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Programming版 - 众所周知,快手摊上大事了
1 (共1页)
w******f
发帖数: 18
1
众所周知,快手摊上大事了。
三月,春风和煦,央视一则新闻,却把宿华吓出一身冷汗。
快手方面,立马认错+整改。其中提到,要扩容审核团队,招聘3000人,团员、党员优
先。
觉悟,不可谓不高;求生欲,不可谓不强。
但是,这种被迫的认错及亡羊补牢,不会有什么卵用的。
1
快手的命运
取决于不玩快手的人
其实,快手被盯上,不是一天两天了,怎奈当时看不懂暗示,还抱着流量当宝贝,死不
撒手。现在,被弹了十个脑瓜崩儿,才知道上头是真生气了。
早在今年2月12日,央视《焦点访谈》就曝光一位小男孩在快手直播上十天给主播打赏
了24000多元的事件,还点名批评了网络主播MC天佑的涉毒说唱。
接着,MC天佑被全网封杀,喊麦——这个产生于快手的亚文化,一夜之间消失在了互联
网不长不短的历史中。
可惜,那时快手的觉悟,太低了,还不知道什么叫举一反三。央视拿喊麦说事,就真的
只是说喊麦?
这也就为后来的事埋下了祸根。
眼见快手脑袋不灵光,3月31日,央视《新闻直播间》和《东方时空》节目又批评了快
手上存在大量未成年孕妇的现象,并认为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严重影响了青少年
儿童,作用相当恶劣。
这下明白了,问题不是出在具体哪类视频上,而是平台调性。
短短两月,被央视翻了两次牌,换谁都要惶恐。
惶恐的快手,先后发布了三则整改信息。第一则是宿华的反思和道歉,后两则是具体的
整改声明。
这还没完,4月4日,“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火山小视频”被国家网信办约谈,国家
网信办提出严肃批评,责令全面进行整改。
经查,“快手”“火山小视频”未能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出于博取眼球、获取流量目的
,疏于账号管理,任由未成年人主播发布低俗不良信息,突破社会道德底线、违背社会
主流价值观,污染网络空间,严重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
快手的整改措施,很快就发布,包括加大审核力度、严厉打击各类以不当方式吸引眼球
的行为、停止新增视频上传账户、优化举报设置流程等条例。
4月5日,快手很自觉地下架了app。
同时,快手平台催生的另一大亚文化——社会摇,也被封杀。坐拥3000万粉丝的“牌牌
琦”,以及其他社会摇用户,迎来了和喊麦小伙伴们相同的命运。
可以说,快手这次的反应够快,自省也够狠。
但是,当你危机公关做得如此之好,人们还是一个劲地骂你时,由此而知快手平台究竟
有多不得人心。
虽然快手有7亿用户,很多人的简介里,还有“感谢快手提供这么好的平台”这么一句
话,然而,现在快手的命运并不取决于快手用户,而是取决于不玩快手的那批人。
这就很尴尬,也很难办了。
快手不得不改变,但改变的代价,可能难以承受。
2
一边自救,一边自杀
快手要改变的,是去低俗化。
尽管快手不爱承认自己低俗,不过很不幸,这就是人们对它的印象,而且根深蒂固。
比如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为什么快手惹人嫌”,底下足有两千多条回答。在人们口
中,快手的罪状,颇有点罄竹难书。
尴尬的是,其镜像问题——“为什么快手惹人爱”,则只有惨淡的一百多条回答,其中
有些回答,还是在黑快手。
也许你会说,知乎用户和快手用户根本没交集,但纵观微博、微信公众号这些更“亲民
”的平台底下的评论,你会发现,人们对快手的抨击只会更强。
人们对快手的不友好,不是空穴来风。快手在短视频发展初期,在平台监管上确实不力
,导致各种辣眼睛、毁三观的视频大肆流传。
尽管它的slogan很美好,叫做“记录生活记录你”,但做的永远比说的重要。久而久之
,人们把快手和“低俗”划上了等号,不论它愿不愿意。
其实,原始积累很野蛮,这又不是快手一家的现象。只不过,其他企业初期的野蛮、乱
象,往往只会存在于一小部分人,甚至一小部分业内人士的记忆之中,但快手不同,它
的壮大,天生需要传播,越多人看到越好。它的崛起,所有人都看着。所以对于快手,
人们自有评判——“快手很low”。
“快手很low”,这个意念是很多人根据所见所闻,自己植入自己脑海中的。《盗梦空
间》里说过,意念是最强大的武器。
因为人们根深蒂固的意念,外部几乎无法改变。
另外,如果快手真要去低俗,它未来的发展令人担忧。
有的人看不起三俗,但谁也无法否认,对大众最具吸引力的就是三俗。现在的算法,毕
竟不太智能,没有情感、道德感、价值观,它的工作就是个性化推荐,用户想看什么就
给他推荐什么。
这种情况下,就导致了快手内容产出的蔓延以及平台用户煽动的“失控”结果。三俗的
视频那么火,可以反推,它们对用户有多大的吸引力。
这种吸引力,连此前一直标榜“潮流”的抖音,也自愿靠近。“抖音快手化”的论调,
并不是无中生有。
再极端一些,比如Pornhub,更能显示普罗大众的力量。
2016年,PornHub全球访问总量已经飙到230亿次,观片总时长则超过了46亿小时。也就
是说,平均算下来地球上每个能上网的人,都至少在PornHub上看过1小时的小黄片。
PornHub的流量,最好时甚至能进全球TOP 30,紧跟着谷歌,把支付宝、微软这些网站
远远甩在了后面。
宿华说:“我们必须给算法加上我们自己的人文思考,我相信算法是有自己的价值观的
,我们必须让算法实现和放大我们坚持的价值观。”
但这太难了,因为对大众最有吸引力的就是三俗,如果非要实行符合监管的价值观,那
只能靠庞大的审核团队强行干预了,快手还需要再多招一些团员、党员啊。
如果很不幸,今后快手又出类似的事,后果难以想象。宿华不可能辩解说,“我们已经
尽最大努力遏制低俗内容蔓延了,但实在挡不住UGC的野蛮生长。”
他只能再一次道歉,而且不会有太大用处。
3
企业不要走捷径
快手“记录生活”的初衷,十分美好。它一诞生,便很接地气,它提供了一个窗口,透
过这个窗口,各阶层的人都能一窥更为真实的中国。
但可惜的是,它选错了路径。在发现低俗视频能带来巨大流量时,作为平台,它没有痛
下决心整治。也许,在那时它觉得走上了一条捷径,到最后它会发现,捷径原来只是一
条死胡同。
如今与之分庭抗礼的抖音,它的崛起,便没这么多争议。现在,抖音正在走大众化,这
很容易,而快手要去低俗化,难。一个是高处往低处走,一个是低处往高处爬,谁更费
劲,一目了然。
快手选择了一条更易走的路,到头来发现,该走的路一步也不会少。
茨威格的《断头王后》有一句著名的话: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
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换言之,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1 (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