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Headline版 - 山寨“八一剧组”网招演员骗其钱财(组图)
相关主题
女导演垄断北京群众演员市场 用王宝强语录洗脑(图)想当演员先学潜规则 群众演员入门指南揭秘(图)
演员自爆:《花木兰》导演大骂内地演员“蠢货”(图)揭秘演员"横漂"生活:小沈阳曾因说话难听被打(图)
揭秘群众演员现状:不少女孩为成名甘愿被潜群众演员身价揭秘:挨耳光500元 裸替2000元(组图)
群众演员生存状态:睡大街以王宝强为精神支柱(图)横店群演片酬标准:挨真打30元 演妓女薪资翻倍
浙江群众演员的苦乐生活:一天最多挣150元(图)名校硕士辞职去横店跑龙套 每天最低收入40元(图)
横店群众演员的苦乐生活:一天最多挣150元名校硕士辞职去横店跑龙套 每天最低收入40元(图)
4000人“漂”横店:当演员零门槛 不知身份正常(组图)群演女副导被诉强迫交易罪:不给钱找人闹场
逃犯任演员引关注 群众演员存等级有“公会”(图)揭演员副导演生存现状:夹缝中生存 常提心吊胆(图)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群众演员话题: 八一话题: 基地话题: 招聘话题: 穴头
1 (共1页)
i***s
发帖数: 39120
1
破旧的棉被,简陋的住所,大多数群众演员就居住在这样的环境中。
早上6点,数十名群众演员早早来到八一电影制片厂影视制作基地等活儿。
八一影视基地门口贴有明确告示,声明八一影视基地不招群众演员。
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怀揣明星梦想;他们活跃在片场,经常上戏却难讨工钱;他们明知被骗,却有苦难言,直到有一天,大多数人只能选择默默离开。
近日,多名读者向本报反映,一些人打着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幌子招聘跟组演员,开出的待遇非常诱人,在面试中巧立名目乱收费,最后将应聘者送去当群众演员,且应聘者很难讨到工钱。记者暗访后证实,读者反映属实。八一电影制片厂相关负责人表示,网上所谓的“八一剧组筹备处”均为假冒,希望应聘者不要上当。
应聘演员遭遇骗局
丰台王佐乡罗家坟村,和八一影视基地南北相望。村里农家院的群众演员,每天步行到影视基地上工拍戏。
阿忆说,她跟那里的大多数群众演员一样,来基地拍戏,要缴纳不少的费用,少的几百,多的几千,有种被骗的感觉。
阿忆介绍,他们大多都是在赶集网、58同城等网站看到“八一剧组筹备处”招跟组演员,在应聘过程中需缴纳试镜费等多种费用。可到了基地却被告知要先当一段时间的群众演员,面试中承诺的高薪也得不到兑现,很多人做了一段时间群众演员后,不得不默默离开。
根据阿忆的介绍,记者在这些网站上找到了十余条关于“八一剧组筹备处”的招聘信息。
这些招聘内容如出一辙,都是剧组直招,包括跟组演员、角色演员、特约演员、化妆师等等,薪酬3000到8000元,包食宿,学历、经验等条件均不限。招聘信息中有多个联系人和联系电话,但应聘地点一样,主要有丰台六里桥北里和西城马连道湾子两个地方。打电话过去,他们均称属于八一电影制片厂。他们简单询问情况后,便约应聘者前去面试。
面试现场
只要交钱来者不拒
9月4日上午,记者来到了西城区马连道湾子,根据招聘方提供的信息,来到一写字楼顶层的一间办公室里,办公室被分成了很多隔断,里面墙上贴满了明星的剧照,有四五人在上网,门上贴着“招聘演员”几个字。
在登记基本信息时,记者看到前面已有数十人在列,面试官是一名自称郭老师的男性。
跟阿忆的描述一样,郭老师开始并未提钱,只说要想在这行长期发展,就去做跟组演员,近期吴京主演的《烈日》将要拍摄,过几天剧组还会去杭州拍戏。
“不管你来自哪里,有没有经验,什么学历,这都不是面试的障碍。”阿忆的说法再次得到了验证。 郭老师还举了王宝强作为例证。
最后面试官提出了诱人的待遇,跟组演员月工资3500元,包食宿。
面试的下一个环节是试镜,即看应聘者在镜头前的效果,面试官称这是能否进组拍戏很关键的一步,但试镜要交费用。郭老师向记者介绍,根据试镜档次不同,费用为500—4000元不等。“试镜后若录取,费用不退,若没有录取,试镜费全额退还。”
阿忆说,她交了800元的试镜费,还有人交了2000,而交了钱的应聘者都被录取了,应聘者多数是外地人,身上都会揣着一些钱,而且他们挡不住跟组演员这一职位的诱惑。
记者以身上只有200元为由与面试官周旋。最后郭老师说:“剩余的部分先欠着,以后补交。”郭老师开了收据,上面的印章为“影视剧组筹备处”字样。
所谓的试镜便是在办公室的另一个隔断里面,一人拿着相机给应聘者拍照。“摄影师”让记者穿上一件八路军的上衣,扛着一杆步枪,摆了几个动作。对方称会把照片发给导演看,然后出面试结果。
其间,郭老师索要身份证,记者称已丢失,郭老师便拿出一张纸让记者写下身份证号码。
当晚7点左右,郭老师打来电话称记者已被录取,让带上换洗衣服,安排去影视基地报到。据记者了解,应聘者只要交钱,基本都能被录取。
9月5日,在应聘办公室,郭老师拨通了一个电话,说“有演员要过去,接一下”,并写了一个乘车路线和一个“贾老师”的电话,说“到站后打这个电话有人会去接你”。
当群众演员没工资
阿忆的好友小曼称,到达八一影视基地后,面试时的承诺都变成了“空头支票”。
5日下午,在321路的终点站南宫南,记者拨通了“贾老师”电话,随后被“贾老师”安排的一辆丰田接到了影视基地。
“你们要先从群众演员做起,当做培训,然后才能安排跟组;群众演员吃住都一般,看愿不愿意干,不愿干现在走人。”在影视基地门口,态度强硬的“贾老师”直接表态。
小曼抱怨说,面试时交了那么多试镜费用,怎么能说不干呢。小曼介绍,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留下。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记者被带到影视基地转悠了一圈,然后被丰田拉到了罗家坟村。车费需要记者来付,前前后后不到十分钟的车程,司机要了40元。
在办公室里签合同前,“贾老师”开口要钱,“先交300元伙食费”。
“面试时不是说包食宿吗?”记者反问。
“这是基地规定,若不交便不能拍戏。”贾说。
后经了解得知,除了伙食费还有人交了管理费、建档费、证件费等等,多的达上千元。
双方签订的是一份劳务合同,规定在合同期内,艺员和工作人员因个人原因中途解约或被开除,本中心概不退还任何费用,并由乙方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在劳动报酬方面,合同中并未明确表明数额,只写着在跟组的情况下有薪酬。
阿忆及小曼说,对于合同的内容她们明显不满意,但还是签了字,按上了手印。“因为我们想拍戏,梦想着有一天能被安排跟组,能赚回上交的钱。”
农家大院、上下大通铺,这便是群众演员的宿舍。记者看到20多平米的房子里住着十几个人,房间里很脏,异味很浓,另外大院里还有一个这样的女生宿舍。院里有4个管理员,人称“院头”。
当晚,院头“齐哥”找记者谈话,直截了当地说,在成为跟组演员前没有工资,并表示一般半个月左右便会安排跟组。
“要想跟组一般还要包红包给‘贾老师’,666或者888。”另一位叫“光哥”的“院头”说,很多人交了钱便进了剧组。
小曼说很多人就是这样变得身无分文,他们为了进剧组,不断地忍让和坚持,每天干着群众演员的活,却很难拿到工钱。
晚上记者接到“院头”通知,早上5点起床到片场上戏,当群众演员。
片场变卦
大院伙食
清水煮面食不果腹
“上戏剧组会管饭,可以吃上包子、馒头和米饭。”对于睡在记者上铺的李大超来说,上戏是一种幸福,因为在那里他可以吃饱饭。
在大院里吃饭,需要自己动手做,而唯一可做的饭便是清水煮面条,没有菜,有时候甚至没有盐。厨房里堆着一大包面条,一个电锅,里面是院头吃剩下的方便面。
18岁的李大超是南方人,吃不惯面条,因而他很少请假,每天积极去片场上戏,而那些请假不去上戏的人只能在大院里吃清水煮的面条。
“上戏很累,特别是拍夜戏,一拍拍到凌晨四五点,睡不到一个小时,接着又被‘院头’叫醒起床拍戏。”李大超说,连着拍几天戏身体就会吃不消,更别说有时候还会24小时拍戏。
李大超说,很多人或者因为吃不饱,或者因为上戏太累,都选择了偷偷离开,交的钱白搭进去了。
记者也去基地拍了一天的戏,戏名为《王者风范》,土匪山寨遭到炮击,群众演员便演死去和受伤的土匪,一直到天黑下戏。当天的伙食是馒头、包子还有米饭。
每天晚上,出去拍戏的人陆续归来,一个个灰头土脸,疲惫不堪,他们赶紧跑到洗澡的地方,一个在大门外用油毡搭起的临时帐篷,用瓢舀起桶里的凉水,冲掉了满身的灰尘,而院子里的女人也是如此。
记者刚进院时,一位好心的室友悄悄地说:“还是尽快走,想拍戏在这里希望渺茫,是当苦力的,很多人干了一个多月都没有进组,也没拿到工钱。”
而就在那天夜里,院里的两名群众演员跑了,第二天早上“院头”喊人时,才发现人不见了,“院头”很生气,发狠话:“这种人抓回来直接把腿打断。”
据了解,有些人身上没钱了,回不了家,只能在大院里耗着,因为那里有床睡,还有清水煮的面条吃。
八一影视基地附近村民介绍,住着群众演员的大院有好多个,他们分别被一些“穴头”控制着,院落租金比较低,每间房一个月100元左右,各个农家院的吃住环境大同小异,附近一带住着几百名群众演员。
利欲熏心
众“穴头”盘剥敛财
“老马家的、小雨家的、小刀家的……”每天群众演员上戏之前都会排好队,自家的站一起,由穴头拿着清单核对各家的人数,每次上戏的人数都达百人。
据了解,“老马”、“小雨”、“小刀”等都是八一基地附近的“穴头”,而他们的上面还有更大的“穴头”,他们将招来的演员安置在农家院中,并安排演员前去上戏,清点人数是为了以后好算账。
知情者透露,“穴头”们都与剧组有着密切的联系,为剧组提供群众演员,目前群众演员一天的价格约为百元左右,而群众演员真正得到的只有一二十甚至一分钱得不到,“穴头”们从中抽大头,另外“穴头”们还会让群众演员缴纳各种费用,盘剥敛财。
《王者风范》剧组人员称,每次清点群众演员人数后他们都会签单,然后定期把群众演员的工钱付给“穴头”,再由“穴头”发到每个群众演员的手里。
在八一影视基地片场,记者询问多名群众演员,很多人连他的头儿是谁都不知道;有的称没有拿到钱,有的说拿到了几十块钱,而相同的是他们进基地拍戏,都或多或少上交了钱。
在与众群众演员交谈中,记者了解到这个群体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刚从学校毕业、对影视圈充满好奇的学生;二是梦想出名的人;还有一种是靠做群众演员为生的无业者。
“这里人员流动性很大,不时地有人要走,也不时地会有新人到来。”在片场,待的时间久的人解释着那里的规则,“穴头”们不会在意哪一个群众演员跑了,因为想演戏的人多着呢。
在王佐八一影视基地周边,群众演员俨然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场,而基地的大门上就悬挂着醒目的警示牌:“八一影视基地不招群众演员,谨防上当受骗。”
特写
我想成为下一个王宝强
他叫顺子,今年20岁,来自江苏农村,黝黑而健壮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很成熟。
顺子从小练武,一直梦想成为一名演员,初中毕业后便出来闯荡,从江苏到浙江横店再到北影和八一,半个月前他来到了王佐,每天上戏。他说,各地的情况都差不多,群众演员的日子不好过。
当不少人纷纷离开时,顺子却很坚定地说要待下去,“我要成为下一个王宝强!”他不时模仿着王宝强的动作和神情。
休息时,顺子拿出了自己的简历,上面记录着他当群众演员的经历。顺子说他刚出来闯荡时,曾被叫去马场喂马,上戏后扮演了八路、土匪等很多角色,他说自己见过很多明星。讲述中顺子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称自己练过李小龙的截拳道。
“开工了,开工了!”开工的声音从片场传来,顺子又飞快地跑进群众演员的大军中。
各方反应
将加强对拍摄基地管理
八一电影制片厂
对于网上出现的各种打着“八一剧组筹备处”名义的招聘,昨天,八一电影制片厂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对打着他们旗号招聘的事也有耳闻,八一电影制片厂从来没有所谓的“八一剧组筹备处”。
该负责人称,很多影视基地都面临这个问题,一些影视公司会打一些噱头,来招聘群众演员。负责人介绍,很多剧组会租赁八一影视基地进行拍摄,但如果不是与八一厂合作摄制,便不能打着八一的旗号来招聘。
负责人表示,八一厂会加大管理,尤其是对拍摄基地的管理,保护自己的品牌,不让别人打着八一的旗号来做招聘,同时会向相关部门反映此事。
赶集网
核实后会删除假招聘帖
网站是否会对招聘信息发布者进行审核?昨天,赶集网客服表示,在赶集网发布免费信息是不会核查企业营业执照的,工作人员只会对发布信息的内容进行核查,若符合规定便能通过。
客服称,若有网友发现赶集网上的虚假招聘信息,可以在网页中举报,工作人员会根据举报情况,核查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包括公司名称、性质等等,若属实便将其删除。
律师
招聘方故意规避劳动法
北京浩伟律师事务所赵正彬律师称,打着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旗号进行招聘,是对八一名誉权和声誉权的侵犯,因为很多人是冲着八一厂的名号前去应聘的。
赵正彬称,演员与其签订的是劳务合同,而非劳动合同,故双方只是雇佣关系,不受劳动法调整,而且签订合同均为应聘者的自愿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劳务合同的随意性很大,工作地点、时间内容都不稳定。这其实是招聘方在规避劳动法,招聘方做出的承诺没有如约履行,这已经构成了违约。
赵正彬称,招聘方利用了人们想成为明星的心理,打了法律的擦边球,而群众演员市场非常混乱,亟须规范。
影视专家
希望出台法律规范行业
北京电影学院资深教授、中国纪录片之父司徒兆敦称,对于群众演员的现象他一直深感忧虑,现在的群众演员市场处于一种垄断的状态,而且十分混乱。司徒兆敦称,中国关于群众演员还没有相关法律规范,这就让很多“穴头”有了可乘之机,“现在群众演员市场不管太乱,管又缺少依据。”
司徒兆敦称,几年前他指导了一部纪录片名为《群众演员》,他发现踏踏实实、一步步积累的演员太少了,很多群众演员都在做梦,“有梦是好事,但群众演员的梦太多,很多都不切实际。”
司徒兆敦说,这也反映了整个影视界的通病,现在好戏的评判标准是戏中有多少“大腕”,收视率多高,这是很不正常的,真正好剧是要遵循艺术规律的,而不是“以明星论英雄”。司徒兆敦坦言,这无疑给群众演员的成功路设置了重重障碍,希望国家能出台相关的法律来规范这个行业。
群演协会
呼吁成立群演维权机构
2006年,全国第一个群众演员协会在怀柔区杨宋镇成立。协会理事郭克星表示,协会的成立大大改变了当地群众演员市场的现状,他们的做法也得到了镇党委的支持。
郭克星介绍,近年来他们一直致力于群众演员利益的维护,他们制定了“群众演员管理制度”,“剧组合作制度”等,并给群众演员免费培训。郭克星称他们跟正规的劳务派遣公司合作,每月只收取120元的住宿费,其他一概不收,群众演员的工资也在每天四五十元左右,使他们的收入不低于北京市的最低生活标准。
郭克星坦言,一些个人投资的戏有很多霸王条款,再加上网上虚假招聘演员的广告繁多,很多时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郭克星呼吁尽早成立群众演员维权机构,同时提醒广大群众演员要学会辨别真伪,“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y*****g
发帖数: 47
2
w无能政府下什么事都要
1 (共1页)
相关主题
揭演员副导演生存现状:夹缝中生存 常提心吊胆(图)浙江群众演员的苦乐生活:一天最多挣150元(图)
“鬼子专业户”冢越博隆:曾被群众演员狠掐脖子横店群众演员的苦乐生活:一天最多挣150元
unidentified_title4000人“漂”横店:当演员零门槛 不知身份正常(组图)
北京开始清拆群租房 10分钟隔断房成了一堆木条(图)逃犯任演员引关注 群众演员存等级有“公会”(图)
女导演垄断北京群众演员市场 用王宝强语录洗脑(图)想当演员先学潜规则 群众演员入门指南揭秘(图)
演员自爆:《花木兰》导演大骂内地演员“蠢货”(图)揭秘演员"横漂"生活:小沈阳曾因说话难听被打(图)
揭秘群众演员现状:不少女孩为成名甘愿被潜群众演员身价揭秘:挨耳光500元 裸替2000元(组图)
群众演员生存状态:睡大街以王宝强为精神支柱(图)横店群演片酬标准:挨真打30元 演妓女薪资翻倍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群众演员话题: 八一话题: 基地话题: 招聘话题: 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