就足以将我们扑灭,你也别指望着能刷微博支援我,你三天
上不了微博就该恨我了。
问:那难道中国就不需要民主与自由了么?
回 答:这是一个误区,文化人普遍将民主与自由联系在一起,其实对于国人,民主带
来的结果往往是不自由。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 论,
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说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
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点社会关系的人,我可以 自由的违章
,自由的钻各种法律法规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为,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带来社会进步
,更加法制,这势必让大部分并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们觉得有些不 自由,就像很多中
国人去了欧美发达国家觉得浑身不自在一样。所以,民主和自由未必要联系在一起说,
我认为中国人对自由有着自己独特的定义,而自由在中国最 没有感染力。
问:我认为中国顽疾太深,改革已经没有用了,只有来一场革命才能让社会好转。
回答:我们假设革命没有遭到镇压,当然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我们幻想一下革命,假
设,革命到了中段,学生,群众,社会精英,知识分子,农民,工人,肯定不 能达成
共识。而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人群,那就是贫困人口,这个数目大概是两亿五千万。你
平时都不能注意有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甚至从来不使用互联网。既然 革命能够发展
到中段,必然已经诞生了新的领袖。没有领袖的革命一定是失败的,白莲教起义就是很
好的例子,而有了领袖的革命,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太平天国 又是很好的例子。中
国式的领袖,绝对不会是你现在坐在电脑前能想象的那些温厚仁慈者。这样的一个领袖
,八成独断专横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动力,是的,听着有 点耳熟。但中国人就吃这一
套,也只有这一套才能往上爬,这个社会习惯了恶人当道,好人挨刀。文艺青年们看好
的领袖一个礼拜估计就全给踢出局了。而越是教育 水平高的人,越不容易臣服与领袖
。所以这些人肯定是最早从革命中离开的。随着社会精英的离开,革命人群的构成部分
一定会产生变化,无论革命的起始口号有多 么好听,到最后一定又会变回一个字,钱
。说的好听一点就是把应该属于我们的钱还给我们,说难听一点就是掠夺式的均富。你
们不要以为因为我觉得自己有点钱, 所以我怂了,害怕失去。在革命的洪流里,你拥
有一个苹果手机,你是开摩托车的,甚至你会上网,你平时买报纸,吃肯德基,你都算
是有钱人,甚至是有能力在互联网上阅读到这篇文章的人,都是充满着原罪的 被革命
对象。有一亿家产的人比起有一万家产的人反而安全,因为他们打开家门,门口已经放
的是纽约时报了。最后倒霉的还是中产,准中产甚至准小康者。以前人 们在各种政治
运动中自相残杀,现在的人们只认钱,所以很多人民已经被训练成只认钱的自相残杀者
。所以你就想象吧。而中国人讲究清算,这也必然导致镇压。
任 何的革命都需要时间,中国那么大的国家,不说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权利真空。
稍微乱个五年十年的,老百姓肯定会特别期盼出现一个铁腕独裁者,可以整治社会 秩
序,收拾一下局面。至于从百花齐放重新看回人民日报,这个真的没所谓。况且我们的
一切假设都建立在军队国家化的前提下,所以这些都是幻想,连幻想都不乐 观,就别
提操作了。
问:那你看埃及,利比亚……
回答:埃及,利比亚是被一个人独裁统治几十年,城市也不多,一个事件作为爆点,一
个广场用来演讲,就可以革命 成功。中国没有一个具体的个人能成为被革命的对象,
城市,人口众多,而且各种千奇百怪的灾难都发生过,G点已经麻木,更别提爆点了。
就算社会矛盾再激烈十 倍,给你十个哈维尔在十个城市一起演讲,再假设当局不管,
最终这些演讲也是以被润喉糖企业冠名并登陆海淀剧院而告终。
当然,以上更是废话,最关键是就大部分中国人一副别人死绝不吭声,只有吃亏到自己
头上才会嗷嗷叫的习性,一辈子都团结不起来。
问:你的观点非常的五毛党,是被政府买通了么?为什么不能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
回答:在这样一个非此即彼,非黑就白,非对既错,非带路党既五毛党的社会里,革命
两字说起来霸气,操作起来危害更大。也许很多人认为,中国的当务之急就是一人一张
选票选主席,其实 这并不是中国最大的急迫。相反,一人一张选票,最终的结果还是
共产党代表获胜,谁能比党更有钱?五百亿就能买五亿张选票。不行加到五千亿。一年
税收都十万 亿呢。你和人家比有钱?你觉得你周围的朋友的公正独立,那样的人加起来
也就几十万张选票。你看好的有识之士,能有十万张都不错了。唯一能和共产党抗衡的
就 是马化腾,因为他可以在QQ登陆的时候弹出一个窗口:谁选我马化腾,谁就可以得
500Q币。此举估计也能获得两亿张选票。但问题是,到时候马化腾一定会入 党的。民
主是一个复杂,艰难而必然的社会历程,并不是什么革命,普选,多党制,推翻XX,这
些脱口而出的简单词汇可以轻易达成的。如果你对司法和出版都从来没有关心 过,你
关心普选有什么意义呢。无非就是说起来更拉风一点。这和那些一说起赛车只会提F1,
一说起足球只知道世界杯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问:我觉得中国的革命和民主只是时机的问题。你认为什么时机最合适。
回 答:革命和民主是两个名词,这两个名词是完全不等同的,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
主,这个咱们不是早就已经证明过一次了嘛。历史曾经给过中国机会,如今的局面 则
是我们爷辈的选择。现今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国家,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
急需要改革的国家。如果你硬要问我在中国,什么时候是个革命的好时机, 我只能说
,当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但这样的国家,也不需要任何的革命了,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到了那个份上,一切便都
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也许你能活着看见这个国家的伟大变革,也许你至死都是这个死
结里缠绕的纤维,但无论如何,你要永远记得,错车时请关掉远光灯,也许我们的儿女
将因此更早的获得我们的父辈所追求的一切。
冬至回
读者问之一,完。
m******1
发帖数: 19713
2
韩寒很了不起,现在国内的言论自由度可比以前宽多了,这种帖子也让它留着
L*******e
发帖数: 2202
3
你不觉得这个帖子其实很五毛么。

【在 m******1 的大作中提到】
: 韩寒很了不起,现在国内的言论自由度可比以前宽多了,这种帖子也让它留着
m******1
发帖数: 19713
4
一点都不五毛,小将们认为中国不需要改,中国没有专制。

【在 L*******e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不觉得这个帖子其实很五毛么。
k*****e
发帖数: 22013
5
这个人的解读最符合我的观点。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作者:张安仁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2-28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28 8:19:51
阅读量:2678次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抽屉TwitterFacebook
《环球时报》总主编胡锡进先生12月25日12:21的微博:“韩寒连发博客,他“不
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认为“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因此
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他还认为中共有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
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
身”。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难得胡锡进先生能夸奖韩寒,并且说韩寒说的是“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但本着关心胡锡进先生的政治生命的态度还是要提醒一句: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中国人民
共和国政府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最终收获者!
胡锡进先生从韩寒文章中摘出这些语句联系起来,给人的理解是韩寒已经“华丽转
身”:韩寒“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说明中共政权的稳固。“革命的最终
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又说明了革命的危害和非正义或者并非实现民主的正确手段
。而现在中国改革的主体是中共政府,则“支持‘更有力的改革’”即是支持政府。中
共党员加上亲属3亿8千万,势力庞大,且将来有庞大到“就是人民本身”的可能,到那
个时候中国共产党将真正成为“三个代表”,支持率百分之百,这相对于只有百分之几
十的支持率的西方国家政府来说,中共政权简直合法得无以复加了!
最终,这些从韩寒文章中摘出的语句连贯成一个逻辑清晰的意思:中共政权固若金
汤,且革中共政权的命会导致灾难,因此支持中共政权主导的改革是最佳选择。而且中
共人数庞大,且有庞大到人人皆党员的可能性。到那个时候,英特纳雄耐尔就会实现。
所以,安心等待吧,政府会把自由和民主赐给你的!
有许多人对韩寒的《说民主》和《谈革命》的理解与胡锡进先生想要给人的这种理
解一样。这让许多人高兴,他们以为韩寒加入了自己的阵营,许多人痛心,他们以为韩
寒离开了自己的阵营:韩寒加入五毛党了!韩寒是在以素质论、国情论、文化论为中国
不能马上实行民主自由辩护。王晓渔12月25日的微博说:“读到《说民主》的第一反应
,就是韩寒和胡锡进会师了,《说民主》的观点和逻辑,都是《环球时报》常用的。不
知为何有些朋友批评《环球时报》,却认同《说民主》?但愿这是韩寒和胡锡进的一次
“偶遇”,两位不可能是同路人。”
但是,不完整的事实不再是事实,而经过精心裁剪的事实则是谎言。胡锡进先生能
做到一份可以指导其它媒体如何从事新闻报道工作的报纸的总主编,自然使用剪刀的水
平非同一般。而期望通过韩寒的文章理解韩寒的本意的朋友应该把文章当成一个整体来
理解。
韩寒在他的《说民主》和《谈革命》中说了三条路:非暴力革命或者说“天鹅绒革
命”;暴力革命;改良或者说改革。他选择的是改良。并且他已经开始在《要自由》中开
始实践这一道路。
关于天鹅绒革命,韩寒的原文是:“我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够发生在中国。不谈当
时的国际局势,也不说整个捷克的人口只有北京的一半。相信天鹅绒革命其实就是选择
相信了民众的素质,执政者的忍让,文人的领袖,这三者的共力才能形成天鹅绒革命,
我认为这三者在中国全部不存在。”
韩寒“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但他的理由是中国没有发生天鹅绒革命
的条件,而非不应该发生天鹅绒革命。是能不能的问题,不是该不该的问题。革命的对
象是政权,该不该革命关乎政权是否合法。而能不能则预设了一个前提:这个政权是非
法的,必须改变。思考的重点是改变是否有可能、应采取何种手段。
胡锡进先生摘选了韩寒文章中的相关“大实话”,大概是认为这些话可以说明中共
已经或将要真正成为“三个代表”,能够代表全体人民:“他还认为中共有8000万党员
,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
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
且不说韩寒把党员和党员的亲属都算到一起是一个多么明显的讽刺,且不说这个国
家除了党员和他们的亲属之外还有十亿中国人。即使这个国家的全体百姓从出生到入都
佩戴着党徽,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这个国家的体制就是一个掠夺者的体制,大家的真
实身份是掠夺和被掠夺者。区别只在于掠夺权力的大小和被掠夺程度的高低。
韩寒说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其实真的不在于你是不是党员,而在于你有没有足够
的势力和财力。假如你有足够的势力和财力,党是会主动吸纳你的,现在不是马上有一
个世界级富豪要进入政治局了吗。
目前党员的身份还值点钱,现在的具体价钱我不清楚,大概十年前我在部队的时候
,时价两千元人民币,(拿“人民币”买“共产党员”,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它就像教
师资格证一样,表明你获得了“掠夺资格证”,但有了这个资格,还不一定分配给你掠
夺的权力和位置,只是在获得掠夺的权力和位置时相对比较便利。而且这个资格证的价
钱会随着党员人数的增多逐渐递减,最后成为零。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党员了,没有了一
个掠夺者和被掠夺者的明显区别,大家只好互相掠夺。这个时候,把你称作党员还是人
民都没有区别。其实现在党员身份就已经不是区别掠夺和被掠夺者的标志了,而是公务
员与老百姓。所以现在才会出现上千上争夺一个公务员名额的事。而公务员越抢手,证
明政府掠夺民众的程度越大。
天鹅绒革命不太可能发生在中国并非是因为现在的政权稳固,而是因为现在政权的
顽固,因为没有“执政者的忍让”。至于如何顽固,从他们如何囚禁一个瞎子,以及如
何殴打和驱赶前去看望瞎子的网友就可以看出来。如果这个还不能证明,那么你可以看
看面对强拆者自焚者的视频,或者搜一搜王朝、聂树斌,再看看《李庄“认罪”背后的
真相》。面对这样的政府你不可能指望它会“忍让”。
天鹅绒革命当然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它是损失最少、时间最短的实现民主自由的方
式,但这个选项被取消了,原因之一就是执政者不会忍让,他把这条路堵死了。韩寒并
非在为现在的政权辩护,相反,正是因为现在的政权不能“忍让”民众的诉求,才证明
这是一个不合法的政府。
天鹅绒革命是什么?天鹅绒革命就是你自焚了或者威胁要自焚,强盗马上放下屠刀
,和你或者你的亲属商量给你一个什么价钱才肯搬迁。但在现实的中国,这就是一个童
话。
在这个一切美好的事物只存在于童话里一切正当的诉求只被当成笑话的国度,你如
果不肯被强拆,只有另一条路:把汽油泼到强盗身上!这就是暴力革命。
韩寒所说的天鹅绒革命不会发生的另两个原因也是暴力革命不容易发生和不应该发
生的原因。
韩寒说“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其实革命的最终收获者是心狠手辣者这一
危险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几乎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那更多的是学者的事。最现实的考虑是
我革命会有什么危险、有什么好处。绝大多数人只要能活着就不会革命,因为不革命还
能活着,一革命恐怕就没命了。而政府恰恰是利用了这一点不断的挤压民众的生存空间
,压榨民众的利益。这一点有最极端的表现形式,你只要看看那些面对强拆时自焚的人
就明白了:面对入室抢劫的强盗,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反而是以自杀来“威胁”强盗
。强盗巴不得你死掉,这样他掠夺你的财产时更加省事。但这样的事多了之后,你明白
了强盗抢你的钱时是不顾你的死活的,再遇到强拆就会把汽油泼向强盗。这样强盗抢钱
时就会有危险,虽然强盗不重视你的命,但自己的命还是爱惜的,因此在自焚的事闹大
的时候他还是要当着你们的教训一下小弟,以平息一下民愤,使你始终抱着“政府会为
我做主”的幻想继续自焚,这样强盗才不至于在抢财物的时候被泼汽油。养猪者还会训
斥他儿子不好好养猪呢,因为虐待猪,使猪不好好吃饭、长肉,会直接导致他少卖钱。
但是如果真的发生革命,且不要说精英人士马上就会过起每天早上读外国报纸的日
子,中国只剩下一帮穷哥们儿。首先是这帮穷哥们儿在赶跑精英们时流血、死人是免不
了的,而穷哥们儿们在民主进程中的曲折也是免不了的。 一不留神就又回到军阀混战
的年代了。当然知识分子会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民主”、“自由”、“理性”、“宽容
”,但是你只要看看能够宽容胡适的蒋中正先生就会明白听知识分子的话的革命者是什
么下场了。而你会认为我们现在的素质和形势都要比那个时候好吗?最起码到现在我还
没看到有哪一个人对民主自由的理解和实践程度能超越胡适先生的,相反看到的更多的
是“公知”和“非公知”约架、对骂、定点摘除、互骂汉奸和五毛。而那些真正发出声
音开启民智的知识分子,他们的声音只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传播而已,而有幸传播出去
的声音也大多会被误读。
韩寒很准确的概括了革命的特点,革命最容易成为一场利益掠夺和重新分配的狂欢
。有人说韩寒把我们最后的底牌都亮出来了,让对手知道了我们是不会进行暴力革命的
,因此对手不再畏惧我们。
韩寒说暴力革命只是一个筹码,是的,这是一个筹码,而且是最后的筹码。但是就
像是面临强拆时除了自焚的人,还有把刀子捅向强拆者的房主一样,逼到绝路,最后的
筹码也会拿出来的。
说不想革命不是说承认这个政权是合法的。“妥协”是民主诸多义项之一。但此妥
协不是向你屈服,而是和你商量。为什么要妥协?因为你我都有利益诉求,这些利益诉
求可能会产生冲突。在冲突时互相不退让一步,就要变成互相捅刀子。当然可能你手里
有枪,不等我拿出刀子,你手指一动,我就变筛子。但也说不定你会变筛子。因为你手
里的刀枪棍棒还是要用大量的军费和维稳经费雇人来挥舞的。那些挥舞刀枪的人若是感
觉受你的伤害远比受你的好处大的时候,他也可能会把枪口转向你,把刀子捅向你。前
段时间那三名携枪出逃的战士已经是个苗头了。这一点不必我提醒。政府已经很聪明了
,所以最近才出现军队高调为一名家中遭受强拆的一级军士维权的事情。
暴力革命并非完全不可能,但这是一条代价最大的路,是面临绝境时的孤注一掷。
而这一条路还有洒了一路的血和泪之后又回到原点的危险。
韩寒选择改良,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但这句话从胡锡进先生的嘴里说出来含义
是完全不同的。大家都在说改革,但改革的主体是谁?改革涉及到的各方关系如何?改革
方式等等细节由谁来决定?这些具体的问题决定了大家说的改革不是一回事。
韩寒所说的改革是由民众和政府共同主导的,在改革过程中,民众和政府是博弈和
对话的关系。改革方式、改革力度、速度等等由双方共同协商。当然就目前而言期望政
府同民众协商不太现实,但民众可以通过种种较为平和的手段表达诉求,迫使政府从统
治者变成博弈者。最近的乌坎事件即是此种策略取得成功的一个例子。(但这一成功现
在还是孤例,而且实在偶然,如果政府没有及时改变态度的话,很有可能成为暴力革命
。还有政府和乌坎村民之间的对话能否持续下去,能否不“秋后算账”,也有许多不确
定的因素。)而韩寒发表的第三篇文章《要自由》正是这种改革的实践。
而胡锡进先生所说的改革是政府单方主导的,是否改革、改革力度多大、如何改革
都由政府说了算,在此过程中,民众始终是处于被支配地位,民众的诉求政府可以听,
也可以不听。
12月27日《环球时报》的社论《抗议之年,思想不能输给口号》中称:“首先,中
国切不可在抗议的自由度上与西方攀比。事实证明,所有发展中国家在这一点上都比不
过西方国家。中国社会不可在这个问题上逞能,理想主义。第二,在慎对抗议示威的同
时,中国社会一定要有对它们的偶然爆发,甚至一定规模的爆发,拥有承受力。中国公
众得有独立判断国家政治形势的能力,而不被西方舆论的裁决所左右。不建立起这样的
承受力,中国的社会稳定永远都差一份关键的富余量,缺一份必有的从容。第三,在抗
议和示威不受鼓励的中国,社会治理管道的疏通必须是主动、积极的,中国经济和社会
改革的推进速度,必须比抗议自由的国家更快。中国在民生及反腐、社会公平等领域都
需不断建树,政府必须有抗议正在进行的紧迫感。”
这篇由胡锡进先生任总主编的报纸的社论中的文字验证了对胡锡进先生的判断:意
思只有一个,即:政府对民众的限制都是合理的,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
国切不可在的抗议的自由度上与西方攀比。中国社会不可在这个问题上逞能,”社会民
众唯一要做的就是具备“一份必有的从容”,相信政府、理解政府,要认识到中国国情
的特殊性,不要被西方国家忽悠了,要耐心等待政府的改革。而改革力度、改革速度等
等全由政府确定。但改革的目的和原因、动力只有一个:维持政权。因此《抗议之年,
思想不能输给口号》最后特别提醒政府:“必须有抗议正在进行的紧迫感。”
插一句题外话:这篇社论说在中国“抗议和示威不受鼓励”,实际上在哪个国家抗
议和示威都不受鼓励,没见过哪个国家重奖抗议和示威者的,也没见过哪个国家花纳税
人的人在纽约街头宣传抗议和示威的。但是在正常的国家,和平的抗议和示威不会被鼓
励,也是不会被禁止的,只要你不打砸抢,警察不会管你,因为这是你的正当权利。而
在中国,抗议和示威不止是这篇社论所说的“不受鼓励”,而且是被严厉禁止的,民众
若要抗议示威是需要冒失去自由和生命的危险的!而且不要说你在大街上的抗议被禁止
,你在网络上打几个字也先要自我审查一下,以免因为有XX词导致网站对你说“抱歉”。
韩寒并非转向,而是开始探索如何行动。他以前的文章看着很过瘾,因为他用犀利
的语言说出了事实,但只是说事实找毛病是无济于事的,因为话语没有什么力量,行动
才能改变。革命的口号很振奋人心,却有各种各样的危害。渐进的路来得最慢,最考验
人的意志和耐心,却是代价最小的。他在妥协吗?是的。但这种妥协不是屈服和归顺,
而是对话和博弈。在这种博弈中,民众不是被的服从者,而是与政府平等的博弈者。
最近的乌坎事件,即是一场对话和博弈。《人民日报》12月22日时评《“乌坎转机
”提示我们什么》中说“有利益博弈并不可怕。有了这样的博弈,才能更好地平衡利益
、协调关系,让整个社会处于动态稳定之中。”尽管这篇文章遮遮掩掩的把利益博弈双
方暗示为地方官员和村民,仍把上级的党和政府定义成裁判员,但实际上党和政府在这
起事件中已经成为与村民进行博弈和对话的一方了,最明显的证据是广东省委“口头承
认”村民自发形成的维权组织的合法地位。
李承鹏在博文《民主就是不攀亲》中用这件事证明中国人素质低也可以搞民主,并
以此暗讽韩寒的改良之路。但他的暗讽是建立在对韩寒的误读上的。乌坎事件中村民的
行为恰恰符合韩寒的主张:在政府不主动与我对话时,我以行动和话语要求我的权利,
但我尽可能不暴力革命。这一点可以从军警对乌坎围困数天未出现大规模暴力事件可以
看出来。
这是民主,但这是即兴式的民主。村民们在这次利益博弈中获得满足。乌坎事件并
非革命,只是要求利益。能够要求利益本身就是推动进步。当然正当的利益必须要通过
抗议示威才能免于被掠夺远远不够,理想的状态是正当利益完全没有被掠夺的危险,但
现实是现在正当利益随时会被掠夺,成功的保住正当利益只是偶然,在这种现实中要求
利益有不被掠夺的保障是不现实的。我们只能通过一次次的实现偶然才能达到理想的必
然。
乌坎的这次民主是以村民因为共同利益团结起来与官员对抗,是临时集合起来共同
对外的民主,而民主不仅仅是抵御外侮,更重要的是团体内部的民主。当乌坎村的村民
之间出现利益矛盾时,他们又如何呢?又要上演一出“迷你乌坎事件”吗?被“口头承认
”的乌坎维权组织能否转型为村民自治组织并公正公平的履行职责?
我出生的村子也曾经民主过。当年因为农民“三提五统”收费过高,村民们在村里
聚焦抗税,县里前来维稳的警车都差点被欣翻。抗税成功之后,县政府抓了一个村里的
二愣子,以“搞税罪”判处缓刑一年,关了两天放回去了,县政府又解散了村委会,由
村党支部负责村内事务。临近的村子都因此对我的村子敬畏三分,认为是“暴民”,惹
不起。
后来村民们轰轰烈烈的搞过村委会海选。在数次选举中,有给村民发大米的,有炖
了红烧肉请客的,虽然有贿选现象和宗族联合选举,但毕竟还是开始了选举。
李承鹏说“你养成民众珍惜选票的习惯,他们就不会为了Q币出卖尊严。”道理当
然是这样讲,但现实是养成是需要环境和时间的。我出生的村子数次村委会海选时各候
选人都在贿选,而有选举权的村民也接受贿选。他们可以因为吃了一碗红烧肉而投票,
也可以因为得到了五斤大米而投票。或者不接受贿选,但是会随意填上亲朋好友的名字
贿选者和被贿选者都认为这很正常,唯一感觉不正常的是惊讶自己居然在一张纸片上写
三个字就可以吃到肉或者大米,感觉像是白给的。当村民可以因为一碗红烧肉而投票的
时候,当然也可以为了Q币投票。
但贿选相对于不选还是一种进步。我相信经过了几次这样的选举训练之后,村民们
能明白自己手中选票的价值,不再会廉价出售。但这种民主素质的提高也是需要先有一
个海选的制度做前提。村民需要在选举的实践中学习如何使用选票。如果没有海选制度
,另一个方法就是告诉他们,外面还有一个人人都有选票的世界。但做到这一点很难,
因为第一我们的电视网络上全是伟光正的报道,你想把目光从天堂转向人间就得翻墙。
第二大多数人还是对民主什么的没兴趣。所以韩寒的这几篇文章引起的争论就是文章价
值之一。
现实是,我的村子从第一次选举到现在十几年了,还是没有选出村委会。村级选举
中的贿选、宗族势力还是在发挥作用,而且村级民主和大的制度是不兼容的。村子毕竟
还是处于乡、县的管理下。村子的选举会受到各种压力,上面希望在村子里有自己的代
理人,所以会采取各种办法阻止村委会的产生,所以现在还是只有党支部。但是村民设
立了村民代表,在村党支部讨论村内事务时参与协商。
李承鹏《民主就是不攀亲》中也说了,他参选人大代表的意义更大于当选的意义,
但他的参选为什么是一个苦逼的过程?为何正常的询问选举情况要低声下气,还要请自
己的老妈出面,自己在背后做地下党?李承鹏的低声下气不就是对现实的妥协吗?为何李
承鹏不大闹居委会,主张自己的参与权知情权以及其它各种权?
素质低当然能搞民主,但韩寒说的是,素质低可以搞民主,但能决定民主质量。那
些政治警惕性巨高的居委会大妈民主素质高不高?她们已经在降低当前本来就低得可怜
的民主质量了!
即使李承鹏顺利当选,当然这个也不太可能。当选之后呢?在目前这个情况下,你
当了人大代表,做好做坏全靠良心了。因为你一旦进了体制,马上就会被拉拢,而且你
即使令投你票的选民们失望也无关紧要,只要你参与掠夺,你就是“自己人”。而那些
再次想取你而代之的自荐候选人会成为你曾经当过的苦逼地下党。在目前这个体制下,
当官当人大代表全是“良心活”,怎么干全凭自己的良心。李承鹏有参选的权利,他可
以通过争取选民的选票竞选,也可以通过向上级赠送自己的钞票贿选,而前一条路明显
比后一条的风险和危险要大得多。所以李承鹏干的是“有良心的活”。
上文说要提高民主素质除了要有一个民主的环境外,也可以通过获取信息达成,我
相信李承鹏先生的民主素质就是通过广泛的阅读和了解外部世界提高的,因为他只是接
受学校教育和同居委会老太太交流的话,只能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
在自己的民主素质提高之后,李承鹏和韩寒都可以通过言论传播民主自由,这也是
促进改良的方法之一。但即使接触到了外部世界,民主素质或者其它素质也不一定会有
什么改变,即使改变了也不一定会继续传播。在美国马萨诸塞大学学习过的周其凤校长
就说“在培养世界公民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美国的教育是一塌糊涂”。但在中国批评
美国是非常“政治正确”的,所以周校长说的是不是真话或者真心话实在没法判断。但
在自己国家的公民教育还一塌糊涂的时候批评别国的世界公民教育,实在是有违“见贤
思齐”的圣人之道。在世界各地拿纳税人的钱建孔子学院推行圣贤之道,自己却不遵行
,这一点和给小学生开思想品德课有点相似。
国际歌里说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期待执政者主动的改良那是胡锡进先生传播给我们的美好幻想,我们
还是应该主动去“苦逼”改良,在苦逼中要求我们的权利,逼迫执政者成为博弈者。当
然,如果苦逼也无法改良,就只好拿出最后一个筹码了。就像乌坎事件,如果广东省委
不去谈判,那些没水喝没饭吃也不屈服的村民们接下来会做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在目前的情况下,改良是一条代价最小的路。在改良过程中,韩寒所说的制约中国
不能出现天鹅绒革命的三个方面都会有发展。民众在表达利益诉求过程中掌握博弈技巧
和理解民主,学会运用自由,政府则逐步退让直到明白并成为博弈一方。而知识分子则
在此过程中“说三道四”,起辅助作用。并且作用会越来越大。但知识分子只适合做一
个辅助者,永远不可能成为不应该成为博弈中的一方。韩寒说文人应该是反向的墙头草
,应该有自己的立场,但不应该有自己的站位。这句话和“知识分子应该是永远的反对
派”意思一样,这应该是“知识分子”这个词最恰当的定义了。村上春村也说过:“以
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哈维尔当了总统,但当
他当上总统时,他的身份就成为政治家,不再是知识分子了。
李承鹏可以参选人大代表,韩寒可以讨价还价要自由,本质上都是要作为政府的平
等博弈方向其索要自己的正当权利,并以此迫使政府成为博弈中的一方。就此来说,李
承鹏暗讽韩寒实在是选错了人,因为两人本来走的就是一条路。
还是借用一句话做结尾吧:没办法将军,就坚持拱卒!
k*****e
发帖数: 22013
6
理性民主和五毛的话,说出来有时候就只差一点点。
为什么呢?因为五毛需要伪装啊,不伪装的话怎么骗人呢?
赤裸裸地说共产党好,已经没有人听了。
其中有一种伪装就是装扮成理性民主的视角。
但是,效果看上去只差一点点,出发点却是截然不同。
同样是批评中国人的素质:
五毛的潜台词是说:中国人素质差,不能革命,所以维护共产党统治最好。
理性民主则是认为:中国人素质还不足以革命,所以要启蒙教育,开发民智。
从这一点看,韩寒就和五毛有天壤之别。

【在 L*******e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不觉得这个帖子其实很五毛么。
D**S
发帖数: 24887
7
I think he is so smart that he never crosses the line. But this is hardly
evidence of a much improved freedom of press in China.

【在 m******1 的大作中提到】
: 韩寒很了不起,现在国内的言论自由度可比以前宽多了,这种帖子也让它留着
m******1
发帖数: 19713
8
韩寒与5毛本质的区别是:韩寒很清楚土共是什么东西,而5毛则认贼作父。韩寒在国内
那种专制制度下不能直抒胸意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他可没少讽刺土共,明眼的人都
看得出来他的真正立场。

【在 k*****e 的大作中提到】
: 理性民主和五毛的话,说出来有时候就只差一点点。
: 为什么呢?因为五毛需要伪装啊,不伪装的话怎么骗人呢?
: 赤裸裸地说共产党好,已经没有人听了。
: 其中有一种伪装就是装扮成理性民主的视角。
: 但是,效果看上去只差一点点,出发点却是截然不同。
: 同样是批评中国人的素质:
: 五毛的潜台词是说:中国人素质差,不能革命,所以维护共产党统治最好。
: 理性民主则是认为:中国人素质还不足以革命,所以要启蒙教育,开发民智。
: 从这一点看,韩寒就和五毛有天壤之别。

D**S
发帖数: 24887
9
同意。韩寒某种角度上也可以算是在走钢丝,只不过到目前还都安全。以后不知道会怎
样。

内那种专制制度下不能直抒胸意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他可没少讽刺土共,明眼的人
都看得出来他的真正立场。

【在 m******1 的大作中提到】
: 韩寒与5毛本质的区别是:韩寒很清楚土共是什么东西,而5毛则认贼作父。韩寒在国内
: 那种专制制度下不能直抒胸意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他可没少讽刺土共,明眼的人都
: 看得出来他的真正立场。

L*******e
发帖数: 2202
10
你们两个老将真是的,国内的自由派们都开始批韩寒的吧,你们还在捧他。lol
我觉得他的这几篇文章到是和我思想相近,比如主张改良,而不是革命。他在论民主里
还说中共有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
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P
相关主题
还没有看过韩寒被封为革命领袖的《韩三篇》的,看这儿---非常非常之煽动冉沙洲:习近平出访捷克为何惹关注? (转载)
韩寒论“革命、民主与自由” 争论空前激烈(图)求鉴定:韩寒是老将还是小将?
韩寒:说民主从暴力革命到制度改良:中国的进步之路
m******1
发帖数: 19713
11
「论民主」我没看,我只是说这篇还挺靠谱

【在 L*******e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们两个老将真是的,国内的自由派们都开始批韩寒的吧,你们还在捧他。lol
: 我觉得他的这几篇文章到是和我思想相近,比如主张改良,而不是革命。他在论民主里
: 还说中共有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
: 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P

k*****e
发帖数: 22013
12
韩寒这里面和我的思想有接近的部分吧。
比如他说现在革命,很容易就是小人夺权,君子是最早退出的。
这是有过历史的先例的,比如陈独秀,作为共产党的创始人,
却在党内权力斗争中败下阵来,最后和共产党分道扬镳。
无产阶级革命也很容易导致斗争扩大化,变成暴民革命,
这也是有过历史教训的,比如土改。变成对所有富人的掠夺。
这只能说明,革命必须有成熟的民众和成熟思想的领导,
并不能一概而论地说革命必定就要失败。
我也并不排斥改良,如果可行的话,改良是对老百姓伤害最小的方法。
改良并不是看领导人某天良心发现,主动让权,这等于是等着天上掉馅饼。
改良的动力必然是也只能是来自于自下而上的压力。
就像广东那个书记说的“领导一天比一天难当”。为什么难当?
还不是因为老百姓更懂得维权了,不能任当官的恣意妄为了。
我觉得乌坎就是一个从民众和政府博弈,压力导致政府改良的成功例子。
所以改良最终还是要让老百姓觉醒。懂得利用合法的武器保护自己。
比如最近的独立参选人风潮,就是很好的切入点,从人大的角度施压。
还有冯正虎倡导的“我要立案”,是从司法的角度施压。
这些都是很好的改良途径,而且也不是口头说说,完全有实际行动。
至于你引用的这两句,不能苟同。8000万党员难道个个都是受益阶层?
实际上8000万里面绝大多数都是连勺汤都喝不到的主儿。3亿更是没谱。
没个一官半职的党员就别说了,就算只是个小官,也同样是被剥削的料。

【在 L*******e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们两个老将真是的,国内的自由派们都开始批韩寒的吧,你们还在捧他。lol
: 我觉得他的这几篇文章到是和我思想相近,比如主张改良,而不是革命。他在论民主里
: 还说中共有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
: 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P

k*****e
发帖数: 22013
13
这个人的解读最符合我的观点。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作者:张安仁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2-28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28 8:19:51
阅读量:2678次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抽屉TwitterFacebook
《环球时报》总主编胡锡进先生12月25日12:21的微博:“韩寒连发博客,他“不
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认为“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因此
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他还认为中共有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
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
身”。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难得胡锡进先生能夸奖韩寒,并且说韩寒说的是“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但本着关心胡锡进先生的政治生命的态度还是要提醒一句: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中国人民
共和国政府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最终收获者!
胡锡进先生从韩寒文章中摘出这些语句联系起来,给人的理解是韩寒已经“华丽转
身”:韩寒“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说明中共政权的稳固。“革命的最终
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又说明了革命的危害和非正义或者并非实现民主的正确手段
。而现在中国改革的主体是中共政府,则“支持‘更有力的改革’”即是支持政府。中
共党员加上亲属3亿8千万,势力庞大,且将来有庞大到“就是人民本身”的可能,到那
个时候中国共产党将真正成为“三个代表”,支持率百分之百,这相对于只有百分之几
十的支持率的西方国家政府来说,中共政权简直合法得无以复加了!
最终,这些从韩寒文章中摘出的语句连贯成一个逻辑清晰的意思:中共政权固若金
汤,且革中共政权的命会导致灾难,因此支持中共政权主导的改革是最佳选择。而且中
共人数庞大,且有庞大到人人皆党员的可能性。到那个时候,英特纳雄耐尔就会实现。
所以,安心等待吧,政府会把自由和民主赐给你的!
有许多人对韩寒的《说民主》和《谈革命》的理解与胡锡进先生想要给人的这种理
解一样。这让许多人高兴,他们以为韩寒加入了自己的阵营,许多人痛心,他们以为韩
寒离开了自己的阵营:韩寒加入五毛党了!韩寒是在以素质论、国情论、文化论为中国
不能马上实行民主自由辩护。王晓渔12月25日的微博说:“读到《说民主》的第一反应
,就是韩寒和胡锡进会师了,《说民主》的观点和逻辑,都是《环球时报》常用的。不
知为何有些朋友批评《环球时报》,却认同《说民主》?但愿这是韩寒和胡锡进的一次
“偶遇”,两位不可能是同路人。”
但是,不完整的事实不再是事实,而经过精心裁剪的事实则是谎言。胡锡进先生能
做到一份可以指导其它媒体如何从事新闻报道工作的报纸的总主编,自然使用剪刀的水
平非同一般。而期望通过韩寒的文章理解韩寒的本意的朋友应该把文章当成一个整体来
理解。
韩寒在他的《说民主》和《谈革命》中说了三条路:非暴力革命或者说“天鹅绒革
命”;暴力革命;改良或者说改革。他选择的是改良。并且他已经开始在《要自由》中开
始实践这一道路。
关于天鹅绒革命,韩寒的原文是:“我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够发生在中国。不谈当
时的国际局势,也不说整个捷克的人口只有北京的一半。相信天鹅绒革命其实就是选择
相信了民众的素质,执政者的忍让,文人的领袖,这三者的共力才能形成天鹅绒革命,
我认为这三者在中国全部不存在。”
韩寒“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但他的理由是中国没有发生天鹅绒革命
的条件,而非不应该发生天鹅绒革命。是能不能的问题,不是该不该的问题。革命的对
象是政权,该不该革命关乎政权是否合法。而能不能则预设了一个前提:这个政权是非
法的,必须改变。思考的重点是改变是否有可能、应采取何种手段。
胡锡进先生摘选了韩寒文章中的相关“大实话”,大概是认为这些话可以说明中共
已经或将要真正成为“三个代表”,能够代表全体人民:“他还认为中共有8000万党员
,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
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
且不说韩寒把党员和党员的亲属都算到一起是一个多么明显的讽刺,且不说这个国
家除了党员和他们的亲属之外还有十亿中国人。即使这个国家的全体百姓从出生到入都
佩戴着党徽,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这个国家的体制就是一个掠夺者的体制,大家的真
实身份是掠夺和被掠夺者。区别只在于掠夺权力的大小和被掠夺程度的高低。
韩寒说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其实真的不在于你是不是党员,而在于你有没有足够
的势力和财力。假如你有足够的势力和财力,党是会主动吸纳你的,现在不是马上有一
个世界级富豪要进入政治局了吗。
目前党员的身份还值点钱,现在的具体价钱我不清楚,大概十年前我在部队的时候
,时价两千元人民币,(拿“人民币”买“共产党员”,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它就像教
师资格证一样,表明你获得了“掠夺资格证”,但有了这个资格,还不一定分配给你掠
夺的权力和位置,只是在获得掠夺的权力和位置时相对比较便利。而且这个资格证的价
钱会随着党员人数的增多逐渐递减,最后成为零。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党员了,没有了一
个掠夺者和被掠夺者的明显区别,大家只好互相掠夺。这个时候,把你称作党员还是人
民都没有区别。其实现在党员身份就已经不是区别掠夺和被掠夺者的标志了,而是公务
员与老百姓。所以现在才会出现上千上争夺一个公务员名额的事。而公务员越抢手,证
明政府掠夺民众的程度越大。
天鹅绒革命不太可能发生在中国并非是因为现在的政权稳固,而是因为现在政权的
顽固,因为没有“执政者的忍让”。至于如何顽固,从他们如何囚禁一个瞎子,以及如
何殴打和驱赶前去看望瞎子的网友就可以看出来。如果这个还不能证明,那么你可以看
看面对强拆者自焚者的视频,或者搜一搜王朝、聂树斌,再看看《李庄“认罪”背后的
真相》。面对这样的政府你不可能指望它会“忍让”。
天鹅绒革命当然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它是损失最少、时间最短的实现民主自由的方
式,但这个选项被取消了,原因之一就是执政者不会忍让,他把这条路堵死了。韩寒并
非在为现在的政权辩护,相反,正是因为现在的政权不能“忍让”民众的诉求,才证明
这是一个不合法的政府。
天鹅绒革命是什么?天鹅绒革命就是你自焚了或者威胁要自焚,强盗马上放下屠刀
,和你或者你的亲属商量给你一个什么价钱才肯搬迁。但在现实的中国,这就是一个童
话。
在这个一切美好的事物只存在于童话里一切正当的诉求只被当成笑话的国度,你如
果不肯被强拆,只有另一条路:把汽油泼到强盗身上!这就是暴力革命。
韩寒所说的天鹅绒革命不会发生的另两个原因也是暴力革命不容易发生和不应该发
生的原因。
韩寒说“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其实革命的最终收获者是心狠手辣者这一
危险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几乎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那更多的是学者的事。最现实的考虑是
我革命会有什么危险、有什么好处。绝大多数人只要能活着就不会革命,因为不革命还
能活着,一革命恐怕就没命了。而政府恰恰是利用了这一点不断的挤压民众的生存空间
,压榨民众的利益。这一点有最极端的表现形式,你只要看看那些面对强拆时自焚的人
就明白了:面对入室抢劫的强盗,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反而是以自杀来“威胁”强盗
。强盗巴不得你死掉,这样他掠夺你的财产时更加省事。但这样的事多了之后,你明白
了强盗抢你的钱时是不顾你的死活的,再遇到强拆就会把汽油泼向强盗。这样强盗抢钱
时就会有危险,虽然强盗不重视你的命,但自己的命还是爱惜的,因此在自焚的事闹大
的时候他还是要当着你们的教训一下小弟,以平息一下民愤,使你始终抱着“政府会为
我做主”的幻想继续自焚,这样强盗才不至于在抢财物的时候被泼汽油。养猪者还会训
斥他儿子不好好养猪呢,因为虐待猪,使猪不好好吃饭、长肉,会直接导致他少卖钱。
但是如果真的发生革命,且不要说精英人士马上就会过起每天早上读外国报纸的日
子,中国只剩下一帮穷哥们儿。首先是这帮穷哥们儿在赶跑精英们时流血、死人是免不
了的,而穷哥们儿们在民主进程中的曲折也是免不了的。 一不留神就又回到军阀混战
的年代了。当然知识分子会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民主”、“自由”、“理性”、“宽容
”,但是你只要看看能够宽容胡适的蒋中正先生就会明白听知识分子的话的革命者是什
么下场了。而你会认为我们现在的素质和形势都要比那个时候好吗?最起码到现在我还
没看到有哪一个人对民主自由的理解和实践程度能超越胡适先生的,相反看到的更多的
是“公知”和“非公知”约架、对骂、定点摘除、互骂汉奸和五毛。而那些真正发出声
音开启民智的知识分子,他们的声音只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传播而已,而有幸传播出去
的声音也大多会被误读。
韩寒很准确的概括了革命的特点,革命最容易成为一场利益掠夺和重新分配的狂欢
。有人说韩寒把我们最后的底牌都亮出来了,让对手知道了我们是不会进行暴力革命的
,因此对手不再畏惧我们。
韩寒说暴力革命只是一个筹码,是的,这是一个筹码,而且是最后的筹码。但是就
像是面临强拆时除了自焚的人,还有把刀子捅向强拆者的房主一样,逼到绝路,最后的
筹码也会拿出来的。
说不想革命不是说承认这个政权是合法的。“妥协”是民主诸多义项之一。但此妥
协不是向你屈服,而是和你商量。为什么要妥协?因为你我都有利益诉求,这些利益诉
求可能会产生冲突。在冲突时互相不退让一步,就要变成互相捅刀子。当然可能你手里
有枪,不等我拿出刀子,你手指一动,我就变筛子。但也说不定你会变筛子。因为你手
里的刀枪棍棒还是要用大量的军费和维稳经费雇人来挥舞的。那些挥舞刀枪的人若是感
觉受你的伤害远比受你的好处大的时候,他也可能会把枪口转向你,把刀子捅向你。前
段时间那三名携枪出逃的战士已经是个苗头了。这一点不必我提醒。政府已经很聪明了
,所以最近才出现军队高调为一名家中遭受强拆的一级军士维权的事情。
暴力革命并非完全不可能,但这是一条代价最大的路,是面临绝境时的孤注一掷。
而这一条路还有洒了一路的血和泪之后又回到原点的危险。
韩寒选择改良,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但这句话从胡锡进先生的嘴里说出来含义
是完全不同的。大家都在说改革,但改革的主体是谁?改革涉及到的各方关系如何?改革
方式等等细节由谁来决定?这些具体的问题决定了大家说的改革不是一回事。
韩寒所说的改革是由民众和政府共同主导的,在改革过程中,民众和政府是博弈和
对话的关系。改革方式、改革力度、速度等等由双方共同协商。当然就目前而言期望政
府同民众协商不太现实,但民众可以通过种种较为平和的手段表达诉求,迫使政府从统
治者变成博弈者。最近的乌坎事件即是此种策略取得成功的一个例子。(但这一成功现
在还是孤例,而且实在偶然,如果政府没有及时改变态度的话,很有可能成为暴力革命
。还有政府和乌坎村民之间的对话能否持续下去,能否不“秋后算账”,也有许多不确
定的因素。)而韩寒发表的第三篇文章《要自由》正是这种改革的实践。
而胡锡进先生所说的改革是政府单方主导的,是否改革、改革力度多大、如何改革
都由政府说了算,在此过程中,民众始终是处于被支配地位,民众的诉求政府可以听,
也可以不听。
12月27日《环球时报》的社论《抗议之年,思想不能输给口号》中称:“首先,中
国切不可在抗议的自由度上与西方攀比。事实证明,所有发展中国家在这一点上都比不
过西方国家。中国社会不可在这个问题上逞能,理想主义。第二,在慎对抗议示威的同
时,中国社会一定要有对它们的偶然爆发,甚至一定规模的爆发,拥有承受力。中国公
众得有独立判断国家政治形势的能力,而不被西方舆论的裁决所左右。不建立起这样的
承受力,中国的社会稳定永远都差一份关键的富余量,缺一份必有的从容。第三,在抗
议和示威不受鼓励的中国,社会治理管道的疏通必须是主动、积极的,中国经济和社会
改革的推进速度,必须比抗议自由的国家更快。中国在民生及反腐、社会公平等领域都
需不断建树,政府必须有抗议正在进行的紧迫感。”
这篇由胡锡进先生任总主编的报纸的社论中的文字验证了对胡锡进先生的判断:意
思只有一个,即:政府对民众的限制都是合理的,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
国切不可在的抗议的自由度上与西方攀比。中国社会不可在这个问题上逞能,”社会民
众唯一要做的就是具备“一份必有的从容”,相信政府、理解政府,要认识到中国国情
的特殊性,不要被西方国家忽悠了,要耐心等待政府的改革。而改革力度、改革速度等
等全由政府确定。但改革的目的和原因、动力只有一个:维持政权。因此《抗议之年,
思想不能输给口号》最后特别提醒政府:“必须有抗议正在进行的紧迫感。”
插一句题外话:这篇社论说在中国“抗议和示威不受鼓励”,实际上在哪个国家抗
议和示威都不受鼓励,没见过哪个国家重奖抗议和示威者的,也没见过哪个国家花纳税
人的人在纽约街头宣传抗议和示威的。但是在正常的国家,和平的抗议和示威不会被鼓
励,也是不会被禁止的,只要你不打砸抢,警察不会管你,因为这是你的正当权利。而
在中国,抗议和示威不止是这篇社论所说的“不受鼓励”,而且是被严厉禁止的,民众
若要抗议示威是需要冒失去自由和生命的危险的!而且不要说你在大街上的抗议被禁止
,你在网络上打几个字也先要自我审查一下,以免因为有XX词导致网站对你说“抱歉”。
韩寒并非转向,而是开始探索如何行动。他以前的文章看着很过瘾,因为他用犀利
的语言说出了事实,但只是说事实找毛病是无济于事的,因为话语没有什么力量,行动
才能改变。革命的口号很振奋人心,却有各种各样的危害。渐进的路来得最慢,最考验
人的意志和耐心,却是代价最小的。他在妥协吗?是的。但这种妥协不是屈服和归顺,
而是对话和博弈。在这种博弈中,民众不是被的服从者,而是与政府平等的博弈者。
最近的乌坎事件,即是一场对话和博弈。《人民日报》12月22日时评《“乌坎转机
”提示我们什么》中说“有利益博弈并不可怕。有了这样的博弈,才能更好地平衡利益
、协调关系,让整个社会处于动态稳定之中。”尽管这篇文章遮遮掩掩的把利益博弈双
方暗示为地方官员和村民,仍把上级的党和政府定义成裁判员,但实际上党和政府在这
起事件中已经成为与村民进行博弈和对话的一方了,最明显的证据是广东省委“口头承
认”村民自发形成的维权组织的合法地位。
李承鹏在博文《民主就是不攀亲》中用这件事证明中国人素质低也可以搞民主,并
以此暗讽韩寒的改良之路。但他的暗讽是建立在对韩寒的误读上的。乌坎事件中村民的
行为恰恰符合韩寒的主张:在政府不主动与我对话时,我以行动和话语要求我的权利,
但我尽可能不暴力革命。这一点可以从军警对乌坎围困数天未出现大规模暴力事件可以
看出来。
这是民主,但这是即兴式的民主。村民们在这次利益博弈中获得满足。乌坎事件并
非革命,只是要求利益。能够要求利益本身就是推动进步。当然正当的利益必须要通过
抗议示威才能免于被掠夺远远不够,理想的状态是正当利益完全没有被掠夺的危险,但
现实是现在正当利益随时会被掠夺,成功的保住正当利益只是偶然,在这种现实中要求
利益有不被掠夺的保障是不现实的。我们只能通过一次次的实现偶然才能达到理想的必
然。
乌坎的这次民主是以村民因为共同利益团结起来与官员对抗,是临时集合起来共同
对外的民主,而民主不仅仅是抵御外侮,更重要的是团体内部的民主。当乌坎村的村民
之间出现利益矛盾时,他们又如何呢?又要上演一出“迷你乌坎事件”吗?被“口头承认
”的乌坎维权组织能否转型为村民自治组织并公正公平的履行职责?
我出生的村子也曾经民主过。当年因为农民“三提五统”收费过高,村民们在村里
聚焦抗税,县里前来维稳的警车都差点被欣翻。抗税成功之后,县政府抓了一个村里的
二愣子,以“搞税罪”判处缓刑一年,关了两天放回去了,县政府又解散了村委会,由
村党支部负责村内事务。临近的村子都因此对我的村子敬畏三分,认为是“暴民”,惹
不起。
后来村民们轰轰烈烈的搞过村委会海选。在数次选举中,有给村民发大米的,有炖
了红烧肉请客的,虽然有贿选现象和宗族联合选举,但毕竟还是开始了选举。
李承鹏说“你养成民众珍惜选票的习惯,他们就不会为了Q币出卖尊严。”道理当
然是这样讲,但现实是养成是需要环境和时间的。我出生的村子数次村委会海选时各候
选人都在贿选,而有选举权的村民也接受贿选。他们可以因为吃了一碗红烧肉而投票,
也可以因为得到了五斤大米而投票。或者不接受贿选,但是会随意填上亲朋好友的名字
贿选者和被贿选者都认为这很正常,唯一感觉不正常的是惊讶自己居然在一张纸片上写
三个字就可以吃到肉或者大米,感觉像是白给的。当村民可以因为一碗红烧肉而投票的
时候,当然也可以为了Q币投票。
但贿选相对于不选还是一种进步。我相信经过了几次这样的选举训练之后,村民们
能明白自己手中选票的价值,不再会廉价出售。但这种民主素质的提高也是需要先有一
个海选的制度做前提。村民需要在选举的实践中学习如何使用选票。如果没有海选制度
,另一个方法就是告诉他们,外面还有一个人人都有选票的世界。但做到这一点很难,
因为第一我们的电视网络上全是伟光正的报道,你想把目光从天堂转向人间就得翻墙。
第二大多数人还是对民主什么的没兴趣。所以韩寒的这几篇文章引起的争论就是文章价
值之一。
现实是,我的村子从第一次选举到现在十几年了,还是没有选出村委会。村级选举
中的贿选、宗族势力还是在发挥作用,而且村级民主和大的制度是不兼容的。村子毕竟
还是处于乡、县的管理下。村子的选举会受到各种压力,上面希望在村子里有自己的代
理人,所以会采取各种办法阻止村委会的产生,所以现在还是只有党支部。但是村民设
立了村民代表,在村党支部讨论村内事务时参与协商。
李承鹏《民主就是不攀亲》中也说了,他参选人大代表的意义更大于当选的意义,
但他的参选为什么是一个苦逼的过程?为何正常的询问选举情况要低声下气,还要请自
己的老妈出面,自己在背后做地下党?李承鹏的低声下气不就是对现实的妥协吗?为何李
承鹏不大闹居委会,主张自己的参与权知情权以及其它各种权?
素质低当然能搞民主,但韩寒说的是,素质低可以搞民主,但能决定民主质量。那
些政治警惕性巨高的居委会大妈民主素质高不高?她们已经在降低当前本来就低得可怜
的民主质量了!
即使李承鹏顺利当选,当然这个也不太可能。当选之后呢?在目前这个情况下,你
当了人大代表,做好做坏全靠良心了。因为你一旦进了体制,马上就会被拉拢,而且你
即使令投你票的选民们失望也无关紧要,只要你参与掠夺,你就是“自己人”。而那些
再次想取你而代之的自荐候选人会成为你曾经当过的苦逼地下党。在目前这个体制下,
当官当人大代表全是“良心活”,怎么干全凭自己的良心。李承鹏有参选的权利,他可
以通过争取选民的选票竞选,也可以通过向上级赠送自己的钞票贿选,而前一条路明显
比后一条的风险和危险要大得多。所以李承鹏干的是“有良心的活”。
上文说要提高民主素质除了要有一个民主的环境外,也可以通过获取信息达成,我
相信李承鹏先生的民主素质就是通过广泛的阅读和了解外部世界提高的,因为他只是接
受学校教育和同居委会老太太交流的话,只能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
在自己的民主素质提高之后,李承鹏和韩寒都可以通过言论传播民主自由,这也是
促进改良的方法之一。但即使接触到了外部世界,民主素质或者其它素质也不一定会有
什么改变,即使改变了也不一定会继续传播。在美国马萨诸塞大学学习过的周其凤校长
就说“在培养世界公民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美国的教育是一塌糊涂”。但在中国批评
美国是非常“政治正确”的,所以周校长说的是不是真话或者真心话实在没法判断。但
在自己国家的公民教育还一塌糊涂的时候批评别国的世界公民教育,实在是有违“见贤
思齐”的圣人之道。在世界各地拿纳税人的钱建孔子学院推行圣贤之道,自己却不遵行
,这一点和给小学生开思想品德课有点相似。
国际歌里说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期待执政者主动的改良那是胡锡进先生传播给我们的美好幻想,我们
还是应该主动去“苦逼”改良,在苦逼中要求我们的权利,逼迫执政者成为博弈者。当
然,如果苦逼也无法改良,就只好拿出最后一个筹码了。就像乌坎事件,如果广东省委
不去谈判,那些没水喝没饭吃也不屈服的村民们接下来会做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在目前的情况下,改良是一条代价最小的路。在改良过程中,韩寒所说的制约中国
不能出现天鹅绒革命的三个方面都会有发展。民众在表达利益诉求过程中掌握博弈技巧
和理解民主,学会运用自由,政府则逐步退让直到明白并成为博弈一方。而知识分子则
在此过程中“说三道四”,起辅助作用。并且作用会越来越大。但知识分子只适合做一
个辅助者,永远不可能成为不应该成为博弈中的一方。韩寒说文人应该是反向的墙头草
,应该有自己的立场,但不应该有自己的站位。这句话和“知识分子应该是永远的反对
派”意思一样,这应该是“知识分子”这个词最恰当的定义了。村上春村也说过:“以
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哈维尔当了总统,但当
他当上总统时,他的身份就成为政治家,不再是知识分子了。
李承鹏可以参选人大代表,韩寒可以讨价还价要自由,本质上都是要作为政府的平
等博弈方向其索要自己的正当权利,并以此迫使政府成为博弈中的一方。就此来说,李
承鹏暗讽韩寒实在是选错了人,因为两人本来走的就是一条路。
还是借用一句话做结尾吧:没办法将军,就坚持拱卒!
L*******e
发帖数: 2202
14
这么长。。。
韩寒写出了篇好文章,左右都能读出支持自己的观点,韩寒这次真的左右逢源了。

【在 k*****e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个人的解读最符合我的观点。
: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 作者:张安仁
: 来源:作者赐稿
: 来源日期:2011-12-28
: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28 8:19:51
: 阅读量:2678次
: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抽屉TwitterFacebook
: 《环球时报》总主编胡锡进先生12月25日12:21的微博:“韩寒连发博客,他“不

k*****e
发帖数: 22013
15
我也这么觉得,真是不容易啊。
不过可能真正理性的观点总是比较中立的。

【在 L*******e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么长。。。
: 韩寒写出了篇好文章,左右都能读出支持自己的观点,韩寒这次真的左右逢源了。

k*****e
发帖数: 22013
16

其实中间这段话最精华,说来说去,是一个定义问题。
都说自己是“改良”,实际上天差地别:
“ 韩寒所说的改革是由民众和政府共同主导的,在改革过程中,民众和政府是博弈和
对话的关系。改革方式、改革力度、速度等等由双方共同协商。当然就目前而言期望政
府同民众协商不太现实,但民众可以通过种种较为平和的手段表达诉求,迫使政府从统
治者变成博弈者。最近的乌坎事件即是此种策略取得成功的一个例子。(但这一成功现
在还是孤例,而且实在偶然,如果政府没有及时改变态度的话,很有可能成为暴力革命
。还有政府和乌坎村民之间的对话能否持续下去,能否不“秋后算账”,也有许多不确
定的因素。)而韩寒发表的第三篇文章《要自由》正是这种改革的实践。
而胡锡进先生所说的改革是政府单方主导的,是否改革、改革力度多大、如何改革
都由政府说了算,在此过程中,民众始终是处于被支配地位,民众的诉求政府可以听,
也可以不听。”
政府主导的改良,改不改全由政府说了算。要是没改,那是还没到时候,你要耐心。
要是越来越差,那是政府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你要有大局观。总之就是你没发言权。
说到底,这种所谓“改良”不过是一种望梅止渴式的空头支票而已。
根本没有兑现的保证。而且还可以以方便“改良”为借口增大政府的权力。
(现成的例子就是李庄案,为了方便打黑,就可以对律师进行迫害)
实际效果是增强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却伪装成一个“改良”的头衔。
这就是我前面说的,五毛伪装成理性民主派。

【在 L*******e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么长。。。
: 韩寒写出了篇好文章,左右都能读出支持自己的观点,韩寒这次真的左右逢源了。

k*****e
发帖数: 22013
17
这个人的解读最符合我的观点。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作者:张安仁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2-28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28 8:19:51
阅读量:2678次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抽屉TwitterFacebook
《环球时报》总主编胡锡进先生12月25日12:21的微博:“韩寒连发博客,他“不
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认为“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因此
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他还认为中共有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
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
身”。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难得胡锡进先生能夸奖韩寒,并且说韩寒说的是“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但本着关心胡锡进先生的政治生命的态度还是要提醒一句: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中国人民
共和国政府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最终收获者!
胡锡进先生从韩寒文章中摘出这些语句联系起来,给人的理解是韩寒已经“华丽转
身”:韩寒“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说明中共政权的稳固。“革命的最终
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又说明了革命的危害和非正义或者并非实现民主的正确手段
。而现在中国改革的主体是中共政府,则“支持‘更有力的改革’”即是支持政府。中
共党员加上亲属3亿8千万,势力庞大,且将来有庞大到“就是人民本身”的可能,到那
个时候中国共产党将真正成为“三个代表”,支持率百分之百,这相对于只有百分之几
十的支持率的西方国家政府来说,中共政权简直合法得无以复加了!
最终,这些从韩寒文章中摘出的语句连贯成一个逻辑清晰的意思:中共政权固若金
汤,且革中共政权的命会导致灾难,因此支持中共政权主导的改革是最佳选择。而且中
共人数庞大,且有庞大到人人皆党员的可能性。到那个时候,英特纳雄耐尔就会实现。
所以,安心等待吧,政府会把自由和民主赐给你的!
有许多人对韩寒的《说民主》和《谈革命》的理解与胡锡进先生想要给人的这种理
解一样。这让许多人高兴,他们以为韩寒加入了自己的阵营,许多人痛心,他们以为韩
寒离开了自己的阵营:韩寒加入五毛党了!韩寒是在以素质论、国情论、文化论为中国
不能马上实行民主自由辩护。王晓渔12月25日的微博说:“读到《说民主》的第一反应
,就是韩寒和胡锡进会师了,《说民主》的观点和逻辑,都是《环球时报》常用的。不
知为何有些朋友批评《环球时报》,却认同《说民主》?但愿这是韩寒和胡锡进的一次
“偶遇”,两位不可能是同路人。”
但是,不完整的事实不再是事实,而经过精心裁剪的事实则是谎言。胡锡进先生能
做到一份可以指导其它媒体如何从事新闻报道工作的报纸的总主编,自然使用剪刀的水
平非同一般。而期望通过韩寒的文章理解韩寒的本意的朋友应该把文章当成一个整体来
理解。
韩寒在他的《说民主》和《谈革命》中说了三条路:非暴力革命或者说“天鹅绒革
命”;暴力革命;改良或者说改革。他选择的是改良。并且他已经开始在《要自由》中开
始实践这一道路。
关于天鹅绒革命,韩寒的原文是:“我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够发生在中国。不谈当
时的国际局势,也不说整个捷克的人口只有北京的一半。相信天鹅绒革命其实就是选择
相信了民众的素质,执政者的忍让,文人的领袖,这三者的共力才能形成天鹅绒革命,
我认为这三者在中国全部不存在。”
韩寒“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但他的理由是中国没有发生天鹅绒革命
的条件,而非不应该发生天鹅绒革命。是能不能的问题,不是该不该的问题。革命的对
象是政权,该不该革命关乎政权是否合法。而能不能则预设了一个前提:这个政权是非
法的,必须改变。思考的重点是改变是否有可能、应采取何种手段。
胡锡进先生摘选了韩寒文章中的相关“大实话”,大概是认为这些话可以说明中共
已经或将要真正成为“三个代表”,能够代表全体人民:“他还认为中共有8000万党员
,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
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
且不说韩寒把党员和党员的亲属都算到一起是一个多么明显的讽刺,且不说这个国
家除了党员和他们的亲属之外还有十亿中国人。即使这个国家的全体百姓从出生到入都
佩戴着党徽,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这个国家的体制就是一个掠夺者的体制,大家的真
实身份是掠夺和被掠夺者。区别只在于掠夺权力的大小和被掠夺程度的高低。
韩寒说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其实真的不在于你是不是党员,而在于你有没有足够
的势力和财力。假如你有足够的势力和财力,党是会主动吸纳你的,现在不是马上有一
个世界级富豪要进入政治局了吗。
目前党员的身份还值点钱,现在的具体价钱我不清楚,大概十年前我在部队的时候
,时价两千元人民币,(拿“人民币”买“共产党员”,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它就像教
师资格证一样,表明你获得了“掠夺资格证”,但有了这个资格,还不一定分配给你掠
夺的权力和位置,只是在获得掠夺的权力和位置时相对比较便利。而且这个资格证的价
钱会随着党员人数的增多逐渐递减,最后成为零。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党员了,没有了一
个掠夺者和被掠夺者的明显区别,大家只好互相掠夺。这个时候,把你称作党员还是人
民都没有区别。其实现在党员身份就已经不是区别掠夺和被掠夺者的标志了,而是公务
员与老百姓。所以现在才会出现上千上争夺一个公务员名额的事。而公务员越抢手,证
明政府掠夺民众的程度越大。
天鹅绒革命不太可能发生在中国并非是因为现在的政权稳固,而是因为现在政权的
顽固,因为没有“执政者的忍让”。至于如何顽固,从他们如何囚禁一个瞎子,以及如
何殴打和驱赶前去看望瞎子的网友就可以看出来。如果这个还不能证明,那么你可以看
看面对强拆者自焚者的视频,或者搜一搜王朝、聂树斌,再看看《李庄“认罪”背后的
真相》。面对这样的政府你不可能指望它会“忍让”。
天鹅绒革命当然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它是损失最少、时间最短的实现民主自由的方
式,但这个选项被取消了,原因之一就是执政者不会忍让,他把这条路堵死了。韩寒并
非在为现在的政权辩护,相反,正是因为现在的政权不能“忍让”民众的诉求,才证明
这是一个不合法的政府。
天鹅绒革命是什么?天鹅绒革命就是你自焚了或者威胁要自焚,强盗马上放下屠刀
,和你或者你的亲属商量给你一个什么价钱才肯搬迁。但在现实的中国,这就是一个童
话。
在这个一切美好的事物只存在于童话里一切正当的诉求只被当成笑话的国度,你如
果不肯被强拆,只有另一条路:把汽油泼到强盗身上!这就是暴力革命。
韩寒所说的天鹅绒革命不会发生的另两个原因也是暴力革命不容易发生和不应该发
生的原因。
韩寒说“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其实革命的最终收获者是心狠手辣者这一
危险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几乎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那更多的是学者的事。最现实的考虑是
我革命会有什么危险、有什么好处。绝大多数人只要能活着就不会革命,因为不革命还
能活着,一革命恐怕就没命了。而政府恰恰是利用了这一点不断的挤压民众的生存空间
,压榨民众的利益。这一点有最极端的表现形式,你只要看看那些面对强拆时自焚的人
就明白了:面对入室抢劫的强盗,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反而是以自杀来“威胁”强盗
。强盗巴不得你死掉,这样他掠夺你的财产时更加省事。但这样的事多了之后,你明白
了强盗抢你的钱时是不顾你的死活的,再遇到强拆就会把汽油泼向强盗。这样强盗抢钱
时就会有危险,虽然强盗不重视你的命,但自己的命还是爱惜的,因此在自焚的事闹大
的时候他还是要当着你们的教训一下小弟,以平息一下民愤,使你始终抱着“政府会为
我做主”的幻想继续自焚,这样强盗才不至于在抢财物的时候被泼汽油。养猪者还会训
斥他儿子不好好养猪呢,因为虐待猪,使猪不好好吃饭、长肉,会直接导致他少卖钱。
但是如果真的发生革命,且不要说精英人士马上就会过起每天早上读外国报纸的日
子,中国只剩下一帮穷哥们儿。首先是这帮穷哥们儿在赶跑精英们时流血、死人是免不
了的,而穷哥们儿们在民主进程中的曲折也是免不了的。 一不留神就又回到军阀混战
的年代了。当然知识分子会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民主”、“自由”、“理性”、“宽容
”,但是你只要看看能够宽容胡适的蒋中正先生就会明白听知识分子的话的革命者是什
么下场了。而你会认为我们现在的素质和形势都要比那个时候好吗?最起码到现在我还
没看到有哪一个人对民主自由的理解和实践程度能超越胡适先生的,相反看到的更多的
是“公知”和“非公知”约架、对骂、定点摘除、互骂汉奸和五毛。而那些真正发出声
音开启民智的知识分子,他们的声音只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传播而已,而有幸传播出去
的声音也大多会被误读。
韩寒很准确的概括了革命的特点,革命最容易成为一场利益掠夺和重新分配的狂欢
。有人说韩寒把我们最后的底牌都亮出来了,让对手知道了我们是不会进行暴力革命的
,因此对手不再畏惧我们。
韩寒说暴力革命只是一个筹码,是的,这是一个筹码,而且是最后的筹码。但是就
像是面临强拆时除了自焚的人,还有把刀子捅向强拆者的房主一样,逼到绝路,最后的
筹码也会拿出来的。
说不想革命不是说承认这个政权是合法的。“妥协”是民主诸多义项之一。但此妥
协不是向你屈服,而是和你商量。为什么要妥协?因为你我都有利益诉求,这些利益诉
求可能会产生冲突。在冲突时互相不退让一步,就要变成互相捅刀子。当然可能你手里
有枪,不等我拿出刀子,你手指一动,我就变筛子。但也说不定你会变筛子。因为你手
里的刀枪棍棒还是要用大量的军费和维稳经费雇人来挥舞的。那些挥舞刀枪的人若是感
觉受你的伤害远比受你的好处大的时候,他也可能会把枪口转向你,把刀子捅向你。前
段时间那三名携枪出逃的战士已经是个苗头了。这一点不必我提醒。政府已经很聪明了
,所以最近才出现军队高调为一名家中遭受强拆的一级军士维权的事情。
暴力革命并非完全不可能,但这是一条代价最大的路,是面临绝境时的孤注一掷。
而这一条路还有洒了一路的血和泪之后又回到原点的危险。
韩寒选择改良,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但这句话从胡锡进先生的嘴里说出来含义
是完全不同的。大家都在说改革,但改革的主体是谁?改革涉及到的各方关系如何?改革
方式等等细节由谁来决定?这些具体的问题决定了大家说的改革不是一回事。
韩寒所说的改革是由民众和政府共同主导的,在改革过程中,民众和政府是博弈和
对话的关系。改革方式、改革力度、速度等等由双方共同协商。当然就目前而言期望政
府同民众协商不太现实,但民众可以通过种种较为平和的手段表达诉求,迫使政府从统
治者变成博弈者。最近的乌坎事件即是此种策略取得成功的一个例子。(但这一成功现
在还是孤例,而且实在偶然,如果政府没有及时改变态度的话,很有可能成为暴力革命
。还有政府和乌坎村民之间的对话能否持续下去,能否不“秋后算账”,也有许多不确
定的因素。)而韩寒发表的第三篇文章《要自由》正是这种改革的实践。
而胡锡进先生所说的改革是政府单方主导的,是否改革、改革力度多大、如何改革
都由政府说了算,在此过程中,民众始终是处于被支配地位,民众的诉求政府可以听,
也可以不听。
12月27日《环球时报》的社论《抗议之年,思想不能输给口号》中称:“首先,中
国切不可在抗议的自由度上与西方攀比。事实证明,所有发展中国家在这一点上都比不
过西方国家。中国社会不可在这个问题上逞能,理想主义。第二,在慎对抗议示威的同
时,中国社会一定要有对它们的偶然爆发,甚至一定规模的爆发,拥有承受力。中国公
众得有独立判断国家政治形势的能力,而不被西方舆论的裁决所左右。不建立起这样的
承受力,中国的社会稳定永远都差一份关键的富余量,缺一份必有的从容。第三,在抗
议和示威不受鼓励的中国,社会治理管道的疏通必须是主动、积极的,中国经济和社会
改革的推进速度,必须比抗议自由的国家更快。中国在民生及反腐、社会公平等领域都
需不断建树,政府必须有抗议正在进行的紧迫感。”
这篇由胡锡进先生任总主编的报纸的社论中的文字验证了对胡锡进先生的判断:意
思只有一个,即:政府对民众的限制都是合理的,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
国切不可在的抗议的自由度上与西方攀比。中国社会不可在这个问题上逞能,”社会民
众唯一要做的就是具备“一份必有的从容”,相信政府、理解政府,要认识到中国国情
的特殊性,不要被西方国家忽悠了,要耐心等待政府的改革。而改革力度、改革速度等
等全由政府确定。但改革的目的和原因、动力只有一个:维持政权。因此《抗议之年,
思想不能输给口号》最后特别提醒政府:“必须有抗议正在进行的紧迫感。”
插一句题外话:这篇社论说在中国“抗议和示威不受鼓励”,实际上在哪个国家抗
议和示威都不受鼓励,没见过哪个国家重奖抗议和示威者的,也没见过哪个国家花纳税
人的人在纽约街头宣传抗议和示威的。但是在正常的国家,和平的抗议和示威不会被鼓
励,也是不会被禁止的,只要你不打砸抢,警察不会管你,因为这是你的正当权利。而
在中国,抗议和示威不止是这篇社论所说的“不受鼓励”,而且是被严厉禁止的,民众
若要抗议示威是需要冒失去自由和生命的危险的!而且不要说你在大街上的抗议被禁止
,你在网络上打几个字也先要自我审查一下,以免因为有XX词导致网站对你说“抱歉”。
韩寒并非转向,而是开始探索如何行动。他以前的文章看着很过瘾,因为他用犀利
的语言说出了事实,但只是说事实找毛病是无济于事的,因为话语没有什么力量,行动
才能改变。革命的口号很振奋人心,却有各种各样的危害。渐进的路来得最慢,最考验
人的意志和耐心,却是代价最小的。他在妥协吗?是的。但这种妥协不是屈服和归顺,
而是对话和博弈。在这种博弈中,民众不是被的服从者,而是与政府平等的博弈者。
最近的乌坎事件,即是一场对话和博弈。《人民日报》12月22日时评《“乌坎转机
”提示我们什么》中说“有利益博弈并不可怕。有了这样的博弈,才能更好地平衡利益
、协调关系,让整个社会处于动态稳定之中。”尽管这篇文章遮遮掩掩的把利益博弈双
方暗示为地方官员和村民,仍把上级的党和政府定义成裁判员,但实际上党和政府在这
起事件中已经成为与村民进行博弈和对话的一方了,最明显的证据是广东省委“口头承
认”村民自发形成的维权组织的合法地位。
李承鹏在博文《民主就是不攀亲》中用这件事证明中国人素质低也可以搞民主,并
以此暗讽韩寒的改良之路。但他的暗讽是建立在对韩寒的误读上的。乌坎事件中村民的
行为恰恰符合韩寒的主张:在政府不主动与我对话时,我以行动和话语要求我的权利,
但我尽可能不暴力革命。这一点可以从军警对乌坎围困数天未出现大规模暴力事件可以
看出来。
这是民主,但这是即兴式的民主。村民们在这次利益博弈中获得满足。乌坎事件并
非革命,只是要求利益。能够要求利益本身就是推动进步。当然正当的利益必须要通过
抗议示威才能免于被掠夺远远不够,理想的状态是正当利益完全没有被掠夺的危险,但
现实是现在正当利益随时会被掠夺,成功的保住正当利益只是偶然,在这种现实中要求
利益有不被掠夺的保障是不现实的。我们只能通过一次次的实现偶然才能达到理想的必
然。
乌坎的这次民主是以村民因为共同利益团结起来与官员对抗,是临时集合起来共同
对外的民主,而民主不仅仅是抵御外侮,更重要的是团体内部的民主。当乌坎村的村民
之间出现利益矛盾时,他们又如何呢?又要上演一出“迷你乌坎事件”吗?被“口头承认
”的乌坎维权组织能否转型为村民自治组织并公正公平的履行职责?
我出生的村子也曾经民主过。当年因为农民“三提五统”收费过高,村民们在村里
聚焦抗税,县里前来维稳的警车都差点被欣翻。抗税成功之后,县政府抓了一个村里的
二愣子,以“搞税罪”判处缓刑一年,关了两天放回去了,县政府又解散了村委会,由
村党支部负责村内事务。临近的村子都因此对我的村子敬畏三分,认为是“暴民”,惹
不起。
后来村民们轰轰烈烈的搞过村委会海选。在数次选举中,有给村民发大米的,有炖
了红烧肉请客的,虽然有贿选现象和宗族联合选举,但毕竟还是开始了选举。
李承鹏说“你养成民众珍惜选票的习惯,他们就不会为了Q币出卖尊严。”道理当
然是这样讲,但现实是养成是需要环境和时间的。我出生的村子数次村委会海选时各候
选人都在贿选,而有选举权的村民也接受贿选。他们可以因为吃了一碗红烧肉而投票,
也可以因为得到了五斤大米而投票。或者不接受贿选,但是会随意填上亲朋好友的名字
贿选者和被贿选者都认为这很正常,唯一感觉不正常的是惊讶自己居然在一张纸片上写
三个字就可以吃到肉或者大米,感觉像是白给的。当村民可以因为一碗红烧肉而投票的
时候,当然也可以为了Q币投票。
但贿选相对于不选还是一种进步。我相信经过了几次这样的选举训练之后,村民们
能明白自己手中选票的价值,不再会廉价出售。但这种民主素质的提高也是需要先有一
个海选的制度做前提。村民需要在选举的实践中学习如何使用选票。如果没有海选制度
,另一个方法就是告诉他们,外面还有一个人人都有选票的世界。但做到这一点很难,
因为第一我们的电视网络上全是伟光正的报道,你想把目光从天堂转向人间就得翻墙。
第二大多数人还是对民主什么的没兴趣。所以韩寒的这几篇文章引起的争论就是文章价
值之一。
现实是,我的村子从第一次选举到现在十几年了,还是没有选出村委会。村级选举
中的贿选、宗族势力还是在发挥作用,而且村级民主和大的制度是不兼容的。村子毕竟
还是处于乡、县的管理下。村子的选举会受到各种压力,上面希望在村子里有自己的代
理人,所以会采取各种办法阻止村委会的产生,所以现在还是只有党支部。但是村民设
立了村民代表,在村党支部讨论村内事务时参与协商。
李承鹏《民主就是不攀亲》中也说了,他参选人大代表的意义更大于当选的意义,
但他的参选为什么是一个苦逼的过程?为何正常的询问选举情况要低声下气,还要请自
己的老妈出面,自己在背后做地下党?李承鹏的低声下气不就是对现实的妥协吗?为何李
承鹏不大闹居委会,主张自己的参与权知情权以及其它各种权?
素质低当然能搞民主,但韩寒说的是,素质低可以搞民主,但能决定民主质量。那
些政治警惕性巨高的居委会大妈民主素质高不高?她们已经在降低当前本来就低得可怜
的民主质量了!
即使李承鹏顺利当选,当然这个也不太可能。当选之后呢?在目前这个情况下,你
当了人大代表,做好做坏全靠良心了。因为你一旦进了体制,马上就会被拉拢,而且你
即使令投你票的选民们失望也无关紧要,只要你参与掠夺,你就是“自己人”。而那些
再次想取你而代之的自荐候选人会成为你曾经当过的苦逼地下党。在目前这个体制下,
当官当人大代表全是“良心活”,怎么干全凭自己的良心。李承鹏有参选的权利,他可
以通过争取选民的选票竞选,也可以通过向上级赠送自己的钞票贿选,而前一条路明显
比后一条的风险和危险要大得多。所以李承鹏干的是“有良心的活”。
上文说要提高民主素质除了要有一个民主的环境外,也可以通过获取信息达成,我
相信李承鹏先生的民主素质就是通过广泛的阅读和了解外部世界提高的,因为他只是接
受学校教育和同居委会老太太交流的话,只能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
在自己的民主素质提高之后,李承鹏和韩寒都可以通过言论传播民主自由,这也是
促进改良的方法之一。但即使接触到了外部世界,民主素质或者其它素质也不一定会有
什么改变,即使改变了也不一定会继续传播。在美国马萨诸塞大学学习过的周其凤校长
就说“在培养世界公民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美国的教育是一塌糊涂”。但在中国批评
美国是非常“政治正确”的,所以周校长说的是不是真话或者真心话实在没法判断。但
在自己国家的公民教育还一塌糊涂的时候批评别国的世界公民教育,实在是有违“见贤
思齐”的圣人之道。在世界各地拿纳税人的钱建孔子学院推行圣贤之道,自己却不遵行
,这一点和给小学生开思想品德课有点相似。
国际歌里说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期待执政者主动的改良那是胡锡进先生传播给我们的美好幻想,我们
还是应该主动去“苦逼”改良,在苦逼中要求我们的权利,逼迫执政者成为博弈者。当
然,如果苦逼也无法改良,就只好拿出最后一个筹码了。就像乌坎事件,如果广东省委
不去谈判,那些没水喝没饭吃也不屈服的村民们接下来会做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在目前的情况下,改良是一条代价最小的路。在改良过程中,韩寒所说的制约中国
不能出现天鹅绒革命的三个方面都会有发展。民众在表达利益诉求过程中掌握博弈技巧
和理解民主,学会运用自由,政府则逐步退让直到明白并成为博弈一方。而知识分子则
在此过程中“说三道四”,起辅助作用。并且作用会越来越大。但知识分子只适合做一
个辅助者,永远不可能成为不应该成为博弈中的一方。韩寒说文人应该是反向的墙头草
,应该有自己的立场,但不应该有自己的站位。这句话和“知识分子应该是永远的反对
派”意思一样,这应该是“知识分子”这个词最恰当的定义了。村上春村也说过:“以
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哈维尔当了总统,但当
他当上总统时,他的身份就成为政治家,不再是知识分子了。
李承鹏可以参选人大代表,韩寒可以讨价还价要自由,本质上都是要作为政府的平
等博弈方向其索要自己的正当权利,并以此迫使政府成为博弈中的一方。就此来说,李
承鹏暗讽韩寒实在是选错了人,因为两人本来走的就是一条路。
还是借用一句话做结尾吧:没办法将军,就坚持拱卒!
k*****e
发帖数: 22013
18
这个人的解读最符合我的观点。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韩寒与胡锡进、李承鹏:苦逼的改良
作者:张安仁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12-28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28 8:19:51
阅读量:2678次
分享到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抽屉TwitterFacebook
《环球时报》总主编胡锡进先生12月25日12:21的微博:“韩寒连发博客,他“不
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认为“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因此
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他还认为中共有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
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
身”。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难得胡锡进先生能夸奖韩寒,并且说韩寒说的是“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但本着关心胡锡进先生的政治生命的态度还是要提醒一句: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中国人民
共和国政府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最终收获者!
胡锡进先生从韩寒文章中摘出这些语句联系起来,给人的理解是韩寒已经“华丽转
身”:韩寒“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说明中共政权的稳固。“革命的最终
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又说明了革命的危害和非正义或者并非实现民主的正确手段
。而现在中国改革的主体是中共政府,则“支持‘更有力的改革’”即是支持政府。中
共党员加上亲属3亿8千万,势力庞大,且将来有庞大到“就是人民本身”的可能,到那
个时候中国共产党将真正成为“三个代表”,支持率百分之百,这相对于只有百分之几
十的支持率的西方国家政府来说,中共政权简直合法得无以复加了!
最终,这些从韩寒文章中摘出的语句连贯成一个逻辑清晰的意思:中共政权固若金
汤,且革中共政权的命会导致灾难,因此支持中共政权主导的改革是最佳选择。而且中
共人数庞大,且有庞大到人人皆党员的可能性。到那个时候,英特纳雄耐尔就会实现。
所以,安心等待吧,政府会把自由和民主赐给你的!
有许多人对韩寒的《说民主》和《谈革命》的理解与胡锡进先生想要给人的这种理
解一样。这让许多人高兴,他们以为韩寒加入了自己的阵营,许多人痛心,他们以为韩
寒离开了自己的阵营:韩寒加入五毛党了!韩寒是在以素质论、国情论、文化论为中国
不能马上实行民主自由辩护。王晓渔12月25日的微博说:“读到《说民主》的第一反应
,就是韩寒和胡锡进会师了,《说民主》的观点和逻辑,都是《环球时报》常用的。不
知为何有些朋友批评《环球时报》,却认同《说民主》?但愿这是韩寒和胡锡进的一次
“偶遇”,两位不可能是同路人。”
但是,不完整的事实不再是事实,而经过精心裁剪的事实则是谎言。胡锡进先生能
做到一份可以指导其它媒体如何从事新闻报道工作的报纸的总主编,自然使用剪刀的水
平非同一般。而期望通过韩寒的文章理解韩寒的本意的朋友应该把文章当成一个整体来
理解。
韩寒在他的《说民主》和《谈革命》中说了三条路:非暴力革命或者说“天鹅绒革
命”;暴力革命;改良或者说改革。他选择的是改良。并且他已经开始在《要自由》中开
始实践这一道路。
关于天鹅绒革命,韩寒的原文是:“我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够发生在中国。不谈当
时的国际局势,也不说整个捷克的人口只有北京的一半。相信天鹅绒革命其实就是选择
相信了民众的素质,执政者的忍让,文人的领袖,这三者的共力才能形成天鹅绒革命,
我认为这三者在中国全部不存在。”
韩寒“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但他的理由是中国没有发生天鹅绒革命
的条件,而非不应该发生天鹅绒革命。是能不能的问题,不是该不该的问题。革命的对
象是政权,该不该革命关乎政权是否合法。而能不能则预设了一个前提:这个政权是非
法的,必须改变。思考的重点是改变是否有可能、应采取何种手段。
胡锡进先生摘选了韩寒文章中的相关“大实话”,大概是认为这些话可以说明中共
已经或将要真正成为“三个代表”,能够代表全体人民:“他还认为中共有8000万党员
,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
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
且不说韩寒把党员和党员的亲属都算到一起是一个多么明显的讽刺,且不说这个国
家除了党员和他们的亲属之外还有十亿中国人。即使这个国家的全体百姓从出生到入都
佩戴着党徽,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这个国家的体制就是一个掠夺者的体制,大家的真
实身份是掠夺和被掠夺者。区别只在于掠夺权力的大小和被掠夺程度的高低。
韩寒说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其实真的不在于你是不是党员,而在于你有没有足够
的势力和财力。假如你有足够的势力和财力,党是会主动吸纳你的,现在不是马上有一
个世界级富豪要进入政治局了吗。
目前党员的身份还值点钱,现在的具体价钱我不清楚,大概十年前我在部队的时候
,时价两千元人民币,(拿“人民币”买“共产党员”,这本身就是一种讽刺)它就像教
师资格证一样,表明你获得了“掠夺资格证”,但有了这个资格,还不一定分配给你掠
夺的权力和位置,只是在获得掠夺的权力和位置时相对比较便利。而且这个资格证的价
钱会随着党员人数的增多逐渐递减,最后成为零。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党员了,没有了一
个掠夺者和被掠夺者的明显区别,大家只好互相掠夺。这个时候,把你称作党员还是人
民都没有区别。其实现在党员身份就已经不是区别掠夺和被掠夺者的标志了,而是公务
员与老百姓。所以现在才会出现上千上争夺一个公务员名额的事。而公务员越抢手,证
明政府掠夺民众的程度越大。
天鹅绒革命不太可能发生在中国并非是因为现在的政权稳固,而是因为现在政权的
顽固,因为没有“执政者的忍让”。至于如何顽固,从他们如何囚禁一个瞎子,以及如
何殴打和驱赶前去看望瞎子的网友就可以看出来。如果这个还不能证明,那么你可以看
看面对强拆者自焚者的视频,或者搜一搜王朝、聂树斌,再看看《李庄“认罪”背后的
真相》。面对这样的政府你不可能指望它会“忍让”。
天鹅绒革命当然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它是损失最少、时间最短的实现民主自由的方
式,但这个选项被取消了,原因之一就是执政者不会忍让,他把这条路堵死了。韩寒并
非在为现在的政权辩护,相反,正是因为现在的政权不能“忍让”民众的诉求,才证明
这是一个不合法的政府。
天鹅绒革命是什么?天鹅绒革命就是你自焚了或者威胁要自焚,强盗马上放下屠刀
,和你或者你的亲属商量给你一个什么价钱才肯搬迁。但在现实的中国,这就是一个童
话。
在这个一切美好的事物只存在于童话里一切正当的诉求只被当成笑话的国度,你如
果不肯被强拆,只有另一条路:把汽油泼到强盗身上!这就是暴力革命。
韩寒所说的天鹅绒革命不会发生的另两个原因也是暴力革命不容易发生和不应该发
生的原因。
韩寒说“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其实革命的最终收获者是心狠手辣者这一
危险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几乎不在考虑范围之内,那更多的是学者的事。最现实的考虑是
我革命会有什么危险、有什么好处。绝大多数人只要能活着就不会革命,因为不革命还
能活着,一革命恐怕就没命了。而政府恰恰是利用了这一点不断的挤压民众的生存空间
,压榨民众的利益。这一点有最极端的表现形式,你只要看看那些面对强拆时自焚的人
就明白了:面对入室抢劫的强盗,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反而是以自杀来“威胁”强盗
。强盗巴不得你死掉,这样他掠夺你的财产时更加省事。但这样的事多了之后,你明白
了强盗抢你的钱时是不顾你的死活的,再遇到强拆就会把汽油泼向强盗。这样强盗抢钱
时就会有危险,虽然强盗不重视你的命,但自己的命还是爱惜的,因此在自焚的事闹大
的时候他还是要当着你们的教训一下小弟,以平息一下民愤,使你始终抱着“政府会为
我做主”的幻想继续自焚,这样强盗才不至于在抢财物的时候被泼汽油。养猪者还会训
斥他儿子不好好养猪呢,因为虐待猪,使猪不好好吃饭、长肉,会直接导致他少卖钱。
但是如果真的发生革命,且不要说精英人士马上就会过起每天早上读外国报纸的日
子,中国只剩下一帮穷哥们儿。首先是这帮穷哥们儿在赶跑精英们时流血、死人是免不
了的,而穷哥们儿们在民主进程中的曲折也是免不了的。 一不留神就又回到军阀混战
的年代了。当然知识分子会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民主”、“自由”、“理性”、“宽容
”,但是你只要看看能够宽容胡适的蒋中正先生就会明白听知识分子的话的革命者是什
么下场了。而你会认为我们现在的素质和形势都要比那个时候好吗?最起码到现在我还
没看到有哪一个人对民主自由的理解和实践程度能超越胡适先生的,相反看到的更多的
是“公知”和“非公知”约架、对骂、定点摘除、互骂汉奸和五毛。而那些真正发出声
音开启民智的知识分子,他们的声音只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传播而已,而有幸传播出去
的声音也大多会被误读。
韩寒很准确的概括了革命的特点,革命最容易成为一场利益掠夺和重新分配的狂欢
。有人说韩寒把我们最后的底牌都亮出来了,让对手知道了我们是不会进行暴力革命的
,因此对手不再畏惧我们。
韩寒说暴力革命只是一个筹码,是的,这是一个筹码,而且是最后的筹码。但是就
像是面临强拆时除了自焚的人,还有把刀子捅向强拆者的房主一样,逼到绝路,最后的
筹码也会拿出来的。
说不想革命不是说承认这个政权是合法的。“妥协”是民主诸多义项之一。但此妥
协不是向你屈服,而是和你商量。为什么要妥协?因为你我都有利益诉求,这些利益诉
求可能会产生冲突。在冲突时互相不退让一步,就要变成互相捅刀子。当然可能你手里
有枪,不等我拿出刀子,你手指一动,我就变筛子。但也说不定你会变筛子。因为你手
里的刀枪棍棒还是要用大量的军费和维稳经费雇人来挥舞的。那些挥舞刀枪的人若是感
觉受你的伤害远比受你的好处大的时候,他也可能会把枪口转向你,把刀子捅向你。前
段时间那三名携枪出逃的战士已经是个苗头了。这一点不必我提醒。政府已经很聪明了
,所以最近才出现军队高调为一名家中遭受强拆的一级军士维权的事情。
暴力革命并非完全不可能,但这是一条代价最大的路,是面临绝境时的孤注一掷。
而这一条路还有洒了一路的血和泪之后又回到原点的危险。
韩寒选择改良,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但这句话从胡锡进先生的嘴里说出来含义
是完全不同的。大家都在说改革,但改革的主体是谁?改革涉及到的各方关系如何?改革
方式等等细节由谁来决定?这些具体的问题决定了大家说的改革不是一回事。
韩寒所说的改革是由民众和政府共同主导的,在改革过程中,民众和政府是博弈和
对话的关系。改革方式、改革力度、速度等等由双方共同协商。当然就目前而言期望政
府同民众协商不太现实,但民众可以通过种种较为平和的手段表达诉求,迫使政府从统
治者变成博弈者。最近的乌坎事件即是此种策略取得成功的一个例子。(但这一成功现
在还是孤例,而且实在偶然,如果政府没有及时改变态度的话,很有可能成为暴力革命
。还有政府和乌坎村民之间的对话能否持续下去,能否不“秋后算账”,也有许多不确
定的因素。)而韩寒发表的第三篇文章《要自由》正是这种改革的实践。
而胡锡进先生所说的改革是政府单方主导的,是否改革、改革力度多大、如何改革
都由政府说了算,在此过程中,民众始终是处于被支配地位,民众的诉求政府可以听,
也可以不听。
12月27日《环球时报》的社论《抗议之年,思想不能输给口号》中称:“首先,中
国切不可在抗议的自由度上与西方攀比。事实证明,所有发展中国家在这一点上都比不
过西方国家。中国社会不可在这个问题上逞能,理想主义。第二,在慎对抗议示威的同
时,中国社会一定要有对它们的偶然爆发,甚至一定规模的爆发,拥有承受力。中国公
众得有独立判断国家政治形势的能力,而不被西方舆论的裁决所左右。不建立起这样的
承受力,中国的社会稳定永远都差一份关键的富余量,缺一份必有的从容。第三,在抗
议和示威不受鼓励的中国,社会治理管道的疏通必须是主动、积极的,中国经济和社会
改革的推进速度,必须比抗议自由的国家更快。中国在民生及反腐、社会公平等领域都
需不断建树,政府必须有抗议正在进行的紧迫感。”
这篇由胡锡进先生任总主编的报纸的社论中的文字验证了对胡锡进先生的判断:意
思只有一个,即:政府对民众的限制都是合理的,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
国切不可在的抗议的自由度上与西方攀比。中国社会不可在这个问题上逞能,”社会民
众唯一要做的就是具备“一份必有的从容”,相信政府、理解政府,要认识到中国国情
的特殊性,不要被西方国家忽悠了,要耐心等待政府的改革。而改革力度、改革速度等
等全由政府确定。但改革的目的和原因、动力只有一个:维持政权。因此《抗议之年,
思想不能输给口号》最后特别提醒政府:“必须有抗议正在进行的紧迫感。”
插一句题外话:这篇社论说在中国“抗议和示威不受鼓励”,实际上在哪个国家抗
议和示威都不受鼓励,没见过哪个国家重奖抗议和示威者的,也没见过哪个国家花纳税
人的人在纽约街头宣传抗议和示威的。但是在正常的国家,和平的抗议和示威不会被鼓
励,也是不会被禁止的,只要你不打砸抢,警察不会管你,因为这是你的正当权利。而
在中国,抗议和示威不止是这篇社论所说的“不受鼓励”,而且是被严厉禁止的,民众
若要抗议示威是需要冒失去自由和生命的危险的!而且不要说你在大街上的抗议被禁止
,你在网络上打几个字也先要自我审查一下,以免因为有XX词导致网站对你说“抱歉”。
韩寒并非转向,而是开始探索如何行动。他以前的文章看着很过瘾,因为他用犀利
的语言说出了事实,但只是说事实找毛病是无济于事的,因为话语没有什么力量,行动
才能改变。革命的口号很振奋人心,却有各种各样的危害。渐进的路来得最慢,最考验
人的意志和耐心,却是代价最小的。他在妥协吗?是的。但这种妥协不是屈服和归顺,
而是对话和博弈。在这种博弈中,民众不是被的服从者,而是与政府平等的博弈者。
最近的乌坎事件,即是一场对话和博弈。《人民日报》12月22日时评《“乌坎转机
”提示我们什么》中说“有利益博弈并不可怕。有了这样的博弈,才能更好地平衡利益
、协调关系,让整个社会处于动态稳定之中。”尽管这篇文章遮遮掩掩的把利益博弈双
方暗示为地方官员和村民,仍把上级的党和政府定义成裁判员,但实际上党和政府在这
起事件中已经成为与村民进行博弈和对话的一方了,最明显的证据是广东省委“口头承
认”村民自发形成的维权组织的合法地位。
李承鹏在博文《民主就是不攀亲》中用这件事证明中国人素质低也可以搞民主,并
以此暗讽韩寒的改良之路。但他的暗讽是建立在对韩寒的误读上的。乌坎事件中村民的
行为恰恰符合韩寒的主张:在政府不主动与我对话时,我以行动和话语要求我的权利,
但我尽可能不暴力革命。这一点可以从军警对乌坎围困数天未出现大规模暴力事件可以
看出来。
这是民主,但这是即兴式的民主。村民们在这次利益博弈中获得满足。乌坎事件并
非革命,只是要求利益。能够要求利益本身就是推动进步。当然正当的利益必须要通过
抗议示威才能免于被掠夺远远不够,理想的状态是正当利益完全没有被掠夺的危险,但
现实是现在正当利益随时会被掠夺,成功的保住正当利益只是偶然,在这种现实中要求
利益有不被掠夺的保障是不现实的。我们只能通过一次次的实现偶然才能达到理想的必
然。
乌坎的这次民主是以村民因为共同利益团结起来与官员对抗,是临时集合起来共同
对外的民主,而民主不仅仅是抵御外侮,更重要的是团体内部的民主。当乌坎村的村民
之间出现利益矛盾时,他们又如何呢?又要上演一出“迷你乌坎事件”吗?被“口头承认
”的乌坎维权组织能否转型为村民自治组织并公正公平的履行职责?
我出生的村子也曾经民主过。当年因为农民“三提五统”收费过高,村民们在村里
聚焦抗税,县里前来维稳的警车都差点被欣翻。抗税成功之后,县政府抓了一个村里的
二愣子,以“搞税罪”判处缓刑一年,关了两天放回去了,县政府又解散了村委会,由
村党支部负责村内事务。临近的村子都因此对我的村子敬畏三分,认为是“暴民”,惹
不起。
后来村民们轰轰烈烈的搞过村委会海选。在数次选举中,有给村民发大米的,有炖
了红烧肉请客的,虽然有贿选现象和宗族联合选举,但毕竟还是开始了选举。
李承鹏说“你养成民众珍惜选票的习惯,他们就不会为了Q币出卖尊严。”道理当
然是这样讲,但现实是养成是需要环境和时间的。我出生的村子数次村委会海选时各候
选人都在贿选,而有选举权的村民也接受贿选。他们可以因为吃了一碗红烧肉而投票,
也可以因为得到了五斤大米而投票。或者不接受贿选,但是会随意填上亲朋好友的名字
贿选者和被贿选者都认为这很正常,唯一感觉不正常的是惊讶自己居然在一张纸片上写
三个字就可以吃到肉或者大米,感觉像是白给的。当村民可以因为一碗红烧肉而投票的
时候,当然也可以为了Q币投票。
但贿选相对于不选还是一种进步。我相信经过了几次这样的选举训练之后,村民们
能明白自己手中选票的价值,不再会廉价出售。但这种民主素质的提高也是需要先有一
个海选的制度做前提。村民需要在选举的实践中学习如何使用选票。如果没有海选制度
,另一个方法就是告诉他们,外面还有一个人人都有选票的世界。但做到这一点很难,
因为第一我们的电视网络上全是伟光正的报道,你想把目光从天堂转向人间就得翻墙。
第二大多数人还是对民主什么的没兴趣。所以韩寒的这几篇文章引起的争论就是文章价
值之一。
现实是,我的村子从第一次选举到现在十几年了,还是没有选出村委会。村级选举
中的贿选、宗族势力还是在发挥作用,而且村级民主和大的制度是不兼容的。村子毕竟
还是处于乡、县的管理下。村子的选举会受到各种压力,上面希望在村子里有自己的代
理人,所以会采取各种办法阻止村委会的产生,所以现在还是只有党支部。但是村民设
立了村民代表,在村党支部讨论村内事务时参与协商。
李承鹏《民主就是不攀亲》中也说了,他参选人大代表的意义更大于当选的意义,
但他的参选为什么是一个苦逼的过程?为何正常的询问选举情况要低声下气,还要请自
己的老妈出面,自己在背后做地下党?李承鹏的低声下气不就是对现实的妥协吗?为何李
承鹏不大闹居委会,主张自己的参与权知情权以及其它各种权?
素质低当然能搞民主,但韩寒说的是,素质低可以搞民主,但能决定民主质量。那
些政治警惕性巨高的居委会大妈民主素质高不高?她们已经在降低当前本来就低得可怜
的民主质量了!
即使李承鹏顺利当选,当然这个也不太可能。当选之后呢?在目前这个情况下,你
当了人大代表,做好做坏全靠良心了。因为你一旦进了体制,马上就会被拉拢,而且你
即使令投你票的选民们失望也无关紧要,只要你参与掠夺,你就是“自己人”。而那些
再次想取你而代之的自荐候选人会成为你曾经当过的苦逼地下党。在目前这个体制下,
当官当人大代表全是“良心活”,怎么干全凭自己的良心。李承鹏有参选的权利,他可
以通过争取选民的选票竞选,也可以通过向上级赠送自己的钞票贿选,而前一条路明显
比后一条的风险和危险要大得多。所以李承鹏干的是“有良心的活”。
上文说要提高民主素质除了要有一个民主的环境外,也可以通过获取信息达成,我
相信李承鹏先生的民主素质就是通过广泛的阅读和了解外部世界提高的,因为他只是接
受学校教育和同居委会老太太交流的话,只能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
在自己的民主素质提高之后,李承鹏和韩寒都可以通过言论传播民主自由,这也是
促进改良的方法之一。但即使接触到了外部世界,民主素质或者其它素质也不一定会有
什么改变,即使改变了也不一定会继续传播。在美国马萨诸塞大学学习过的周其凤校长
就说“在培养世界公民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美国的教育是一塌糊涂”。但在中国批评
美国是非常“政治正确”的,所以周校长说的是不是真话或者真心话实在没法判断。但
在自己国家的公民教育还一塌糊涂的时候批评别国的世界公民教育,实在是有违“见贤
思齐”的圣人之道。在世界各地拿纳税人的钱建孔子学院推行圣贤之道,自己却不遵行
,这一点和给小学生开思想品德课有点相似。
国际歌里说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期待执政者主动的改良那是胡锡进先生传播给我们的美好幻想,我们
还是应该主动去“苦逼”改良,在苦逼中要求我们的权利,逼迫执政者成为博弈者。当
然,如果苦逼也无法改良,就只好拿出最后一个筹码了。就像乌坎事件,如果广东省委
不去谈判,那些没水喝没饭吃也不屈服的村民们接下来会做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在目前的情况下,改良是一条代价最小的路。在改良过程中,韩寒所说的制约中国
不能出现天鹅绒革命的三个方面都会有发展。民众在表达利益诉求过程中掌握博弈技巧
和理解民主,学会运用自由,政府则逐步退让直到明白并成为博弈一方。而知识分子则
在此过程中“说三道四”,起辅助作用。并且作用会越来越大。但知识分子只适合做一
个辅助者,永远不可能成为不应该成为博弈中的一方。韩寒说文人应该是反向的墙头草
,应该有自己的立场,但不应该有自己的站位。这句话和“知识分子应该是永远的反对
派”意思一样,这应该是“知识分子”这个词最恰当的定义了。村上春村也说过:“以
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哈维尔当了总统,但当
他当上总统时,他的身份就成为政治家,不再是知识分子了。
李承鹏可以参选人大代表,韩寒可以讨价还价要自由,本质上都是要作为政府的平
等博弈方向其索要自己的正当权利,并以此迫使政府成为博弈中的一方。就此来说,李
承鹏暗讽韩寒实在是选错了人,因为两人本来走的就是一条路。
还是借用一句话做结尾吧:没办法将军,就坚持拱卒!
m******8
发帖数: 2153
19
1 (共1页)
相关主题
[合集] 人民日报:暴力革命无法解决社会发展问题zz韩寒:论民主
论革命和改革还没有看过韩寒被封为革命领袖的《韩三篇》的,看这儿---非常非常之煽动
什邡暴乱 挑起中国左右派“大论战”韩寒论“革命、民主与自由” 争论空前激烈(图)
李承鹏:那日晚上,我嫖娼被抓韩寒:说民主
美国革命共产党冉沙洲:习近平出访捷克为何惹关注? (转载)
这次回国我最大的感受求鉴定:韩寒是老将还是小将?
韩寒:说民主从暴力革命到制度改良:中国的进步之路
unidentified_title李承鹏:民主就是不攀亲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革命话题: 韩寒话题: 民主话题: 政府话题: 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