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买买提看人间百态

topics

全部话题 - 话题: 苏家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末页 (共10页)
j****i
发帖数: 68152
1
来自主题: Military版 - 苏家驹潜心数学研究
苏家驹潜心数学研究,一九二九年,他在上海《学艺》七卷上发表了《代数式的五次方
程之解法》,华罗庚发现此文在一个十二阶段的行列式中有计算差错,便写出《苏家驹
之代数解法不能成立的理由》的论文,于一九三O年发表于上海《科学》杂志,论文引
起了清华大学熊庆来教授的重视,华罗庚即被荐入清华园,后来成为举世闻名的数学家
,苏家驹的文章起了特殊人梯的作用。
抗日战争时期,苏家驹即开始从事《费马大定理》和《哥德巴赫猜想》等难题的研究,
并有所进展。一九六二年退休后,更是潜心投入,直到逝世前几天,他才放下纸笔,留
下一大堆手稿。
i****1
发帖数: 84
2
2017年9月7日凌晨,手机软件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跳楼自杀。事发后,翟欣欣几乎成了网络上的一种女性负面形象的代名词。翟欣欣告诉媒体,“这一年,我差点撑不过来,也多次想到了死。”
7月12日,苏享茂家人诉翟欣欣赠与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等案件召开庭前会议。据媒体报道,庭审结束后,翟欣欣父女在法院门口遭遇苏的家属围堵,后被劝开。
7月13日,翟欣欣选择面对媒体,接受红星新闻独家专访。
两个小时里,她讲述了与苏享茂交往的全过程,对争议细节一一回应,这也是翟欣欣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翟欣欣和苏享茂之前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去年9月7日凌晨,手机软件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跳楼自杀。去世前,他发布消息称“被毒妻翟欣欣逼死”,随之公布了翟欣欣的手机及身份证号码,同时将遗书发布在网络上,称翟欣欣在离婚时,索要上千万财产。
一时间,翟欣欣成为了众矢之的。
事发后,翟欣欣几乎成了网络上的一种女性负面形象的代名词。翟欣欣告诉红星新闻,“这一年,我差点撑不过来,也多次想到了死。”
关于庭前会议
事发后第一次与苏家人见面
7月12日,苏享茂家人诉翟欣欣赠与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等案件召开庭前会议。据媒体报道,... 阅读全帖

发帖数: 1
3
来自主题: talk版 - 苏母以古为鉴,教子明志
一、苏母以古为鉴,教子明志
北宋时期,蜀中的眉山,可谓钟灵毓秀,人杰辈出。苏家是眉山的名门大户,占尽了眉
山的灵气。主人苏洵,二十七岁开始发愤读书,游学四方,最后大器晚成。当苏洵在外
游学时,苏府的家政内务、抚养教育儿女的事情,全都交给夫人程氏。
程氏也是名门闺秀,她出身于四川眉山的一个官宦之家,她的祖父、父亲以及几位兄弟
,均在朝为官。她是一位传奇女子,与常人不同的是,她自幼不喜奢华,珠宝首饰她不
戴,绫罗绸缎她不穿,整日与诗书文章、笔墨琴棋为友,很有文化修养。
程氏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她不仅教儿子苏轼(大苏)、苏辙(小苏)读书断句,还非常
重视对儿子的德育。程氏认为,人性应以善为本。要善,须得有一份慈爱、仁爱之心。
而孩子的爱心,从启蒙开始,就要加以培养。只有从小尊敬长辈、爱护兄弟、热爱家庭
、关爱伙伴,长大后,才会心怀爱国爱民之心,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的胸怀。程氏认为,这般仁爱之心,不仅对于人,而且也应及于物、及于大自然。因
此,她订下严格的规矩,不许伤害有益的花草与虫鸟,违者,数日不许入园游玩。这一
规定,使得苏家的庭园,成为这一带小鸟、蝴蝶最安全、最热闹的... 阅读全帖
o***s
发帖数: 42149
4
苏越与安雯1996年的合影。
2月18日,东三环一处美术馆门口,三三两两的情侣漫步、呢喃。不远处的地下长廊里,安雯端坐在一间摄影工作室的镜前,眼睛浮肿,神情落寞。她和相伴了23年的爱人苏越,已经快两年没见过面。灯光发白,照着三个人:跟了安雯十年的阿姨老陈、经纪人江小鱼的妻子和女儿。这三个人,外加被她称作“鱼爸”的江小鱼,以及微博上2.6万个粉丝——在作曲家苏越因合同诈骗5746万被判无期之后,他们是安雯的全部支撑。
几天前,看到87版《红楼梦》里的“晴雯”复出筹钱救夫的新闻,素不相识的摄影师丁子提出给她免费拍写真,因为“晴雯”连一张像样的宣传照都没有。眼下,对年过不惑的安雯而言,每100块钱都是“大钱”——当年妈妈把她的原名“张静林”改为“安雯”,希望她一辈子安稳,谁知到头来为了一个“情”字,这份安稳终究没有守住。
1 “世界末日”
2010年3月24日那天,苏越东窗事发被刑拘。电话关机——23年来,这样“玩失踪”仅此一次。
2010年3月24日,安雯和苏越的人生分水岭。
那天一大早,苏越接了个神秘电话,出门了。中午,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陪她吃饭,到了晚上,还没回来。安雯急了,打苏越的... 阅读全帖
a****r
发帖数: 12375
5
苏享茂自杀后,他的家人曾多次向公安机关申请刑事立案,都因没有证据被驳回,足以
说明
我是清白的。现在,苏享茂的家人向北京朝阳区法院申请民事立案,我相信法院会根据
事实
和法律做出公正的处理,不会受到外界谣言的干扰。”4月24日上午,曾经闹得沸沸扬
扬的
“程序员自杀事件”主角翟欣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翟欣欣告诉记者,苏享茂跳楼自杀后,有人在网上发布严重歪曲事实的帖子,对她进行
了大
量人身攻击,并泄露她的个人住处等隐私信息,使她的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翟欣欣说,因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苏对自己的肉体伤害和精神折磨,她在离婚前后确实
与苏
享茂发生过口角,苏为了表示悔改,主动提出给予补偿。导致苏自杀的真正原因,是因
为那
段时间苏的事业正面临重要的瓶颈,而且他的身体也不好。他的情绪一直起伏不定,最
终选
择了自杀这种极端的方式。
针对有关自己的一些不实之词,翟欣欣申明:
第一,在海南购买房产时,她从未背着苏享茂咨询离婚时房产分割的事宜。离婚是苏享
茂提
出来的,协议书经过双方很多次修改,苏自己找的律师把关后,双方都同意了才定稿的
。在
离婚现场,又按照朝阳区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要求,重... 阅读全帖
p*****c
发帖数: 20445
6
来自主题: Military版 - 民进党:苏嘉全明天控告邱毅
民进党:苏嘉全明天控告邱毅
(2011-10-03 5.40pm)
(台北讯)国民党立委邱毅接二连三爆料,民进党副总统参选人苏嘉全的农舍是豪
宅、祖坟违法、哥哥苏嘉川把1千坪农牧用地租给摊贩当临时夜市。民进党发言人庄瑞
雄今天说,苏嘉全明天正式委托律师控告邱毅加重诽谤、妨害名誉。
庄瑞雄指出,必须遏止选举谣言及不当抹黑行径,经过资料收集后,苏嘉全确定对
邱毅提出告诉,主要针对豪华农舍一案。他说,屏东县政府上午已经出面澄清苏家农舍
并未违法,邱毅必须为自己的话负责。
至于苏家大哥苏嘉川把农地租给摊贩当临时夜市一事,庄瑞雄说,苏嘉全与苏嘉川
已分家四十年,苏嘉川决定采取什么态度,苏嘉全很难置喙。
《联合早报网》
(编辑:杨丽娟)
D*V
发帖数: 3096
7
来自主题: RisingChina版 - 民进党:苏嘉全明天控告邱毅
民进党:苏嘉全明天控告邱毅
(2011-10-03 5.40pm)
(台北讯)国民党立委邱毅接二连三爆料,民进党副总统参选人苏嘉全的农舍是豪
宅、祖坟违法、哥哥苏嘉川把1千坪农牧用地租给摊贩当临时夜市。民进党发言人庄瑞
雄今天说,苏嘉全明天正式委托律师控告邱毅加重诽谤、妨害名誉。
庄瑞雄指出,必须遏止选举谣言及不当抹黑行径,经过资料收集后,苏嘉全确定对
邱毅提出告诉,主要针对豪华农舍一案。他说,屏东县政府上午已经出面澄清苏家农舍
并未违法,邱毅必须为自己的话负责。
至于苏家大哥苏嘉川把农地租给摊贩当临时夜市一事,庄瑞雄说,苏嘉全与苏嘉川
已分家四十年,苏嘉川决定采取什么态度,苏嘉全很难置喙。
《联合早报网》
(编辑:杨丽娟)

发帖数: 1
8
现在之所以翟欣欣敢站出来,面对公众,她妈也敢面对媒体采访,说明了一个问题,那
就是他们家可能已经咨询过法律方面的问题了,严格来说,她收到的财产有可能在法律
上都是“合法”的,第一点,她没动苏享茂的婚前资产,婚前的房子啥的都没动。第二
,车子、钻戒、房子,都是结婚后苏享茂赠与的,都写的是她的名字,而且苏享茂没有
和她签婚前协议。
翟欣欣妈妈接受采访时说,谈恋爱男的给女的送东西花钱,这不都是理所应当吗。而且
苏享茂花了1000多万,也算是正常。所以,翟欣欣现在资产应该也挺高了,没准过亿。
这都不好说。
在法律上,她已经做到了滴水不漏。所以,不怕打官司,家里的态度也比较硬气。毕竟
一千多万,以她爸爸妈妈做老师的工资,可能一辈子也挣不了那么多钱,拿到手再吐出
来,肯定没那么容易啊。
苏家现在无非就是在道德上谴责,掀起网络的这种讨伐,这一点,翟欣欣只能靠编故事
来反击了,毕竟苏享茂已经死了,如何往下编故事,翟欣欣说了算,她说有别人没办法
辩证真伪。无非就是编故事,说苏享茂先提出的离婚,说苏享茂如何游走法律边缘吧。

发帖数: 1
9
苏享茂家人告翟欣欣的案件进入了第一步,提交证据吧,开庭之前有了第一次的碰头会
。会后,翟欣欣和她爸从法院出来,被苏家人围攻,揍了一顿,翟欣欣说她爸被打好多
下,然后还跑去医院治疗了。
事后,翟欣欣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大体走的是温情路线。
她说她和苏享茂虽然恋爱时间短,但是恋爱质量高啊,两个月天天形影不离,见了家长
,一起旅游。后来结婚后,苏享茂对她第一段婚姻耿耿于怀,总是无缘无故揍她,上一
秒揍完,下一秒道歉,然后用钱来安抚她。
后来他们离婚是苏享茂提的,1000万赔偿款是她赌气提的。两个人和和气气谈的离婚,
但是苏家人一直逼苏享茂去报警去告翟欣欣,才把苏享茂逼到死角,选择了自杀。苏家
人如果不满,可以约她谈,没必要一直逼苏享茂啊。
而且翟欣欣还反省了自己在婚姻中的不足,对苏享茂不够宽容,说自己有点独生子女的
霸道和任性,但是苏享茂很包容她,让她一辈子都很难忘。苏享茂的死,也成了她一辈
子跨不过去的坎。
洗白套路跟马蓉是一样的,走温情弱者路线,哭得梨花带雨,然后控诉对方才是感情中
霸道不讲理主导的那一方,自己很被动。
马蓉还有王宝强能揭穿她,现在翟欣欣说什么,苏享茂也不能反驳了。
o***s
发帖数: 42149
10
曾经为王宝强代理起诉离婚案的律师张起淮,已经正式接手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杀案。
9月15日晚间,澎湃新闻记者从接近苏享茂家属的人士处了解到,苏家方面现已确定委托张起淮为代理律师。
当天晚间,张起淮律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确认已接手苏享茂自杀案件,担任苏方代理律师,目前因刚接手,正在研究案件材料,已看到翟方的最新回应,预计周一会代表苏方对外作出回应。
当天稍早些时候,有媒体报道称,近日,苏享茂前妻翟某欣的母亲委托了一位知情人士,回应了目前网络上的一些疑问。翟方否认了“骗婚集团”的说法,对于此前向苏享茂索要一千万一事,是因为“翟欣欣不想再婚,所以提出要一千万拿回去和父母生活、养老,这一千万是在离婚协议中写好的,是双方共同达成协议的,最终她收到了660万。”
对于这些说法,苏享茂家属方面尚未公开回应。
此前的9月7日凌晨5时左右,苏享茂从天台跳下身亡。他留下的遗书称,遭前妻威胁并所要1000万元和房产赔偿。而苏享茂亲属此后发布消息称,苏享茂为前妻翟某欣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
连日来,此案引发各方广泛关注。苏享茂亲属也表态,将会请律师。
张起淮律师现为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任,曾... 阅读全帖
i****1
发帖数: 84
11
4月27日,翟欣欣微博@半夏微澜风 今日更新,称“资金链已经断裂”是苏享茂自杀的真正原因。
翟欣欣微博中认为,苏享茂按照离婚协议约定支付给她的钱,是从他的股票账户取出的,在他的财产中不占多大的比重,不会导致他的资金链断裂。
翟欣欣回忆称,苏享茂曾经告诉她,他每天都有三四万的净收入,每年收入1000多万,他在北京至少有两三套房子。“如果资金链断裂了,可能是有其他原因吧。”
以下为翟欣欣4月27日微博原文:
他最后留给我八个字:“只是瞬间,不小心的”
我的人生,从2017年9月6日开始改写。
那天下午,我坐在电脑跟前,下意识地在搜索引擎中输入了自己的名字。此前几天,我搜索自己的名字,搜索框下方出现了“翟欣欣 离婚”的字样,这一次果然又出现了“翟欣欣 离婚协议”的字样。我知道,这又是我的前夫苏享茂在捣鬼了。除了他,我认识的人里面不会有第二个人会做这种事情。以他程序员的职业,要做这种手脚太容易了。
我发微信要求他停止这种行为,否则向法院起诉,甚至报警处理。苏享茂在微信里矢口否认这件事情是自己做的。我不相信他的辩解,在17:54的时候拨通了110电话报警。110给了我一个某派出所号码,让我直接联... 阅读全帖
v**e
发帖数: 8422
12
很古怪, 苏家应该有人出面吧,如果苏家不提出诉讼。
就只能炒作舆论,借助社会热点压迫司法提起公诉。
不然的话,苏程序猿自己自杀(死不见尸), 有谁care?
y****t
发帖数: 9189
13
来自主题: Military2版 - 苏家姐妹和沈家
苏良琦被沈家填房也有好几年了,算是和柬恃形成了高低搭配;不知道tg能不能也运作
把苏珊玲或者苏珊珊也许配给沈家。这样加上柬虹琦的话,对地的高低搭配也有了。
m*****t
发帖数: 16663
14
显然是苏家的人干的啊。苏家人希望借助舆论给警方施压,把他老婆得到的钱都吐出来
吧。
苏码农自杀,主要还是被电信诈骗的罪名给吓的,临死拖了欣欣垫背而已。
开始码农只想猥琐的利用舆论胁迫女方离便宜婚,结果女方不信邪,去警方报案,让苏
码农相信不给钱她真会检举他,绝望之下带着怨恨自杀的吧。
s*****r
发帖数: 43070
15
来自主题: Military版 - 苏翟的婚姻能不能被判无效
这点很关键,因为车和房都有翟的名字,至少能分一半
如果法院判婚姻无效,车房都要还给苏家
翟拿走的660万属于威胁讹诈,不退换会要吃官司的
s*****r
发帖数: 43070
16
来自主题: Military版 - 苏翟的婚姻能不能被判无效
估计会顺应民意,判决无效,特斯拉和海景房归苏家,欣欣退还660万
但钻戒和其他奢侈品会被保留
x***n
发帖数: 10764
17
嗯,老大不屑争,老三老四不会争,感情瓜老板所谓的利益就是苏大胡子写的黄州猪肉
啊...还说不是苏家粉丝,别羞涩了,来,加入我们的小圈子吧。。。
c****t
发帖数: 19049
18
第一三三章 寒意
自酒楼中离开,回到乌家之时,天色也已经晚了。乌家大宅内外灯火通明,最近一个半
月以来,乌府喜气洋洋的氛围未散,这样的喜气,是在每一个家丁下人的精气神上可以
看得到的。或者也只有跟在家中地位最高的一群人身边的家丁们才能隐约感到些许不对
,此时进了府门,一名守在门口的家丁便小心地过来。
“大少爷回来了。二少爷和老爷半个时辰前已经到家,另外,三爷、五爷、六爷、
骆掌柜、聂掌柜他们也已经过来,此时正与老爷在偏厅议事。”
这是一般人家晚饭过去后不久的时间,以往的月余时间,家中诸多管事人都得在外
面应酬到深夜才能回来,也只有这两日会是这样的状况。乌启隆点了点头,一路沉默地
朝偏厅那边过去,才到走廊上,只听得里面砰的一下,响起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这就说解决不了了?不过才三天的时间?就说解决不了了?”
此时摔了茶杯正在说话的正是父亲乌承厚,这许多年来,已经很少看见他有如此失
控的状态。也是因为这次出问题的后果太过严重,转折也真是太过突如其来,令得所有
人都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陡然间中了当头一棒,然后大家就都有些懵了。偏厅之中,
此时正在与父亲说话的是族中的五叔。布料的染色在技术层...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19
第一三三章 寒意
自酒楼中离开,回到乌家之时,天色也已经晚了。乌家大宅内外灯火通明,最近一个半
月以来,乌府喜气洋洋的氛围未散,这样的喜气,是在每一个家丁下人的精气神上可以
看得到的。或者也只有跟在家中地位最高的一群人身边的家丁们才能隐约感到些许不对
,此时进了府门,一名守在门口的家丁便小心地过来。
“大少爷回来了。二少爷和老爷半个时辰前已经到家,另外,三爷、五爷、六爷、
骆掌柜、聂掌柜他们也已经过来,此时正与老爷在偏厅议事。”
这是一般人家晚饭过去后不久的时间,以往的月余时间,家中诸多管事人都得在外
面应酬到深夜才能回来,也只有这两日会是这样的状况。乌启隆点了点头,一路沉默地
朝偏厅那边过去,才到走廊上,只听得里面砰的一下,响起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这就说解决不了了?不过才三天的时间?就说解决不了了?”
此时摔了茶杯正在说话的正是父亲乌承厚,这许多年来,已经很少看见他有如此失
控的状态。也是因为这次出问题的后果太过严重,转折也真是太过突如其来,令得所有
人都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陡然间中了当头一棒,然后大家就都有些懵了。偏厅之中,
此时正在与父亲说话的是族中的五叔。布料的染色在技术层...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0
赘婿 第一四一章 网
这几天的时间以来,对苏崇华来说,偶尔会有些奇怪的情绪掠过脑海,这期间的具体理由为何,连他自己都有些说不太清楚。
一直以来,由于老太公的重视,苏崇华在苏家的地位一直不低,而由于豫山书院的真正管理者便是苏仲堪,好几年的时间以来,他也算得上苏家二房的重要参与者。最近一段时间二房三房联手对大房动手,准备将这在苏家之中人丁单薄却看来最有威胁力的一支先排除掉,他也参与其中。偶尔在各种聚会上,说说眼下苏家二房的局势,虽然外患未除,但至少内忧稍定,在争夺苏家真正管理权的道路上已经往前走了一大步,对此,大家的情绪都是相当开心的。
今天算是一个大日子。从早晨起来,他心中便明白这样的事情,大家的情绪也都有些不一样,清晨的时候在附近的院子里遇上苏仲堪,遇上其余一些亲近二房的掌柜与管事,大家都是言笑晏晏。
他倒也是明白今晚的事情已然定下了,苏檀儿为了准备皇商的事情,花了太多的钱,却没有带来任何的受益,眼下也导致了外面的那帮商家开始对苏家的不信任。这些事情,今天晚上便都可以拿出来说了。苏家之中许多人一同发力,一些原本就不赞同女子掌家或者原本对此有些动摇的长辈们也开始站在了二房三房这边,就连一...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1
第一三二章 亮剑
天气渐渐的转冷了,目前的情况下,宁毅每天的生活,大抵也与先前的日子相差无几。
每天早晨奔跑去秦淮河边,与聂云竹见上一面,偶尔也会讲讲这一天之内的安排,
下午或者去竹记总店,或者来到这里喝杯茶听听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与聂云竹相
处的时间里总会有个电灯泡隔在中间。当然准确来说是在旁边,看来无所事事的元锦儿
老是会坐在他的旁边陪他听云竹弹琴唱歌,原本宁毅与云竹之间的关系已经挑明,或许
可以往很不纯洁的方向发展一下了,这种情况下,却令得宁毅与云竹不得不纯洁起来,
让宁毅觉得很遗憾。
当然,退一步来说,有两个花魁级的美女坐在旁边也不是普通人可以享受得到的事
情,云竹的弹唱称得上一绝,若元锦儿没事下去跳个舞什么的,看起来也是很享受的事
情了。可元锦儿这点便宜也不给他占,她像是男孩子一般盘着腿托着下巴坐在宁毅的身
边听得津津有味,看来自得其乐,像个小和尚。若是云竹离开去拿茶盘点心什么的,她
也不跟着去,就坐在宁毅的身边,一本正经,很是可恶。
为此,当大家互相冷嘲热讽的交锋几次之后,两人曾有过几番开诚布公地交谈,那
多半是在聂云竹离开,两眼瞪小眼的时候。
“待会下去跳个舞来看看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2
第一三八章 敌手的面目
入夜,成国公主驸马府。
武朝开国以来,周氏皇族开枝散叶,到如今已经变得颇为兴盛。不过也由于对宗室
的管理颇严,到如今,富贵皇亲不少,但在军政上真正受到重用的却不多。这其中,驸
马自然又是最为尴尬的一个身份头衔。
不过,虽然江宁不止一位有驸马身份的人居住,但成国公主驸马却并不一样,通常
来说虽然公主身份尊贵,愿意当驸马却并不是多么有本事的人,但康贤的身份却是当代
大儒,文字才学上有真材实料。而最重要的是,两人的辈分,到此时已经比一般皇族要
大。
通常来说,皇帝的女儿称公主,姐妹称长公主,而作为皇帝的姑姑,成国公主周萱
,此时则有个大长公主的名衔。又大又长,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很厉害了。当初才学横溢
的康贤为何会成为驸马的如今恐怕已没有多少人知道,当事人或许也已经抛诸脑后,总
之,精明厉害的大长公主周萱与才学横溢的驸马康贤虽然已是颐养天年的年纪,看来日
子过得也悠闲,但实际上手下却有着超乎想象的商场产业与财富,如果拿到明面上来,
或许足以令所有人为之咋舌。
当然,聪明人都懂得明哲保身,江宁一带,成国公主的势力,基本上都是游离于诸
多大事之外的,手下的诸多产业,也无非是闷...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3
第一四〇章 各自开心
“……呃……定风波?”
豫山书院外庭的小草坪边,苏崇华笑着往那纸上看了看,随后微微皱起眉来。这时
候小七也已经跑过来了:“山长伯伯。”
“嗯。”
“山长伯伯那是我的。”
朝着苏崇华恭敬地行了个礼,小七望着那宣纸稿,笑着说道。苏崇华看着可爱的小
女孩,便也将那稿纸递了回去,待到小七接过之后,珍而重之地折叠起来准备放进怀里
,苏崇华的笑容中才微微有些犹豫。
词他只看了开头的一点点,但字迹他可是认得的。
定风波……
这词牌名令得他心中有些在意,于是说道:“小七啊,可以把那个……给伯伯看看
吗?”
“啊?”小七停下动作,眨了眨眼睛,随后“哦”的一声,将词稿双手递了过来,
抿着嘴望着他,似乎有些想要提醒山长伯伯别把稿纸弄破了,又觉得这样太没礼数,终
于没有说出来。苏崇华笑着接过那稿纸,小心地打开了,轻声读过一遍,皱起了眉头,
随后又从头看了一遍,好半晌,方才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看看旁边的小七,便又笑出
来:“小七啊,这首词……”
“我的。”
“呵,知道,是立恒先生写给你的吗?”
“嗯。”...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4
第一四五章 定风波(三)
一波一波的讨论与交锋自议事厅中蔓延出来,汇成激烈而嘈杂的声潮,逐渐波及到议事
厅外的小广场与附近的范围里,各种议论声都在响着,循着各自的说法与逻辑,有时候
,也会引起一番小小的争论,纵然不至于扩大出去,在以往的苏家,也是不多见的情况。
“五万两、一万两……那边又是两万多,我早就说过大房这些年来在乱搞……”
“当初饶州那边那批红布的生意我就看出来了,一直说没有余钱没有余钱,要不是
这样……”
“这种事情,根本在乱来,看吧,今天以后,不知道还会出多少问题……”
“我猜至少是二十万两的亏空,也许还不止……真不知道怎么瞒下来的……”
“二姐这下肯定做不下去了……”
从苏亭光第一个站出来拿出他手上的一些账目,到第二名、第三名掌柜的出来,仿
佛有着某些潜藏在黑幕之下的东西如同炸弹般的炸开,类似的这些说法,就已经在外面
无可抑制地蔓延开来,嗡嗡嗡的一片片乱响。议事厅中,大房二房三房的人们则在争论
着这些账目的成因。
事实上,在这种一家的生意操作却分成了三支的情况下,有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
。如果真的仔细去追杀每一笔银钱的去向,这些资金或许未必真是多大的亏空,每年年
尾算总账...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5
第一三二章 亮剑
天气渐渐的转冷了,目前的情况下,宁毅每天的生活,大抵也与先前的日子相差无几。
每天早晨奔跑去秦淮河边,与聂云竹见上一面,偶尔也会讲讲这一天之内的安排,
下午或者去竹记总店,或者来到这里喝杯茶听听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与聂云竹相
处的时间里总会有个电灯泡隔在中间。当然准确来说是在旁边,看来无所事事的元锦儿
老是会坐在他的旁边陪他听云竹弹琴唱歌,原本宁毅与云竹之间的关系已经挑明,或许
可以往很不纯洁的方向发展一下了,这种情况下,却令得宁毅与云竹不得不纯洁起来,
让宁毅觉得很遗憾。
当然,退一步来说,有两个花魁级的美女坐在旁边也不是普通人可以享受得到的事
情,云竹的弹唱称得上一绝,若元锦儿没事下去跳个舞什么的,看起来也是很享受的事
情了。可元锦儿这点便宜也不给他占,她像是男孩子一般盘着腿托着下巴坐在宁毅的身
边听得津津有味,看来自得其乐,像个小和尚。若是云竹离开去拿茶盘点心什么的,她
也不跟着去,就坐在宁毅的身边,一本正经,很是可恶。
为此,当大家互相冷嘲热讽的交锋几次之后,两人曾有过几番开诚布公地交谈,那
多半是在聂云竹离开,两眼瞪小眼的时候。
“待会下去跳个舞来看看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6
第一三八章 敌手的面目
入夜,成国公主驸马府。
武朝开国以来,周氏皇族开枝散叶,到如今已经变得颇为兴盛。不过也由于对宗室
的管理颇严,到如今,富贵皇亲不少,但在军政上真正受到重用的却不多。这其中,驸
马自然又是最为尴尬的一个身份头衔。
不过,虽然江宁不止一位有驸马身份的人居住,但成国公主驸马却并不一样,通常
来说虽然公主身份尊贵,愿意当驸马却并不是多么有本事的人,但康贤的身份却是当代
大儒,文字才学上有真材实料。而最重要的是,两人的辈分,到此时已经比一般皇族要
大。
通常来说,皇帝的女儿称公主,姐妹称长公主,而作为皇帝的姑姑,成国公主周萱
,此时则有个大长公主的名衔。又大又长,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很厉害了。当初才学横溢
的康贤为何会成为驸马的如今恐怕已没有多少人知道,当事人或许也已经抛诸脑后,总
之,精明厉害的大长公主周萱与才学横溢的驸马康贤虽然已是颐养天年的年纪,看来日
子过得也悠闲,但实际上手下却有着超乎想象的商场产业与财富,如果拿到明面上来,
或许足以令所有人为之咋舌。
当然,聪明人都懂得明哲保身,江宁一带,成国公主的势力,基本上都是游离于诸
多大事之外的,手下的诸多产业,也无非是闷...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7
第一四〇章 各自开心
“……呃……定风波?”
豫山书院外庭的小草坪边,苏崇华笑着往那纸上看了看,随后微微皱起眉来。这时
候小七也已经跑过来了:“山长伯伯。”
“嗯。”
“山长伯伯那是我的。”
朝着苏崇华恭敬地行了个礼,小七望着那宣纸稿,笑着说道。苏崇华看着可爱的小
女孩,便也将那稿纸递了回去,待到小七接过之后,珍而重之地折叠起来准备放进怀里
,苏崇华的笑容中才微微有些犹豫。
词他只看了开头的一点点,但字迹他可是认得的。
定风波……
这词牌名令得他心中有些在意,于是说道:“小七啊,可以把那个……给伯伯看看
吗?”
“啊?”小七停下动作,眨了眨眼睛,随后“哦”的一声,将词稿双手递了过来,
抿着嘴望着他,似乎有些想要提醒山长伯伯别把稿纸弄破了,又觉得这样太没礼数,终
于没有说出来。苏崇华笑着接过那稿纸,小心地打开了,轻声读过一遍,皱起了眉头,
随后又从头看了一遍,好半晌,方才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看看旁边的小七,便又笑出
来:“小七啊,这首词……”
“我的。”
“呵,知道,是立恒先生写给你的吗?”
“嗯。”...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8
第一四五章 定风波(三)
一波一波的讨论与交锋自议事厅中蔓延出来,汇成激烈而嘈杂的声潮,逐渐波及到议事
厅外的小广场与附近的范围里,各种议论声都在响着,循着各自的说法与逻辑,有时候
,也会引起一番小小的争论,纵然不至于扩大出去,在以往的苏家,也是不多见的情况。
“五万两、一万两……那边又是两万多,我早就说过大房这些年来在乱搞……”
“当初饶州那边那批红布的生意我就看出来了,一直说没有余钱没有余钱,要不是
这样……”
“这种事情,根本在乱来,看吧,今天以后,不知道还会出多少问题……”
“我猜至少是二十万两的亏空,也许还不止……真不知道怎么瞒下来的……”
“二姐这下肯定做不下去了……”
从苏亭光第一个站出来拿出他手上的一些账目,到第二名、第三名掌柜的出来,仿
佛有着某些潜藏在黑幕之下的东西如同炸弹般的炸开,类似的这些说法,就已经在外面
无可抑制地蔓延开来,嗡嗡嗡的一片片乱响。议事厅中,大房二房三房的人们则在争论
着这些账目的成因。
事实上,在这种一家的生意操作却分成了三支的情况下,有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
。如果真的仔细去追杀每一笔银钱的去向,这些资金或许未必真是多大的亏空,每年年
尾算总账...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29
第九十二章 警告(上)
2楼
“四庆坊的事情,跟那边的余掌柜已经谈妥,十月初六以前能给他们货,以后就都没什
么问题,我有个想法……”
暴雨笼罩的苏家大院,水滴如帘子般的自屋檐落下,亮着油灯的会客间里,席君煜正在
与苏檀儿说着生意的进展情况,随后杏儿拿了帕子过来让他擦擦身上被雨淋湿的地方,
片刻,娟儿也托了茶盘进来,将一份茶点摆在席君煜身边的小几上。
“席掌柜请用茶。”
“麻烦娟儿了。”席君煜笑着点点头,随后继续与苏檀儿说着生意上的事,“既然四庆
坊这边已经有了起步,我想可以在袁州那边再投入大概一万两左右,兴建两家印染的作
坊与库房,如此一来,以袁州为枢纽再往周围发展,就可以十拿九稳……”
他这话说完,等待着苏檀儿那边的回答,原本苏家生意的扩张基本上也都是这样的步骤
,但此时苏檀儿喝了一口茶,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有些低:“袁州那边,虽然也到了
时间,但并非最近的要务,此时……过段时间再说吧。”
苏檀儿声音柔和,这样的回答也已经在席君煜的预料之中,只是那目光让他有些看不懂
。他与苏檀儿相识时对方才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不过自从苏檀儿开始接触家中的生
意,这几年来,这个逐渐长成少女如今名义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0
第一一七章 看不懂的书生气
于是,在苏家大房的老爷和预备接大房生意的二小姐都到了之后,那位入赘的姑爷,开
始管理起苏家的生意来了。
一最近这在苏家的范围内算是个大新闻。
苏伯庸的遇刺,苏檀儿的病倒,要说其余两房的人中间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想法,
那恐怕是不可能的。
苏檀儿病倒的消息暂时还没有外传,但家里人大抵都已经知道了,舆论方面无非是
在猜测以往便主干薄弱的大房到底要怎样应付过眼下的局势,或者也有说苏檀儿以往表
现厉害,也无非是个女人,扛不起大梁之类话的。总之,就在大家都在观望的情况下,
宁毅被推出来暂时当了主事人,顿时引起一番议论。
不过是入赘的身份,若是在其它的家庭”嗤笑谩骂大概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接踵而至
。但至少自家的这位姑爷是有些不同的,进府以来屡屡打破众人的认知,原本以为他只
是一个简单的书呆子,谁知却是才华横溢,诗词也好,教书也好,其才能在一年以来已
然得到验证,家中众人每每说起”也只能叹服老太公的眼光,以为这事是当初老太公一
力促成的,老太公肯定知道这书呆子不简单。
到得眼下这样的情况,他终于被大房推了出来,家中众人一时间也持着观望的...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1
第一二三章 煮酒
秦淮河上,由于熄了些灯笼,显得有些昏暗的xiao画舫中,席君煜朝周围看了看。乌启
隆笑着从旁边拿了一只饭锅摆出来,他也就过去盛了饭,随后在旁边的桌前坐下,将一
盘菜倒进碗里。
“每次热闹以后都是这样,满桌的饭菜东倒西歪,就是不知道谁真的吃饱了。”摇
曳的灯火中,乌启豪夹了一夹青菜扔进嘴里,嚓嚓作响。
“至少饿不着。”席君煜淡淡地答了一句。
“我每次都觉得饿……有一次我很羡慕那位宁立恒,前不久,大家吃饭,邀了他、
廖掌柜、罗掌柜……”乌启隆想了想,“他一直在吃东西,他是真的在吃东西。”
“不相干的人自然能吃饱。”
“也是。”
简单的对话之后,两人坐在那儿吃起饭菜来,虽然看来是些残羹冷炙,但的确都是
经过了名厨jing心烹调的,此时吃起来,味道仍旧相当不错。咀嚼的声音响起在船舱里
,水bō轻摇,过得好一阵子,乌启隆才放下了筷子,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
“明天,后天,后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要到摊牌的时候。这个时候,没有消息就
是好消息,席兄,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了吧?”
“没有。”席君煜摇了摇头,“陈二供认刺杀乃是...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2
第一二五章 无题
“哈哈,谢老板。好久不见……”
“陈老板,最近可好?”
“今日宴会过后,一起去聚宝赌坊转转?”
“近日手风不顺哪,何况今日之事……”
“上次青州那笔货物之事,李兄仗义援手,感承高义……”
“份属同行,本应守望相助……”
灯火之中,喧嚣热闹的声音,绿漪楼上人声汇集,距离今晚这场宴会还有一段时间,人
群来往聚集,马车过来时,某位与织造行有关系的人就从上面下来。二楼之上,宁毅于
苏家众人已经过来了一段时间,被安排入席的同时,也在一个个的应付着过来打招呼的
商户,看好苏家的、不看好苏家的、有合作关系的、没合作关系的,总之都不会无视苏
家。
不过,相对于宁毅、苏仲堪、苏云方这几个苏家的主人,今晚或许是廖掌柜等几人受到
的重视最多。也无怪他们如此,今晚的情况,旁人原本猜测要么是苏檀儿会出面,要不
然恐怕苏家的老太公苏愈都会过来,若是这两人来,今晚苏家关于皇商的拍板人自然是
他们,谁知道这爷孙俩谁都没有出现,于是真正关心皇商的一些干实事的人物,也就将
注意力大抵放在了如今在实际层面上为苏家大房操盘掌舵的廖掌柜等人身上。
至于苏仲堪于苏云方,这两人肯定插手不了有关皇商的事物。可如果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3
第一二六章 终现的……黑潮!
每一次类似宴会的开端总是很枯燥……
董大人对于这一年江宁发生的各种事情的总结啊,未来这一年的一些期望啊,换汤不换
药的每年都会说,今年由于情况开始变得特殊,此时还含糊其辞地说了好些东西,事实
上,对于江宁织造业的真实情况,如今落座的许多人,大概都要比这董大人明白得多。
“今晚吃蟹……”作为这一晚事情的见证者与参与者,王家的王文卓在灯影摇动间喃喃
低语了一句,楼下已经隐约传来了香气,随后偏过头与身旁的一名管事交谈:“今晚的
事情,你看怎么样?”
那王家管事低声道:“自然还是希望苏家能胜出,而且看起来,问题似也不大。”
“乌家和薛家也不是省油的灯,你看看那边,那两家人似也不是非常紧张的样子,而苏
家……老实说这宁立恒让我觉得有些气馁……”
王家算是在江宁中型偏小的商户,一直以来与苏家都有不错的合作关系,此时自然也希
望苏家能拿到皇商,他们必然也会有好处。只是王文卓此时望望那边的宁毅,觉得这是
唯一似乎不太可靠的地方。那王家管事笑了笑:“他一介书生,无须去管他,我们知道
背后还是由苏家二小姐在管事也便行了,今夜终是苏家准备充分,如今只待收线,当无
问题。”
“只...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4
第一四四章 定风波(二)
轮轴声响,马车沉默地驶过一条条的街巷,有时外面会传来人声和灯光,有时巷道黑暗
,四周便化为一片寂静。席君煜坐在马车上,偶尔皱起眉头,看看对面座位上沉默的耿
护卫。
“这个时候……到底是要去干什么?”
类似的问题他已经旁敲侧击地问过了好几遍,不过每一次的回答,其实也都差不多。
“席掌柜到时候就知道了。”
原本他还在思考着苏檀儿到底能有些什么方法在这个夜晚反败为胜,可渐渐的他觉
得恐怕不会是这样的事情了。皇商之事四个月前就已经露出水患,环环相扣到如今,今
夜的宗族大会,二房三房向苏檀儿发飙已成定局,此事解决不了,今后苏檀儿被撤了权
力,所谓以后,皆成泡影,这个时候还能干什么。
他讨厌这种看不清局面的情况,苏檀儿等若是从他手底出来的学生,可这样的情形
下,竟然让他完全的捉摸不透。不过,对于自己被信任的程度,他终究还是有自信的,
且看看她到底打算做些什么便是……
他在马车中,计算着车辆此时所到达的位置,偶尔透过帘子看一眼外面的特征。车
辆似乎是在往城外驶去,而且这辆车有些奇怪,并非是苏府的马车,沿途之中马车绕了
几个圈子,或许是在担心被人跟踪。席君煜心中便愈发奇怪起来...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5
第九十二章 警告(上)
2楼
“四庆坊的事情,跟那边的余掌柜已经谈妥,十月初六以前能给他们货,以后就都没什
么问题,我有个想法……”
暴雨笼罩的苏家大院,水滴如帘子般的自屋檐落下,亮着油灯的会客间里,席君煜正在
与苏檀儿说着生意的进展情况,随后杏儿拿了帕子过来让他擦擦身上被雨淋湿的地方,
片刻,娟儿也托了茶盘进来,将一份茶点摆在席君煜身边的小几上。
“席掌柜请用茶。”
“麻烦娟儿了。”席君煜笑着点点头,随后继续与苏檀儿说着生意上的事,“既然四庆
坊这边已经有了起步,我想可以在袁州那边再投入大概一万两左右,兴建两家印染的作
坊与库房,如此一来,以袁州为枢纽再往周围发展,就可以十拿九稳……”
他这话说完,等待着苏檀儿那边的回答,原本苏家生意的扩张基本上也都是这样的步骤
,但此时苏檀儿喝了一口茶,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有些低:“袁州那边,虽然也到了
时间,但并非最近的要务,此时……过段时间再说吧。”
苏檀儿声音柔和,这样的回答也已经在席君煜的预料之中,只是那目光让他有些看不懂
。他与苏檀儿相识时对方才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不过自从苏檀儿开始接触家中的生
意,这几年来,这个逐渐长成少女如今名义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6
第一一七章 看不懂的书生气
于是,在苏家大房的老爷和预备接大房生意的二小姐都到了之后,那位入赘的姑爷,开
始管理起苏家的生意来了。
一最近这在苏家的范围内算是个大新闻。
苏伯庸的遇刺,苏檀儿的病倒,要说其余两房的人中间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想法,
那恐怕是不可能的。
苏檀儿病倒的消息暂时还没有外传,但家里人大抵都已经知道了,舆论方面无非是
在猜测以往便主干薄弱的大房到底要怎样应付过眼下的局势,或者也有说苏檀儿以往表
现厉害,也无非是个女人,扛不起大梁之类话的。总之,就在大家都在观望的情况下,
宁毅被推出来暂时当了主事人,顿时引起一番议论。
不过是入赘的身份,若是在其它的家庭”嗤笑谩骂大概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接踵而至
。但至少自家的这位姑爷是有些不同的,进府以来屡屡打破众人的认知,原本以为他只
是一个简单的书呆子,谁知却是才华横溢,诗词也好,教书也好,其才能在一年以来已
然得到验证,家中众人每每说起”也只能叹服老太公的眼光,以为这事是当初老太公一
力促成的,老太公肯定知道这书呆子不简单。
到得眼下这样的情况,他终于被大房推了出来,家中众人一时间也持着观望的...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7
第一二三章 煮酒
秦淮河上,由于熄了些灯笼,显得有些昏暗的xiao画舫中,席君煜朝周围看了看。乌启
隆笑着从旁边拿了一只饭锅摆出来,他也就过去盛了饭,随后在旁边的桌前坐下,将一
盘菜倒进碗里。
“每次热闹以后都是这样,满桌的饭菜东倒西歪,就是不知道谁真的吃饱了。”摇
曳的灯火中,乌启豪夹了一夹青菜扔进嘴里,嚓嚓作响。
“至少饿不着。”席君煜淡淡地答了一句。
“我每次都觉得饿……有一次我很羡慕那位宁立恒,前不久,大家吃饭,邀了他、
廖掌柜、罗掌柜……”乌启隆想了想,“他一直在吃东西,他是真的在吃东西。”
“不相干的人自然能吃饱。”
“也是。”
简单的对话之后,两人坐在那儿吃起饭菜来,虽然看来是些残羹冷炙,但的确都是
经过了名厨jing心烹调的,此时吃起来,味道仍旧相当不错。咀嚼的声音响起在船舱里
,水bō轻摇,过得好一阵子,乌启隆才放下了筷子,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
“明天,后天,后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要到摊牌的时候。这个时候,没有消息就
是好消息,席兄,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了吧?”
“没有。”席君煜摇了摇头,“陈二供认刺杀乃是...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8
第一二五章 无题
“哈哈,谢老板。好久不见……”
“陈老板,最近可好?”
“今日宴会过后,一起去聚宝赌坊转转?”
“近日手风不顺哪,何况今日之事……”
“上次青州那笔货物之事,李兄仗义援手,感承高义……”
“份属同行,本应守望相助……”
灯火之中,喧嚣热闹的声音,绿漪楼上人声汇集,距离今晚这场宴会还有一段时间,人
群来往聚集,马车过来时,某位与织造行有关系的人就从上面下来。二楼之上,宁毅于
苏家众人已经过来了一段时间,被安排入席的同时,也在一个个的应付着过来打招呼的
商户,看好苏家的、不看好苏家的、有合作关系的、没合作关系的,总之都不会无视苏
家。
不过,相对于宁毅、苏仲堪、苏云方这几个苏家的主人,今晚或许是廖掌柜等几人受到
的重视最多。也无怪他们如此,今晚的情况,旁人原本猜测要么是苏檀儿会出面,要不
然恐怕苏家的老太公苏愈都会过来,若是这两人来,今晚苏家关于皇商的拍板人自然是
他们,谁知道这爷孙俩谁都没有出现,于是真正关心皇商的一些干实事的人物,也就将
注意力大抵放在了如今在实际层面上为苏家大房操盘掌舵的廖掌柜等人身上。
至于苏仲堪于苏云方,这两人肯定插手不了有关皇商的事物。可如果今...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39
第一二六章 终现的……黑潮!
每一次类似宴会的开端总是很枯燥……
董大人对于这一年江宁发生的各种事情的总结啊,未来这一年的一些期望啊,换汤不换
药的每年都会说,今年由于情况开始变得特殊,此时还含糊其辞地说了好些东西,事实
上,对于江宁织造业的真实情况,如今落座的许多人,大概都要比这董大人明白得多。
“今晚吃蟹……”作为这一晚事情的见证者与参与者,王家的王文卓在灯影摇动间喃喃
低语了一句,楼下已经隐约传来了香气,随后偏过头与身旁的一名管事交谈:“今晚的
事情,你看怎么样?”
那王家管事低声道:“自然还是希望苏家能胜出,而且看起来,问题似也不大。”
“乌家和薛家也不是省油的灯,你看看那边,那两家人似也不是非常紧张的样子,而苏
家……老实说这宁立恒让我觉得有些气馁……”
王家算是在江宁中型偏小的商户,一直以来与苏家都有不错的合作关系,此时自然也希
望苏家能拿到皇商,他们必然也会有好处。只是王文卓此时望望那边的宁毅,觉得这是
唯一似乎不太可靠的地方。那王家管事笑了笑:“他一介书生,无须去管他,我们知道
背后还是由苏家二小姐在管事也便行了,今夜终是苏家准备充分,如今只待收线,当无
问题。”
“只...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0
第一四四章 定风波(二)
轮轴声响,马车沉默地驶过一条条的街巷,有时外面会传来人声和灯光,有时巷道黑暗
,四周便化为一片寂静。席君煜坐在马车上,偶尔皱起眉头,看看对面座位上沉默的耿
护卫。
“这个时候……到底是要去干什么?”
类似的问题他已经旁敲侧击地问过了好几遍,不过每一次的回答,其实也都差不多。
“席掌柜到时候就知道了。”
原本他还在思考着苏檀儿到底能有些什么方法在这个夜晚反败为胜,可渐渐的他觉
得恐怕不会是这样的事情了。皇商之事四个月前就已经露出水患,环环相扣到如今,今
夜的宗族大会,二房三房向苏檀儿发飙已成定局,此事解决不了,今后苏檀儿被撤了权
力,所谓以后,皆成泡影,这个时候还能干什么。
他讨厌这种看不清局面的情况,苏檀儿等若是从他手底出来的学生,可这样的情形
下,竟然让他完全的捉摸不透。不过,对于自己被信任的程度,他终究还是有自信的,
且看看她到底打算做些什么便是……
他在马车中,计算着车辆此时所到达的位置,偶尔透过帘子看一眼外面的特征。车
辆似乎是在往城外驶去,而且这辆车有些奇怪,并非是苏府的马车,沿途之中马车绕了
几个圈子,或许是在担心被人跟踪。席君煜心中便愈发奇怪起来...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1
第一四七章 主谋
宗族大会散了之后,混乱的声音朝着四面八方散开,看起来像是电影的散场,不过,没有多少人能够吃着瓜子,感叹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就这样云淡风轻地回家去。接下来,大家都有着足够多的事情要做了。
平素所有人最怕的,也就是这些毫无准备的事情。先前也有过大量的预测和安排,可惜当揭开底牌,整个事态的发展与他们的准备却是完全的背道而驰,这在以往的商战中,也是并不多见的。白忙了几个月的失落感与放足了期待最终完全落空的错愕感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心中的疲累就会造成巨大的负荷,几乎会让人觉得做什么都是徒劳,可问题偏偏在于,许多事情还不得不做。
二房与三房必须想办法压住这事情的离心与负面效果,原本那些嘲笑过大房的众人这时候估计也要考虑怎样跟大房修好,老太公则必须要忙着安抚一下苏仲堪与苏云方这两个儿子,调和其余老兄弟之间的想法,让这事情尽量平稳的过去。
至于大房,也不可能觉得事情就这样定下,苏檀儿必须抓紧机会,雷厉风行地将过去两个月里大房开始动摇的地位完全稳固下来,稳定、安抚、拉拢,将己身的利益最大化。
另外,如同在宗族大会上被苏仲堪苏云方说服了跳出来的那些人,在一定的敲打和惩罚之后也得让他们安下心来,...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2
第一一二章 危局
苏伯庸倒下去了,但是随之而来开始的忙碌,并非只是苏家大房。衙门的消息一过来,
大家就都已经明白了,有人要对苏家动手。从下午开始,整个苏家在城内的力量都已经
忙碌起来。掌柜、管事、帮着出谋划策的各种员工开始往苏家赶过来,二房的、三房的
……而大房的事情就更加繁多。
以往苏檀儿掌管了大房的生意,说是已经管了一半,但在其背后,实际上还是有苏
伯庸在坐镇的成分。苏伯庸一倒,对于整个大房的掌控,就已经直接压到苏檀儿背上。
老太公那边或许会有意识地分担一些,但这个老人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毕竟老了
,不可能再出来背起整个苏家。
下午老太公离开之后,苏仲堪苏云方也焦急地离开,苏檀儿也开始召集所有能召集
的人进府,这一次连着以往苏伯庸管着的那些掌柜也叫了来。其实就算按照以前的路数
按部就班,这些掌柜也能支撑很久,可如果真有人在后面做推手,整个苏家在全国的生
意,就会变得很危险,更何况此时闭了城门,消息要传递进出,不知道比以往要慢上多
少倍。
听得苏伯庸伤情之后,苏檀儿的母亲晕倒过去,苏檀儿此后苏檀儿陪同在房间里,
宁毅交代着婵儿娟儿等人出去处理一些琐碎事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3
第一一八章 云竹与锦儿的赌约
“立恒你一一一一一一没事吧?”
“嗯?”
如今城门已闭,下午时分”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竹记总店里食客寥寥,二楼之上,
聂云竹问出这句话时,宁毅愣了愣,女子在前方坐下,伸手抚了抚发鬓,微微笑了笑:
“前些天,听说了苏家的事情,说是……苏家的老爷遇刺了,当时听说苏家的小姐姑爷
也在,所以这几日便在想,你该没有事吧……”
江宁富商众多”各行各业都相当发达,苏家虽在布行有着显赫位置,但这些天气氛
紧张,出了遇刺的事情,旁人可是没机会听说太多,毕竟事不关己。就算是资讯发达的
千年以后,某个商人被打劫了也不是普通人随时能听到的。聂云竹此时对苏家本就上了
一份心,因此才能在与人交谈中听说这事情。这几日见不到宁毅,她也是心中忐忑,害
怕他被波及到,出了什么事。
宁毅听她说完,这才点了点头:“嗯,我倒是没事,不过,家里也弄得蛮紧张的,
所以在这几天也被套进去了,一直在忙。”
听他确认没事,妾云竹那有些担忧的神色才放下来,又笑了笑:“苏家老爷……没
事吧?”
“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瘫痪了,以后不能走路,真要好,怕是得好几个月的时间。...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4
第一二一章 暗涌
城门关闭之后,秦老最近一段时间也都是呆在家中,出门不多,偶尔会有诸如康贤等老
朋友过来聚聚,倒也不可能如以往下棋那般频繁。今天宁毅与聂云竹过来,时间已是下
午,迎在客厅里稍许交谈之后,宁毅与秦老在书房外的院子里走走聊聊,聂云竹则被芸
娘以及秦夫人叫了过去,她们大抵都已经知道了云竹的事情,嘘寒问暖的,颇为亲切。
先前让聂云竹认秦老为义父的打算只是由宁毅提起,秦老与聂云竹之间还未正式挑
明,因此这时也是由宁毅说起这事比较好。
因这事情出现的一些问题,宁毅自然不可能说与自己与聂云竹无关,当然,他也不
会认为聂云竹有什么责任。事情难说对错,但既然发生了,处理掉,不给人添麻烦才是
正道。好在秦老也是明白人,当宁毅将上次发生在燕翠楼的事情大概说出来,他也就明
白了对方的意思,并且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提起这些。
不过,沉吟半晌之后,他倒也没有立刻对此表现出态度来。
“今年水患,上游灾情规模,已有数十年未遇了。江宁一带虽已闭城,但比往年倒
还显得平静,立恒可知为何?”秦老顿了顿,“江州一地,虽然灾情严重,但此时收容
组织无家可归的灾民已有二十余万,人数还在...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5
接下来的几天,江宁下雨了。
城门还未开,绵绵的秋雨仿佛将整座城池都溶了进去,道路上行人身影匆忙,却也有着
深深的疲惫与倦怠感。城门未开,就做不了多少事,而有些平日里简单的事情,此时也
得花费比平时更多的功夫。米价粮价日高,各种纷争也渐渐的增加,这样消极的日子里
,谁都有些累了。
不过,如果将江宁的布行一系独立出来,此时的情况却稍有些不同,一场风暴开始酝酿
起来,各家各户都在进行着富有活力的运作,新的绸缪、新的联系,准备看风向、找趋
势、占位置。原本身为江宁第一布商的乌家拿下了今年皇商的位置,预示着接下来可能
就将为扩张做准备,当然,几个月内恐怕还难有很大的动作,皇商拿下之后就会形成巨
大的责任,现下乌家还要为皇商的岁布问题做些调整,但只要稳定下来,就必然会开始
大步的前进。
与之对比的是开始动摇的苏家,皇商的那一晚之后,苏檀儿终于开始现身,准备积极的
稳定下苏家将会面临的动荡,找以往的各位合作人试图稳定下关系。苏家也有些底蕴,
现下得到的答复还是好的,但在这水面之下,难以清楚有多少人已经开始打了退堂鼓,
有多少人暗中与其它商家偷偷进行了联系。
薛家对于这些事情无能为力,他们只能安安静静...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6
第一三四章 摊牌
日光和煦,席君煜走过屋檐下的院廊,稍稍停了停之后,方才进入一旁的房间,与里面
的两人点了点头。
“陈掌柜,荣记那边的反应怎么样了?”
被他称为陈掌柜的男子名叫陈友和,听席君煜问起,摇了摇头:“荣立那边还是坚
持要提价,他们打算涨到四两二钱。”
“那就是在抢了。”席君煜皱着眉头”不过,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类似的坏消息已经
屡见不鲜,他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波动,只是阴沉着脸在桌边坐下”“吕记那边可以谈
到四两。”
“也已经说了,但是荣立说,眼下大老爷已经不管事,一旦二小姐下来”苏家大变
动元气难复,他们就等着亏本,所以一定要这个价。”
“二小姐不会下来!”席君煜顿了顿,“苏愈不会这么短视,就算死撑”他也会帮
忙把大房撑在那里,以二小姐的能力,迟早还会再上来的!”
他的语句斩钉截铁,但房间里却是沉默了下来。自家事自家知,眼下的情况确实很
不好,二房三房拼命的想要把大房拆掉,就算苏愈,现在似乎也有点力不从心了,老人
家也压不住那么多的人说这说哪。苏家大房的声音最近一个月以来在江宁附近受到了影
响,最主要的还是有的供货或者分销的商户要求...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7
第一三九章 换词
过了农历十月中旬,天气还不甚冷,不过要热也已经热不起来了。这几天以来,原本似
乎变得杀气腾腾的江宁织造业的情况渐渐的沉寂下来,将一股萧杀的气氛压在了后方。
姑且认为是大变之前的压抑与宁静吧,乌家的皇商将要交货,另一方面,苏家提前的的
宗族大会召开在即,在这个时间点上,后者或许比之前者更能吸引众人的眼球。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原本苏家想要上位,夺皇商的声势将江宁的织造一行闹得沸沸
扬扬,此时又是苏家出了问题,或许便要分裂、衰弱,竟同样也将众人的眼球吸引过来
。反倒是一直以来成为了胜者的乌家,皇商之前有着一贯的低调,到得此时,他吸引的
目光竟也不如苏家吸引的多。旁的商家每每说起,也只是教导旁边的人,善战者无赫赫
之功,便该有乌家这等的沉稳大气方能成就大事,至于跳来跳去的,到最后,怕也只能
成为小丑。
距离苏家的宗族大会仅有不到五天的时间,和煦的阳光里,风尘仆仆的马车穿过了
江宁的街道,一路往苏家的方向而来。这天的时间才刚刚过了晌午,马车在苏家的大门
前停下,便有等候的家丁迎了过来。从马车上下来的一是四十多岁样貌沉稳的中年男子
,一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少妇,家丁与那中年男子说话的...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8
第一四二章 交错
夕阳渐没,一盏盏的灯笼,一张张的桌子,许许多多的人。这是晚饭时间,如同每年年
节左右苏家亲朋齐聚的那种大型宴席,参与之人还是差不多,只是今天的这一片气氛,
有些不同。
人声鼎沸,热闹终究还是热闹的,只是没有了往日的那般觥筹交错、肆意笑闹毫无
负担的情形,大房、二房、三房的人各自分着隐形的区域。也只有最为没心没肺的那些
人,才能拿了酒壶肆意吃喝——大家都在笑着说话,与一个个认识的人互相打着招呼,
可是没有多少人喝酒。在这热闹的表象下,各方的人们都在互相打量,互相揣度,涌动
的暗流,微带紧张的气氛。
苏愈坐在首席之上,安静地看着这一切,目光扫过了二房三房,转向大房那边时,
可以明显察觉出这边似乎夹杂着的颓废与安静,只有苏云松等几个人在笑着活跃气氛,
苏檀儿与宁毅坐在一边吃东西,小声地说着话,这两个人也是安安静静的,苏檀儿的表
情平静,偶尔往周围扫上一眼,但聊天时的注意力仍旧是停留在宁毅的身上。
苏愈又将目光在宁毅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有人拿着酒杯过来了,是二房的掌柜
习安之,老人才笑了笑,收回目光,向他点头说话。
这场晚宴并不长。
大概吃饱了之后,就进入散席的阶段。这里倒...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49
第一一二章 危局
苏伯庸倒下去了,但是随之而来开始的忙碌,并非只是苏家大房。衙门的消息一过来,
大家就都已经明白了,有人要对苏家动手。从下午开始,整个苏家在城内的力量都已经
忙碌起来。掌柜、管事、帮着出谋划策的各种员工开始往苏家赶过来,二房的、三房的
……而大房的事情就更加繁多。
以往苏檀儿掌管了大房的生意,说是已经管了一半,但在其背后,实际上还是有苏
伯庸在坐镇的成分。苏伯庸一倒,对于整个大房的掌控,就已经直接压到苏檀儿背上。
老太公那边或许会有意识地分担一些,但这个老人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毕竟老了
,不可能再出来背起整个苏家。
下午老太公离开之后,苏仲堪苏云方也焦急地离开,苏檀儿也开始召集所有能召集
的人进府,这一次连着以往苏伯庸管着的那些掌柜也叫了来。其实就算按照以前的路数
按部就班,这些掌柜也能支撑很久,可如果真有人在后面做推手,整个苏家在全国的生
意,就会变得很危险,更何况此时闭了城门,消息要传递进出,不知道比以往要慢上多
少倍。
听得苏伯庸伤情之后,苏檀儿的母亲晕倒过去,苏檀儿此后苏檀儿陪同在房间里,
宁毅交代着婵儿娟儿等人出去处理一些琐碎事情。... 阅读全帖
c****t
发帖数: 19049
50
第一一八章 云竹与锦儿的赌约
“立恒你一一一一一一没事吧?”
“嗯?”
如今城门已闭,下午时分”已经过了午饭时间,竹记总店里食客寥寥,二楼之上,
聂云竹问出这句话时,宁毅愣了愣,女子在前方坐下,伸手抚了抚发鬓,微微笑了笑:
“前些天,听说了苏家的事情,说是……苏家的老爷遇刺了,当时听说苏家的小姐姑爷
也在,所以这几日便在想,你该没有事吧……”
江宁富商众多”各行各业都相当发达,苏家虽在布行有着显赫位置,但这些天气氛
紧张,出了遇刺的事情,旁人可是没机会听说太多,毕竟事不关己。就算是资讯发达的
千年以后,某个商人被打劫了也不是普通人随时能听到的。聂云竹此时对苏家本就上了
一份心,因此才能在与人交谈中听说这事情。这几日见不到宁毅,她也是心中忐忑,害
怕他被波及到,出了什么事。
宁毅听她说完,这才点了点头:“嗯,我倒是没事,不过,家里也弄得蛮紧张的,
所以在这几天也被套进去了,一直在忙。”
听他确认没事,妾云竹那有些担忧的神色才放下来,又笑了笑:“苏家老爷……没
事吧?”
“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瘫痪了,以后不能走路,真要好,怕是得好几个月的时间。... 阅读全帖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末页 (共10页)