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Headline版 - 患者跳下手术台打医生续:其母在医院跳楼(组图)
相关主题
武汉协和医院爆发医患冲突 多人受伤警方介入数十名大学教授跪求政府搬迁污染钢厂
网友称刘翔受伤后被逼回场内单腿跳至终点(图)雅阁“轻吻”1200万劳斯莱斯 或致200万修理费(图)
落水大学生死亡扒出捞尸暴利:打捞公司年入百万湖北80后妻子跪地为瘫痪丈夫喂饭感动网友(图)
官方调查恐怖传言:捞尸公司设局害死大学生(图)湖北荆州病人从手术台上突然起身追打医生(组图)
揭开黄网利益面纱:浏览量何以高达7.4亿次安徽一公交车和一保时捷碰擦 豪车要百万维修费
金镜头组委会:《挟尸要价》新闻真实不存在造假劳斯莱斯撞车需273万元维修 保险期内保险公司拒付
网友:2010年度“10句最邪恶的话”邪恶登场板车师傅擦坏小车跪地求免赔 三过路女子掏钱相助(组图)
多名大学教授下跪请求关停污染企业(图)收破烂板车师傅擦坏轿车跪地求免赔 3过路女相助(图)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司永珍话题: 吴光禹话题: 医院话题: 家属话题: 医生
1 (共1页)
m******s
发帖数: 665
1
司永珍从儿子病房所在的10楼跳下。
儿子吴光禹跳下手术台追打医生的事件被广泛报道。
司永珍和丈夫租住的地方。
母亲从医院的10楼跳下时,吴光禹还在凌晨的睡梦中。
骚乱从楼下传来时,他发疯地跳下病床,冲向门外走廊的尽头,他看到了母亲留在地面的一双胶鞋。打开的窗户之下,是围聚的大量蚂蚱般的人。
噩耗来得令人猝不及防。
这是5月22日,一个悲剧的清晨。悲剧的主角,是月初曾轰动全国的“患者追打医生”事件中打人者的母亲司永珍。
5月5日凌晨,荆州患者吴光禹跳下手术台追打医生,此事被媒体聚焦追踪,此前,恰逢卫生部、公安部通告将联手打击“医闹”,外界认为他“撞到了枪口”。随后,打人者及家属在电视上道歉,吴被公安机关在医院内监视居住,等待日后可能被追究的刑事责任,与此同时,家属还将面对一份被损坏的医疗设施及物品赔偿清单。
“母亲是被逼死的”事后家属们这样认为,但在受访的荆州市委宣传部官员看来,“这仅仅是猜测,没有依据”。
两起事件的发生,前后仅隔半个多月。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在后一起跳楼事件发生后,曾对前一起医患事件报道的媒体均保持了沉默。
她从医院10楼坠下
司永珍是从儿子病房所在的10楼跳下去的。
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开水房,向外的一扇窗户依然洞开着。从事后公安人员勘察现场,标注在窗台和窗棂的几条红线推断,跳楼者是先爬上一米高的窗台,再推开半米之上的一扇活动窗户,然后纵身跃下的。
“早上还没起床,就被对面的哭喊声惊醒了。”住在吴光禹对面病房的男子黄柏成,较早听说跳楼一事。还在凌晨5点左右,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的宁静就被突然打破。
“她那天穿了软底的鞋,走路也没声音。”司文是吴光禹的妻子,当晚在病房陪护丈夫,她回忆说,凌晨时分,婆婆从外面曾悄然来到病房,当时她和丈夫都还在睡梦中。
凌晨5点多,司文和丈夫突然被床头的电话铃声惊醒,这时两人才发现,婆婆的手机放在了床头的桌上,另外还放了一些钱。
电话是吴光禹的爸爸吴俊打来的,“你妈出去半天没回来,是不是在你们那里?”吴俊在电话中急切地问。据事后吴俊向南都记者回忆,当天凌晨,妻子司永珍4点多就起床了,说是“去解手”,出门前还特意换了儿媳妇司文给她买的衣服。
这时司文和丈夫都有了不祥的预感。楼下的嘈杂和议论声已经隐约传到楼上,司文循着门外的人声跑出去,在医院10楼走廊的尽头,她一眼就看到地面上的那双软底胶鞋,正是婆婆的。
司文冲到楼下时,围聚的人群已被警戒线拉开,45岁的司永珍静静地伏在水泥地上,一摊血迹向外散开。
“一声巨大的闷响和惨叫。”10多米外一家餐饮店的师傅回忆,当日凌晨约5时,他正准备开门营业,突然听到了对面的巨响,其间伴随女子的一声尖厉喊叫。“有人在医院跳楼!”很快对面的医院内炸开了锅,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赶来的家属哭声一片。
次日,一段名为“荆州一医跳楼事件”的视频被现场拍摄者传到网站,画面中,吴光禹跪倒在母亲身旁,沉默不语,始终不肯起身。
“没有任何征兆。”事后,司永珍的丈夫吴俊回忆事发前,妻子没有留下任何遗言,甚至找不到任何表示或暗示将要离去的迹象。唯一反常的就是,事发当天妻子起得过早,“平时她是6点多才起床,上班。”
司永珍和吴俊都是荆州市下岗职工,两年前吴俊开摩的载客时遇上车祸,一条腿至今残疾。司永珍下岗后做了环卫工,在马路上清扫大街。
婆婆的猝然死亡,也让儿媳妇司文感到难以理解。“我老公(打医生)的事情发生后,全家人的压力都很大,我担心过丈夫出事,担心过丈夫的奶奶出事,但从来没想过婆婆会走极端!在我们全家人中,婆婆是最开朗,也是最坚强的一个人。我老公出事以后,不管在医院还是在家,不管面对谁,她始终是用笑脸示人。”
司永珍出事前一天,“我们一家四个人还在医院食堂吃饭,在外面逛了下,回到医院还说说笑笑。”司文回忆。
但家属们认为,司永珍“是被逼死的”,自从儿子打医生事件发生后,“她的内心一直承受着来自外界的巨大压力。”
被广泛报道的追打医生事件
突如其来的一场医患闹剧,发生在本月5日的凌晨。
此前一天,25岁的吴光禹参加妹妹的婚礼,中午喝了白酒,晚上又出去喝了啤酒,酒后与人发生了争执,被人砍伤。
次日凌晨3时许,背部、左肩有多处刀伤的吴光禹被紧急送进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方初步诊断为,“全身多处刀刺伤,同时伴有急性酒精中毒可能”。
司文闻讯赶到后,第一时间要求医院为丈夫注射镇定剂以压制其暴躁的脾气。“送到医院时(丈夫)情绪极其不稳定,注射镇定剂没准能压制住他的脾气。”但据司文回忆,医院并未注射镇定剂。
3时30分,经过医生紧急处理之后,满身酒气、醉酒状态的吴光禹被送进4楼的手术室作进一步治疗。
据此前报道,麻醉医生李荷纯和护士多次询问吴光禹的姓名、受伤部位,未被理睬。随后,李荷纯为观察吴光禹神志,轻拍其肩膀请他配合医护人员推搬至手术台进行手术。
不料,吴光禹突然起身,出手打了李荷纯一个耳光。据医院监控录像显示,李荷纯多次劝导无果,吴光禹继续追打,还砸烂手术室外走廊隔离密封玻璃,导致手术室层流系统瘫痪,造成该楼层15间手术室无法进行手术。
情绪平复后,医院重新安排了医生对吴光禹进行了手术。事后,不少看过手术室监控录像的人,对吴光禹接受治疗期间到底对医生说了什么表示疑惑不解,“为什么发生打人事件之前,吴光禹会指责医生对其‘讲狠’?”
而据司文透露,吴光禹事后完全记不清自己打过人,和打人的细节,纯属醉后无意识行为。据院方公布的“医生被打”事件细节称,系患者饮酒过量所致。
5日4时许,市一医院即向荆州市沙市区警方报案。辖区的胜利街派出所随即派出4名警察赶到现场,对刚刚完成手术还处在深度麻醉状态的吴光禹采取病房监护措施。
当日清晨6时许,吴光禹的病房外,就出现了荆州当地媒体的记者。当晚,荆州一家电视媒体对此事作了近三分钟的报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6日,中央电视台的晚间新闻里,吴光禹的母亲司永珍和妻子司文面向全国观众,在被打医生面前诚挚道歉。“我们是真心道歉的,在央视记者采访时,我曾当面向院长下跪,但这个镜头后来没有播。”司文说。
而事件远未就此平息。
吴光禹追打医生的行为,被公安机关确定为醉酒后“寻衅滋事”,电视台的报道称,出院后的吴将会受到“刑事责任追究”。
5月7日,公安机关对吴光禹下达了《监视居住决定书》,其中这样写道:犯罪嫌疑人吴光禹,因其身受外伤,在治疗期间不宜羁押,决定在医院对其监视居住……
其间,一拨拨的记者陆续赶来,而舆论几乎一边倒地站在了指责患者的立场。
5月8日,荆州当地一家媒体对“患者打医生”一事做了约2500字的跟踪报道。在题为“荆州一醉汉大闹手术室追打医生”的标题下,该报道分别以“院方发布:患者醉酒后寻衅滋事”、“家属道歉:不该对救命恩人动手”、“警方说法:打人者将被监视居住”、“
舆论压力与沟通障碍
清醒后的吴光禹,才发现自己喝醉酒闯了大祸,“极度懊悔,乃至绝望。”妻子司文说,丈夫完全记不清自己打过人。
她不敢让丈夫看当时全国各种媒体的报道,“怕再度让丈夫情绪不稳。”她说,事发后连续的媒体曝光,让医院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了他们一家,街坊邻居也都知道了这件事。
舆论的压力也让吴俊感觉到了老伴司永珍的内心变化。
他回忆,自从电视台报道此事,老伴在全国人民面前“抛头露面”后,作为孩子的母亲,她一直承受着来自外界的巨大压力。
在儿子闯祸后,“她有一个以前关系很好的同事,家人结婚办酒席,请她去参加婚礼,她觉得没脸去,拒绝了。”吴俊说。
在丈夫看来,司永珍心里的“疙瘩”还有儿子出院后将要面临的处罚。“开始她以为,道歉了赔偿了大不了就是半个月到30天的治安拘留,后来有人向她解释,作为刑事案件,它的处罚肯定不比想象中的轻,是要判刑和坐牢的。”
这成为司永珍的一块心病。吴俊介绍,吴光禹是夫妻俩唯一的儿子,平时儿子跟母亲感情最好。
为了求得医院谅解,减轻对儿子的处罚,司永珍和司文曾多次试图找医院调解,为此还专门写好了道歉信,“我们确实做错了,愿意主动承担,就算赔多少钱都行,哪怕卖掉才装修好的新房也行。”
“但医院始终不愿意出面谈,找院长也见不到人。”司文说,第一次与院方正面交涉,还得益于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打电话给他们,他们才肯见我们家属的。”当天,当着全国电视观众的面,司永珍和司文郑重道歉。
“此后再找医院,他们反复‘踢皮球’,院方推到公安,说此事归警方管,我们去派出所,警方又告诉我们,怎么处罚,医院才能最终决定。”
压在司永珍和家属头上的另一座“大山”,还有一份在他们看来属于“天价”的赔偿清单。
吴光禹醉打医生的当天,还损坏了手术室的一些设施和物品,砸烂了走廊的隔离密封玻璃,家属们被告知,需要对这些损坏物品进行赔偿。
“赔偿的金额一直没定下来,在老伴出事之前,我们得到的说法很多,有说一个手术床30多万,加上别的医疗器械,估计要陪40多万。”吴俊回忆说,老伴司永珍生前曾反复念叨这件事,这也是压在她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而吴俊介绍,老伴做清洁工一个月工资以前是650元,今年才涨到700元。而他身有残疾,儿子也还没找到工作,上面还养着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出事之前,她一直以为要赔医院三四十万,这是我们全家承受不了的。”
据家属们介绍,在司永珍跳楼之前,家属始终没能问到具体的赔偿数额,“我们得到的答复是,还要经过物价部门核准。”而在司永珍身亡后次日,家属就拿到了一份关于医疗器械赔偿的《鉴定结论通知书》,其赔偿数额与之前传闻的相去甚远。
据透露,这份最终的赔偿清单金额为1.9万余元,没有物价部门核准之类的表述和盖章,落款单位为沙市公安分局。
家属说,通知书送达时间为5月23日,但落款和签字时间为22日,司永珍跳楼坠亡的当天。有家属认为,鉴定结论下达的时间巧合,及赔偿金额与之前传出的差异巨大,“不排除是为了规避责任。”
司永珍从开水房的这扇窗户跃下。
舆论压力与沟通障碍
清醒后的吴光禹,才发现自己喝醉酒闯了大祸,“极度懊悔,乃至绝望。”妻子司文说,丈夫完全记不清自己打过人。
她不敢让丈夫看当时全国各种媒体的报道,“怕再度让丈夫情绪不稳。”她说,事发后连续的媒体曝光,让医院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了他们一家,街坊邻居也都知道了这件事。
舆论的压力也让吴俊感觉到了老伴司永珍的内心变化。
他回忆,自从电视台报道此事,老伴在全国人民面前"抛头露面"后,作为孩子的母亲,她一直承受着来自外界的巨大压力。
在儿子闯祸后,“她有一个以前关系很好的同事,家人结婚办酒席,请她去参加婚礼,她觉得没脸去,拒绝了。”吴俊说。
在丈夫看来,司永珍心里的“疙瘩”还有儿子出院后将要面临的处罚。“开始她以为,道歉了赔偿了大不了就是半个月到30天的治安拘留,后来有人向她解释,作为刑事案件,它的处罚肯定不比想象中的轻,是要判刑和坐牢的。”这成为司永珍的一块心病。吴俊介绍,吴光禹是夫妻俩唯一的儿子,平时儿子跟母亲感情最好。
为了求得医院谅解,减轻对儿子的处罚,司永珍和司文曾多次试图找医院调解,为此还专门写好了道歉信,"我们确实做错了,愿意主动承担,就算赔多少钱都行,哪怕卖掉才装修好的新房也行。"
"但医院始终不愿意出面谈,找院长也见不到人。"司文说,第一次与院方正面交涉,还得益于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打电话给他们,他们才肯见我们家属的。"当天,当着全国电视观众的面,司永珍和司文郑重道歉。
“此后再找医院,他们反复‘踢皮球’,院方推到公安,说此事归警方管,我们去派出所,警方又告诉我们,怎么处罚,医院才能最终决定。”压在司永珍和家属头上的另一座“大山”,还有一份在他们看来属于“天价”的赔偿清单。
吴光禹醉打医生的当天,还损坏了手术室的一些设施和物品,砸烂了走廊的隔离密封玻璃,家属们被告知,需要对这些损坏物品进行赔偿。
“赔偿的金额一直没定下来,在老伴出事之前,我们得到的说法很多,有说一个手术床30多万,加上别的医疗器械,估计要陪40多万。”吴俊回忆说,老伴司永珍生前曾反复念叨这件事,这也是压在她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而吴俊介绍,老伴做清洁工一个月工资以前是650元,今年才涨到700元。而他身有残疾,儿子也还没找到工作,上面还养着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出事之前,她一直以为要赔医院三四十万,这是我们全家承受不了的。”
据家属们介绍,在司永珍跳楼之前,家属始终没能问到具体的赔偿数额,“我们得到的答复是,还要经过物价部门核准。”而在司永珍身亡后次日,家属就拿到了一份关于医疗器械赔偿的《鉴定结论通知书》,其赔偿数额与之前传闻的相去甚远。
据透露,这份最终的赔偿清单金额为1.9万余元,没有物价部门核准之类的表述和盖章,落款单位为沙市公安分局。
家属说,通知书送达时间为5月23日,但落款和签字时间为22日,司永珍跳楼坠亡的当天。有家属认为,鉴定结论下达的时间巧合,及赔偿金额与之前传出的差异巨大,“不排除是为了规避责任。”
各种“未知”压垮了她?
司永珍之死,家属认为医院难咎其责:要不然,她为何会选择到医院跳楼?
“如果能早一点告诉我们赔多少,告诉我们怎么判罚,而不是推三阻四地踢皮球,我想她也许不至于想不开去跳楼。”司永珍一个妹妹认为,正是悬在头顶上的各种未知的“折磨”,压垮了姐姐本就脆弱的心理底线。
跳楼事件发生后,医院的态度也让家属费解,“院方仍然不和我们谈,对方摆出的姿态是,‘你要是不服,你可以打官司,你来告我。’我们知道这样的事很难打赢官司,但你这种态度,这不是还在逼我们吗?”
5月25日,南都记者来到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家属的种种说法进行求证。院办副主任、宣传科长王岱回应称,在吴光禹追打医生、其母亲坠楼两起事件发生后,院方均向司法机关作了移交,一直是由公安部门协调和处理,院方只负责提供一些相关资料,协助公安机关办案。
对吴光禹毁坏的医疗设施及物品的赔偿事宜,王岱说,事后也移交给了物价等部门核准和处理。他同时表示,相关事情的采访接待,由荆州市委宣传部统一负责。
南都记者随后来到荆州市委宣传部,新闻科长杨雄飞向记者介绍,对司永珍坠楼一事,公安机关正在做调查,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结果,“究竟她跳楼的原因是什么,我们都还不清楚。”
对吴光禹追打医生的案子,杨雄飞说,是否会追究其刑事责任,这实际都还没开始,因为他本人有伤情,还在治疗期间,只是对他限制居住,也还没到立案的时候。
对家属之前认为可能面临的“天价”赔偿,杨表示,砸了东西是要赔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但怎么定损,在他母亲跳楼之前,什么东西都还没出来,只是民间有些传闻,而“天价”赔款的说法只是揣测,并不是事实。
杨强调,家属的赔偿清单和赔偿金额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清单只是简单地列举了一下,具体赔多少需要一个定损的过程。在公安机关调查结果没出来之前,赔偿金额也还是个未知数。
“医院确实是仁者之行,你一个患者,把医生打了,还继续给你治疗,这个为什么不值得表扬呢?”杨说,“但是,这个不属于医闹,患者打医生应该不是医闹,不能说所有在医院闹事就是医闹吧?”
对司永珍坠亡后的善后,杨说,现在怎么处理,公安机关和家属正在谈。至于会不会出于人道主义做出补偿,只有事情结束后才知道。
至于家属们认为司永珍“是被逼死的”,杨表示,这仅仅是猜测,没有依据,“家属也不是死者肚子里的蛔虫,究竟怎么想的要跳楼,谁都不知道。我们所听到的很多只是传言。”
杨透露,司永珍坠亡后,公安机关曾调取了医院的监控录像,“她是早上4点多进去的,一小时后才跳楼。在病房里,没有监控。在走廊上,确实没有人推她(跳楼)。”
在坠楼事件发生后次日,曾有网友匿名在百度荆州贴吧发帖称,“打人者(指吴光禹)凌晨的时候跟其母吵架并动手打了她”,但司文对此予以否认,认为这是有人在背后造谣诬陷。
司永珍之前代儿子道歉时的视频截图。
跳楼事件为何“集体噤声”
司永珍之死,真实的动机至今是谜。
值得注意的是,在跳楼事件发生后,多数媒体对此保持了缄默,这与当初媒体蜂拥报道“醉汉打医生”时的舆论热潮形成强烈对比。
司文坦言,在丈夫出事后,媒体报道和社会舆论给全家造成很大压力,她曾一度对记者很排斥和抵制,但在婆婆出事后,她又觉得自己唯一可求助的只有媒体了,但遭遇的却是“集体噤声”。
婆婆跳楼当日,司文一直给媒体打电话,“给湖北省内多家媒体,还给北京一家媒体打过电话,但事后没有一家报道。”
而这些媒体中,不乏对丈夫事件的报道者。
她坦言对媒体的失望,并进而质疑媒体选择报道的出发点和倾向性。
据南都记者从荆州市委宣传部了解,在司永珍跳楼后,北京某曾对“患者打医生”作过报道的媒体给宣传部打来过电话,但事后也没有对这一“后续”给予跟踪报道。
5月26日,南都记者联系上湖北较先报道“患者追打医生”的一位媒体主管,他告诉南都记者,对跳楼后续事件的“选择性不报道”,并非迫于媒体禁令,而是“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他认为,其实许多媒体最初关注“患者追打医生”事件,并不仅是为了对患者遣责,而是想通过这样一个特殊个案,从另一个视角去观照如今的医患关系。“但也许是恰巧碰上了两部委联手打击‘医闹’,所以被当做了‘反面’典型。”
“媒体应该在这次报道中反思。”他认为。
这位媒体主管人士同时分析,如果抛开舆论的外部因素,回归到事件的本体,事件核心还是医患关系。
“从开始的闹剧,到最后的悲剧,两起关联事件的演化和推进过程,我们看到的仍然是冰冷的医患关系,事情的核心问题仍然出在这里。”他说,“所以,更应该反思的还有我们的医患环境和医患关系。”
而上述观点与家属的感受和推测不谋而合,在家属们看来,司永珍正是“被媒体和医院逼死的”。
医患矛盾的牺牲品?
在家属们看来,司永珍之死本可避免。
5月7日下午,在儿子醉打医生后第三天,司永珍和司文曾提着各种营养品,前往受伤医生李荷纯的病房,并送上了一封道歉信。
据当时媒体报道,一进入病房,司文立刻失声痛哭起来。她躬身来到病床前,不停鞠躬不停道歉,口中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司永珍则将手中攥着的钱递给李荷纯,一脸愧疚和心疼,她哭着说,“我儿子说了,他再也不会喝酒了!”“他自己想亲自来看你,但是伤没好,起不了床……”
李荷纯婉言谢绝了慰问金,他不忘惦记吴光禹的伤情,在得知吴伤情稳定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有我的职业操守,我不怪他,只希望他好好养伤。”
对这次探望,司文说,我们是真的觉得错了,对不住医生,可以说我们的道歉是非常真诚的,医生也接受了我们的道歉。当时婆婆的情绪也很稳定。
本以为事情就此会朝着好的方向缓和,但让家属们没想到的是,随后他们遭遇的是医院方面的冷漠态度和沟通隔膜,以及“移交公安”和“定损赔偿”的后续处理。
“表面上医院接受我们的道歉,但几次主动找医院调解,都被院方和警方‘踢皮球’,让人完全看不到希望。”司文认为,医院如能多一些体谅和温情,也许婆婆不会跳楼。
而在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位医务人员则对如今的某些患者颇有微词,“以前在很多人看来,医院是强势患者是弱势,但现在这个关系有时倒过来了,很多时候在很多患者面前,医院成了弱势的一方。医院的很多做法其实是为了保护自己。”
让他担忧的是,医患间这种互视对方为“假想敌”式的对立,正成为许多医院的常态。以至不久前有网站统计,65%的网友在看到患者刺死医生的新闻后,反应居然是“高兴”。
“这种病态的医患关系,根源还在于医疗体制,光打击解决不了问题。”他认为。
在吴光禹同楼层的一间病房,一位病人谈起跳楼的司永珍:“她是无辜的,只是医患矛盾的牺牲品。”
在他的斜对面,就是吴光禹所在的病房,记者曾进入其中试图找其交谈,但坐在床头的他始终低头不语,做沉思状。
陪护他的3名亲属告诉记者,自母亲跳楼后,他变得木讷和沉默,不吃不喝不说话已经两天了。
而这也是司文的担忧所在。“这几天他总是神情恍惚,有天半夜对我说,‘如果有天堂,母亲会不会去了那里,我能去天堂找她吗?’我怕他也出事,不敢离开他,尤其是半夜,不敢睡着。”
23日中午,吴光禹曾来到医院的食堂,呆呆地坐着,望着天。“她在上面看着我,我要她看着我吃。”他说。
母亲走前一天,在这里,他和母亲吃了最后一顿晚餐。
链接
医患矛盾沉疴求解
血案频频
2011年9月15日,北京同仁医院,43岁的女医生徐文被一名患者连刺17刀,倒在血泊中。2012年3月23日,17岁的少年患者闯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生办公室,连刺医务人员,造成1死3伤;4月13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北京航天总医院的两名医生被同一名行凶者刺成重伤,嫌疑人曾在上述两家医院就诊过;4月28日,湖南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结核内科一位女医生被刺28刀,惨死在办公室,嫌疑犯是她诊治过的一名病人……
2010年8月,世界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文章称:“中国医生经常成为令人惊悚的暴力的受害者”,“医院已经成为战场,因此在中国当医生便是从事一种危险的职业”。
沉重的数据
2012年3月24日,中国医学界人士专业交流网站“丁香园”发布了一则《中国大陆近年恶性医患冲突案例简编》,从媒体公开报道中梳理出了从2000年至2009年7月的124起恶性医患冲突案例。据“丁香园”网站不完全统计,光从砍杀医务人员事件看,仅2011年,全国就发生了10起血案。2012年前3个月又发生了3起。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0年至2012年4月20日,国内共发生医患恶性冲突145起。其中64%是为了宣泄或索赔、36%是为了复仇;医患恶性冲突事件中29%患者死亡,71%属于患者非死亡性事件;医患暴力冲突动因69%是行为冲突,19%是语言冲突,12%是事故索赔。
据卫生部统计,2006年全国“医闹”事件共发生10248件,2009年上升为16448件,2010年则升至17243件。
“丁香园”曾对14577名医生展开调查,9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所在的医院每月都有医疗纠纷,其中27%月均纠纷数在3起以上。关于“最关心的医疗相关事件”,65%的医生选择“注意医疗安全”。至于医患关系为何紧张,排在前两位的是“政府投入不足、医院需要自行解决运营资金”和“媒体报道不当、舆论导向偏负面”。
寻求破解之道
联合打击“医闹”2012年4月30日,卫生部、公安部联合发出《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明确将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医务人员等扰乱医院正常秩序的七种行为予以处罚乃至追究刑责。
警务室进医院5天后,卫生部再发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协调公安机关向二级以上医院等重点医疗机构派驻警务室,共同加强医疗机构治安管理。同时要求各级医院加大安保投入,对重点科室、部位实行24小时安全监控。而有医院院长则建议国家将医院的治安管理级别由“事业单位”升格为“公共场所”。
第三方调解卫生部部长陈竺表示“两年内,卫生部将把医患纠纷第三方调解机制推向全国。”
目前,国内一些地方也对此进行了有益探索。广州市建立了全国首个“和谐医患关系工作室”,引入律师、司法干警、卫生部门人员等第三方力量缓和医患矛盾,推动建立医患互信关系。宁波市成立了“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在医患之间介入独立、公正的第三方,把矛盾从院内冲突转移到院外调解。
T**r
发帖数: 7016
2
和谐社会
k*****n
发帖数: 132
3
这是被儿子逼死的
s********1
发帖数: 318
4
酒后撒疯殴打医生当然应该批判,受处罚、赔钱都是罪有应得,没看到医院在这件事上
有任何处理不对的地方。
你自己因为做错事想不开跳楼自杀,难道还要别人负责吗?
m****r
发帖数: 310
5
什么叫做错事跳楼自杀?他母亲在这件事上有做错什么了?从报道里感觉这位母亲是挺
有素养的,只是也许儿子没教育好。唉,有这么个脾气暴躁的儿子,这位母亲真是不幸
......。令人痛心。
s*******a
发帖数: 921
6
这妈妈,儿子没教好也不用这样走极端啊。同样,酒后撒疯的都不值得同情,但愿妈妈
的死能让这个做儿子的幡然悔悟。
1 (共1页)
相关主题
收破烂板车师傅擦坏轿车跪地求免赔 3过路女相助(图)揭开黄网利益面纱:浏览量何以高达7.4亿次
湖北一高中实行以罚代管 罚款理由五花八门金镜头组委会:《挟尸要价》新闻真实不存在造假
荆州300亿元再造明清府城 被指对历史不负责网友:2010年度“10句最邪恶的话”邪恶登场
父亲嫌女儿太贪玩将其打死 送医谎称摔伤身亡(图)多名大学教授下跪请求关停污染企业(图)
武汉协和医院爆发医患冲突 多人受伤警方介入数十名大学教授跪求政府搬迁污染钢厂
网友称刘翔受伤后被逼回场内单腿跳至终点(图)雅阁“轻吻”1200万劳斯莱斯 或致200万修理费(图)
落水大学生死亡扒出捞尸暴利:打捞公司年入百万湖北80后妻子跪地为瘫痪丈夫喂饭感动网友(图)
官方调查恐怖传言:捞尸公司设局害死大学生(图)湖北荆州病人从手术台上突然起身追打医生(组图)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司永珍话题: 吴光禹话题: 医院话题: 家属话题: 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