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boards

本页内容为未名空间相应帖子的节选和存档,一周内的贴子最多显示50字,超过一周显示500字 访问原贴
ChinaNews版 - 信阳事件
相关主题
Re: 不能忘记张树藩 ZZ (转载)我家七口亲人是这样被饿死的
李锐:在毛的性格中,死多少人都无所谓。[合集]胡耀邦和赵紫阳 kzeng
关于三年饥荒照片的看法 (转载)大跃进到底饿死人没?
Re: 不能忘记张树藩 ZZ (转载)毛泽东文革写信给江青预言他死后的中国未来(图)   毛泽东此信,从论二十世纪中国的过去,评述眼下中国的“左派”、“右派”和“中间派”,又预言他死后的中国的未来。这是一篇道出了“毛泽东战略”的不寻常的信
Re: 不能忘记张树藩 ZZ (转载)看4个领导人谁水平最高
解密时刻:大饥荒 周恩来下令毁证(完整版)郭庚茂接任河南省委书记可能变成黄粱一梦。
毛主席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转载)新一轮人事变动拉开序幕 (zz)
转贴---『天涯杂谈』富士康员工频频猝死的罪魁祸首?我河南省委成功批准对温家宝2台拖拉机施行收藏zz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信阳话题: 芝圃话题: 毛泽东话题: 地区话题: 农民
1 (共1页)
h*****o
发帖数: 75
1
1959年河南的“信阳事件”,是三年困难时期最惨烈的典型,用官方的话语表述“信阳
事件”是指1959年10月至1960年4月发生在信阳地区的大批农民饿死的事件。当时信阳
地区所属的18个县市,有15个县市出现了大批农民非正常死亡。信阳事件是“大跃进”
和“反右倾”两个运动的直接产物。
简介
1959年3月,中央在上海会议上决定当年的征购1150亿斤,这是1958年的标准。但
实际上1959年全国粮食大幅减产11%,而征购数却增加了14.7%,征粮当中相当一部分不
是农民自愿交售的余粮,而是各省、地区、县、公社各级党组织执行中央的指示,“反
瞒产私分”层层相逼,用专政的办法,强行从农民那里搜刮走的口粮,全国大形势如此
,信阳也就在劫难逃了。
放卫星
信阳地区是河南省卫星放得最多的地区,第一个人民公社就出在该地区的遂平县(
今划入驻马店市),1958年的收成由于大炼钢铁等误了农时,没能及时收割,损失了10
%左右的粮食。1959年因为天灾大歉收,实产粮食20多亿斤,仅及大丰收的1958年的一
半,但地区各县都虚报产量,汇总到地区成了72亿斤,又是个“特大丰收年”。征购粮
当然就按照这个虚数来报了,留给农民的粮食就所剩无几了,产量减少,征购数量却在
增加。怎么做到的呢?那就是“反瞒产”的结果,根据“反瞒产私分”的指示,信阳地
委动用了民兵指挥各县委挨门挨户搜查,据说是被农民和基层干部“隐瞒”、“私藏”
了的粮食。
反瞒产
在“反瞒产”过程中,信阳地区逮捕了万余人,劫掠了农民的口粮、种子粮、牲口
饲料粮,征购任务于是圆满完成,全地区征收了16亿斤粮食,几乎达到当年产量的一半
。结果农民的全年口粮只剩100多斤,仅够食用4个月,潢川、光山等县口粮甚至不足3
个月。思想家顾准先生,五十年代曾经担任过上海市财政局长,因被打成右派而被下放
到信阳地区商城县劳动改造,他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严冬未届,路旁已见冻死之骨。
逃荒
1958年10月起,大部分公共食堂就停粮断伙,农民开始逃荒。1959年冬,尤太忠将
军回到了故乡信阳光山县探望病重的母亲,他目睹当地乡民饥荒的惨状,所以心情极为
痛苦。而 1998年的诺贝尔物理奖的获得者、美籍学者崔琦,他的双亲都是信阳人,父
亲就是在1960年饿死的。
政治压力
在河南省委和信阳地委的巨大政治压力下,信阳的公社和大队干部不得不把种子、
饲料和剩下的一点口粮都作为“余粮”交了征购。但就是这样仍未完成征购任务,粮食
上交了,食堂停伙了,谷糠、薯藤、野菜、树皮、草根吃光了,农民为了活命外出逃荒
,地委又下令把外逃的群众当做“阶级敌人”和“流窜犯”来对待,到处设卡拦截。当
年冬季共拦截收容46万人,其中不少人被打死,饿死在收容所内。有的人饿急了,偷杀
了牲畜被发现了一律按破坏生产定罪,全区逮捕了2000多人,其中有被判死刑的,有被
打死的,有饿死在狱中的。
人身自由
同时地委还责令邮局对发往中央的信件一律扣留,被扣留下的信件有12000多封,
被追查出的寄信人都受到了残酷批斗和处理。同时1958年开始的“公社化”剥夺了农民
的一切,不仅农民的土地、牲畜、农具等生产资料被剥夺了,连维持生命的口粮也掌握
在公社手中,种什么庄稼?下多少种子,一天吃几两粮食都是由公社的干部来决定的。
公社和食堂把农民牢牢地束缚在本村的土地上,农民失去了人身自由。
非正常死亡
1960年2月,信阳地区大批农民非正常死亡,引起了卫生部的注意,信阳地区与河
南省的领导已经无法一手遮天了。中央内务部的郭处长在地方严密封锁的情况下深入调
查,发现当地饿死人的情况十分严重,他回到北京就向部领导汇报。内务部马上向国务
院秘书长习仲勋汇报,习仲勋感到问题严重,立即又向中央监委书记董必武汇报,董必
武派了中央监委的李坚、李正海两位处长到信阳调查。他们的工作同样受到了河南省委
与信阳地委的阻挠,但是他们排除万难,在基层调查了3个月,掌握了大量第一手的可
靠资料,查有实据的非正常死亡人数是70万人。
中央干涉
毛泽东对这个事件的批示是,这是打着共产党招牌的国民党在实行阶级报复。刘少
奇主持了当时对信阳事件的处理,由于当时中央的政策没有改变,所以刘少奇只能对基
层干部是“思想教育从严,组织处理从宽”。当时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吴芝圃被迫三次向
中央检讨,他承认信阳地区的非正常死亡是100多万人,承认自己“对河南人民犯了大
罪”。   1959年2月,毛泽东在郑州主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即第二次“郑州会议
”),提出重点解决人民公社管理体制和具体政策问题,调整国家和农民的关系。吴芝
圃仍津津乐道于几年内过渡到共产主义,毛泽东不客气地对他说:“不要一扯就扯到共
产主义……。你说十年就过渡了,我就不一定相信。”毛泽东提出人民公社要“三级所
有,队为基础”,而吴芝圃却坚持大队为基础,毛泽东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批评:“你不
要再这样搞了,还是以生产队为基本概算单位好”。毛泽东在1958年就提醒吴芝圃:“
要把膨胀的脑筋压缩一下,冷静一下”。在看到吴芝圃没有改正的意思后,毛泽东很生
气:“吴芝圃,你对,你搞得快,可能你是马列主义,我是机会主义。”并逐渐改变了
对吴芝圃的看法:“这种人表面上‘左’,实际上是形‘左’实右,缺乏经验,不深入
群众。”   1960年10月21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中央工作组根据信阳实地调查的
情况,向中央提交了关于“信阳事件”的报告。10月26日,毛泽东阅后批示刘少奇和周
恩来“即看”此件,“下午谈一下处理办法”。11月12日,毛泽东再派李先念、陶铸和
王任重来到信阳调查。在陪同调查的过程中,吴芝圃又把责任全推到信阳行署专员张树
藩的头上:“树藩同志,信阳地区发生的问题,省委事先一点也不了解,把省委蒙到鼓
里了。听说你和路宪文认识不一致,你怎么不找我谈谈呢?如果早找我谈谈,不就避免
了发生这样大问题吗?”经过调查,陶铸发现问题严重,他在河南省委扩大会议上指出
:“河南有两个突出的问题,一是1959年春季发生问题,反瞒产,没有在庐山会议上作
检讨,庐山会议后继续搞。二是河南发生这么严重的问题,一直不向中央报告,后来被
迫向中央写了报告,还是忸忸怩怩不真实反映情况,而且还封锁消息,这是很大的错误
。”   1960年底。毛泽东又派身边的几位工作人员到信阳地区去调研。当他们到达
河南时,吴芝圃却不让他们去信阳,而是把他们安排到了许昌地区的鄢陵县,不让他们
看到信阳的真实情况。对于吴芝圃的所作所为,党中央和毛泽东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认
为他“破坏民主、堵塞言路,‘左’倾蛮干,死不回头”。   与吴芝圃推卸责任形
成鲜明对比的是,心情沉痛的周恩来表示:“信阳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件,我有责任。”
当周恩来得知“信阳事件”中有许多群众被饿死,而国家的粮库就在附近,受饥饿的群
众却没有一人去抢仓库时,被深深地震动了,整整一夜没合眼。
处分
不过吴芝圃没有受到严重处分,信阳的一些县、公社的干部被打成了“国民党”、
“阶级敌人”受到了严厉惩罚。在文革中,河南的造反派到了四川把吴芝圃抓到郑州批
斗,称他是“屠杀河南人民的刽子手”,但是1979年,吴芝圃获得了平反。1979年1月
24日下午,在北京全国政协礼堂,邓小平亲自为吴芝圃平反并主持追悼会。悼词中宣布
:“对于强加给吴芝圃同志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应予全部推倒,彻底为吴芝圃同志平反
昭雪,恢复名誉。”说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共产主义事业鞠躬尽瘁,无私地贡
献了自己的一生”。
信阳事件——毛泽东决心发动文革的深层原因
1960年10月21日,中央组织部、中央监察委员会4名干部,把一份关于河南省信阳
地区大量饿死人和干部严重违法乱纪的调查报告,送到了李富春手上。   24日,李
富春将调查报告报毛泽东。毛泽东读后沉思了2天。26日,把调查报告批给刘少奇、周
恩来:“请刘、周今日即看,下午谈一下处理办法。”   河南信阳地区究竟发生了
什么事,竟要中国最高领导层的一、二、三把手来“谈一下处理办法”?单从中共中央
批转的中共信阳地委1960年12月22日的报告披露的情况,信阳地区发生的干部严重违法
乱纪、打人死人的情况,就够令人触目惊心的了。报告说:   “正阳县原报去冬今
春死1万8千多人,现初步揭发已达8万多人;新蔡县原报去冬今春死3万来人,现在增加
近10万人。过去认为较好的社队,现在揭发出来的问题很严重。西平县原来只发现二郎
庙公社问题严重,现在全县13个公社,除城关公社问题较轻外,其余12个社问题都很严
重。遂平县碴呀山人民公社,过去只报死6百余人,现在揭发死人近4千人,占总人口10
%,有的队人口死亡达30%左右、。各种惨绝人寰的反革命暴行,各个县、社几乎都有。
从初步揭发的材料看,不仅农村严重,而且城市、工厂、机关、学校、商店、医院都很
严重。光山县12个中学,有8个中学校长有人命血债,城关的高中、初中两个学校初步
揭发被打死、逼死的教员和学生达28人。不论淮南淮北,广大群众在经济上都遭到了很
大摧残,生活异常困难,真是十室九空,家贫如洗。”   读完这段文字,人们真难
相信这是发生在已解放10年、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信阳地区。人们把在信阳发生的这一切
,称为“信阳事件”。   信阳事件的触目惊心的材料,震动了毛泽东,震动了党中
央!毛泽东断言:这是阶级敌人的猖狂报复,是挂着共产党招牌的国民党进行阶级报复
,实行阶级复辟,是敌人篡夺了领导权。说明农村问题之严重性,已到了无法容忍的地
步。   随后中央派出了以李先念为首的中央工作组。根据中央指示,中南局第一书
记陶铸、第二书记王任重也匆匆赶到河南,参加河南省委扩大会议和河南省三级干部会
议,配合李先念帮助河南省搞好整风,转变工作局面。   冰冻3尺,非一日之寒。
河南省的农村人民公社成立后,作为各公社办社依据的,被毛泽东称为《公社宪法
》的《碴蚜山卫星人民公社试行简章(草稿)》规定:“各个农业社合并为公社,应该将
一切公有财产交给公社,多者不退,少者不补”,使原来几百户农业生产社的生产资料
和其他财产,成为数万户的人民公社所有了。社员转入公社后,交出了全部自留地、私
房、牲畜、林木,少量家禽都没让留。提出“一草一木归公社,一碗一筷归社员”。
人民公社推行了各种形式的供给制加工资制的分配制度。实行粮食供给制(按国家
规定的粮食供给标准,把口粮无价供社员)、伙食供给制(吃饭、蔬菜、油不要钱)、基
本生活供给制(实行吃饭、穿衣、住房、生育、教育、看病、婚丧“七包”。有的还包
理发、洗澡、看戏、看电影、烤火费)。   这种分配制度是建立在脆弱的经济基础上
的,即使是低水平,也维持不了两、三个月。到1958年底,除食堂尚勉强维持,但也已
岌岌可危,其它早已名存实亡。过了几个月的“共产主义”,便吃光了全年的粮食。
更可怕是,河南与全国一样,刮起一股高估产的浮夸风。1958年全年粮食仅281亿
斤,却吹成了702亿斤,高估了149.3%;1959年河南全省遭灾,全年粮食271.6亿斤,却
估成450亿斤,高估107%。按此实行征购和安排生活。完不成征购任务,就批斗,农民
交不出粮食,就捆绑吊打、关押拘留、毁房拆梁、刑讯逼供。光山县委书记刘文彩,在
反瞒产时,一天连打40多个农民,打死4人。全县公社干部,动手打人的占93%。为追逼
粮食还动用专政机关,捕人1774人,其中死于狱中36人。短期拘留10720人,死于拘留
所的667人。全信阳地区打人成风,打死人司空见惯。手段残酷、千奇百怪,除未用电
刑外,古今中外的酷刑,几乎全数照搬不误。   1959年庐山会议后,河南再次大跃
进,反右倾、反瞒产,抓“小彭德怀”,使征购透底,吃空头粮,无米开饭。浮肿病流
行,非正常死亡严重。“信阳地区农民因缺乏最基本的口粮而饿死的人数超过百万。”
(《炎黄春秋》2004.2期47页)早年投身河南农民运动,参加过杨靖宇领导的农民暴动的
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目睹此情此景,与爱人孟松涛抱头痛哭。这是为受难人民痛哭。
为了求生,人们成群结队外出讨饭逃荒,可地委书记路宪文,看到饿死人无动于
衷,对路旁弃婴置若周闻,还下令公安部门限期消灭人员外流,民兵持枪封锁村庄。城
镇工厂、企业、机关不准收留农村来人,各县街头不能有一个流浪汉,老百姓的活命逃
荒权也被剥夺,只有死路一条。   到了1960年春天,信阳地区普遍断炊,最严重的
村子,80天无一粒粮,浮肿病大面积蔓延,成百成千的农民饿死、病死,这就酿成了震
惊中外的“信阳事件”。   毛泽东、党中央对“信阳事件”定了性,表了态。
李先念、陶铸、王任重率领中央、中南局工作组一个县一个县、一个公社一个公社地进
行调查。当他们来到光山县时,看到的是一幅惨不忍睹的悲惨景象。村村断炊,处处有
新坟;人人戴孝,户户哭声;房屋倒塌,遍地瓦砾,家徒四壁,一贫如洗。有一个村只
剩下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婆婆和2个骨瘦如柴的孩子,全村数百人全死了。幸存者控诉地
委书记路宪文、县委第一书记马龙山之流活活将人打死的罪恶。   路宪文将五类份
子组织起来(指当时被划为敌人的地、富、反、坏、右),吃得饱饱的,打党员,打贫下
中农,“宁要一斤粮,不要一个共产党员”。“打死一个党员,拿出一斤公粮”就要表
扬。反瞒产反得农民没有饭吃,还不准写信、不准要饭、不准逃荒、不准挖野菜、不准
冒烟。食堂不开伙,活活将人饿死,一个小孩,饿极了,爬到食堂门口,被人撞死在墙
上。槐树店的公社党委书记纠集一群人,打农民,打一下,喝一口酒,以人的惨叫声为
乐趣。打死了父亲,又打死了十多岁的儿子。一个生产队长独占上面下发的80斤救命粮
,还狂言要70人饿死50人才开伙。全县百多个村庄的贫农大都都活活饿死。   面对
如此局面,此情此景,性格刚烈而又爱民如子的李先念哭了。他说:“西路军失败那么
惨,我没有流一滴泪,到光山看到这个情况,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旁的陶铸,王任重
也黯然神伤,神色凝重。   在实地调查后,李先念、陶铸、王任重和中央、中南局
工作组还阅读了不少典型材料、会议简报,听了汇报。按照毛泽东、党中央关于处理信
阳事件的指示,帮助河南省委揭开盖子,放下包袱,肯定成绩,纠正错误。   11月
15日,毛泽东在中央精简干部和安排劳动力5人小组的一个报告上批示:“在讲大好形
势,学习政策的过程中,要有一段时间讲三分之一地区的不好形势,坏人当权。打人死
人,粮食减产,吃不饱饭,民主革命尚未完成,封建势力大大作怪,对社会主义更加仇
视,破坏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   12月初,王任重在河南省委扩大会议上讲话强
调要唤起阶级感情,提高阶级觉悟,领导阶级兄弟向反革命分子伸冤报仇。对敌斗争要
强调狠,狠是立场问题,首先要强调狠,在狠的前提下要强调准和稳。   1961年1月
18日,在党的八届九中全会上,毛泽东在讲话中说:“反革命利用新官僚和糊涂人,把
坏事做尽。1959年有一个省,本来只有240亿斤粮食,硬说有450亿斤,多估了210亿斤
。出现了四高:高指标、高估产、高征购、高用粮,放开肚皮吃饭。”这个省就是河南
省。又说:“对地主复辟,我们也缺乏调查研究。”   20日,王任重在河南省三级
干部会议上第二次发表讲话。严肃地指出:信阳事件是反革命复辟,地主复辟。他说:
我到光山县看过,房屋倒榻、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人人戴孝、户户哭声,确实是这样
,这不是什么右倾机会主义攻击我们,这是真的。   同时,王任重从马克思主义认
识论的高度引导大家正确认识妨碍执行党的方针政策的一些错误观点。什么所谓“左”
比右好,指标越高越好,王任重说:我们必须正确执行党的政策。“左”和右,其危害
是一样的。不能说哪个危害更大些,哪个危害小点。“难道河南这几年犯了‘左’倾错
误,造成的严重恶果,我们还不能认识这个问题吗?”所以,“不能说‘左’比右好。
”   王任重说:“什么指标越高越好,什么征购越多越好,……这是不对的,不是
马克思主义”,“指标必须符合客观实际,按照现实可能订指标,才是正确的。”
王任重要求在纠正错误时,“要充分保护干部的积极性,保护群众的积极性,不泼冷
水,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方针,要永远记住保护好多数干部、多数群众的积极性,不
能泼他们的冷水”。“不要在基层干部中去反右倾、反‘左’倾,应当有什么错误,纠
正什么错误。”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精神和1961年11月3日党中央的《紧急指示信》
的精神,河南省委在李先念、陶铸、王任重的指导下,从1960年冬到1961年春,在全省
,特别是信阳地区进行整风整社。其主要作法和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   一、根据
毛泽东关于信阳地区的问题是地主阶级复辟,是反革命的阶级报复,是民主革命不彻底
的定性,因此,信阳地区的整风整社,首先采取夺取领导权、进行民主革命补课。提出
要象土改一样,把敌人彻底打倒,把坏事彻底揭露出来,把领导权夺过来,把局面彻底
扭过来。县、市、公社、大队召开整风会议,由上面派去的干部在县成立县领导小组,
层层揭盖子,揭发出罪大恶极分子,进行特别集训;罪恶较轻的进行集训;有严重错误
的进行整风。工作组干部进行扎根串连,组织队伍,向阶级敌人、蜕化变质分子开展斗
争,大张旗鼓地召开群众大会,批斗坏人,让群众伸冤出气、倒苦水。土改不彻底的队
,重新划分阶级,查漏网的地主、富农分子。   二、发动广大群众揭露“五风”表
现,查“五风”危害,以革命精神反“五风”。   三、清理退赔,经济兑现。对自
1958年以来,无偿调拨群众的财产(如房屋、家具、农具、木料、家畜、家禽等等),无
理扣压汇款的进行赔偿。有原物的退原物,原物不在的折款赔偿。农民非常满意,不少
农民热泪盈眶,“衷心感谢共产党、毛主席第二次解放了他们!”   1961年1月9日
,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听汇报时,意味深长地说:“我国5亿农民不满意,政权就
不能巩固。”毛泽东从“信阳事件”中得出一个结论:全国不是什么地方都是形势一片
大好,而且也会有信阳地区这样的地方,只是程度不同,有大信阳事件,必有小信阳事
件。毛泽东由此认为,有三分之一政权不在共产党手中,有必要开展全国性的社会主义
教育运动,以巩固无产阶级政权。信阳事件使毛泽东得出了“左”的结论,使“左”风
越刮越猛,以至爆发了全国上下的“四清”运动和十年“文革”。这是人们没有预料到
的。   信阳事件是一个悲剧,十年“文革”是一个更大的悲剧。这里有不少历史经
验教训,是值得深思的。
1 (共1页)
相关主题
我河南省委成功批准对温家宝2台拖拉机施行收藏zzRe: 不能忘记张树藩 ZZ (转载)
高耀潔:愛滋「血禍」引來的慘境解密时刻:大饥荒 周恩来下令毁证(完整版)
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 社会上仇官仇富心理 和官员风气与腐败有关毛主席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转载)
关于大饥荒的一个小总结转贴---『天涯杂谈』富士康员工频频猝死的罪魁祸首?
Re: 不能忘记张树藩 ZZ (转载)我家七口亲人是这样被饿死的
李锐:在毛的性格中,死多少人都无所谓。[合集]胡耀邦和赵紫阳 kzeng
关于三年饥荒照片的看法 (转载)大跃进到底饿死人没?
Re: 不能忘记张树藩 ZZ (转载)毛泽东文革写信给江青预言他死后的中国未来(图)   毛泽东此信,从论二十世纪中国的过去,评述眼下中国的“左派”、“右派”和“中间派”,又预言他死后的中国的未来。这是一篇道出了“毛泽东战略”的不寻常的信
相关话题的讨论汇总
话题: 信阳话题: 芝圃话题: 毛泽东话题: 地区话题: 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