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topics

全部话题 - 话题: 苏檀儿
1 2 3 4 5 6 下页 末页 (共6页)
c****t
发帖数: 19049
1
第一一二章 危局
苏伯庸倒下去了,但是随之而来开始的忙碌,并非只是苏家大房。衙门的消息一过来,
大家就都已经明白了,有人要对苏家动手。从下午开始,整个苏家在城内的力量都已经
忙碌起来。掌柜、管事、帮着出谋划策的各种员工开始往苏家赶过来,二房的、三房的
……而大房的事情就更加繁多。
以往苏檀儿掌管了大房的生意,说是已经管了一半,但在其背后,实际上还是有苏
伯庸在坐镇的成分。苏伯庸一倒,对于整个大房的掌控,就已经直接压到苏檀儿背上。
老太公那边或许会有意识地分担一些,但这个老人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毕竟老了
,不可能再出来背起整个苏家。
下午老太公离开之后,苏仲堪苏云方也焦急地离开,苏檀儿也开始召集所有能召集
的人进府,这一次连着以往苏伯庸管着的那些掌柜也叫了来。其实就算按照以前的路数
按部就班,这些掌柜也能支撑很久,可如果真有人在后面做推手,整个苏家在全国的生
意,就会变得很危险,更何况此时闭了城门,消息要传递进出,不知道比以往要慢上多
少倍。
听得苏伯庸伤情之后,苏檀儿的母亲晕倒过去,苏檀儿此后苏檀儿陪同在房间里,
宁毅交代着婵儿娟儿等人出去处理一些琐碎事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
第一一二章 危局
苏伯庸倒下去了,但是随之而来开始的忙碌,并非只是苏家大房。衙门的消息一过来,
大家就都已经明白了,有人要对苏家动手。从下午开始,整个苏家在城内的力量都已经
忙碌起来。掌柜、管事、帮着出谋划策的各种员工开始往苏家赶过来,二房的、三房的
……而大房的事情就更加繁多。
以往苏檀儿掌管了大房的生意,说是已经管了一半,但在其背后,实际上还是有苏
伯庸在坐镇的成分。苏伯庸一倒,对于整个大房的掌控,就已经直接压到苏檀儿背上。
老太公那边或许会有意识地分担一些,但这个老人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毕竟老了
,不可能再出来背起整个苏家。
下午老太公离开之后,苏仲堪苏云方也焦急地离开,苏檀儿也开始召集所有能召集
的人进府,这一次连着以往苏伯庸管着的那些掌柜也叫了来。其实就算按照以前的路数
按部就班,这些掌柜也能支撑很久,可如果真有人在后面做推手,整个苏家在全国的生
意,就会变得很危险,更何况此时闭了城门,消息要传递进出,不知道比以往要慢上多
少倍。
听得苏伯庸伤情之后,苏檀儿的母亲晕倒过去,苏檀儿此后苏檀儿陪同在房间里,
宁毅交代着婵儿娟儿等人出去处理一些琐碎事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
第一五五章 圆房
入夜之后,接到吩咐的家丁们相继离开,为了火场善后接连点起的火把随后也灭掉了。
原本有两栋小楼的院子如今只余其中一栋”此时亮着灯光,变得比往日更明亮温暖了些。
晚饭过后直到亥时左右,探访的亲戚们其实都还在陆续过来,询问起火状况,嘘寒
问暖一番,也有跟随着这些人的丫鬟或是跟班,他们没资格进来坐,但聚集在附近也是
非常热闹。
白天里大家聚集过来,看着一大堆人忙碌地清理火场,倒还有几分灾难后的惋惜气
氛,到了晚间,询问清楚火灾未有伤人之后,众人在庆幸之中就俨然是聚会的心态一般
。家长里短地聊一阵,也有说宁毅与苏檀儿原本就该换个院子了之类之类的。火灾之后
,大家聚在一起反倒有些喜气。
也是,苏家当中本就不差这一栋房子的钱,烧了也就烧了,既然没伤到人,那么这
也无非是一场小小意外而已。主人都不怎么在意,大家也无需为此事花上太多的心思,
于是这探访的人多起来,客厅之中,也就是一场小小的聚会而已。
事实上,苏檀儿之所以选择如今的这个院子居住,本就是少女时期的一时喜欢而已
。理论上来说”她如今管了大房的事情,在吞并了乌家交予的各种事物之后,预计手下
管理的生意将要达到整个苏家的一半,这...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
第一五五章 圆房
入夜之后,接到吩咐的家丁们相继离开,为了火场善后接连点起的火把随后也灭掉了。
原本有两栋小楼的院子如今只余其中一栋”此时亮着灯光,变得比往日更明亮温暖了些。
晚饭过后直到亥时左右,探访的亲戚们其实都还在陆续过来,询问起火状况,嘘寒
问暖一番,也有跟随着这些人的丫鬟或是跟班,他们没资格进来坐,但聚集在附近也是
非常热闹。
白天里大家聚集过来,看着一大堆人忙碌地清理火场,倒还有几分灾难后的惋惜气
氛,到了晚间,询问清楚火灾未有伤人之后,众人在庆幸之中就俨然是聚会的心态一般
。家长里短地聊一阵,也有说宁毅与苏檀儿原本就该换个院子了之类之类的。火灾之后
,大家聚在一起反倒有些喜气。
也是,苏家当中本就不差这一栋房子的钱,烧了也就烧了,既然没伤到人,那么这
也无非是一场小小意外而已。主人都不怎么在意,大家也无需为此事花上太多的心思,
于是这探访的人多起来,客厅之中,也就是一场小小的聚会而已。
事实上,苏檀儿之所以选择如今的这个院子居住,本就是少女时期的一时喜欢而已
。理论上来说”她如今管了大房的事情,在吞并了乌家交予的各种事物之后,预计手下
管理的生意将要达到整个苏家的一半,这...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5
第九十二章 警告(上)
2楼
“四庆坊的事情,跟那边的余掌柜已经谈妥,十月初六以前能给他们货,以后就都没什
么问题,我有个想法……”
暴雨笼罩的苏家大院,水滴如帘子般的自屋檐落下,亮着油灯的会客间里,席君煜正在
与苏檀儿说着生意的进展情况,随后杏儿拿了帕子过来让他擦擦身上被雨淋湿的地方,
片刻,娟儿也托了茶盘进来,将一份茶点摆在席君煜身边的小几上。
“席掌柜请用茶。”
“麻烦娟儿了。”席君煜笑着点点头,随后继续与苏檀儿说着生意上的事,“既然四庆
坊这边已经有了起步,我想可以在袁州那边再投入大概一万两左右,兴建两家印染的作
坊与库房,如此一来,以袁州为枢纽再往周围发展,就可以十拿九稳……”
他这话说完,等待着苏檀儿那边的回答,原本苏家生意的扩张基本上也都是这样的步骤
,但此时苏檀儿喝了一口茶,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有些低:“袁州那边,虽然也到了
时间,但并非最近的要务,此时……过段时间再说吧。”
苏檀儿声音柔和,这样的回答也已经在席君煜的预料之中,只是那目光让他有些看不懂
。他与苏檀儿相识时对方才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不过自从苏檀儿开始接触家中的生
意,这几年来,这个逐渐长成少女如今名义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6
第九十二章 警告(上)
2楼
“四庆坊的事情,跟那边的余掌柜已经谈妥,十月初六以前能给他们货,以后就都没什
么问题,我有个想法……”
暴雨笼罩的苏家大院,水滴如帘子般的自屋檐落下,亮着油灯的会客间里,席君煜正在
与苏檀儿说着生意的进展情况,随后杏儿拿了帕子过来让他擦擦身上被雨淋湿的地方,
片刻,娟儿也托了茶盘进来,将一份茶点摆在席君煜身边的小几上。
“席掌柜请用茶。”
“麻烦娟儿了。”席君煜笑着点点头,随后继续与苏檀儿说着生意上的事,“既然四庆
坊这边已经有了起步,我想可以在袁州那边再投入大概一万两左右,兴建两家印染的作
坊与库房,如此一来,以袁州为枢纽再往周围发展,就可以十拿九稳……”
他这话说完,等待着苏檀儿那边的回答,原本苏家生意的扩张基本上也都是这样的步骤
,但此时苏檀儿喝了一口茶,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有些低:“袁州那边,虽然也到了
时间,但并非最近的要务,此时……过段时间再说吧。”
苏檀儿声音柔和,这样的回答也已经在席君煜的预料之中,只是那目光让他有些看不懂
。他与苏檀儿相识时对方才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不过自从苏檀儿开始接触家中的生
意,这几年来,这个逐渐长成少女如今名义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7
第一百章 苏檀儿的一天(下)
2楼
车马萧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仓库后方的巷道间树影斑驳,两道身影坐在那儿各自
捧了一碗凉粉在慢慢吃。
“江宁城里的几家店,每天都要走走管管。爹爹以前带着过来,说真想管这些,就
得花大工夫把该弄懂的都弄懂了。现在家里的那些少爷没几个真能把店管好的,我就能
管好这些,哪个掌柜手上的事我都可以代下去……”
隔着矮墙与树影、水沟,隐隐可以看见那边集市之上的情况,喧闹声传来。宁毅是
今天中午下课之后闲逛到这里的,两人此时便在这后方吃着凉粉,稍稍休憩闲聊。苏檀
儿平时不怎么吃零食,此时倒像是晚上在那小楼的二楼廊道上一般,一面捧着个小碗,
一面琐琐碎碎地说些东西。从留仙裙的由来到一些染料的配比之类。
“西京杂记里有记述,留仙裙的由来是因为赵飞燕,西汉以前的裙子其实都是没有
这样的褶皱的,不过据说有一次赵飞燕跳舞的时候裙摆被一位宫女拉了一下,有了皱纹
,跳起来反而更好看了,后来宫中女子纷纷效仿。不过当时裙摆的褶皱也不像现在这样
,唐朝的时候有一种好看的纹路,比现在的裙子要多七道工序,不过呢穿的时候有些麻
烦的讲究……”
“今天的衣裳白色跟蓝色也不是简单的颜色,这种白色要...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8
第一四〇章 各自开心
“……呃……定风波?”
豫山书院外庭的小草坪边,苏崇华笑着往那纸上看了看,随后微微皱起眉来。这时
候小七也已经跑过来了:“山长伯伯。”
“嗯。”
“山长伯伯那是我的。”
朝着苏崇华恭敬地行了个礼,小七望着那宣纸稿,笑着说道。苏崇华看着可爱的小
女孩,便也将那稿纸递了回去,待到小七接过之后,珍而重之地折叠起来准备放进怀里
,苏崇华的笑容中才微微有些犹豫。
词他只看了开头的一点点,但字迹他可是认得的。
定风波……
这词牌名令得他心中有些在意,于是说道:“小七啊,可以把那个……给伯伯看看
吗?”
“啊?”小七停下动作,眨了眨眼睛,随后“哦”的一声,将词稿双手递了过来,
抿着嘴望着他,似乎有些想要提醒山长伯伯别把稿纸弄破了,又觉得这样太没礼数,终
于没有说出来。苏崇华笑着接过那稿纸,小心地打开了,轻声读过一遍,皱起了眉头,
随后又从头看了一遍,好半晌,方才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看看旁边的小七,便又笑出
来:“小七啊,这首词……”
“我的。”
“呵,知道,是立恒先生写给你的吗?”
“嗯。”...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9
第一四五章 定风波(三)
一波一波的讨论与交锋自议事厅中蔓延出来,汇成激烈而嘈杂的声潮,逐渐波及到议事
厅外的小广场与附近的范围里,各种议论声都在响着,循着各自的说法与逻辑,有时候
,也会引起一番小小的争论,纵然不至于扩大出去,在以往的苏家,也是不多见的情况。
“五万两、一万两……那边又是两万多,我早就说过大房这些年来在乱搞……”
“当初饶州那边那批红布的生意我就看出来了,一直说没有余钱没有余钱,要不是
这样……”
“这种事情,根本在乱来,看吧,今天以后,不知道还会出多少问题……”
“我猜至少是二十万两的亏空,也许还不止……真不知道怎么瞒下来的……”
“二姐这下肯定做不下去了……”
从苏亭光第一个站出来拿出他手上的一些账目,到第二名、第三名掌柜的出来,仿
佛有着某些潜藏在黑幕之下的东西如同炸弹般的炸开,类似的这些说法,就已经在外面
无可抑制地蔓延开来,嗡嗡嗡的一片片乱响。议事厅中,大房二房三房的人们则在争论
着这些账目的成因。
事实上,在这种一家的生意操作却分成了三支的情况下,有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
。如果真的仔细去追杀每一笔银钱的去向,这些资金或许未必真是多大的亏空,每年年
尾算总账...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0
第一百章 苏檀儿的一天(下)
2楼
车马萧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仓库后方的巷道间树影斑驳,两道身影坐在那儿各自
捧了一碗凉粉在慢慢吃。
“江宁城里的几家店,每天都要走走管管。爹爹以前带着过来,说真想管这些,就
得花大工夫把该弄懂的都弄懂了。现在家里的那些少爷没几个真能把店管好的,我就能
管好这些,哪个掌柜手上的事我都可以代下去……”
隔着矮墙与树影、水沟,隐隐可以看见那边集市之上的情况,喧闹声传来。宁毅是
今天中午下课之后闲逛到这里的,两人此时便在这后方吃着凉粉,稍稍休憩闲聊。苏檀
儿平时不怎么吃零食,此时倒像是晚上在那小楼的二楼廊道上一般,一面捧着个小碗,
一面琐琐碎碎地说些东西。从留仙裙的由来到一些染料的配比之类。
“西京杂记里有记述,留仙裙的由来是因为赵飞燕,西汉以前的裙子其实都是没有
这样的褶皱的,不过据说有一次赵飞燕跳舞的时候裙摆被一位宫女拉了一下,有了皱纹
,跳起来反而更好看了,后来宫中女子纷纷效仿。不过当时裙摆的褶皱也不像现在这样
,唐朝的时候有一种好看的纹路,比现在的裙子要多七道工序,不过呢穿的时候有些麻
烦的讲究……”
“今天的衣裳白色跟蓝色也不是简单的颜色,这种白色要...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1
第一四〇章 各自开心
“……呃……定风波?”
豫山书院外庭的小草坪边,苏崇华笑着往那纸上看了看,随后微微皱起眉来。这时
候小七也已经跑过来了:“山长伯伯。”
“嗯。”
“山长伯伯那是我的。”
朝着苏崇华恭敬地行了个礼,小七望着那宣纸稿,笑着说道。苏崇华看着可爱的小
女孩,便也将那稿纸递了回去,待到小七接过之后,珍而重之地折叠起来准备放进怀里
,苏崇华的笑容中才微微有些犹豫。
词他只看了开头的一点点,但字迹他可是认得的。
定风波……
这词牌名令得他心中有些在意,于是说道:“小七啊,可以把那个……给伯伯看看
吗?”
“啊?”小七停下动作,眨了眨眼睛,随后“哦”的一声,将词稿双手递了过来,
抿着嘴望着他,似乎有些想要提醒山长伯伯别把稿纸弄破了,又觉得这样太没礼数,终
于没有说出来。苏崇华笑着接过那稿纸,小心地打开了,轻声读过一遍,皱起了眉头,
随后又从头看了一遍,好半晌,方才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看看旁边的小七,便又笑出
来:“小七啊,这首词……”
“我的。”
“呵,知道,是立恒先生写给你的吗?”
“嗯。”...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2
第一四五章 定风波(三)
一波一波的讨论与交锋自议事厅中蔓延出来,汇成激烈而嘈杂的声潮,逐渐波及到议事
厅外的小广场与附近的范围里,各种议论声都在响着,循着各自的说法与逻辑,有时候
,也会引起一番小小的争论,纵然不至于扩大出去,在以往的苏家,也是不多见的情况。
“五万两、一万两……那边又是两万多,我早就说过大房这些年来在乱搞……”
“当初饶州那边那批红布的生意我就看出来了,一直说没有余钱没有余钱,要不是
这样……”
“这种事情,根本在乱来,看吧,今天以后,不知道还会出多少问题……”
“我猜至少是二十万两的亏空,也许还不止……真不知道怎么瞒下来的……”
“二姐这下肯定做不下去了……”
从苏亭光第一个站出来拿出他手上的一些账目,到第二名、第三名掌柜的出来,仿
佛有着某些潜藏在黑幕之下的东西如同炸弹般的炸开,类似的这些说法,就已经在外面
无可抑制地蔓延开来,嗡嗡嗡的一片片乱响。议事厅中,大房二房三房的人们则在争论
着这些账目的成因。
事实上,在这种一家的生意操作却分成了三支的情况下,有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
。如果真的仔细去追杀每一笔银钱的去向,这些资金或许未必真是多大的亏空,每年年
尾算总账...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3
第一一〇章 围城
“好的不灵,坏的还真灵了……”
混乱的声音传过来不久,已然能够确定是东门方向出了问题,大街的人都朝那个方
向望了过去,这其中也有些灾民,不明就里地慌乱起来,纷纷猜测着那边发生的事情。
路阿贵朝周围看了看。
“郡主、小王爷,你们上车,准备回去,城门可能要关了……我要过去看看。立恒
,马车会经过苏府,你也一道回府吧,一旦出了这事,总有些慌乱情况发生的。
宁毅点了点头,陆阿贵朝城门那边赶过去,他刚与周佩周君武上了马车,一路回驶。
宁毅坐在车夫的座位旁,周佩与周君武也掀开帘子看外面的情况。这几日来城里的
状况一直有些紧张,此时灾民已经稍稍混乱起来,道路上争吵声、喝骂声、小孩哭泣声
响成一片,官兵与衙役维持着秩序,看来混乱,一时间倒还没有真正的大乱子出现。
于是一路到家,苏府之中也已经警惕起来了,府门开始严严实实地闭上,一些人架
着梯子攀在墙壁上往外看热闹。其实大家都有些醒悟。娟儿此时正在正门附近等着他,
随后才知道蝉儿等在了侧门方向——苏檀儿与三个丫鬟已经回家,外面出现骚乱的时候
,便叫了她们过来等着,要是再过得片刻宁毅没回来,估计要组...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4
第一四六章 心中事
就如同舞会终了,音乐渐息,当夜色深邃,风也卷动了凝结在城市上空的云朵,一丝一
缕的将那一片阴霾舒展开来。苏家宗族议事厅中的这场聚会至于尾声,这个晚上的变化
一波三折,苏家大部分的人到此时都还未来得及将眼前的现实予以消化或接受,但无论
如何,几个月以来,因皇商事件而引起的一系列巨大牵扯,背后的黑幕,那最出人意料
的结果,终于在这里被掀开了一角。
虽然待到许多人真正的反应过来,将整件事情抽丝剥茧的一缕一缕理出真实的轮廓
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仅仅是眼下掀开的这个角落,就足够令关注着今晚这些事情的
人们惊愕不已,一系列的算计与反算计,沉默背后的布局,原本压得沉甸甸的期待落了
空。特别是在此时背后的这些布局者的名字,苏愈、苏檀儿,而最令人愕然的,无疑还
是那个一直以来游走于整个局面之外的宁立恒,他在背后的出手,在整个过程里,是谁
也没有想过的。
大房、二房、三房、议事厅内外众人,这时候都还在纷纷的议论中接受这逆转的局
势。在这里,或许也只能感叹于苏愈这个四个月里都相对沉默的老人对这个家族还有着
莫大的掌控能力,当事情揭晓,皇商事件的成果明明白白地摆出来之后,他也就能顺势
说...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5
第一一〇章 围城
“好的不灵,坏的还真灵了……”
混乱的声音传过来不久,已然能够确定是东门方向出了问题,大街的人都朝那个方
向望了过去,这其中也有些灾民,不明就里地慌乱起来,纷纷猜测着那边发生的事情。
路阿贵朝周围看了看。
“郡主、小王爷,你们上车,准备回去,城门可能要关了……我要过去看看。立恒
,马车会经过苏府,你也一道回府吧,一旦出了这事,总有些慌乱情况发生的。
宁毅点了点头,陆阿贵朝城门那边赶过去,他刚与周佩周君武上了马车,一路回驶。
宁毅坐在车夫的座位旁,周佩与周君武也掀开帘子看外面的情况。这几日来城里的
状况一直有些紧张,此时灾民已经稍稍混乱起来,道路上争吵声、喝骂声、小孩哭泣声
响成一片,官兵与衙役维持着秩序,看来混乱,一时间倒还没有真正的大乱子出现。
于是一路到家,苏府之中也已经警惕起来了,府门开始严严实实地闭上,一些人架
着梯子攀在墙壁上往外看热闹。其实大家都有些醒悟。娟儿此时正在正门附近等着他,
随后才知道蝉儿等在了侧门方向——苏檀儿与三个丫鬟已经回家,外面出现骚乱的时候
,便叫了她们过来等着,要是再过得片刻宁毅没回来,估计要组...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6
第一四六章 心中事
就如同舞会终了,音乐渐息,当夜色深邃,风也卷动了凝结在城市上空的云朵,一丝一
缕的将那一片阴霾舒展开来。苏家宗族议事厅中的这场聚会至于尾声,这个晚上的变化
一波三折,苏家大部分的人到此时都还未来得及将眼前的现实予以消化或接受,但无论
如何,几个月以来,因皇商事件而引起的一系列巨大牵扯,背后的黑幕,那最出人意料
的结果,终于在这里被掀开了一角。
虽然待到许多人真正的反应过来,将整件事情抽丝剥茧的一缕一缕理出真实的轮廓
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仅仅是眼下掀开的这个角落,就足够令关注着今晚这些事情的
人们惊愕不已,一系列的算计与反算计,沉默背后的布局,原本压得沉甸甸的期待落了
空。特别是在此时背后的这些布局者的名字,苏愈、苏檀儿,而最令人愕然的,无疑还
是那个一直以来游走于整个局面之外的宁立恒,他在背后的出手,在整个过程里,是谁
也没有想过的。
大房、二房、三房、议事厅内外众人,这时候都还在纷纷的议论中接受这逆转的局
势。在这里,或许也只能感叹于苏愈这个四个月里都相对沉默的老人对这个家族还有着
莫大的掌控能力,当事情揭晓,皇商事件的成果明明白白地摆出来之后,他也就能顺势
说...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7
第二百〇一章 扮猪吃虎
清晨起床,稍作锻炼,打上一套太极拳。甲板上清风吹来时,运河沿岸也在晨曦之中勾勒
出了漂亮的轮廓,青蓝色的天云,白黄色的晨曦。水道两旁的村庄里渐有鸡鸣狗吠之声
,提着木桶的农妇在河边的青石上汲了水,抬头看看河面上经过的船只,倒也是司空见
惯,随后转身返回了。
画航上也已经亮起了灯光,其中的人们陆续起来。小婵抱了个水盆走过,觉得穿一
身白衣的姑爷打拳真是打得飘逸好看,当然,对此也会有持不同看法的。
“苏家姑爷这是在打拳?,,
拱了拱手,自一旁走过来的,是与楼舒婉随行的杭州才子林庭知。他一身儒衣纶巾
,在此时的朝阳下,倒也是显得俊逸儒雅。宁毅看他一眼,笑了笑:“强身健体的花架子
。,,自一式海底针转往闪通臂。
林庭知便也笑,见他专心打拳,不再开。说话。转过身时,却见画航二层的一扇窗
户后楼舒婉正朝下方看过来,大概是刚刚起床,薄施脂粉,正偏着头将一蒂珠花插在绾
起的发髻上,林庭知向她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她脸上倒没有什么笑容回应,只是脸色
变得稍稍温和,随后便又消失在窗口的视野中了。
知道她的性格,林庭知倒也不觉得无趣,展开扇子挥了挥,回头望望仍在打拳的宁
毅,朝船舱之中...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8
第二百〇二章 流光飞舞
河水悠悠,运河上的波光漾起来时,河道两侧响着夏日的虫鸣,黄绿色的流萤就像是浮
动在河道两侧的雾气,船只经过时,青蒙蒙的被冲散,旋又聚合起来。
画舫停在了河岸边,船里船头都亮着灯光,并不明亮,但也在河道间围起一片小小
的天地来。这自是宁毅、苏檀儿一路南下所乘的那艘船,此时船上留下的人不多,因为
包括守毅、苏檀儿、一帮丫鬟、管事在内,都已经被邀请去了另一艘画舫上吃饭。
傍晚时分两船相遇,对面一干才子言语热情,众人眼中的主角算得上是那上船后便
不怎么受瞩目的林庭知。招呼打过之后,对面邀请这边船上的众人在嘉兴盘桓游玩数日。
楼舒婉那边货物等待交付,要盘桓自然是不可能了,但也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楼
舒婉倒也提出了可以在这边停留一晚的意见。原因在于那边的邀请倒也不是不靠谱,他
们今日乘的是芳晴苑的画舫,而芳晴苑虽为青楼,其中厨师所烹饪的菜肴,特别是全鱼
宴却称得上是嘉兴一绝,于是便邀了大家去那船上吃鱼。
宁毅与苏檀儿本是为游玩而来,嘉兴距离杭州不算远,两地联系密切,楼舒婉在这
里也算得上是半个地主。她既然说了,这边自然欣然应诺,叫了文定文方、账房管事等
人一块去吃,这边画舫...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9
第二〇七章 家事
未时两刻,就在依荷园中龙伯渊与丁宛君对坐闲聊之时,西湖之上,一艘画舫正顺碧波
徜徉,缓缓而行。
这是专为游湖而造的舒适舫船,船只一层,通体精致,但并不显得张扬,顶棚张开
,宽而且厚,大概有两三层的夹层,稍有隔热功能。这时候天气虽热,但过了午后,湖
上风大,船上薄幔轻纱,四面通风,船舱之中便只是凉爽的感觉了。
午后、画舫、西湖。若以西制的时间,不过是下午两点左右,纵然宽敞的船舱内并
不热,偶尔才能见到一两点船影的宽敞湖面也足以带来恹恹欲睡的氛围。若有其它船只
从旁经过,应当也能发现,此时的船舱里,画舫的主人也已经在竹制的凉床上睡着了,
船舱里桌椅都矮,一副摆了黑白棋子的棋秤安安静静地搁在舱室入口旁,显示出不久前
还有人在这下棋的事实,下棋的大概是旁边两名丫鬟打扮的少女,此时两人倚靠在船壁
上也已经进入梦乡,一名少女搂住另一名少女的腰,将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被搂住的
少女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偶尔却还扇动一下。
船舱另一侧的窗口前,也有一名少女坐着矮凳,趴在前方的小桌上正目光迷离地整
理着手头的事情。她大概是舱内唯一清醒的一人,手中执着毛笔,正在前方看来像是账
册的本子上处理...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0
第二百〇一章 扮猪吃虎
清晨起床,稍作锻炼,打上一套太极拳。甲板上清风吹来时,运河沿岸也在晨曦之中勾勒
出了漂亮的轮廓,青蓝色的天云,白黄色的晨曦。水道两旁的村庄里渐有鸡鸣狗吠之声
,提着木桶的农妇在河边的青石上汲了水,抬头看看河面上经过的船只,倒也是司空见
惯,随后转身返回了。
画航上也已经亮起了灯光,其中的人们陆续起来。小婵抱了个水盆走过,觉得穿一
身白衣的姑爷打拳真是打得飘逸好看,当然,对此也会有持不同看法的。
“苏家姑爷这是在打拳?,,
拱了拱手,自一旁走过来的,是与楼舒婉随行的杭州才子林庭知。他一身儒衣纶巾
,在此时的朝阳下,倒也是显得俊逸儒雅。宁毅看他一眼,笑了笑:“强身健体的花架子
。,,自一式海底针转往闪通臂。
林庭知便也笑,见他专心打拳,不再开。说话。转过身时,却见画航二层的一扇窗
户后楼舒婉正朝下方看过来,大概是刚刚起床,薄施脂粉,正偏着头将一蒂珠花插在绾
起的发髻上,林庭知向她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她脸上倒没有什么笑容回应,只是脸色
变得稍稍温和,随后便又消失在窗口的视野中了。
知道她的性格,林庭知倒也不觉得无趣,展开扇子挥了挥,回头望望仍在打拳的宁
毅,朝船舱之中...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1
第二百〇二章 流光飞舞
河水悠悠,运河上的波光漾起来时,河道两侧响着夏日的虫鸣,黄绿色的流萤就像是浮
动在河道两侧的雾气,船只经过时,青蒙蒙的被冲散,旋又聚合起来。
画舫停在了河岸边,船里船头都亮着灯光,并不明亮,但也在河道间围起一片小小
的天地来。这自是宁毅、苏檀儿一路南下所乘的那艘船,此时船上留下的人不多,因为
包括守毅、苏檀儿、一帮丫鬟、管事在内,都已经被邀请去了另一艘画舫上吃饭。
傍晚时分两船相遇,对面一干才子言语热情,众人眼中的主角算得上是那上船后便
不怎么受瞩目的林庭知。招呼打过之后,对面邀请这边船上的众人在嘉兴盘桓游玩数日。
楼舒婉那边货物等待交付,要盘桓自然是不可能了,但也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楼
舒婉倒也提出了可以在这边停留一晚的意见。原因在于那边的邀请倒也不是不靠谱,他
们今日乘的是芳晴苑的画舫,而芳晴苑虽为青楼,其中厨师所烹饪的菜肴,特别是全鱼
宴却称得上是嘉兴一绝,于是便邀了大家去那船上吃鱼。
宁毅与苏檀儿本是为游玩而来,嘉兴距离杭州不算远,两地联系密切,楼舒婉在这
里也算得上是半个地主。她既然说了,这边自然欣然应诺,叫了文定文方、账房管事等
人一块去吃,这边画舫...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2
第二〇七章 家事
未时两刻,就在依荷园中龙伯渊与丁宛君对坐闲聊之时,西湖之上,一艘画舫正顺碧波
徜徉,缓缓而行。
这是专为游湖而造的舒适舫船,船只一层,通体精致,但并不显得张扬,顶棚张开
,宽而且厚,大概有两三层的夹层,稍有隔热功能。这时候天气虽热,但过了午后,湖
上风大,船上薄幔轻纱,四面通风,船舱之中便只是凉爽的感觉了。
午后、画舫、西湖。若以西制的时间,不过是下午两点左右,纵然宽敞的船舱内并
不热,偶尔才能见到一两点船影的宽敞湖面也足以带来恹恹欲睡的氛围。若有其它船只
从旁经过,应当也能发现,此时的船舱里,画舫的主人也已经在竹制的凉床上睡着了,
船舱里桌椅都矮,一副摆了黑白棋子的棋秤安安静静地搁在舱室入口旁,显示出不久前
还有人在这下棋的事实,下棋的大概是旁边两名丫鬟打扮的少女,此时两人倚靠在船壁
上也已经进入梦乡,一名少女搂住另一名少女的腰,将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被搂住的
少女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偶尔却还扇动一下。
船舱另一侧的窗口前,也有一名少女坐着矮凳,趴在前方的小桌上正目光迷离地整
理着手头的事情。她大概是舱内唯一清醒的一人,手中执着毛笔,正在前方看来像是账
册的本子上处理...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3
第一一三章 开端
未至夜深,隐约能感受到整个苏家大宅内外的喧嚣,不安的躁动感。厅堂之中灯影摇曳
,窗户中溢出微光。苏檀儿的卧室中,婵儿与娟儿守在了床边,拿着温热的毛巾给床上
情绪似乎有些不安的苏檀儿敷着额头,须发皆白的老医师正坐在床边为苏檀儿诊脉。宁
毅站在门口,双手抱在胸前思考着事情,外面的院子里除了跟着孙大夫的那名药童,并
没有旁人进来。
诊断的过程并不长,老大夫放开苏檀儿的手腕,起身往外走,娟儿连忙跟了上来,
外面的大门口,眼眶微红的杏儿也过来了。
“二小姐是染了风寒,看症状恐怕已有多日,这中间还碰上了其它的一些缘由,嗯
,染上风寒这几日,怕是也来了,咳……来了葵水。这些加起来令得风寒加剧,若只是
这样,倒也无甚大碍,几幅药下去,烧退了,便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除此之外……二
小姐恐怕也是太过操劳,大概是遇上大爷的事情刺激,受打击之下,心力交瘁……这些
加起来,就不是几日之内可以好得了的了。”
“心力交瘁?”宁毅皱眉问了一句。
老大夫点了点头:“嗯,这次与其说是风寒,不如说是长期以来的疲劳与压力,身
心俱疲,最重要的,还是在心上,只是加上风寒,一次爆...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4
第一三四章 摊牌
日光和煦,席君煜走过屋檐下的院廊,稍稍停了停之后,方才进入一旁的房间,与里面
的两人点了点头。
“陈掌柜,荣记那边的反应怎么样了?”
被他称为陈掌柜的男子名叫陈友和,听席君煜问起,摇了摇头:“荣立那边还是坚
持要提价,他们打算涨到四两二钱。”
“那就是在抢了。”席君煜皱着眉头”不过,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类似的坏消息已经
屡见不鲜,他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波动,只是阴沉着脸在桌边坐下”“吕记那边可以谈
到四两。”
“也已经说了,但是荣立说,眼下大老爷已经不管事,一旦二小姐下来”苏家大变
动元气难复,他们就等着亏本,所以一定要这个价。”
“二小姐不会下来!”席君煜顿了顿,“苏愈不会这么短视,就算死撑”他也会帮
忙把大房撑在那里,以二小姐的能力,迟早还会再上来的!”
他的语句斩钉截铁,但房间里却是沉默了下来。自家事自家知,眼下的情况确实很
不好,二房三房拼命的想要把大房拆掉,就算苏愈,现在似乎也有点力不从心了,老人
家也压不住那么多的人说这说哪。苏家大房的声音最近一个月以来在江宁附近受到了影
响,最主要的还是有的供货或者分销的商户要求...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5
第一一三章 开端
未至夜深,隐约能感受到整个苏家大宅内外的喧嚣,不安的躁动感。厅堂之中灯影摇曳
,窗户中溢出微光。苏檀儿的卧室中,婵儿与娟儿守在了床边,拿着温热的毛巾给床上
情绪似乎有些不安的苏檀儿敷着额头,须发皆白的老医师正坐在床边为苏檀儿诊脉。宁
毅站在门口,双手抱在胸前思考着事情,外面的院子里除了跟着孙大夫的那名药童,并
没有旁人进来。
诊断的过程并不长,老大夫放开苏檀儿的手腕,起身往外走,娟儿连忙跟了上来,
外面的大门口,眼眶微红的杏儿也过来了。
“二小姐是染了风寒,看症状恐怕已有多日,这中间还碰上了其它的一些缘由,嗯
,染上风寒这几日,怕是也来了,咳……来了葵水。这些加起来令得风寒加剧,若只是
这样,倒也无甚大碍,几幅药下去,烧退了,便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除此之外……二
小姐恐怕也是太过操劳,大概是遇上大爷的事情刺激,受打击之下,心力交瘁……这些
加起来,就不是几日之内可以好得了的了。”
“心力交瘁?”宁毅皱眉问了一句。
老大夫点了点头:“嗯,这次与其说是风寒,不如说是长期以来的疲劳与压力,身
心俱疲,最重要的,还是在心上,只是加上风寒,一次爆...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6
第一三四章 摊牌
日光和煦,席君煜走过屋檐下的院廊,稍稍停了停之后,方才进入一旁的房间,与里面
的两人点了点头。
“陈掌柜,荣记那边的反应怎么样了?”
被他称为陈掌柜的男子名叫陈友和,听席君煜问起,摇了摇头:“荣立那边还是坚
持要提价,他们打算涨到四两二钱。”
“那就是在抢了。”席君煜皱着眉头”不过,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类似的坏消息已经
屡见不鲜,他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波动,只是阴沉着脸在桌边坐下”“吕记那边可以谈
到四两。”
“也已经说了,但是荣立说,眼下大老爷已经不管事,一旦二小姐下来”苏家大变
动元气难复,他们就等着亏本,所以一定要这个价。”
“二小姐不会下来!”席君煜顿了顿,“苏愈不会这么短视,就算死撑”他也会帮
忙把大房撑在那里,以二小姐的能力,迟早还会再上来的!”
他的语句斩钉截铁,但房间里却是沉默了下来。自家事自家知,眼下的情况确实很
不好,二房三房拼命的想要把大房拆掉,就算苏愈,现在似乎也有点力不从心了,老人
家也压不住那么多的人说这说哪。苏家大房的声音最近一个月以来在江宁附近受到了影
响,最主要的还是有的供货或者分销的商户要求...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7
第二〇九章 晴朗
,拿着毛巾走过后面厢房的诗会,看见杏儿在偷吃糖果。
说偷吃其实有些不贴切,作为家中的大丫鬟,也是实质上的管家,杏儿手底下管钱
管账,本身的月俸也有十二两。在这三五十两银子就能买断一个仆人的时代,加上各个
节日的红包封赏,这样那样的外快,若是放到外面,如今的杏儿绝对已经是个旁人争抢
的小富婆,她想要吃什么好东西,都有一定的资本。
但不管怎么样,此时看起来,她都像是在偷吃。
从柜子里拿出来的并非是多么名贵的糖果,宁毅记得似乎是不久前上街时随意买的
酥糖,味道不好,尝过以后,宁毅便也没了多少的兴趣,如今杏儿就是在吃它。拿着那
长长的酥糖条,鬼鬼祟祟地看看周围,然后放进嘴里咬下一截,拼命嚼,蹦蹦蹦蹦的响
声传出来,使她看起来像是一只松鼠,吃完一条,小心地擦了擦嘴,然后忍不住望着柜
子里的袋子,又左右看看,拿出一条来……一
类似的情形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过了,以往到没怎么上心,这时候才觉得有趣,
那神情未免太过古怪了些。如今回头想想,作为苏檀儿身边的大丫鬟,杏儿性格是有泼
辣的一面的,但算不得王熙凤那样的凤辣子,当了丫鬟,内部要讲规矩,在婵儿娟儿面
前,她是姐姐,在府中管起事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8
九十九章 苏檀儿的一天(上)
2楼
中午时分,秦淮河畔的街道上分外喧嚣,这是位于码头附近的一个街区,商铺林立,货
物上下繁忙。挂着苏氏布行的小商铺后方有一个大库房,门从侧面开,便于出入,此时
一整船的货物就在从码头那边运过来,货物、搬运工人、伙计进出不停,将整个场面弄
得有些拥挤。
如今长江上游的水患各地受灾严重,灾民还在往这边聚集过来,江宁城门一旦关闭,接
下来的情况怕是持续一月两月都有可能。城门一关,城内布行的生意肯定要受损,但货
物仍旧要准备充足,以往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如今也只是按部就班了。
库房外层看起来像是一个大药铺,巨大的架子有陈列一些布匹盒子,也有储存各种染料
,此时一些要精心储存的样品还在不断搬进来,搁在柜台上给掌柜和负责这方面的伙计
过目,不过这时候除了负责这边店面和库房的廖掌柜,作为东家的苏檀儿也在柜台里一
样样的看着这里的东西。
初秋的气息只是刚刚脱了暑热,天气仍旧不见得凉爽,苏檀儿今天是一身简单的妇人打
扮,白色的衣裙与天蓝色的衣襟、袖口,不见得繁琐,但简洁清爽,不失大气。旁人在
店铺内外忙碌的时候,她也在如药铺般的柜台内走动着,不时打开一个新送来的盒子看
看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9
第一〇二章 小心眼
2楼
区区浴桶中的水量,毕竟淹不死人,就算一时慌乱,会呛进口中的水也是有限。稍
稍的慌乱过后,苏檀儿终究还是清醒过来,害羞与试图拉开距离的表情占了上风。宁毅
拍拍身上的水渍起身出去,苏檀儿坐在里面的木椅上,裹着浴巾咬了咬嘴唇。
“相公……相公怎么会……在这里的……”
话问到一半,声音其实已经低了下去。宁毅在帘子外回答道:“我准备洗个澡,然
后……你呢?”
“我……我让娟儿帮我烧水……”
宁毅愣了半晌。
“我回来的时候,院子里没有其他人啊,娟儿出去……呃,你在睡觉,你什么时候
吩咐她的……”
浴室里苏檀儿其实已经反应过来了,哭丧了脸露出一副糗大了的表情,过得好久,
话语声细若蚊蝇地回答:“……中午……现在什么时候了?”
看看外面的天色,恐怕都已经辛时了,外面宁毅的回答等了好久,只听他笑道:“
呵,你先洗吧,反正都弄湿了,我去……换件衣服。没事。”
方才将苏檀儿从浴桶里抱出来,身上的袍子也已经被水弄湿,宁毅看看身上的状况
,转身出门,还没到门口,听得有些为难的声音又从里面传出来了:“相、相公……等
等……”
“嗯?”
“水……有点冷。”
********
换掉外袍,随后...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0
第一三三章 寒意
自酒楼中离开,回到乌家之时,天色也已经晚了。乌家大宅内外灯火通明,最近一个半
月以来,乌府喜气洋洋的氛围未散,这样的喜气,是在每一个家丁下人的精气神上可以
看得到的。或者也只有跟在家中地位最高的一群人身边的家丁们才能隐约感到些许不对
,此时进了府门,一名守在门口的家丁便小心地过来。
“大少爷回来了。二少爷和老爷半个时辰前已经到家,另外,三爷、五爷、六爷、
骆掌柜、聂掌柜他们也已经过来,此时正与老爷在偏厅议事。”
这是一般人家晚饭过去后不久的时间,以往的月余时间,家中诸多管事人都得在外
面应酬到深夜才能回来,也只有这两日会是这样的状况。乌启隆点了点头,一路沉默地
朝偏厅那边过去,才到走廊上,只听得里面砰的一下,响起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这就说解决不了了?不过才三天的时间?就说解决不了了?”
此时摔了茶杯正在说话的正是父亲乌承厚,这许多年来,已经很少看见他有如此失
控的状态。也是因为这次出问题的后果太过严重,转折也真是太过突如其来,令得所有
人都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陡然间中了当头一棒,然后大家就都有些懵了。偏厅之中,
此时正在与父亲说话的是族中的五叔。布料的染色在技术层...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1
第一五四章 烧楼(下)
苏檀儿最近有些烦恼。
烦恼是属于私人的,对她来说,眼下的这份烦恼,是比较陌生的感情。家中大事定
下后,这几天偶尔想起来,会觉得脸红,跟丹红表姐也没有说得太多,但在心中,还是
勉强压抑住害羞的情绪,努力地在思考着某些事。
当初成亲的时候,要是没跑掉就好了……
她如今在为这事情后悔着。人生之中,许多事情都没办法预料到发展和结果,因此
后悔其实也是一种比较无用的情绪,但心中所想的事情反正也与生意无关,苦恼地考虑
下来之后,更多的时候也只得抿抿嘴,怪着自己的没有先见之明和幼稚。
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当初也想到了的事情,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无益地跑掉
,回忆起来,已经记不起当初的自己是怎样想的了。那时候要是本着闭上眼睛被咬一口
的态度逆来顺受一番,现在她也不至于要每天苦恼这种羞人的事情了。
圆房这种事情……毕竟是要有气氛和自然而然的由头的。可是这些日子忙碌着家中
的事情,如今该拿到的成绩已经拿到,真要忙却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相公估计也以为
自己最近这些天还得忙碌下去吧,他是正人君子,眼下大家的相处已经安定下来,不会
忽如其来地想着哪天把自己推倒在床上,其实现在若真是这样...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2
第一六〇章 清晨
天尚未亮,灯米之中,感觉闹哄哄的卧室
“……那消息传过来后,这几日里到处都是吵吵嚷嚷的,特别是那些读书的学子啊
,闹得厉害呢……”
裹着被子,苏檀儿自床上支起身子,伸出手来为相公整理一下衣衫。时间还未出正
月,外面犹然天寒地冻,房间在昨晚虽然烧得暖和,此时毕竟降了些温度,苏檀儿只是
穿了件小衣,露出被子一阵,便又钻了回去,只露出头来与宁毅说些话。
她虽然已经是大商铺的掌舵人,在各种生意之中经营数年,但到去年年尾方才与夫
君同房,平日里固然落落大方,在家中裹着被子与相公说话的此刻倒是犹显青涩可人,
也是这个时代如此,纵然苏檀儿已经在商场经历许多的事情,但在闺房之中,犹然显得
与少女一般。
此时宁毅起床,婵儿与娟儿也端了水盆脸帕进来,苏檀儿的闺房本来不是挺大,年
前宁毅的东西全搬了进来,后来虽然整理一番,这时候四个人在其中的感觉还是有些挤
了,只是苏檀儿于这些事情并不讲究,新房建好之前只说这样反倒温暖。温暖倒的确是
挺温暖的,宁毅接过小婵递来的脸帕,坐在床沿说几句闲话。
“书院那边这几天也在讨论这些事,大家觉得有些慌而已,生怕金国跟辽国打不起
来,也有些人说,是金国力小势...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3
九十九章 苏檀儿的一天(上)
2楼
中午时分,秦淮河畔的街道上分外喧嚣,这是位于码头附近的一个街区,商铺林立,货
物上下繁忙。挂着苏氏布行的小商铺后方有一个大库房,门从侧面开,便于出入,此时
一整船的货物就在从码头那边运过来,货物、搬运工人、伙计进出不停,将整个场面弄
得有些拥挤。
如今长江上游的水患各地受灾严重,灾民还在往这边聚集过来,江宁城门一旦关闭,接
下来的情况怕是持续一月两月都有可能。城门一关,城内布行的生意肯定要受损,但货
物仍旧要准备充足,以往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如今也只是按部就班了。
库房外层看起来像是一个大药铺,巨大的架子有陈列一些布匹盒子,也有储存各种染料
,此时一些要精心储存的样品还在不断搬进来,搁在柜台上给掌柜和负责这方面的伙计
过目,不过这时候除了负责这边店面和库房的廖掌柜,作为东家的苏檀儿也在柜台里一
样样的看着这里的东西。
初秋的气息只是刚刚脱了暑热,天气仍旧不见得凉爽,苏檀儿今天是一身简单的妇人打
扮,白色的衣裙与天蓝色的衣襟、袖口,不见得繁琐,但简洁清爽,不失大气。旁人在
店铺内外忙碌的时候,她也在如药铺般的柜台内走动着,不时打开一个新送来的盒子看
看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4
第一〇二章 小心眼
2楼
区区浴桶中的水量,毕竟淹不死人,就算一时慌乱,会呛进口中的水也是有限。稍
稍的慌乱过后,苏檀儿终究还是清醒过来,害羞与试图拉开距离的表情占了上风。宁毅
拍拍身上的水渍起身出去,苏檀儿坐在里面的木椅上,裹着浴巾咬了咬嘴唇。
“相公……相公怎么会……在这里的……”
话问到一半,声音其实已经低了下去。宁毅在帘子外回答道:“我准备洗个澡,然
后……你呢?”
“我……我让娟儿帮我烧水……”
宁毅愣了半晌。
“我回来的时候,院子里没有其他人啊,娟儿出去……呃,你在睡觉,你什么时候
吩咐她的……”
浴室里苏檀儿其实已经反应过来了,哭丧了脸露出一副糗大了的表情,过得好久,
话语声细若蚊蝇地回答:“……中午……现在什么时候了?”
看看外面的天色,恐怕都已经辛时了,外面宁毅的回答等了好久,只听他笑道:“
呵,你先洗吧,反正都弄湿了,我去……换件衣服。没事。”
方才将苏檀儿从浴桶里抱出来,身上的袍子也已经被水弄湿,宁毅看看身上的状况
,转身出门,还没到门口,听得有些为难的声音又从里面传出来了:“相、相公……等
等……”
“嗯?”
“水……有点冷。”
********
换掉外袍,随后...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5
第一三三章 寒意
自酒楼中离开,回到乌家之时,天色也已经晚了。乌家大宅内外灯火通明,最近一个半
月以来,乌府喜气洋洋的氛围未散,这样的喜气,是在每一个家丁下人的精气神上可以
看得到的。或者也只有跟在家中地位最高的一群人身边的家丁们才能隐约感到些许不对
,此时进了府门,一名守在门口的家丁便小心地过来。
“大少爷回来了。二少爷和老爷半个时辰前已经到家,另外,三爷、五爷、六爷、
骆掌柜、聂掌柜他们也已经过来,此时正与老爷在偏厅议事。”
这是一般人家晚饭过去后不久的时间,以往的月余时间,家中诸多管事人都得在外
面应酬到深夜才能回来,也只有这两日会是这样的状况。乌启隆点了点头,一路沉默地
朝偏厅那边过去,才到走廊上,只听得里面砰的一下,响起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这就说解决不了了?不过才三天的时间?就说解决不了了?”
此时摔了茶杯正在说话的正是父亲乌承厚,这许多年来,已经很少看见他有如此失
控的状态。也是因为这次出问题的后果太过严重,转折也真是太过突如其来,令得所有
人都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陡然间中了当头一棒,然后大家就都有些懵了。偏厅之中,
此时正在与父亲说话的是族中的五叔。布料的染色在技术层...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6
赘婿 第一四一章 网
这几天的时间以来,对苏崇华来说,偶尔会有些奇怪的情绪掠过脑海,这期间的具体理由为何,连他自己都有些说不太清楚。
一直以来,由于老太公的重视,苏崇华在苏家的地位一直不低,而由于豫山书院的真正管理者便是苏仲堪,好几年的时间以来,他也算得上苏家二房的重要参与者。最近一段时间二房三房联手对大房动手,准备将这在苏家之中人丁单薄却看来最有威胁力的一支先排除掉,他也参与其中。偶尔在各种聚会上,说说眼下苏家二房的局势,虽然外患未除,但至少内忧稍定,在争夺苏家真正管理权的道路上已经往前走了一大步,对此,大家的情绪都是相当开心的。
今天算是一个大日子。从早晨起来,他心中便明白这样的事情,大家的情绪也都有些不一样,清晨的时候在附近的院子里遇上苏仲堪,遇上其余一些亲近二房的掌柜与管事,大家都是言笑晏晏。
他倒也是明白今晚的事情已然定下了,苏檀儿为了准备皇商的事情,花了太多的钱,却没有带来任何的受益,眼下也导致了外面的那帮商家开始对苏家的不信任。这些事情,今天晚上便都可以拿出来说了。苏家之中许多人一同发力,一些原本就不赞同女子掌家或者原本对此有些动摇的长辈们也开始站在了二房三房这边,就连一...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7
第一四七章 主谋
宗族大会散了之后,混乱的声音朝着四面八方散开,看起来像是电影的散场,不过,没有多少人能够吃着瓜子,感叹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就这样云淡风轻地回家去。接下来,大家都有着足够多的事情要做了。
平素所有人最怕的,也就是这些毫无准备的事情。先前也有过大量的预测和安排,可惜当揭开底牌,整个事态的发展与他们的准备却是完全的背道而驰,这在以往的商战中,也是并不多见的。白忙了几个月的失落感与放足了期待最终完全落空的错愕感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心中的疲累就会造成巨大的负荷,几乎会让人觉得做什么都是徒劳,可问题偏偏在于,许多事情还不得不做。
二房与三房必须想办法压住这事情的离心与负面效果,原本那些嘲笑过大房的众人这时候估计也要考虑怎样跟大房修好,老太公则必须要忙着安抚一下苏仲堪与苏云方这两个儿子,调和其余老兄弟之间的想法,让这事情尽量平稳的过去。
至于大房,也不可能觉得事情就这样定下,苏檀儿必须抓紧机会,雷厉风行地将过去两个月里大房开始动摇的地位完全稳固下来,稳定、安抚、拉拢,将己身的利益最大化。
另外,如同在宗族大会上被苏仲堪苏云方说服了跳出来的那些人,在一定的敲打和惩罚之后也得让他们安下心来,...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8
第一五四章 烧楼(下)
苏檀儿最近有些烦恼。
烦恼是属于私人的,对她来说,眼下的这份烦恼,是比较陌生的感情。家中大事定
下后,这几天偶尔想起来,会觉得脸红,跟丹红表姐也没有说得太多,但在心中,还是
勉强压抑住害羞的情绪,努力地在思考着某些事。
当初成亲的时候,要是没跑掉就好了……
她如今在为这事情后悔着。人生之中,许多事情都没办法预料到发展和结果,因此
后悔其实也是一种比较无用的情绪,但心中所想的事情反正也与生意无关,苦恼地考虑
下来之后,更多的时候也只得抿抿嘴,怪着自己的没有先见之明和幼稚。
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当初也想到了的事情,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无益地跑掉
,回忆起来,已经记不起当初的自己是怎样想的了。那时候要是本着闭上眼睛被咬一口
的态度逆来顺受一番,现在她也不至于要每天苦恼这种羞人的事情了。
圆房这种事情……毕竟是要有气氛和自然而然的由头的。可是这些日子忙碌着家中
的事情,如今该拿到的成绩已经拿到,真要忙却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相公估计也以为
自己最近这些天还得忙碌下去吧,他是正人君子,眼下大家的相处已经安定下来,不会
忽如其来地想着哪天把自己推倒在床上,其实现在若真是这样...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9
第一六〇章 清晨
天尚未亮,灯米之中,感觉闹哄哄的卧室
“……那消息传过来后,这几日里到处都是吵吵嚷嚷的,特别是那些读书的学子啊
,闹得厉害呢……”
裹着被子,苏檀儿自床上支起身子,伸出手来为相公整理一下衣衫。时间还未出正
月,外面犹然天寒地冻,房间在昨晚虽然烧得暖和,此时毕竟降了些温度,苏檀儿只是
穿了件小衣,露出被子一阵,便又钻了回去,只露出头来与宁毅说些话。
她虽然已经是大商铺的掌舵人,在各种生意之中经营数年,但到去年年尾方才与夫
君同房,平日里固然落落大方,在家中裹着被子与相公说话的此刻倒是犹显青涩可人,
也是这个时代如此,纵然苏檀儿已经在商场经历许多的事情,但在闺房之中,犹然显得
与少女一般。
此时宁毅起床,婵儿与娟儿也端了水盆脸帕进来,苏檀儿的闺房本来不是挺大,年
前宁毅的东西全搬了进来,后来虽然整理一番,这时候四个人在其中的感觉还是有些挤
了,只是苏檀儿于这些事情并不讲究,新房建好之前只说这样反倒温暖。温暖倒的确是
挺温暖的,宁毅接过小婵递来的脸帕,坐在床沿说几句闲话。
“书院那边这几天也在讨论这些事,大家觉得有些慌而已,生怕金国跟辽国打不起
来,也有些人说,是金国力小势...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0
第二百章 逆来顺受
雨夜,客栈内外的吵嚷与躁动渐渐的停息了,只剩下窗外的暴雨与风声,倒是使得客栈
内房间的气氛显得更加温暖与安宁起来。油灯的火光摇动着,照亮了画着桃花与布谷鸟
的屏风,屏风立在房间的中央位置,将一只大浴桶围起来,浴桶里是男女赤龘裸的胴龘
体。
“她叫楼舒婉,楼家在杭州主要是做瓷器生意的,不过其它的生意也有,涉猎得比
较广。在那边他们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富商,恐怕比我们苏家底蕴还要厚些。早几年爹爹
带我外出时见过她几次,也见了她父亲,是个很厉害的人,叫做楼近临。哦,她还有两
个哥哥,一个叫楼书望,一个叫楼书恒,楼书恒只见过一次,人怎么样倒是不清楚……”
灯光映照在赤龘裸的细腻肌肤上,看起来便如同细滑精致的瓷器。苏檀儿微微的偏
着头,拿着洗澡用的木勺将温水自颈项上淋下去,口中轻声说着话。她此时正坐在宁毅
的怀里,水波之下,肢体毫无障碍地贴在一起。
两人的关系此时自然已经是相当亲密了,但眼下这样的事情,还是令得苏檀儿感到
有些害羞。毕竟在眼下这个时代,新婚夫妻做到这种程度,或者已经算得上有些荒淫了
。不过出门在外,宁毅又说了时间不早,要赶时间睡觉所以没必要分开洗的理由,她也
只得...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1
第二百章 逆来顺受
雨夜,客栈内外的吵嚷与躁动渐渐的停息了,只剩下窗外的暴雨与风声,倒是使得客栈
内房间的气氛显得更加温暖与安宁起来。油灯的火光摇动着,照亮了画着桃花与布谷鸟
的屏风,屏风立在房间的中央位置,将一只大浴桶围起来,浴桶里是男女赤龘裸的胴龘
体。
“她叫楼舒婉,楼家在杭州主要是做瓷器生意的,不过其它的生意也有,涉猎得比
较广。在那边他们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富商,恐怕比我们苏家底蕴还要厚些。早几年爹爹
带我外出时见过她几次,也见了她父亲,是个很厉害的人,叫做楼近临。哦,她还有两
个哥哥,一个叫楼书望,一个叫楼书恒,楼书恒只见过一次,人怎么样倒是不清楚……”
灯光映照在赤龘裸的细腻肌肤上,看起来便如同细滑精致的瓷器。苏檀儿微微的偏
着头,拿着洗澡用的木勺将温水自颈项上淋下去,口中轻声说着话。她此时正坐在宁毅
的怀里,水波之下,肢体毫无障碍地贴在一起。
两人的关系此时自然已经是相当亲密了,但眼下这样的事情,还是令得苏檀儿感到
有些害羞。毕竟在眼下这个时代,新婚夫妻做到这种程度,或者已经算得上有些荒淫了
。不过出门在外,宁毅又说了时间不早,要赶时间睡觉所以没必要分开洗的理由,她也
只得...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2
第一一六章 变色
“这次的事情过后,檀儿的身体好些了,我们……我们圆房吧……”
潇潇雨夜,苏檀儿哽咽着说出这句话来,不久之后,宁毅点了点头。
“呃……咳,我也不是指的这个,不过……”他笑了笑,“嗯。”
话语淹没在这片深夜的雨幕里,微风吹进来时,烛影摇动,这样的表达对于苏檀儿
来说也不知要用上多大的勇气,她躺在那儿,一时间赧然地沉默着。原本在她身上的病
情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心理因素,这样的说话之后,大概能让她心头的压力减低不少
。不过片刻之后,或许是因为想到了什么,她还是轻轻咬了咬下唇。
“若是……若是此次事情过不去,相公……相公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
“会不会……”苏檀儿有些为难地欲言又止,随后终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不
说了。”
“扫兴……”宁毅望着她想了一会儿,随后大概也猜到了一些想法,摇了摇头,“
不是为了苏家好不好而说这话的,事情过不过得去,我们之间的事情,反正就这样吧…
…而且这次的事情,要过去其实也简单的。”
苏檀儿点了点头,神色之上这才稍稍放松下来,过得片刻,倒是为着宁毅的后半句
有些为难地笑笑:...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3
第一五二章 风雨初平
十月底,温度已经降了,天也亮的晚。鸡鸣之前,苏家的大宅便已经从睡梦中苏醒,渐
渐的动起来了,昨夜苏府变乱,今天也注定是忙碌与混乱的一天。
宁毅醒过来的时候,微弱的光在窗外晃动着,婵儿早已习惯了他的步调,此时也已
经起了床,在小厨房里烧热水。走廊上映出她走动的人影,步履轻盈,细细碎碎地哼着
小曲。
昨夜诸多事情,三个丫鬟也都有参与,到得宁毅与苏檀儿自城外回来,已经很晚了
,大家那时候方才睡下。宁毅有陆红提教的内功,平日里对于修身也颇有好处,每日里
睡两个时辰就能恢复精神,但对小婵来说,这样子未免有些伤神,但听起来小姑娘的精
神还不错,只是片刻之后,听得她在那边轻轻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被烟熏了还是怎么
样。
宁毅在房间里点起油灯不久,小婵也就在那边非常合拍地端了热水过来,门打开时
,晨风呜咽,灯光一阵摇晃,小婵连忙踢上门。她也是起床不久,一身粉红色的薄袄,
发鬓也没有整理得妥帖,却是愈发显得清新可人,将脸盆放在架子上之后,过来床边替
宁毅挂好蚊帐。
“今天早上风大呢,有点冷,说不定会下雨,姑爷也要出去跑步吗?”
“嗯,现在没下吧。”听得外面屋檐下吹过的风声,宁毅上下打...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4
第一一六章 变色
“这次的事情过后,檀儿的身体好些了,我们……我们圆房吧……”
潇潇雨夜,苏檀儿哽咽着说出这句话来,不久之后,宁毅点了点头。
“呃……咳,我也不是指的这个,不过……”他笑了笑,“嗯。”
话语淹没在这片深夜的雨幕里,微风吹进来时,烛影摇动,这样的表达对于苏檀儿
来说也不知要用上多大的勇气,她躺在那儿,一时间赧然地沉默着。原本在她身上的病
情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心理因素,这样的说话之后,大概能让她心头的压力减低不少
。不过片刻之后,或许是因为想到了什么,她还是轻轻咬了咬下唇。
“若是……若是此次事情过不去,相公……相公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
“会不会……”苏檀儿有些为难地欲言又止,随后终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不
说了。”
“扫兴……”宁毅望着她想了一会儿,随后大概也猜到了一些想法,摇了摇头,“
不是为了苏家好不好而说这话的,事情过不过得去,我们之间的事情,反正就这样吧…
…而且这次的事情,要过去其实也简单的。”
苏檀儿点了点头,神色之上这才稍稍放松下来,过得片刻,倒是为着宁毅的后半句
有些为难地笑笑:...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5
第一五二章 风雨初平
十月底,温度已经降了,天也亮的晚。鸡鸣之前,苏家的大宅便已经从睡梦中苏醒,渐
渐的动起来了,昨夜苏府变乱,今天也注定是忙碌与混乱的一天。
宁毅醒过来的时候,微弱的光在窗外晃动着,婵儿早已习惯了他的步调,此时也已
经起了床,在小厨房里烧热水。走廊上映出她走动的人影,步履轻盈,细细碎碎地哼着
小曲。
昨夜诸多事情,三个丫鬟也都有参与,到得宁毅与苏檀儿自城外回来,已经很晚了
,大家那时候方才睡下。宁毅有陆红提教的内功,平日里对于修身也颇有好处,每日里
睡两个时辰就能恢复精神,但对小婵来说,这样子未免有些伤神,但听起来小姑娘的精
神还不错,只是片刻之后,听得她在那边轻轻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被烟熏了还是怎么
样。
宁毅在房间里点起油灯不久,小婵也就在那边非常合拍地端了热水过来,门打开时
,晨风呜咽,灯光一阵摇晃,小婵连忙踢上门。她也是起床不久,一身粉红色的薄袄,
发鬓也没有整理得妥帖,却是愈发显得清新可人,将脸盆放在架子上之后,过来床边替
宁毅挂好蚊帐。
“今天早上风大呢,有点冷,说不定会下雨,姑爷也要出去跑步吗?”
“嗯,现在没下吧。”听得外面屋檐下吹过的风声,宁毅上下打...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6
第二百〇三章 杭州
波光流淌,夜凉如水,不知名的虫儿在岸边的树叶中、草丛里叫着,时间已经不早,船
上的人们也已经到了睡觉的时候,画舫二楼上的窗户里透出点点暖黄,两名女子也已经
回到房间,正在做着睡前的交谈。
“这么说,妹夫他便是这样……闯出那些名头来的了?”
“具体的……便是这样了……只是几首诗词,他推脱不过方才作出来的,旁人要说
他是江宁第一才子,他也有些不以为然……呵,他性情蛮怪的……”
“自古以来,便是非常之人方能行非常之事嘛……不过,妹夫难道真对科举毫无兴
趣?”
“他是说没有,不过这些事情,其实我也不好问得太多……”
“妹妹跟妹夫怎么认识的呢?”
“成亲之后方才认识。”
“怎会……”
不算太亮的灯光,琐琐碎碎的语句,时间已经不早,苏檀儿与楼舒婉的声音也放得
轻柔,在谈论着有关宁毅的这些事情。
今夜在那画舫的宴席间,要说完全没有人对宁立恒这个名字有印象,其实也是不可
能的。纵然资讯并不发达,但整个国家属于文人的圈子也就这么大,几首诗词在青楼一
众女子的口中过得一遍,宁立恒这三个字,多少便会在众人耳中过得一两遍,此时的读
书人,讲究的又是博闻强记,宁毅稍作自我介绍之后,不免有人会...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7
第二百〇三章 杭州
波光流淌,夜凉如水,不知名的虫儿在岸边的树叶中、草丛里叫着,时间已经不早,船
上的人们也已经到了睡觉的时候,画舫二楼上的窗户里透出点点暖黄,两名女子也已经
回到房间,正在做着睡前的交谈。
“这么说,妹夫他便是这样……闯出那些名头来的了?”
“具体的……便是这样了……只是几首诗词,他推脱不过方才作出来的,旁人要说
他是江宁第一才子,他也有些不以为然……呵,他性情蛮怪的……”
“自古以来,便是非常之人方能行非常之事嘛……不过,妹夫难道真对科举毫无兴
趣?”
“他是说没有,不过这些事情,其实我也不好问得太多……”
“妹妹跟妹夫怎么认识的呢?”
“成亲之后方才认识。”
“怎会……”
不算太亮的灯光,琐琐碎碎的语句,时间已经不早,苏檀儿与楼舒婉的声音也放得
轻柔,在谈论着有关宁毅的这些事情。
今夜在那画舫的宴席间,要说完全没有人对宁立恒这个名字有印象,其实也是不可
能的。纵然资讯并不发达,但整个国家属于文人的圈子也就这么大,几首诗词在青楼一
众女子的口中过得一遍,宁立恒这三个字,多少便会在众人耳中过得一两遍,此时的读
书人,讲究的又是博闻强记,宁毅稍作自我介绍之后,不免有人会...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8
第二一四章 灾变(二)
立秋的诗会,大家汇聚一堂,但固然,这样的聚会,历来都是给有身份地位的众人介入
。 在此时的小瀛洲上,纵然有很多人都是孤身前来,随后与认识的人同行,但有资格
介入宴会的人数,也不过在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左右,其余的皆是丫鬟小厮之类的下人
,也有杭州府放置的在周围维持秩序预防意外的官兵,这些人,其实不被算在与会的人
数傍边。
在宁毅这边,真正能够上到大船上的,也不过是他们夫fù与苏家兄弟一共四人,
除此之外,三个丫鬟加上操船的船工与跟在后舱的车夫东柱,这五个人,在宴会进行的
时候,便只能在下方自家的画舫里等着。
因此到了下船去小瀛洲上走走看看时,宁毅与苏檀儿并未将娟儿杏儿全都带上,只
是叫了小婵跟随,待会若在大船上无需伺候,还是得让她回来。
刚刚宁毅与苏檀儿说了小婵的心事,以苏檀儿的性子,不会让这个情同姐妹的小丫
鬟一直委委屈屈,但眼下人多,也不是什么适合说sī房话的时候。不一会儿遇上了文
海莺,苏檀儿便与文海莺一道走开了。宁毅与小婵一路游览,往湖心保宁寺去了一趟,
还上了一炷香,由于此时人多,只是让小婵站在旁边一点的位置拜了拜。
那时...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9
第二一八章 灾变(六)
主船之上,大厅之中,唯有苏檀儿柔和却坚决的嗓音蜀犬吠日dàng其间。
两人站在那大厅前方,双手悄然地牵在一起,如同一对璧人。苏檀儿嘴角有怡然的
笑意,微红了眼眶,宁毅看着她,也是淡淡地笑起来。
苏檀儿言语稍停,大厅里有着些许沉默,大部分人沉浸在一股稍微混乱的感动当中
。不过这感动也未能持续太久,便被人打断。那边肿了半边脸的楼书恒霍然站了起来:
“、竟为这种人做到这种程度?”那边,楼近临皱着眉头,也是缓缓开了。:“苏家伯
庸贤弟一脉单传,檀儿侄女要接承家业,只能招婿入赘。我知一夜夫妻百日恩,檀儿侄
女素来心软,可今日之事,涉及如此之广,侄女这些话,固然用心良苦,但诸位大人都
在,毕竟有些过了”
楼近临言语深沉,话音落下,旁边挨了打的那帮书生也反应过来,纷纷开口:“这
女人必是谎……”
“为了救她那负心的赘婿,实在不值……”
“有谁会信哪……”
他们得一阵,后方却没有像方才一样有多少人迎合,反倒是先前钱家的几名子弟,
站了起来吵嚷几句,前方那帮大人、老者当中却没有丝毫表态,情况一时间变得有些微
妙。
即便对于楼...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50
第一一五章 心情(下)
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阴天看起来要下雨,天气稍稍有些闷。相公的身影已经
不在窗前了,小婵也已经去休息,换了娟儿与杏儿在这里守着。据娟儿说,早先一点老
太公过来了一趟,见她在睡觉便示意不用叫了醒来,只是随口问了问桌上的那些图表是
用来干嘛的,知道是宁毅所做,便也没有多问,只让她好生休息。
区区一个晚上的时间,无法让高烧褪去,她又喝了一碗药,脑袋昏昏沉沉的,口中
满是苦味。心中的焦灼还在,纵然立恒昨天说了那样的话,但最终会怎样呢……她其实
多少已经知道了,只是心中不甘,费了好大的力气呵。
那道身影不在这房间里,心中想起这事,觉得空落落的好大一片,但终于还是迷迷
糊糊地陷入了睡意当中。这次的睡眠不像凌晨的那次,各种梦魇纷至沓来,搅得她无法
安宁。再醒来的时候,时间大概过了中午,宁毅又坐在了窗前的椅子上,正与侍立一旁
的娟儿小声说着些话,大概是为着去年的一次账目情况,娟儿小声地解释缘由。
小婵过来道:“小姐,醒来了?”随后宁毅与娟儿也回过头来身体很疲倦,不太想
说话,不太想动,只是婵儿过来为她加高了枕头,立恒的手伸过来覆在她额头上——除
了... 阅读全帖
1 2 3 4 5 6 下页 末页 (共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